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四章,又1次無疾而終

從1994開始
     整個手機戰略會議要討論的事情很多,等到會議結束的時候,眾人起身一看,都已經凌晨3點多了。

    跟著來到蔣華辦公室,林義慢慢悠悠的背著雙手四處閑看。

    而蔣華此時正忙著用熱得快燒開水,準備泡方便面。

    知道林義吃東西挑剔,蔣華還特意從庫存里拿了他最愛的白象牌子。

    辦公室比較簡陋,最多的布置就是各種各樣的文件夾,分門別類的、滿滿當當的鋪滿了一面墻。

    其次就是書本和雜志了。林義細細看了看,管理類和財經類的居多,而像技術類的也有一部分。隨手翻開一些,發現里邊很多書本都有被人看過,甚至還做了筆記。

    林義暗忖,被自己幾次若有若無的敲打后,蔣華也是夠努力的了。她的天賦雖然差了王欣一籌,但有這種“笨鳥先飛”的刻苦精神,也是值得認可。

    不動聲色的隨處翻了翻,等到方便面可以吃了時,林義才收手。

    人餓壞了的時候,吃個泡面都香,吸溜吸溜~,幾筷子幾筷子就把一包泡面吃完了。

    然后就端起紙杯準備喝湯。

    見狀,蔣華連忙起身想要給他再泡一包。

    但林義伸手制止了。一邊喝著方便面湯,一邊笑說:“說起來你還別不信,我吃方便面就是愛喝湯,對于面本身我反而不是太在乎。

    這也是我愛白象這一牌子的原因,因為豬骨湯的味道不錯。”

    蔣華跟著笑了笑,喝起湯來一點不比林義差。只是不敢喝的太快,怕“嘰咕嘰咕”聲音影響形象。

    吃完面,林義開始查看這個季度的經營實況,尤其是財務賬冊和市場銷售這塊。林義不僅看的細,還問的直白露骨。

    有幾次蔣華都被刁難住了,不得已只得連夜打電話叫財務主管和市場部的負責人過來解惑。

    了解完公司的具體運營情況,林義就開始囑咐蔣華加大力度招人,尤其是高端類的技術人才。

    不僅要在人才市場和各大名校招,也要通過“獵頭”途徑招那種名聲在外的牛人。

    當然了,和各大院校、以及各類研究機構保持合作也是林義重點囑托的一點。

    “除了人才要重視外,你還要多和王欣交流交流,可以私下派一小隊人去北極光微電子學習,在手機技術上互通有無。盡早把現有的庫存技術消化,時間很緊迫。

    至于王欣那里,我會打招呼的。”

    “好。”

    ...

    由于在手機ID工業設計上有自己的鮮明要求,一連數天林義都呆在步步高電子沒怎么出門。

    睡得比鬼晚,起的比雞早。沒日沒夜的和眾人交流思想。

    由于自己前生干的是市場這塊,不僅要了解自家產品的特色,還了解競爭對手的優勢。所以他一下一個點子,一下又一個要求,把手機事業部的人都整懵頭了。

    雖然眾人被整懵逼了,但他們卻非常興奮,效果也非常好。

    畢竟林義提出來的東西是后世各類手機的閃光點,是集大成的精華所在。要比他們在探索中尋找最優方案少繞了很多彎路,節省了不少時間。

    本來還想在步步高電子多呆幾天的,但是李杰和趙志奇輪番打電話到手機上,煩死個人。

    一會兒說今天這節課任課老師點名了,一會兒那節課老師又點名了,老林你趕緊回來吧,兜不住了...

    林義只得忽悠著回答,“知道了,辛苦了,你們再頂一頂,我明天就回。”

    李杰頓時發揮了跳脫的本性,抱怨道,“都多少次了,還明天回。老林,你就坦白從寬吧,是不是拿錢在外面釣凱子了?樂不思蜀了?你這個樣子好嗎?你那青梅竹馬怎么辦?”

    林義沒好氣道,

    “你覺得我是那種缺女人的人么?還用得著拿錢釣凱子?用錢掉凱子還不如上孫念呢,真的是沒腦子。

    行了行了啊,別訴苦了,再撐一天,明天我就回。”

    被騙多了的李杰滿臉不信,“真的回?肯定回?一定回?不會又耍賴?”

    “嗯,明天真回。”

    “回來要請大餐。”

    “可以,不過...”

    林義“不過...”后面的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突然插了個慢慢吞吞的聲音進來,只見孫念說,“林義,聽說你要上我?”

    “......”

    娘希匹的...

    真是無語。

    不是說電話亭旁邊沒人么?鉆出來的孫念又是怎么回事?合著騙我玩...

    裝作沒聽到孫念的話,也沒理睬電話那頭傳來的男男女女哄笑聲,直接pia嘰一聲把電話掛了,隨手一拋,扔一邊。

    ...

    又是奮斗到凌晨4點,累壞了的林義回家倒床就睡。

    大概中午11點過,倦在被窩里睡得正舒服的林義被尿憋醒,老不情愿的半坐起來,下床,卻發現只有一只鞋子,彎腰一通找,另一只鞋子竟然溜達到床底中央去了。

    得,這是自己造的孽。昨晚回來洗完澡倒頭就睡,哪還管鞋子蹬到哪里去了。

    放完生理鹽水,又跟著洗漱一番,來到客廳的時候,刀疤已經買了午餐過來。

    而讓林義意外的是,郭青竟然也在,此時人家翹個二郎腿,正在沙發上吸煙。客廳里的兩人都是各自靜默,誰也沒說話。

    見到林義蹣跚著出來,郭青側頭打了個招呼,“早~”

    林義忍不住想罵人,都幾點了,還早。不過還是平靜問,“有事?”

    郭青看了刀疤一眼,刀疤很是識趣的把買來的午餐放林義跟前,走了。

    直到門關上,郭青就說,“我要去廈門了。”

    “什么時候?”

    “明天。”

    明天?林義有點意外,卻也不是太意外。畢竟都十月底了,再過兩月就是1998,“他呢,什么時候走?”

    “大概半個月內吧。”說著這話的郭青見林義開始吃東西,很是自來熟的走過去拿起另一雙筷子開吃。

    林義瞅了她一眼,沒做聲,一連吃了好幾口,感覺饑餓過度的肚子舒服了點,才開口趕人,“shopping mall的事我還沒想好,你先回吧。”

    林義這不客氣的話,郭青假裝沒聽到,而是講,“shopping mall的事情以后再說,我今天來是跟你談個生意。”

    林義不做聲,低頭安靜夾菜,吃飯。

    郭青見他這個樣子,直接伸個筷子把林義夾到手的雞肉塊給搶了過去,然后在林義的注視下,放入嘴里,嘴巴一張一合的開始吃了起來。

    算了,不跟她計較,林義繼續夾另一塊,卻見人家還是來搶。又換一塊,還搶...

    連續幾次,還搶上癮了。

    不得已,林義放下筷子盯著她說,“我給你提個醒,從小到大,我很不喜歡別人在我的碗里搶食,把我惹怒了,會吃人的。”

    “吃人?”郭青笑呵呵往前探了探,“我一個大活人坐在這,有本事你就吃,你想怎么吃,我都配合你。”

    無聲無息靜默了會。

    見林義臉色越來越差,知道今天差不多了的郭青也是正了正身子說起了正事,“我手里有萬科210萬非流通股,你要不要?”

    聽到有萬科210萬非流通股,林義的心不爭氣地跳了一下。

    現在自己手里握著萬科360萬非流通股和200萬流通股,要是拿下這個210萬非流通股,再加上滾圓留給樓經理的遺產380萬非流通股。

    算一算,一共950萬股非流通加200萬流通股。要是自己全部拿下,是什么概念。

    這,可以進萬科董事會了。

    意動,沒法拒絕,太有誘惑了。

    自己要是掌握了這些股票,將來不說吞并萬佳超市的把握大增,還真的可以附在萬科這科搖錢樹上吸一波紅利。

    思緒到這,他算是明白了。這女人的功課做的很足,知道自己一直在尋求萬科股票,也知道自己肯定拒絕不了。

    于是問,“你怎么弄到這些股票的?”

    郭青換一支新煙點燃,輕吸一口就說,“你知道我那位于香梅路東邊的酒店吧,我把它給賣了,連著周邊的地塊一起都賣給了萬科。

    萬科打算在那里建城市花園,我通過關系本來想都換成萬科非流通股的,但人家不愿意。

    后來我費了好多人情才換回來一筆錢和210萬非流通股。”

    腦子里過濾了一遍郭青酒店位置所在,確切說應該位于香梅路以東,北環路以南。

    這里有米國大型零售商業公司WAL─MART經營的山姆會員店,西南毗鄰香蜜湖度假村。

    黃金地塊啊。

    林義頓時心疼不已,“賣給萬科,還不如賣我呢。”

    郭青搖了搖頭,又吸一口煙,很不給面子說,“我知道你有錢。但你肯定出不起那個價,而且我也沒法拒絕萬科,那個中間人的人情關系我拒絕不了。”

    我出不起那個錢?怎么可能,這世界上有誰比我還明白那塊地的價值?就算多花一點錢也愿意的。

    不過木已成舟,想從萬科嘴里搶食不現實。

    只能在心里遺憾一番,就問,“你連酒店和地塊都賣了,看來是準備徹底的離開深城了?”

    “不離開還留著干什么,這個城市,或者這片地域,還是有人知道我身份的,我以后要是想嫁人了,都會覺得不自在,還不如干脆點早些離開。”

    這話在理。

    就像東莞一些漂亮女士,一時貪歡在東莞留下了豐功偉績,后來要是想找個老實人結婚了,那肯定也會選擇離開。

    林義不動聲色的又問,“你怎么不留下這些股票?”

    郭青吐一口煙,望著裊裊婷婷的煙霧說,“股票就像賭博一樣,不確定性的東西太大。這幾年我見過在股市發財的,也見過好幾個在股市中破家而自殺的。

    我一天比一天老了,心態也不像以前那樣敢闖敢干,目前只想安安穩穩的過完接下來的人生。”

    這倒也是,這幾年國內股市起起伏伏就像瘋子一樣,著實挑動了很多人的神經。不是大心臟、或者非常自信的賭徒,誰敢說在股市里能發財致富?能走到最后一個成為勝利的那一個?

    林義作為重生者,面對千變萬化的股市都不敢說這話,更何況這些身在迷局中的人。

    想到這里,林義抬頭,緩緩問,“你應該知道,我目前有萬科360萬非流通股和200萬流通股。

    要是再買你這210萬非流通股,就要驚動一些人了,你有把握過證監會那關嗎?”

    郭青自信的吐出一個字,“能!”

    林義緊著又問,“如果再加380萬非流通股,你有把握過得了證監會那關么?”

    郭青偏頭想了會,然后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伸個舌頭舔了舔誘惑說,“你就地吃了我,我幫你搞定。”

    林義撇她一眼,拿起桌上的筷子重新開吃。

    郭青也不說話,恢復到第一次見面時的清淡樣子后,也是自顧自的吸煙。

    細嚼慢咽,林義不急不慢的花了20來分鐘才把飯吃完。

    末了抽過紙巾擦擦嘴皮子說,“你先把事幫我辦了,我會認真考慮你投資shopping mall的方案。”

    郭青接話道,“我要按比例投資15%,”

    林義抬眼皮子瞅著她,許久說,“可以。”

    郭青進一步說,“我要投資3座shopping mall,地兒由我挑。”

    林義皺眉,冷個臉一點也不給面子說,“我勸你最好不要異想天開。別個顧忌的東西,在我這里不好使。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郭青異樣的笑了,“異想天開?你以為我真的很閑,還是我真的沒見過男人?非吊死在你顆樹上不可?”

    說到這,她突然把煙掐滅說,“你知道有多少人想ride我嗎,而且是比他更厲害的人都向我拋出了橄欖枝。

    只是這樣的生活我膩了,也不愿意用身子伺候那些人。”

    ...

    郭青離開了,又一次無疾而終的離開了。離開前也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

    林義下樓的時候,刀疤很難為情的表示,“林總,這郭青太難纏了,像個牛皮糖似的,我斗不過她,就讓她跟著進門了。”

    何止難纏,簡直是難纏。林義擺擺手表示沒大事,坐進副駕駛就說,“回羊城,先去歐尚shopping mall。”

    刀疤點了點頭,不過卻不急著開車。反身從黑色背包里取出一組照片遞給林義,“這是我昨天晚上拍到的。”

    放倒靠椅,打算在副駕駛繼續瞇覺的林義有些詫異,接過照片一看,眼睛立即直了。

    可能由于晚上的緣故,也有可能是偷拍的原因,總之照片的光線不是很亮。

    照片中有兩個女人在喝咖啡,一個是剛剛離去的郭青。而另一個有點模糊、且只有側臉的女人卻讓林義打了雞血。

    辨認了許久,林義八卦著問,“這是深城大家長的老婆?”

    刀疤點了點頭,隨后又遞過一個隨身聽,“她們的談話,我竊聽到了一部分,錄在磁帶里。”

    ps:求票票求打賞求訂閱

    不給我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