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16章 寒風城,寒風城!

間之蠹
     修仙需要靈根,不僅需要靈根,還需要靈氣,需要規則。但是目前的地球大氣內混亂的規則中,并沒有關于修仙的那一部分。除此之外,沈冰這里能學的,成體系的修煉也只有魔法和練氣了。

    關于練氣,沈冰并沒有什么速成的方法。反倒是魔法,沈冰不僅僅有著月亮泉水這種鷹霸的東西,還有精神力秘藥這種鷹霸的東西。

    只不過,魔法的修煉,需要導師的講解。僅憑看書自學,效率是極其低下的。也就是說,沈冰有的忙了。

    沈冰背包中有著茫茫多的精靈族魔法藏書,也有著當初在臉盆的家鄉,那個妖物的位面整出來的魔法基礎教材。不過,這些都需要花時間翻譯成李七言能認識的文字。

    先拖兩天再說吧。

    “行,這個孤島的副本確認沒什么價值了,等我先去那個魔法副本逛一圈看看。先把氪金幫的日常運作搞定,然后我就開始教你怎么修煉魔法。”

    聽了沈冰的回答,李七言精神一振,渾身再次充滿了干勁。

    運作一個組織,事情總是干不完的,更何況,沈冰現在似乎有要一統南江的傾向。不是每個人都有利用價值的,友誼這種東西,也是需要利益維護的。李七言覺得至少目前為止,自己對于沈冰來說還是有價值的,能夠提供給沈冰他想要的東西。這才是李七言能夠大膽的在沈冰面前提出要求的原因。

    人與人之間的交情,向來都不會那么純粹。

    與李七言討論完修煉的事后,沈冰出發前往另一個副本。那個處于戰爭時期的魔法城市副本。

    魔法城市,戰爭。這兩個詞不由得讓沈冰想起了當年的寒風城。

    由于傳送門的入口被軍隊把控,所以關于這個副本的信息,地球這些“玩家”們都不太清楚,只知道這個副本的持續時間大概是二十天。

    二十天,這段劇情終將以防守方的勝利而結束,至于戰況到底有多激烈,就不是這幫在地牢里呆了三個禮拜的玩家們能夠知曉的了。

    換上象征著魔法師的黑袍,沈冰踏入了傳送門。

    “什么人?放下武器!舉起雙手!”

    一排排士兵身著鎧甲,舉著寒光熠熠的武器,圍成一個圈,對準了傳送門中剛出來的沈冰。

    “施法者!各部門注意,這是一位施法者!法師團隊,開啟魔法屏障,排槍兵,警戒,如有異動,格殺勿論!”指揮官怒目圓睜,下達著指令。沈冰身上的黑袍令他精神緊繃。

    這樣高規格的待遇并沒有讓沈冰感到緊張。

    “冷靜一點,我不是敵人。”沈冰舉起雙手。

    處于戰爭中防守方的城市,大后方忽然出現了一個蔚藍色的傳送門。任誰也不可能不緊張。受到這樣的待遇,是沈冰意料之中的事情。這些士兵沒有對傳送門中出來的任何生物殺無赦,已經算是很有人性的行為了。

    一個士兵小心翼翼的拖著一瓶藥劑上前,來到了沈冰面前。

    “喝下它,

    施法者!至于你有沒有惡意,我們會做出正確的判斷。”

    藥劑瓶很小,大概只有一小瓶口服液那么多,水晶制成的瓶身中,裝滿了紫紅色的半透明液體。根據以往開荒者的存活率來看,這幫士兵不可能毒害他,沈冰想也不想的就將藥劑倒入了口中。

    藥劑帶著一股奇怪的青草氣息,還有一些莫名的花香,沈冰閉著眼睛感應了一下,這藥劑似乎并沒有對自己起作用。

    見沈冰喝下了那紫紅色的藥劑,周圍的士兵頓時松了口氣。

    “額,我能問一下,你們給我喝的這是什么藥劑么?我也懂一點藥劑學,但是這個藥劑的作用我是真沒看出來。”沈冰好奇的詢問道。

    “哼!”那下達指令的小頭目走到沈冰跟前,冷哼了一聲,卻沒有回答沈冰的問題:“有什么問題,咱們去地牢里慢慢交流,這里可不是說話的地方。”

    地牢?為什么要去地牢?有話不能好好說么?非要去地牢里作甚?

    “不不不,我想在此之前,你們需要明白我的身份。我們并不是站在敵對立場上的,也許,我能解決你們現在的困擾也說不定。”沈冰自然是不肯去地牢的。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初出茅廬的小牛犢了,別說這幫士兵,就是愛麗絲那樣的大法神來了,也要在沈冰面前飲恨。

    “少廢話,你的身份,自然有審問官和你嘮嗑,壓下去。”小頭目轉身就走,同時,兩個士兵上前,一左一右,就要把沈冰的雙手反綁。

    “哎,其實我只想要一個平等對話的機會,不知道這個機會需要什么樣的實力才能夠獲得了。”

    “轟!”赤紅色的火焰盾從沈冰身周彈出,瞬間逼退了兩個想要來反綁他的士兵。

    “順發中級魔法?這是一個高級施法者,絕魔藥劑怎么沒起作用?軍需官,該死的軍需官得拉下去砍了。”

    “隊長,要命令法師軍團開始進攻么?”

    “不,不行,我們不能如此輕易的開罪一個高級施法者,特別是在戰爭時期。沒有十成的把握打起來只會讓大后方陷入混亂。先問問他的身份。”

    高級施法者不可怕,可怕的是能夠瞬發中級魔法的施法者,更可怕的是喝了絕魔藥劑還能瞬發中級魔法的施法者。砍軍需官只是一句吐槽,小隊長可不會傻到真的認為那瓶絕魔藥劑是假貨。

    絕魔藥劑能夠阻斷服用者精神力與體內魔力的連接橋,從而達到阻斷施法的效果。但是一切針對施法者的手段都有個極限。水滿則溢,月盈則虧。沈冰無論是從精神力的角度來講還是從魔力的角度來講,都不是一瓶小小的絕魔藥劑能夠控制得住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會出現在寒風城?”小隊長對著沈冰問道。

    “寒風城?”沈冰瞳孔驟縮:“現在的城主是麥克斯維還是麥琪?”

    “???”

    ……

    寒風城,寒風城。寒風城已經成了沈冰的一塊心病。所幸,這副本之內的寒風城,與那個寒風城,真的就只是重名而已。無論是所屬的國家,還是過去的歷史,都沒有出現過類似于麥克斯維,亞瑟李,甚至垚頓帝國等等詞匯。

    沈冰松了口氣。

    此寒風城非彼寒風城,但同樣也面對著戰爭的威脅。一個高級施法者無法對戰爭的局勢造成太大的影響,但是如果是一個法神呢?

    “此禁咒,名為焚世。在我的那個世界,當年寒風城面臨惡魔的入侵,法神愛麗絲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釋放出了這個禁咒,赤地千里,萬物焚燼。將來犯的惡魔族盡數誅殺。而她也因此成就真神,而后隕落……”

    沈冰口中訴說著這段歷史,熾熱的火焰瞬間籠罩了城門口前的空地,圍繞著地方軍隊的那數十里空地,瞬間化為焦土,只留下一只被嚇破了膽的敵國部隊。同是人類,沈冰沒有妄造殺戮,只是嚇退。

    一場原本應該持續大半個月的戰爭,就在這么一個恐怖的魔法之下,化作無形。

    “法神大人,您要的清茶。”

    花園,搖椅,魔法書,清茶,還有午后那一律明媚的陽光。

    這一切,都讓沈冰想起了另一個寒風城。要不要回去看看呢?

    “都說了,不用叫我法神大人,聽得我怪難受的。”沈冰摸了摸鼻子,端起了清茶,輕嘬一口。這些魔法師研究出來的茶飲能起到凝神靜氣的作用,味道也不錯,很清新,適合他這種老年人。

    身體不老,心卻有些老了。

    女仆端著盤子,就站在一旁,應了一聲是。

    “城主來了!”有人前來通報了一聲。

    沈冰一個禁咒嚇退來犯敵軍的事跡,僅僅小半天時間,就傳的滿城皆知。而城主,也在熟悉沐浴過后,前來會晤這位從未在大陸出現過的陌生法神。

    小隊長也一起來了。

    這個小隊長很慶幸當時的選擇。如果他當時下令不顧一切的攻擊,也許現在就是另一種場景了。

    “您好,尊敬的法神大人,UU看書 .uukanshu我是寒風城的城主,凱莎。”寒風城的城主是個女人。

    不像麥琪一樣,這個名叫凱莎的女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熟女。一頭秋日稻田一般的金黃色長發披在禮服上。沈冰之前在城頭有見過她,那時的她穿著一身銀白色的鎧甲,頭發被厚重的頭盔掩蓋住,手里拿著寬闊的大劍,一副英姿颯爽的樣子。

    “你好,你可以叫我沈冰。”沈冰坐著,凱莎和那軍官站著,這讓沈冰有些不習慣。

    見沈冰想要起身,凱莎趕忙制止:“您坐,椅子我已經讓人去搬了,稍候就好。”凱莎知道沈冰是因為自己站著而想起身,心中明白,這并不是一個不好交流的人。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兩句,仆人很快把椅子搬來了。不是類似沈冰那種休閑的搖椅,而是方方正正的四角凳。

    即使是穿著華麗的長裙,凱莎依舊抬頭挺胸,坐的端正。一股子行伍的氣息撲面而來,與沈冰的吊兒郎當呈現出極強的反差。

    “那么,法神大人,我斗膽問一句您的身份,您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寒風城?”

    ……

    凱莎依舊沒有相信沈冰所說的,他是來自于異界的說法……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