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八章,完蛋了

從1994開始
     只是不知道包裹里是什么。

    思緒到這里,林義當即就拿起手機往北京打了過去。

    可能人不在電話近前,抑或是其他原因,今天的電話足足響了6次才接通。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林義本想沖口而出的問“那禎同志,你給我寄了什么東西啊?”。

    不過這話剛到嘴邊就被他硬生生給憋回去了。自己要是直直的這么問,不就是等于不打自招家里有其她人么。

    要不然那禎寄來的東西沒理由自己不知道呀。

    而能讓自己不知道的原因,那肯定是包裹被其他人看了,而且還不告訴自己。那這看包裹的人和自己關系可想而知,親密的很。

    想到這里,林義心里一緊,腦莫心立時生寒,冒冷汗。

    心想自己小看誰的智商都可以,卻絕對不能小看這位鄰家的。

    三下兩下理清思緒,林義臨時改換口角說,“那禎同志,你的包裹我收到了。”

    電話那頭的那禎當即笑瞇瞇的問,“姐姐送你的禮物喜歡嗎?”

    禮物?什么禮物。林義一頭包大,隨后重重的嘆了口氣,“哎...”

    “怎么?不喜歡姐的內衣?”說著這話的那禎眼里亮光一閃而逝。

    我...

    林義一瞬間被暴擊到了。

    內衣!

    竟然是內衣!!!

    自己在京城的時候吧,那天晚上使出渾身解數都沒看到的內衣,人家竟然主動寄過來了。

    主動寄過來了...

    這不知道是該喜,還是憂。

    難怪大長腿看到這東西,罕見的變了臉色。

    心情復雜,有苦說不出。

    但林義嘴皮子還是笑嘻嘻的說,“喜歡,能不喜歡么,你穿過的,你用過的都喜歡。只是這東西離開你的身子,就少了一股子味道,少了靈魂,有些遺憾。”

    說到這里,林義本能的看了眼客廳大門方向,見門還是關著的,頓時就壓著聲音說,“那禎同志,我覺得下次還是當面看更有感覺。”

    “你這是垂涎姐的身子。”

    “那禎,垂涎二字有點過了。我給你糾正一下,我呢,是想要你的身子。”

    那禎掛了,在林義眼里還是一如既往的傲嬌。

    但此時的京城,那禎拿著聽筒若有所思,靜了靜,就又打起了電話:

    “顧師姐,你一直說想南下去香江旅游,確定日子了嗎?...元旦啊...,嗯,我的論文稿快差不多了,閑著沒事干,也想去南邊一趟...,是,我也聽說羊城的機場車站都不太平,有伴安全些...好,到時候你記得通知我買票...”

    ...

    林義瞧著手機怔了會。

    他在想,那禎寄內衣給自己并不奇怪。因為這鄰家打小開始,行事全憑喜好和心情,我行我素,從來不拘泥于形式。

    人又聰明,又有主見。這也是楊龍慧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的原因。

    但是以多年對她的了解,那禎寄內衣過來,除了捉弄自己一番外。估計還有其他意思吧。

    比如試探。

    至于還有沒有更深一次的特殊想法,林義不敢下結論。

    但內衣確確實實把大長腿氣到了。

    收起電話,林義不死心的又在各個房間里挨個找了一遍,但還是沒有任何收獲。

    就連衛生間的垃圾簍都看了,也沒。

    立在客廳對著客廳墻壁上的課表發了會呆,心里嘀咕,艷霞下午滿課。

    整理一番,換鞋,下樓。

    經過書店一樓的時候,林義走進去問正在碼書的陽桂娥,“你給艷霞的包裹體積大不大?”

    “不大,也比較薄。”說著陽桂娥還用手比了比包裹的體積。

    “嗯。”

    林義應了一聲,心想應該就一套內衣了。示意讓她繼續忙自己的,就轉身走出了書店。

    立在微風里,仰頭對著雨幕看了會兒,最后還是撐著黑油傘去隔壁小賣店買了一些跳跳糖和可口可樂,放背包里,拉好拉鏈也緊著進了校門。

    大長腿的教室林義來過很多次,熟門熟路摸到門外,順著縫隙往里一瞧。

    講臺上的授課老師竟然是管院的一位實權領導,他頓時熄了要偷偷摸摸溜進去的想法。

    現在是第7節課上課時間,走廊上人比較空曠,來往的學生比較少。

    林義想了想,直接往盧博士辦公室行。

    見到他,瘦瘦的盧博士扶著金絲眼鏡笑問,“我的課都上完了,你這是來讓我給你單獨補課的?”

    接過對方倒的飲用水,林義小抿一口就說,“請盧老師不要誤會一個有女人的男人,我是來找艷霞的,你這里吧,充其量只是順便坐坐。”

    寒暄完,林義就問,“你那大店法進展的怎么樣了?學校支持么?”

    提到這事,盧博士臉上頓時眉飛色舞,“進展不錯。按你的思路,我又根據市場實際增加了了一些內容,本來還想找你喝酒商討這事,但你最近一直不在學校。”

    說著,剛坐下的盧博士又起身去了資料柜前,打開,從里面取出一份文件遞給林義:

    “你過過目,根據你經營超市的實際感受,看看哪里還需要補充的。”

    林義花了十七八分鐘看完,末了合上文件,說,“還不錯。不過我覺得你還可以把境外零售巨頭的威脅夸大幾分。”

    盧博士睜開眼睛,“還夸大?會不會過。”

    “不會,再夸大一倍都不會,信我的。有時間你去長江三角洲一帶去調研一番,就會發現現實比想象的還嚴重...”

    林義這話也不是隨便說說的,由于很多地方眼紅國外大品牌帶來的“成績”和經濟紅利。

    這些地方都會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允許境外超市跨領域、跨地區經營。

    默許境外零售巨頭無視國家法規明令對外資零售領域的地域、股權、數量方面的限制。

    比如,現在長江三角洲一帶,部分地方擅自批準外商違禁設立門店,允許外商涉及國家還未開放的電器這一大塊領域...

    這些都是亂紀的,是違法的。

    在林義的記憶中,由于很多地方違法嚴重,違建違經大有泛濫成災的趨勢,壓的國內零售企業喘不過氣。這引起了國家的特別重視。

    因此在1998年、2001年,國家分別頒布專門的通知對非試點外商企業進行清理整頓。

    最典型的就是家樂福在明年會停止一系列新開門店。

    不過,盧博士還是有些不敢置信,頓時就問,“從暑假開始到現在,有事沒事我就往你的步步高超市調研,沒發現有你說的這么夸張吧。

    反而洪隆沃爾瑪量販店、以及深城其他國內超市都被你的步步高壓著打。”

    林義笑了,“我這是特例。我資金充足,我眼光長遠,我起步早,我規模大,我人才充沛。

    除了國字頭超市,國內有幾家超市能和我比。

    再說了,我也只是羅湖量販店這一個門店能壓沃特瑪一籌罷了。

    而在羊城,在華強北,步步高超市沒有一點優勢。

    這還是人家在國家法規嚴重限制它們的經營領域、門店數量的前提下,要是我國進入了WTO,全面放開對外資零售的限制,那現在的大好局面,隨時都岌岌可危。

    你想想,我都尚且如此。何況在資金、技術、眼光、規模和人才都不如我的其他本土超市了。

    而且,就算是這樣忍辱負重,茍且偷生,最后也是十不存一。

    你想想這原因是什么?

    除了人家實力強勁外。外資的超國民待遇和很多地方的違規亂紀也是主要原因...”

    聽了林義一番話,盧博士沉默了,不說話了,立在原地思考一陣。就下定決心說要立即去一趟長三角和渤海灣一帶,好好的調研一番才行。

    對此,林義非常贊成。

    稍后兩人又湊在一起逐條逐頁商量完這份文件。

    正事干完,林義最后就問,“聽說你又進股市了。”

    說到股市,剛才還意得志滿的盧博士,臉一垮,有些意興闌珊的擺擺手,“哎,別提了。只怪我貪心,沒及時收住手,這次連佳佳的嫁妝都賠進去了,正跟我鬧呢。”

    “你買的哪幾支股票?”

    “都賣了。”盧博士明顯沒臉提買了哪些股票。

    既然賣了,林義也就不再多說什么,只是隱晦告訴對方,明年自己也要入場。

    盧博士對股市顯然還沒死心,見到林義明年準備入場,眼睛一亮,又熱乎乎的說,“明年跟你屁股后面回點血。”

    林義翻了個白眼,“我可不包賺。”

    盧博士假裝沒聽見,笑呵呵走過來攬著他肩膀問,“你今年回老家過年嗎?”

    林義想了想,說,“前段時間我大伯他們電話告訴我,寒假修繕祖墳,這么大的事,我單獨代表一族分支,不回也得回了。”

    “那感情好,今年我們回佳佳老家過年,到時候蹭你的車。”

    林義有點意外,“這么好的顯擺機會,你不自己開車回去?”

    “太遠了,路況也不好,不受這個罪了,到時候坐飛機到長沙,再搭你的車回去省事些。”

    盧博士其實在心里還說,誰不想風風光光的呢。只是自己那二手車太破了,第一次去岳母娘家配不上自己的名校主任身份,還不如不開。

    ...

    叮鈴鈴鈴...

    下課了,林義果斷的提著背包走人。

    由于兩人的勾搭之旅從大一就開始了,所以艷霞她們班的人見到林義進來,也見怪不怪。

    打一眼,發現大長腿、冷秀和金妍三人坐在第二排中段位置。

    林義腆個臉來到大長腿跟前時,人家只是勾著嘴剜了他眼,也不像平常一樣讓座。

    還是金妍有眼力,會做人。笑著趕忙往右邊移了一個位置。

    林義說,“欠你一頓飯。”

    冷秀也連忙插嘴,“吃飯記得喊我。”

    林義無視,不想搭理這個一看到自己進來就捂嘴幸災樂禍的碎嘴巴女人。

    挨著大長腿坐好,林義本來想套近乎的,卻沒想到人家先下手為強,起身拉著很樂意看把戲的冷秀上廁所去了。

    林義問右側的金妍,“你怎么不去?”

    金妍望他一眼,爽朗一笑,也是麻利起身去了廁所。

    “我...”目送金妍故意離去的背影,林義憋的內傷。

    第8節課好難熬,林義好不容易寫張紙條給艷霞,還被講臺上的管院實權領導用怪異的眼神看了好幾眼。

    下課后,林義跟著三女來到她們的租房,一路上就金妍還搭理自己幾句。

    平時愛說話的冷秀此時故意背著雙手,像個小老頭似的,視線在林義和艷霞之間來回瞟,來回瞟。時不時還“竊竊竊...”的笑個不停。

    冷秀除了看戲外,同時還在擠眉弄眼暗示林義:快賄賂我呀,快賄賂我呀,我幫你...

    進了租房,林義掏出冷秀愛吃的跳跳糖、金妍常喝的可樂,往桌上一放,就說,“你們兩先去買菜吧。”

    金妍很是識趣的伸出右手,表示要買菜錢。

    林義掏了一百。

    冷秀也湊個手說要吃肉,要吃海鮮,一百不夠。

    林義又掏出一百。

    金妍笑說,“你要是還給一百,我們兩在外面吃,天黑了再回來。”

    冷秀歡呼雀躍說這主意不錯,末了還加一句,“你再再多給一百,回來時還給你們帶晚餐,兩菜一湯。”

    面對著這兩個打秋風的,林義掏錢那是掏的心甘情愿,一點都不帶猶豫的又拿出了200塊。

    金妍接過錢,UU看書 www.uukanshu 收好,看了艷霞一眼,然后笑著伸出右手,說,“再給100,今晚我們兩不回來住了。”

    冷秀看到平時儀態優雅的金妍破天荒地說這種調皮話,靠著沙發笑的差點斷片。

    笑過后,冷秀也是不甘示弱,伸手說,“再再再給一百,我們可以明天也不來了,喲,這可是一天一夜呀,你要是需要皮鞭蠟燭和神油,我們也可以幫你買...”

    聽聞這么露骨的話,大長腿氣的,也是撅著嘴巴對金妍和冷秀片了一眼,又一眼。對這種賣友行為表示嚴重不滿。

    感受到金妍有意為兩人搭橋,林義不僅又給了200塊,還承諾,“你們不是一直叫嚷著又要騎行么,我答應做苦力了。”

    金妍和冷秀心滿意足地拿著600塊走了。

    本來大長腿也要跟著去,但林義直接起身給抱住了,在門外傳來的哈哈笑聲里,懷中女人臉色泛紅的死瞪著林義。

    (三月麻竹,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