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六章,你湊近點

從1994開始
     回到羊城,林義吩咐刀疤今晚自由活動、明早再來接他回學校,就一溜煙跑去見蘇溫了。

    懷孕四個月,還沒有顯身。這女人看起來青春永駐一般,每次見著這份楚楚可憐的柔弱氣質,林義的心一下就會安靜很多。

    在蘇溫的注視下,林義走過去從背后攬著她,親昵的在側臉小啄了一陣,就問現在孕吐反應好些了沒,吃東西還吐不吐。

    蘇溫雙手輕輕把著小男人的雙手,感受了一番溫存,才說和懷一一時差不多,過了四個月就恢復正常了,能吃能睡叫他不用擔心。

    林義問,“別墅裝修設計確定了。”

    “確定了,你看看。”

    說著,女人從他懷里走出來,從手提包里拿出設計圖攤到林義跟前,然后開始細致的講解。

    末了,蘇溫帶霧的眸子閃著亮光,期待的問,“你喜歡嗎?”

    林義對裝修從來不是要求太高的人,只要不是花里胡哨的,他都能將就。

    更何況這份簡約風格確實是他的最愛。

    于是誠實的說,“喜歡。”

    蘇溫心喜的松了一口氣。然后又講起了湯臣集團的事情,由于占據19%的股份,她也是全程參與了很多重要會議。

    從中學習到了很多寶貴經驗,受益匪淺,這對于將來盈泰地產的開發利用有很大的幫助。

    提到股份,林義就拉著她坐到沙發上,把手里的股票、樓經理握著的股票以及郭青的萬科股票說了一通,然后尋求意見。

    林義說,“我在回羊城的路上,腦子里有兩個想法。

    一個是趁機把樓經理的股份也攤牌。

    二個就是考慮到萬科王老板的背景、以及華潤等這種潛在競爭對手的因素。

    我在想,要不要先藏拙一手,把樓經理這一部分股份先隱匿著,等到手關鍵時刻用再一擊致命。”

    聽到950萬股非流通股加200萬流通股,

    女人也是有些詫異,詫異過后也是溫溫一笑,用手順了順臉側的細碎發到耳后,就起身去找財經資料。

    查一查萬科現在的總股數是多少?非流通股和流通股分別是多少?管理層持股、外部投資方持股、員工持股以及散戶持股分別是多少?

    這些對于今天做決策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細細查找一番,而后又拿著計算器算了一通陣。

    好一會兒,蘇溫才重新回到正在喝茶的林義身邊,溫溫軟軟的說,“要是全部攤牌,我們現在差不多掌握著萬科6.2%的股份,遠遠超過了進董事會的準入條件3%,”

    說到這,蘇溫頓了頓,又講,“其實只要把郭青的200萬非流通股弄到手,就超過3%了,也會驚動萬科管理層。

    所以我建議樓經理那一部分先隱匿。現在我們還不知道萬科王老板的心思,一下子出現這么多股份可能會引來猜忌。”

    “還有,你要是擔心未來不可控,生怕樓經理是個變數,那就可以先用方源資本或者其他公司的名義買到手。藏著。”

    林義點點頭,這個辦法不錯。

    雖然知道萬科王不簡單,但他已經有最壞打算,做好了翻臉的心里準備。

    畢竟華強北的那塊地皮就是個雷。

    而且按照前生的歷史軌跡,2000年左右,萬佳超市也是迫不得已才轉讓給華潤的,一開始萬科王也不割舍不下超市這個超級現金奶牛。

    所以,翻臉的那一天幾乎可以預見。

    只是翻臉到什么程度,都還是未知,那就要看雙方的實力了。

    雖然人家在粵省關系通天,可自己也不傻啊,完全可以利用方源資本的香江投資公司身份做戲。

    不過林義心里也有著自己的計較。再等個兩年,自己的實力肯定也是今非昔比,到時候誰怕誰還真不好說。

    雖然吧,萬科王在后世以背景和手腕著稱,其實也有很多以訛傳訛的意思在里邊。

    真實的背景沒那么玄乎。

    而且現在的萬科王還不是后世的萬科王,經驗、能力、手段可能都是上上之選。但還沒積累到后世那個程度,自己也沒那么擔心。

    再說了,在商海混,一帆風順是不可能的。想要做大做強,遲早要遇到這一關,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就好,沒必要那么怕。

    何況,林義心里還布置了一步閑棋,那就是交好了同萬科王亦師亦友的香江劉元生。

    偷偷說句慫話,將來要是干不過萬科老王,就把只能把這位劉元生請出來說和了,緩一緩局勢以后另做安排也是可以的。

    畢竟對于商人來講,只有永恒的利益,哪來永久的敵人,打打和和,也許會是另一番意想不到的景象呢。

    想了這么多,這些都是基于最壞的角度考慮。也許未來的事情不會走到這一步也說不定。

    而且林義心里隱隱覺得,如果連萬科王這一步都有心里障礙不敢去闖蕩,那以后還何談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失敗不可怕,但不能有畏懼之心。只要不去特意作死,該拼的還是要拼的。

    想明白了這一點,林義頓時覺得體態輕盈,心里舒暢了好多。

    搞定完萬科股份的事情,兩人又湊在一起商量了接下來在廈門和滬市相繼開歐尚shoppingmall的事情。

    時間眨眼就來到了傍晚6點,兩人感覺肚子有點餓了,于是又去了樓下老熟人李師傅的大排檔。

    林義遞過菜單,“你點,一個月不見,我現在有點摸不準你那多變的胃口。”

    蘇溫莞爾一笑,隨即點了三菜一湯,都不要辣。

    后來等到李師傅記好菜名準備走人時,蘇溫連忙又叫住人家,“李師傅,今天還有黃鱔嗎?”

    李師傅說還有,最近因為黃鱔需求量大,所以準備的比較充分。

    聞言,蘇溫就說,“那你給他來一份爆炒黃鱔,多放點辣椒。”

    李師傅打一眼林義,心里也是敞亮,這兩位從95年就開始在自己這里吃,觀其言行舉止,兩人的關系不言而喻。當即應一聲好,轉身又準備走人。

    不過這時林義又出聲了,“有豬腰子嗎,再來一份爆炒腰花吧。”

    聽到爆炒腰花,蘇溫靜靜的看他一眼,不做聲了。

    因為她想起了兩人第二次歡好的時候。這小男人仗著年輕,那晚和次日早上一連要了自己好幾次,事后腰酸背痛的,也是點了兩份爆炒腰花補虛氣。

    兩個人,卻點了擠滿擠滿的6個菜,一時間讓過往的食客都忍不住多了看幾眼。

    好菜,好飯,好美人。林義這一頓是吃的無比舒服。

    期間聊到了孔教授和一一,林義問,“你從早上從香江回來去了家里一趟沒?”

    蘇溫說回去過了,但沒敢呆太久。至于為什么不敢呆太久,不言而喻。

    飽暖思。

    吃完飯,把賬單一結,一回到房間,門才剛剛關上,兩人就默契的看向了彼此,各自眼睛里閃閃發亮。

    四目相視,凝望了許久,爾后不約而同的一笑。隨即一個低頭,一個微微仰頭,纏綿在了一起。

    小別勝新婚,一開始蘇溫還能矜持的把控著她自己,但隨著林義那雙不安分的手在衣服里四處磕磕碰碰,隨著林義腦袋到處流連忘返。

    蘇溫情動了,連環抱著他的纖細雙手都用力了好幾分。

    親昵了許久,當林義再次把頭從衣襟里呼吸出來時,附耳抿著蘇溫的耳垂誘惑的說,“聽說懷孕了只要小心點,也可以的。”

    蘇溫雖然很情動,但不帶猶豫的拒絕了。

    在她的心里,肚子里的寶寶可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不僅關系到兩個寶貝,還關系到自己和這不安分小男人的一生情緣,她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差池的。

    就知道會這樣,林義這樣說也只是想謀取利益最大化罷了,當即就退一步小聲嘀咕,“那怎么辦?我現在心癢難耐。要不你幫我?”

    要不你幫我?聽到這話,蘇溫本來就潮紅的臉更加不堪了,斂個眼皮不做聲。

    瞧著這樣,林義吧唧親一口,就得意的抓著她的有手往自己身上帶,至于帶去哪里,哼哼...

    ...

    當晚,一開始蘇溫死活不愿意。但后來看到睡在身側的林義唉聲嘆氣。

    女人心思也一下子散開了。

    她想到了幾年前,自己失去父親、喪失丈夫的破家情景,也想到了生病的母親和一一、以及自己不愿意接受上司的暗中示好而決然辭職的場景。

    她平常總是在想,如果自己沒有遇到這個小男人,結局會怎么樣?自己還在不在人世間?自己走了一一和母親會怎么辦?

    在她心里,身側的人雖然比自己小,但在自己生活里卻是最好的避風港。

    讓自己不再為生計發愁,UU看書 .uukanshu.com 讓自己的一切困難迎刃而解,還讓自己有了一個可以盡情施展才華的舞臺。

    只是有些可惜,心里暗嘆自己比他大那么多,還結過婚,生過孩子。

    不然她真的好想爭一爭,爭一爭這個讓自己無比迷戀、這個讓自己心甘情愿付出身心的男人。

    恨天生不逢時...

    對著天花板怔了會,想著他這個運氣方剛的年紀,蘇溫深呼吸一口氣,隨后糯糯的說,“小男人,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真的?”林義整個人都半坐了起來,眨巴眨巴眼,一臉驚喜。

    蘇溫一臉羞懶的不去看他,只是若有若無的伸出了手:

    “你湊近點,我不能側身子。”

    ps:蘇溫說:你們給點支持吧,我真的可以表現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