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五章,賠償金一千萬

從1994開始
     接過隨身聽打量了幾眼,就動作嫻熟的摁下播放鍵。

    磁帶的聲音有些嘈雜,聽著有點費耳。

    而且刀疤只偷偷錄取了后半段談話,前半段估計由于什么原因被耽擱了沒錄到。

    但林義還是依靠著半猜半聽,揣測出了大致意思。

    從談話中,林義推測這兩個女人應該是第一次正式見面,但過去的11年都知道彼此的存在。

    不過有意思的是,兩人第一次見面卻是來攤牌的。

    深城大家長的老婆涵養很好,并沒有一般原配見到小三時的怒氣沖天。

    而郭青似乎也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么一天,這么被甩的一天。

    但是郭青不能接受這種形式。不能接受被原配登門攤牌的結局,說是對她11年的青春不尊重。

    尊重,情人竟然和原配談尊重。林義想笑,卻又笑不出聲,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人,實在是沒資格笑人家。

    不過這原配是真的有氣度,全程都沒發火。

    佩服,林義是真心佩服。

    雖然人家保持這種克制很大原因是為了家庭、以及丈夫的前途,但也不是一般女人可以做得到的。

    要知道后世妻子舉報丈夫包養情人的新聞不勝枚舉。前一秒還是幾十年的夫妻,一下子就成了生死仇敵。

    要是每個原配都有這種心態,估計世界上的小三再“優秀”,也只能靠邊吃土的份。

    ...

    聽完錄音帶,林義一下子明白了郭青今天的所做所為。

    同時又在想,都攤牌了,為什么郭青還要跟著去廈門呢?

    不過林義稍后又猜測,有兩個可能。

    第一個情況是,今天兩女人的談話,深城大家長應該是不知情的。

    第二個情況是,郭青口中說的不能接受這種形式,估計去廈門有斗氣的成分在里邊。

    畢竟站在郭青的角度講,女人一生又有幾個11年呢。何況還是人生最好的11年,肯定心里不舒服的吧。

    雖然猜不透是哪種情況。

    有可能是第一個原因,也可能是第二個原因。也可能是兩個原因綜合在一起,也可能兩個原因都不對。

    總之這么燒腦的問題,林義雖然熱愛八卦,但也不想去浪費太多的腦細胞。

    不過這張照片也許有用,又細細看了眼,心說原配的美貌要是有郭青的一半,以人家這種氣度,估計深城大家長也不會犯錯了嘖。

    呃,好像也有可能犯錯。

    自己就是例子。雖然大長腿和那禎在容貌上比不過蘇溫、米珈,但和一般人比也是不差的。

    誒,英雄難過美人關,英雄難過美人關哎...

    厚顏無恥的給自己找了個借口,收好照片,林義說一聲“走吧”,遂又重新閉上眼睛,八卦什么的哪有困覺香。

    ...

    自從步步高電子拿到了GSM手機牌照后,在林義的視線外,好多人、好多媒體、好多機構都在關注著步步高電子的手機項目。

    電視新聞、報紙雜志鋪天蓋地的報道不說。

    但凡跟林義關系比較好的、且知道內幕的,都親自把電話打到了林義手機上道喜。

    談話內容千篇一律,幾乎都差不多。都是先驚訝、震驚,然后就是恭喜恭喜,最后就是有幸見證、與有榮焉...

    豪氣頓生!

    真的是豪氣頓生,人家比林義自個都顯得有信心。

    比如,每個人在電話中都要說一句差不多的話:好樣的,咱中國人也造手機了,期待你能再續輝煌,像VCD和優盤一樣把國外手機品牌給干趴掉...

    這么俗氣的話,陽華說就算了,

    但文君和鄧木斯也這樣“天真”,著實有點罩不住。

    好在瀟湘電視的魏局長和歐陽臺長等人還算見識多廣,沒有跟著起哄,反而是真真切切關心了一番。

    但末尾還是沒能逃出“真香”定律。

    只見魏局長語重心長的說,“你的手機造出來后,要記得讓我體驗一番,這可是中國人的榮耀時刻,我不能掉隊。”

    “......”

    林義無言以對,討要手機就好好討要手機,能不能不要說的這么清新脫俗。

    不過林義也不是蓋的,不能白吃虧不是,于是說,“快樂大本營的獨家贊助快要到期了,你抽個空給我再續幾年吧。”

    辦公室的魏局長臉一抽,然后就是笑口常開,“好說,好說...”

    林義又道,“瓊瑤的“還珠格格”什么時候播放?

    那前、中、后的廣告投放我預定了,價錢好商量。”

    魏局長臉不抽了,而是變黑了。心想自己就不應該打這個賀喜的電話,但表面依舊是笑哈哈道,“好說,好說...”

    一連聽了這么多“好說好說”,林義當即揶揄道,“要不瀟湘電視臺改名叫好說好說電視臺算了。”

    魏局長尷尬的又是哈哈大笑一聲,就說,“年尾你要回瀟湘過年的吧,我們抽個時間見一面,到時候詳談。”

    ...

    林義在和魏局長扯淡的時候。至暗時刻中的王傳喜和比亞迪也迎來了光明。

    一間會議室里,左邊坐著王傳喜和比亞迪一干人,右邊是王欣和葛律師等人。

    此刻,雙方就“諒解備忘錄”的細節進行商討。

    其他的條款都還順利,但在賠償金和道歉方式上出現了問題。

    王欣的意思:達成庭外和解的最低要求就是,UU看書.uukanshu.com賠償500萬,同時王老板和比亞迪登報向北極光微電子致歉。

    這么苛刻的要求王老板當然不干:他只愿意賠償300萬。至于登報致歉,非常抗拒,聲稱如果要登報致歉,寧愿打官司。

    王欣譏諷道,“看來你是愿意坐牢了?”

    王傳喜隱晦示意助理出去打電話求援恩師的后,也是表現的一副怡然不懼、硬氣的不行的樣子:“官司結果最終到底是個什么樣,誰也說不好。要登報致歉,那就法庭上見。”

    ...

    就在雙方針鋒相對、鬧得不可開交的之時,差點睡著了的林義接到了京城李國x的電話。

    聽完事情的前后原委,林義靜了靜就對李國x說,“你告訴王老板,如果不想登報致歉,賠償金翻一倍,1000萬。如果他多說一個不字,那就真的法庭上見。”

    掛完李國x電話,林義想了想又給王欣打了過去,“李國x在手機牌照中,確實出了大力氣,那我一口唾沫一顆釘,也說話算話,他們親自登報致歉就算了吧。

    不過你也不要死板,可以把賠償金事宜適當泄密給媒體朋友,讓它們去煽風點火吧。以后大家也不可能成為朋友了,不要太在意。”

    王欣應了一聲,隨即又說,“既然都是仇人了。那我有個主意,讓媒體把賠償金夸大到2000萬,吸睛效果可能更好。

    反正比亞迪和王老板也不敢出來澄清,不然就是不打自招了。”

    聽到這損招,林義心里頓時閃過“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然后說,“你自己看著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