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鯉魚焙面

美食從和面開始
     “叮!宿主完成隨機任務【趙金馬的心愿】,獲得B級中原十大招牌菜品——鯉魚焙面,恭喜宿主。”

    這條提示音,讓徐拙積攢的那些陳年任務再次減少一個。

    終于得到這道菜了,徐拙心情多少有些激動。

    他不是激動這道菜中的魚,而是激動這道菜中用到的面食——龍須面。

    鯉魚焙面這個名字,其實是這道菜的簡稱,全稱叫糖醋軟熘黃河鯉魚帶焙面,不過平時的生活中,一般都用鯉魚焙面代替。

    這道菜說白了,就是在糖醋鯉魚上面,蓋上了一張用龍須面炸制而成面片,就想給鯉魚蒙上了一床被子一樣。

    所謂的焙面,過去油少的時候,都是在特制的灶上烘烤而成,所以稱為焙,但是現在全都改成了油炸。

    油炸的效果更好,更容易掌握溫度,而且也方便操作。

    至于龍須面的做法,則是用拉面的形式,把面團拉成思如發絲的細面條,然后切段下鍋進行油炸。

    也就是說,得到這個技能之后,徐拙就會做拉面了。

    而且還能拉出那種細如發絲的面條出來。

    以后真要走投無路的時候,徐拙也能搖身一變,加入全國三大連鎖美食品牌之一的——蘭州拉面。

    不過中原這邊做龍須面的方式,跟蘭州牛肉面有些區別。

    具體區別在哪里,徐拙也說不清,畢竟他沒有做過,只是得到技能之后,覺得做龍須面還是挺簡單的。

    只用水鹽以及堿面和面,就能讓面團變得又軟又韌。

    相對于那些動輒號稱不傳之秘潛心研究的蘭州牛肉面,簡單得不是一星半點。

    至于這道菜中的糖醋軟熘黃河鯉魚,做法上跟魯菜中的糖醋黃河鯉魚相比,也有很明顯的區別。

    首先是糖醋汁的顏色。

    糖醋黃河鯉魚這道菜中,要求糖醋汁顏色紅潤油亮,而軟熘黃河鯉魚這道菜中,

    糖醋汁卻要求金黃。

    另外,糖醋黃河鯉魚是炸透之后擺盤,然后把做好的糖醋汁澆上去。

    而軟熘黃河鯉魚中,則是在糖醋汁熬好后,把炸好的鯉魚放進鍋里這么煨幾分鐘,直到鯉魚的外皮變軟之后,才從鍋里取出來。

    第三個區別,就是糖醋黃河鯉魚做的時候,需要先腌制再油炸。

    而軟熘黃河鯉魚則是直接開炸,然后在軟熘的時候,才讓糖醋汁的味道滲入到魚肉中。

    得到這道菜之后,徐拙真想做出來,對比一下兩道菜的口感。

    不過這會兒還在宴席上,而且大家都在關注著自己,可沒法離開去做菜。

    “小拙,你趙爺爺可是很有本事的,要多跟他學啊,爭取把這老東西肚子里的本事全給他掏出來。”

    馮衛國雖然有些吃味,但此時此刻,卻為趙金馬高興。

    曾幾何時,他也想教徐拙做菜,奈何競爭激烈,被刷了下來。

    現在他有了自己的接班人,所以再面對老爺子答應趙金馬教徐拙的時候,心里只是有些感慨,并沒有嫉妒趙老頭。

    畢竟,廚藝方面真不如人家,心服口服。

    趙金馬沒有跟老爺子立字據,不過為了防止老爺子反悔,他立即讓趙光明的老爸站出來,現場收徐拙為徒弟。

    然后,原本過來給趙金馬過壽的徐拙,莫名其妙的收了一堆禮物。

    全都是趙金馬父子以及趙金馬的那些徒弟們給的見面禮。

    大家都知道徐拙的名氣,也都想跟徐拙一塊兒拍視頻,所以給的見面禮都挺大方的。

    這場面讓徐拙懷疑,趙老對這次的事兒是不是已經蓄謀已久了。

    不然那些見面禮是怎么來的?

    總不能過壽時候帶兩份禮物吧?

    等拜師結束之后,接下來就差不多到了午飯的時候,趙記私房菜的服務員開始上菜,徐拙也趁機坐到了年輕人的那桌,跟李浩老孟袁康等人湊在一起,開始吃桌上擺著的幾樣前菜。

    而趙光明轉悠了一圈之后,也湊了過來。

    別看他在大學上課時候跟學生們侃侃而談,跟徐拙也無話不說,但是在自己家人面前,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特別是家里的那些親戚,老用異樣的眼神看過來,讓趙光明就更不自在了。

    他坐在了徐拙這桌上開吃,而郭姍姍則是大言不慚的跟趙光明的老媽坐在一起,一副兒媳婦但是模樣,讓趙光明的父母都很開心。

    從這點來說,這次郭姍姍來省城,也不是沒作用。

    至少她把趙家的長輩們逗得挺開心的。

    涼菜上完之后,各種熱菜就開始上了。

    都是些硬菜,比如香酥雞、白扒廣肚、鍋貼豆腐、蔥扒海參、蔥扒羊肉等菜品,讓老孟和李浩結結實實過了一次中原菜的癮。

    到了宴會的高潮時候,上魚了。

    上魚,就代表著要敬酒了,而每桌都會喝魚頭酒,徐拙這桌也不例外,上菜時候,服務員特意把魚頭對準了徐拙。

    不過徐拙輕輕一轉桌子,魚頭就對準了正在低頭啃香酥雞的袁康。

    然后不等袁康反悔徐拙就起哄讓袁康喝魚頭酒,袁康也沒推辭,喝了三小杯白酒,但等他想要吃魚的時候,才發現魚身上居然蓋著薄薄的一層炸面條。

    “這是啥菜啊?”

    袁康對中原菜不太了解,鯉魚焙面這種高端宴會上才出現的菜品,更是讓他有點有些懵逼。

    人家喝完魚頭酒就可以吃魚了,但是這條魚卻被蒙著,只有魚頭露在外面。

    難不成這條魚現在還不能吃,只能吃魚頭嗎?

    徐拙用筷子夾著一塊炸的焙面撕下來,然后在盤子里那金黃色的糖醋汁中蘸一下,沖袁康說得對:“先吃這玩意兒,UU看書 www.uukanshu 等吃完了再吃魚,蘸著吃非常美味。”

    說完,他把沾滿糖醋汁的焙面送進嘴里,味道酸酸甜甜的,還帶著一絲生姜的那種辣辣的味道。

    再配上面條那酥脆的口感,這道菜吃起來真讓人上癮。

    至少對于喜歡吃酸甜味兒的人來說,絕對是一大享受。

    袁康嘗了一口,覺得味道很不錯,他好奇的看著徐拙問道:“這魚味道很不錯啊,你會不會做?會做的話,咱店里也能上啊,以后萬一有商務宴請的時候,咱們沒有正宗的中原菜可不行。”

    徐拙等著旁邊有人說不會,然后自己再出來打臉。

    結果等了半天也沒人說這話,現實果然不是,沒那么多裝逼打臉的劇情等著自己。

    他沖袁康說道:“會做,不過還得趙爺爺指點才行,等我學得差不多的時候,咱們就可以上新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