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93章 沼澤

前方高能
     四號手指的方向,正在那顆古怪的參天‘巨樹’的頂端。

    只見那‘巨樹’之巔大片大片黑色的枝芽舒展開來,露出被包裹在枝芯之中的一顆男人的頭顱。

    大顆大顆的銀色晶珠飄浮在‘巨樹’四周,折射的光暈將那男人的臉照得清楚分明。

    “‘月’……‘月’賢者?”

    精靈在看清那‘巨樹’之中出現的男人的面目的剎那,情不自禁的驚叫出聲。

    這里是深淵領地,當年的‘月’賢者就被封印在這里。

    根據大預言術的推測,以及迷霧森林中黑暗魔氣的失控,眾人早就猜到了‘月’賢者被封印的意識已經蘇醒。

    此時‘巨樹’之中出現的男人面龐就是‘月’賢者的可能性大,眾人都不應該詫異。

    可是精靈在喚出‘月’賢者身份的剎那,卻似是有些遲疑,還帶有一些不確定。

    照理來說,十三圣徒追隨兩位大圣賢多年,共同參與了驅逐惡龍、成立聯邦、創建神廷,對彼此樣貌長相,應該十分熟悉才對。

    可此時精靈卻表現得像是對‘月’賢者的樣貌頗為陌生的樣子,令人十分生疑。

    “莫非有什么地方不對?”

    宋青小轉頭問了一聲。

    “是‘月’賢者。”修士聽她這樣一問,就猜出了她心中的疑惑。

    不過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也有些遲疑:

    “不過,他好像有了些變化——”

    “畢竟相隔了三百多年的時間,有生疏感也不稀奇。”

    四號話雖這樣說,卻又瞇著眼睛,面露威脅:

    “你再多看幾眼,找找感覺,確定是不是‘月’賢者,不要認錯了人,最終出問題。”

    “是他!”

    六圣徒聽他這樣一說,毫不猶豫的都齊齊點頭。

    法師愛德華看了半晌,像是終于想起了什么一般,恍然大悟:

    “他的頭發變了。”

    宋青小聽了這話,又去看被‘月’賢者的臉。

    根據推測,‘月’賢者的年紀應該已經不輕了。

    可他看上去只有三十來歲,此時閉著眼睛,像是陷入了沉睡里,還沒有蘇醒。

    他的五官極為深邃,膚色雪白,一頭金燦的頭發披散下來,使他看上去溫柔而又寧靜,根本看不出來傳言之中,統領亡靈軍團,帶來黑色災厄的半分森然戾氣。

    “他的頭發本來是黑色的,像黑夜一樣!”

    經過愛德華這樣一提醒,修士很快也想了起來:

    “只有——”

    他的話未說完,宋青小的神識就感應到了一股力量在靠近,像是即將要闖入這片世界。

    她別開了頭,出聲提醒:

    “有人來了。”

    這話無形中將修士正欲出口的話打斷,他愣了一愣,將剩余的半句話咽回了肚里。

    眾人下意識的隨著宋青小的視線轉頭看去,可是天空之中黑云密布,看不出來有什么異樣。

    四號正欲開口,下一瞬,那天際密布的云層被撕裂,憑空出現一條巨大的豁口。

    ‘嗷卬——’

    狂風灌涌而入,夾雜著兩道低長的兇獸咆哮聲。

    一股濃烈的殺戮之氣迎面拂來,黑夜之中,兩頭黑影以驚雷般的速度穿過那撕開的時空裂縫,鉆進深淵領地之內。

    ‘嗷吼!’

    半輪月亮之下,兩頭兇獸展開巨大的雙翅,拖著長尾,在月亮之下騰飛,那嘶嘯聲響徹寰宇,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

    “惡,惡龍!”

    “惡龍現世了!”

    “兩頭惡龍!”

    “……”

    冰龍的背上,不止是圣徒們在見到惡龍出現的那一剎大吃了一驚。

    就連其他一直被守護在圣光盾中,

    安心祈禱著的信徒們也失去了平靜。

    惡龍的咆哮聲已經在大陸之上消失了三百多年,聯邦的居民們好不容易過了幾百年平靜的日子,此時再度聽到已經絕跡數百年的惡龍咆哮,令他們很快回想起當年祖輩曾被惡龍統治過的黑暗時期。

    “惡龍為什么能離開亡靈峽谷?”

    “‘日’賢者的力量已經失去鎮壓的作用了嗎?”

    “外面的情況怎么樣?”

    “我的家人有沒有危險?”

    “……”

    這些自愿參與封印‘月’賢者行動,一路從魔力火車出事之后到現在都算是鎮定的信徒們,此時在見到兩頭惡龍出現的一剎那,心理防線迅速崩潰。

    對于信徒來說,四百年前被惡龍統治的時代所帶來的恐懼,遠比在迷霧森林中受到黑暗生物侵襲還要深。

    “大家安靜,不會有事的……”

    修士在初時的驚惶之后,很快被信徒們此起彼伏的驚呼聲所驚醒。

    他大聲的安撫眾人,試圖緩解大家的情緒,可是修士的說話很快又被眾人更驚恐的尖叫聲所壓蓋下去。

    “‘日’賢者的大預言術是不是失敗了?”

    “我們是不是要再度回到當年的黑暗紀?”

    此時眾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帶著消極、恐懼,這些負面情緒被四周的黑氣一點一點的吸收,化為那些巨樹的養份。

    盤踞在天空中的兩頭巨龍轉繞著半輪月亮轉了數圈,發出長長的咆哮,逞盡了威風之后,才終于順著月光往下降移。

    ‘嘩——嘩——’

    狂風之中,翅膀扇動著死亡之氣吹拂而來,冰龍之上的信徒們慌不擇路,在頭頂陰影降落的瞬間,竟有不少人下意識的選擇要跳下冰龍的身體,以躲避兩頭巨龍的靠近。

    ‘呼——’為首一頭深褐色的巨龍在離眾人還有十幾丈的距離時,便張開了嘴,吐出一大口龍息。

    那龍息化為滾滾的火焰,往眾人席卷而來。

    “靠!”

    四號一見這火焰,便發出怒罵聲。

    他自己就是玩火的,本身修的又是火系靈力,對于火焰的掌控已經登峰造極。

    只可惜先前此地全部都是海域,受水系力量的影響,使得他的力量沒有發揮出有用的余地,修為受制不說,還受了些傷,又損毀了一件法寶。

    此時這頭巨龍沖著眾人噴火的舉動,在四號看來無異于一種嚴重的挑釁。

    道士與一號飛快閃避,宋青小與四號的身后是圣徒與信徒們。

    這個時候恢復了實力的圣徒倒是足以自保,但是并沒有魔法力量的信徒們一旦曝露在巨龍的面前,便只有死路一條而已。

    ‘轟隆隆’的咆哮聲中,火焰滾滾而下,宋青小雙手結印:

    “畫地為牢,困!”

    ‘臨’字術作為宋青小最初獲得的第一個九字秘令,力量之大毋庸置疑。

    道士在聽到她念起這秘咒的時候,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

    他因為太過吃驚,甚至躲避的動作慢了半步,火焰卷過他的身側,灼燒了他道袍的一角,甚至將他半側的一絡頭發都灼了個干凈。

    興許是宋青小擁有‘三個九字秘令’這樣的事令道士太過意外,他的這半側頭發被燒,竟然也顧不上第一時間去生氣。

    “‘臨’字術也有?”

    道士的話音一落,領域轉瞬成形。

    洶涌噴來的火焰像是撞上了一層無形的‘壁’,被困鎖在內,頃刻之間形成一個奇大無比的火球,被壓制在領域之內,難以突圍。

    “啊——”

    信徒們失措的尖叫,巨大的藍光蝶扇動翅膀,將信徒們護得更緊。

    點點藍色的光粉從巨大的蝴蝶翅膀上灑落,試圖安撫信徒們的心靈,讓他們平靜。

    可在巨龍所帶來的震懾力下,這點兒安慰顯然無濟于事。

    已經陷入回憶之中的信徒見到惡龍出現的瞬間,像是將信仰都已經拋棄。

    只是慘叫聲中,眾人以為即將會到來的劇痛并沒有降臨。

    除了少數兩個因為恐懼而跳落冰龍后背的人墜入了深淵之底外,其余的人并沒有受到傷害。

    火焰被無形的禁制所困住,并沒有傷害到眾人。

    宋青小結印的雙手一握,那領域迅速被收緊,最終化為一顆約龍眼大小的紅色珠子,飛入她的掌心。

    兩頭巨龍落了下來,在離眾人十來丈遠的地方停止。

    巨龍的背上各站了兩個人,乘坐在為首巨龍上的,是一個身穿黑袍的長發男人。

    四號手指的方向,正在那顆古怪的參天‘巨樹’的頂端。

    只見那‘巨樹’之巔大片大片黑色的枝芽舒展開來,露出被包裹在枝芯之中的一顆男人的頭顱。

    大顆大顆的銀色晶珠飄浮在‘巨樹’四周,折射的光暈將那男人的臉照得清楚分明。

    “‘月’……‘月’賢者?”

    精靈在看清那‘巨樹’之中出現的男人的面目的剎那,情不自禁的驚叫出聲。

    這里是深淵領地,當年的‘月’賢者就被封印在這里。

    根據大預言術的推測,以及迷霧森林中黑暗魔氣的失控,眾人早就猜到了‘月’賢者被封印的意識已經蘇醒。

    此時‘巨樹’之中出現的男人面龐就是‘月’賢者的可能性大,眾人都不應該詫異。

    可是精靈在喚出‘月’賢者身份的剎那,卻似是有些遲疑,還帶有一些不確定。

    照理來說,十三圣徒追隨兩位大圣賢多年,共同參與了驅逐惡龍、成立聯邦、創建神廷,對彼此樣貌長相,應該十分熟悉才對。

    可此時精靈卻表現得像是對‘月’賢者的樣貌頗為陌生的樣子,令人十分生疑。

    “莫非有什么地方不對?”

    宋青小轉頭問了一聲。

    “是‘月’賢者。”修士聽她這樣一問,就猜出了她心中的疑惑。

    不過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也有些遲疑:

    “不過,他好像有了些變化——”

    “畢竟相隔了三百多年的時間,有生疏感也不稀奇。”

    四號話雖這樣說,卻又瞇著眼睛,面露威脅:

    “你再多看幾眼,找找感覺,確定是不是‘月’賢者,不要認錯了人,最終出問題。”

    “是他!”

    六圣徒聽他這樣一說,毫不猶豫的都齊齊點頭。

    法師愛德華看了半晌,像是終于想起了什么一般,恍然大悟:

    “他的頭發變了。”

    宋青小聽了這話,又去看被‘月’賢者的臉。

    根據推測,‘月’賢者的年紀應該已經不輕了。

    可他看上去只有三十來歲,此時閉著眼睛,像是陷入了沉睡里,還沒有蘇醒。

    他的五官極為深邃,膚色雪白,一頭金燦的頭發披散下來,使他看上去溫柔而又寧靜,根本看不出來傳言之中,統領亡靈軍團,帶來黑色災厄的半分森然戾氣。

    “他的頭發本來是黑色的,像黑夜一樣!”

    經過愛德華這樣一提醒,修士很快也想了起來:

    “只有——”

    他的話未說完,宋青小的神識就感應到了一股力量在靠近,像是即將要闖入這片世界。

    她別開了頭,出聲提醒:

    “有人來了。”

    這話無形中將修士正欲出口的話打斷,他愣了一愣,將剩余的半句話咽回了肚里。

    眾人下意識的隨著宋青小的視線轉頭看去,可是天空之中黑云密布,看不出來有什么異樣。

    四號正欲開口,下一瞬,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天際密布的云層被撕裂,憑空出現一條巨大的豁口。

    ‘嗷卬——’

    狂風灌涌而入,夾雜著兩道低長的兇獸咆哮聲。

    一股濃烈的殺戮之氣迎面拂來,黑夜之中,兩頭黑影以驚雷般的速度穿過那撕開的時空裂縫,鉆進深淵領地之內。

    ‘嗷吼!’

    半輪月亮之下,兩頭兇獸展開巨大的雙翅,拖著長尾,在月亮之下騰飛,那嘶嘯聲響徹寰宇,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

    “惡,惡龍!”

    “惡龍現世了!”

    “兩頭惡龍!”

    “……”

    冰龍的背上,不止是圣徒們在見到惡龍出現的那一剎大吃了一驚。

    就連其他一直被守護在圣光盾中,安心祈禱著的信徒們也失去了平靜。

    惡龍的咆哮聲已經在大陸之上消失了三百多年,聯邦的居民們好不容易過了幾百年平靜的日子,此時再度聽到已經絕跡數百年的惡龍咆哮,令他們很快回想起當年祖輩曾被惡龍統治過的黑暗時期。

    “惡龍為什么能離開亡靈峽谷?”

    “‘日’賢者的力量已經失去鎮壓的作用了嗎?”

    “外面的情況怎么樣?”

    “我的家人有沒有危險?”

    “……”

    這些自愿參與封印‘月’賢者行動,一路從魔力火車出事之后到現在都算是鎮定的信徒們,此時在見到兩頭惡龍出現的一剎那,心理防線迅速崩潰。

    對于信徒來說,四百年前被惡龍統治的時代所帶來的恐懼,遠比在迷霧森林中受到黑暗生物侵襲還要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