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92章 銀色

前方高能
     ‘咕嚕、咕嚕、咕嚕——’

    層層濃郁的黑魔氣如同沸騰的水流,在大魚張開的巨口之中跳躍轉動,如同另一個無盡的深淵。

    狂暴的吸力從深淵之中傳來,以‘兵’字令召喚出來的凝實的金剛羅漢之影開始瘋狂的顫抖、晃動,呈現出靈力不穩的架勢。

    高達二十米的羅漢與大魚沖擊而上的體形相對比之下,弱小如蚍蝣,那種對比所帶來的震撼極其的強烈。

    腥風撲灌而來。

    宋青小頂著這颶風,雙掌吃力的向下一壓:

    “冰封!”

    巨大的金剛羅漢之影手掌也跟著下壓,冰系靈力透過這雙巨大的金色掌印逸出,化為一片奇大無比的冰雪之霧,往大魚的口中壓入。

    ‘嗞嗞’的冰雪凝結聲迅速響起,寒霜覆蓋住大魚的嘴,并順著嘴角內外向下蔓延,頃刻之間將它半個頭顱及嘴里的汪洋凝結住。

    大魚沖跳而上的動作一頓,四周的溫度瞬間降至冰點。

    濃郁的水系靈力化為冰雪片,緩緩飄落。

    這一刻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所震住。

    四號甚至忘記了吞咽唾沫,看著那距離蛇尾的少女近在咫尺的恐怖大魚被凍住。

    “封住它!封住它!”

    他情不自禁的在心里暗念,并不敢做多余的動作,連呼吸都屏住了,深怕發出些許動靜,影響了冰層的凝固。

    ‘嗞喀——’

    冰晶流暢的順著大魚的嘴角往下,將它漆黑的碩大眼珠也蒙上了。

    四號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絲慶幸的微笑,憋了多時的那口氣徐徐從他口腔之中吐出:

    “呼——”

    剛吐到一半,那大魚被封住的眼珠緩緩轉動了。

    ‘咕嚕!’

    一道細微的聲音響起,仿佛平靜至極的水底浮出一個汽泡——

    緊接著凍結的冰層發出‘喀喀’的聲響,四號喘了一半的氣又被他憋住,他瞪大了眼,下一瞬‘轟隆’的破冰聲響了起來!

    一個黑色的氣泡狠狠撞開冰層的封鎖,從水中緩緩冒出。

    冰層綻裂開來,殘冰碎屑裹挾著強大的氣流亂飛。

    黑色的水泡沖天而起,‘轟’的將面前的金剛之影擊中。

    死亡、絕望、憤怒、陰鷙等種種負面的情緒化為實質的攻擊,從大魚的嘴中化為水泡被噴吐而出!

    黑色的水泡所到之處,羅漢的身體被迅速消融。

    ‘卬——’

    大魚口中的深淵飛速轉動,一聲沉沉的低吟從深淵底部傳出。

    在這股音浪震擊之下,宋青小丹田內一顆潛伏的紅色丹珠像是被這音波所驚動。

    丹珠表面浮出大量神秘的紋路,一只沉睡的銀狼倒影出現在那丹珠之中。

    銀狼的氣息這一瞬間似是被驚動,關鍵時刻令宋青小微微吃了一驚。

    這稍一分神,魔氣隨即侵入宋青小的神魂,將她的神識壓制,使九字秘令再難發動。

    宋青小在‘兵’字令解除的剎那就已經察覺了不妙,借著這破冰之勢,后背一弓。

    水流帶動她的長發向后飛的怕而起,似是抓扯著她的身體往上斜沖數米之多。

    可是她速度雖快,可那大魚吐出的水泡來勢還要兇。

    眨眼之間,那黑色水泡已經彈至她的面前,悄無聲息的將她裹入水泡之中。

    大魚口中沸騰的水流之下,黑色的水泡接二連三被吐出,層層疊疊的套了上去,令宋青小難以掙脫。

    冰霜已經完全消融,恢復過來的大魚維持著張嘴的動作,欲將那漆黑的水泡吸入腹中。

    正在這時,一道高亢的鳥鳴由遠及近,龐大的陰影從天空直直垂落。

    一只已經蛻變了一半的半金巨鵬從天俯沖而下,狠狠的撞向張開巨口的大魚——

    ‘呯——!’

    兩妖相撞,發出山崩地裂般的巨大動靜,大魚的腦袋被黑鵬撞中。

    一只尖利無比的巨大利爪探出,抓向大魚的嘴沿,往后用力一扯!

    大魚被迫仰頭,困縛住宋青小的黑色氣泡從它頭顱間擦過。

    黑鵬金色的鳥喙啄向大魚的眼珠,同時尖爪如寶鋒,撕裂開大魚的鱗甲,露出下方的血肉。

    ‘呯!’

    ‘轟!’

    一魚一鳥拼命撕殺,大魚的眼珠被黑鵬啄裂,黑色的血液噴涌而出。

    只是這血液與一般的血不同,它們就像是條條活物,一噴出來之后并沒有四處灑落,反倒擰為一股。

    如同萬千蠕動的觸手,化為一條黑色長鞭從大魚創口鉆出,‘嗖嗖’數聲將黑鵬的脖子死死纏住。

    同時大魚身體鰭側所垂墜的青黑色長須也迅速延長,如同繩索,以五花大綁之勢將黑鵬困縛住。

    兩頭大妖的撕殺陣仗極為嚇人,撞擊著這時空,使得靈力紊亂,海水動蕩。

    大魚飛揚的觸須化為凌厲的殺機,所到之處帶起驚天動地的響動。

    另一邊,誅天所化的金龍將通天妖蟒撕裂,隨即化為長劍,斬往那黑色的水球!

    水球之上的濃郁魔氣便被劍氣破開,劍尖在碰到水球的剎那,‘卟’的破裂開來——

    一只纖長的手掌從水球之中探出,恰好將化為劍形的誅天抓在掌中。

    宋青小一脫困后,便隨即抓住長劍,返身運氣揮出!

    “嚤!”

    ‘滅龍之力’下,銀氣破空。

    ‘嗖!’

    銀虹乍現,從大魚的后背烙印而過。

    玄天級靈寶所斬出的劍氣頃刻之間將大妖防御極厚的鱗甲撕裂,從大魚的中斷直直斬出一條宛如溝壑般的巨大傷口。

    ‘嗞嗞’的響聲里,大股大股相擰糾纏的血液從創口之中爭先恐后的涌出,將大魚被斬開的傷口撕得更大。

    使得大魚幾乎從中斷裂開來,如同一道橫跨了兩座山的巨大峽谷。

    噴涌而出的血液將被束縛的黑鵬死死纏住,用力拉往那創口處。

    驚惶失措的鳥鳴與大魚受創之后的悲鳴聲同時響起,兩者相互糾纏著重重落入海水之中!

    ‘轟隆!’

    水浪飛濺出十數米高,巨大的沖擊力令得半空中的眾人不由自主的飛身躲避。

    ‘唰唰唰!’

    巨浪化為瓢潑般的大雨飛濺,而大魚與黑鵬落入海域之中后,再也沒有聽到掙扎、打斗的響動。

    這一瞬間,除了‘嘩嘩’噴涌的水聲,以及海浪卷動的聲響之外,鳥鳴、嘶吼聲全部都消失殆盡了。

    劍士狠狠劈向一條巨蟒的長劍,在還未碰到蟒身的剎那,那巨蟒便化為水流,‘嘩啦’向下灑落。

    一股黑氣逸了出來,隨著水流落回海域之中。

    劍士刺了個空,身體往前一撲,幸虧危急時刻,拉斐爾伸手將他另一只胳膊抓住,使他不至于掉下冰龍。

    “怎么,怎么可能?”

    不明就里的劍士有些疑惑的開口。

    隨黑鵬與大魚落歸大海后,一切都好像風平浪靜了。

    汪洋將兩頭大妖吞回,之前發生的一切都宛如做夢。

    他下意識的轉頭去看宋青小,只見她手握著一柄長劍,頭發已經被水淋濕,此時緊貼在她背后。

    一條布滿了青藍色鱗甲的長尾盤踞在她的身下,證明先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那兩頭大妖,”四號一臉不敢置信,喃喃的道:

    “——是已經死了嗎?”

    他這話是在問宋青小。

    所有人都看到了宋青小斬出的那一劍,將那頭小山般的大魚身軀幾乎斬為兩斷。

    雖說這兩頭大妖的氣息,不像是如此不中用,被宋青小這樣一斬便死,可這會兒海面逐漸在平息,像是回到了之前一切事情都還未發生的時候,兩只大妖失去了所有的影蹤。

    深淵領地之內,不止是失去了鳥鳴、魚吟,同時兩頭大妖的氣息也消失得一干二凈。

    雖說大家內心都充滿了疑惑,可所有證據都證明那黑鵬與大魚已經死了。

    “宋——”

    隨著四號喚出了宋青小的名字,大家的視線都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只要她一點頭,大家緊繃的神情就可以暫時的松懈了。

    她聽到了四號的呼喚,可是卻并沒有轉頭,而是仰頭望著天空。

    沒有了黑鵬的遮擋,那月亮重新高懸天際,可是這會兒的月亮卻并不像先前一樣圓滿了。

    它的一小半被黑暗所阻,卻仍有大半高掛在天空。

    “宋!”

    四號沒有得到她的回應,想起先前大魚與黑鵬的兇殘可怕之處,心中不由有些惴惴不安,不由又是開口,打斷了宋青小的凝視。

    “沒有。”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終于將自己凝視月亮的視線收回,緩緩轉過了頭:

    “它們的存在,可能只是代表著某種——”

    她自己的力量她心中有數。

    大魚的鱗甲防御極厚,至少已經達到八階以上妖獸的水準了。

    她的修為雖說已經突破至分神境頂階巔峰,但始終未突破合道之境,就算有誅天在手,憑借龍魂之故,全力出手之下,可以撕裂大魚的防御,卻沒有辦法將兩頭大妖瞬間斬落。

    眾人聽到她否認的剎那,臉上都露出忐忑不安而又失望至極的神色,顯然這樣的回答并不是大家所期望的。

    四號的希望落空,她的話音未落,四周再次出現異變。

    銀色的月光下,兩妖墜落海域時所濺起的水珠化為大片大片銀色的晶珠,漂蕩在眾人的四周。

    那些銀珠之中發出瑩瑩光澤,將這一片海域照得如夢似幻。

    “銀色沼澤!”

    坐在冰龍之上的修士在看到這些銀色的晶珠之時,脫口而出。

    年邁的修士的表情十分復雜,六圣徒都曾說過,若到達‘銀色沼澤’,他們一定能認得出。

    沒料到眾人早就已經到了,可先前卻并沒有認出此處。

    四號一下回想了起來,眾人在才踏入這片海域的時候,修士曾說過的話:“……當年封印他的地方,是一個死氣沉沉的沼澤。”

    “四周漂浮著密集的,如同水晶分割般的銀色晶體。”宋青小清清冷冷的聲音也跟著響起,她說話的同時,甚至伸手抓向了其中一顆晶瑩的珠露:

    “地底是無盡的虛空。”

    那銀色的水珠被她抓在掌中,淡淡的光芒照耀著她微微低垂的臉龐,她的目光透過自己微分的指縫往下看。

    下方的海域已經消失了,化為一片黑色的、無止境的虛空。

    “看樣子,當年的‘月’賢者,就是在這里被封印的了。”

    她的話音像是一個提示,黑暗之中霧氣翻涌,像是有什么東西正從黑暗之中破封而出。

    黑暗之內,像是有棵種子生根發芽,枝條的頂部包裹著某件物品,鉆出深淵之中。

    那枝條迎風而展,越長越大,無數粗如胳膊的黑色枝條相交纏,形成一棵參天巨樹,直達半空。

    這棵‘巨樹’根底下,有千絲萬縷的根須,每一條都扎入深淵之中,與其緊密相連,不可切割。

    “這,這是什么?”

    一號看到漆黑的‘大樹’出現的時候,瞪大了雙目。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兩頭大妖消失,汪洋不見了,卻突然出現這么一棵古怪的黑色‘巨樹’,想也知道情況不對頭。

    四號一念及此,極為謹慎的跳到了宋青小的身側,堅定的與她共進退,發誓絕不離她左右。

    冰龍帶著一干圣徒、信徒們靠了過來,大家仰望著那已經長至半空的黑色‘巨樹’,一臉忐忑不安之色。

    這古怪的樹并不像是先前兩頭大妖出現的時候帶起驚天陣仗,可給人的感應卻極為不詳。

    樹體粗大無比,簡直比先前大魚所召喚出來的十幾頭通天巨蟒并合還要粗一倍有余。

    細看之下,樹桿像是由無數細小的黑氣所交織而形成,這些黑氣宛如活物,在月光之下如水波般輕輕涌動。

    神識輕輕碰觸到,便帶來絕望、殺戮、孤寂、冷漠等種種的負面情緒,沖擊著人的神魂、心境處。

    這像是一棵生長在極度絕望、黑暗的地方的暗夜之樹,背負了所有人性中的黑暗面,令人不敢輕易去碰觸。

    哪怕是以宋青小神識之強,意志之堅定,在神識碰觸到這樹桿脈絡的一剎,神識都像是被魔氣所灼。

    “黑色的——”宋青小的目光之中閃過一絲亮光,像是瞬間想起了什么:

    “信仰之力!”

    她說話的同時,四號如著了魔,聲音干澀的道:

    “——他出現在高高的王座之上——”

    他也跟著宋青小一樣,念起了修士曾經說過的話,但說到這里的時候,頓了片刻,接著顫巍巍的伸出手:

    “是,是在那里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