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23章 不如歸去

間之蠹
     “歡迎回來,沈冰。”

    “你知道我要來?”沈冰坐下,斷氣精靈果飲,喝了一口:“我覺得,你們可以做點果酒,天天喝飲料都不會膩么?”

    “酒么,那種辛辣刺鼻的飲品無法取悅精靈的味覺。”女皇海紗回答道:“這段其他世界的旅程,可有收獲?”

    雖然時間間隔很短,但是有月神作為海紗與世界樹溝通的橋梁,沈冰離開的事情,她還是知道的。

    沈冰正是為此而來。

    “帶我去精靈墓看看吧,我想,當年那些因我而死的精靈們,是時候歸來了。”

    沈冰的當年,是三十年前。而對于海紗來說,那場戰爭,不過也就過去了三年而已。

    三年,以世界樹果實的產量,是肯定無法復活如此之多的精靈族戰士的。

    精靈族對沈冰的態度,取決于世界意識對沈冰的態度。暫時來說,世界意識對沈冰還是友善的。

    精靈墓是一個特殊的地下洞穴。

    跟著海紗走進洞穴中。長長的階梯走道,越是往下,越是寒冷。等到沈冰第一次見到木質的精靈棺的時候,周圍的溫度已然是滴水成冰,呵氣成霜了。

    一個地下大墓穴,墓穴中整整齊齊的碼放著上萬精靈棺。

    當然,并不是每一個棺木中,都沉睡著逝去的精靈,這里面,大多都是空的。

    “這三十年來,我行走于諸天萬界之中,也是得了一些奇妙的機緣。”沈冰從背包里往外掏著復活藥劑,一瓶又一瓶。方方正正的魔盒整齊的碼放在地上,壘起了一張半人高的魔盒立方體。

    “這些,都是復活藥劑?”海紗略顯驚訝。沈冰要來精靈墓,她并沒有拒絕,但她沒想到的是,沈冰居然能一次性拿出上萬瓶復活藥劑,直接將在那一場戰斗中陣亡的所有精靈都復活了起來。

    “是的,你安排人分發下去吧,我就不留下了,我沒臉見她們。”當年,這些精靈的死亡,都是因為自己影響了這條時間線的過去未來。如今,也只好再給這條時間線整點麻煩事,把這些精靈都復活了。

    隨著海紗安排人手分發復活藥劑,沈冰也向著海紗辭行:“海紗,我這次回來只是為了處理一些事情。不久之后便要離開。不過,不出意外的話,我每隔一個月都會回來一次,如果你們有什么事情想要找我的話,就去寒風城的麥琪那兒等我。”

    沈冰不敢把話說得太滿,他也不知道這條時間線到底會不會發生他也不知道的演變。

    離開了精靈族的聚居地之后,沈冰只身前往世界樹之處。

    “老朋友,我回來看你了。”惡趣味發作,沈冰伸手拍了拍世界樹的樹干。

    世界意識都不能說話,沈冰可以用占天術與他們交流,但他就是不這么做,你說這不是惡趣味還能是什么?

    世界樹搖曳著樹干,沙沙作響。似乎在歡迎著沈冰的到來。

    林間,沈冰自顧自的對著世界樹傾訴著自己過往的經歷,

    而沒有占天術的交流,世界樹只能靜靜的聽著。

    “所以,你說,我到底該不該再回來?”

    一直困擾沈冰的一件事情,如果自己跟麥琪只是跟朋友一樣相處,永遠都不會捅破那層窗戶紙,那對于范敏來說,到底算不算背叛?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沈冰并不想知道世界樹給他的答案,這也是他沒有用占天術與世界樹交流的原因。有些問題,自己心里清楚就夠了,遵循自己的本心,不要隨意被他人左右自己的想法。

    “好了,我要走了,下次再來看你,如果我有空的話。”

    揮揮手,沈冰離開了這個位面,不帶走一絲云彩。

    一個眨眼間,沈冰再次出現在地球。對于李威來說,眼前發生的事情是:沈冰消失,老太太消失,沈冰又出現。

    “冰哥?”李威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好了,我已經回來了,剛剛的事,你就當沒發生過吧。”

    “好的。”

    盡管心中有著無限的疑惑,李威也還是沒有問出口。

    沈冰盯著麥琪之前站立的地方,果然,那里已經空無一人。

    幕后那只黑手牽扯來的是沈冰沒有回到世界樹位面之前,等了沈冰一輩子的麥琪。當時的沈冰,并不準備回去,心中給自己找了一萬個借口,所以他會怕,他會害怕見到那個麥琪。但是現在,既然已經回去過了,面對過了,心中深藏的這份陰影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麥琪的消失,是因為那個沒有等到沈冰的麥琪被改寫了,改寫成見過沈冰的麥琪了,所以才會消失。

    冷厲的眼光掃視著四周,解決了后顧之憂,沈冰就要開始尋找那個幕后的黑手了。

    他不相信,這只黑手藏得這么好,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沈冰的離開,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當沈冰和麥琪雙雙消失的時候,商博洋就知道要糟。正當他準備逃離此地的時候,沈冰瞬間又出現了。

    世界樹的位面不是副本,與地球的時間線演化沒有必然的聯系,沈冰回到那個位面,并不會對地球的時間線發展造成任何影響。所以,他能做到從哪里消失,就從哪里出現。

    商博洋只是想看一下,看一下沈冰倒霉,看一下沈冰這個最害怕見到的人,會跟他產生怎樣的戰斗。

    好奇心害死貓,他從來沒想過,沈冰最不想見到的人,單純的只是因為沈冰害怕面對那結果所產生的。

    人群中,沈冰一眼就見到了神色慌亂的商博洋。

    縱躍而起,沈冰一把抓住了他:“商博洋?是你干的?”

    “不是我!”商博洋慌亂之下,矢口否認道。但是,這一句回答,瞬間就把他自己暴露了。

    正常情況下,沈冰問是不是你干的,商博洋應該不知道沈冰說的到底是什么情況。但是,現在他的反應,明擺著告訴沈冰:我知道你說的是什么事。

    氪金公司高層被人襲擊的事情,下層人員只知道一個大概,只有與沈冰最親近的那一批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而商博洋明顯不在這一范圍內。

    沈冰握了握拳。

    這個曾經的大學室友,沈冰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他為好。雖然那段歷史已經被改寫,但畢竟那也存在于沈冰記憶之中。如果說如此輕易的放過他自然是不可能的,這段時間里,商博洋不知道對沈冰的氪金公司造成了多大的困擾。

    錦鯉小區的重建,唐甜的復活,李威的小舅子等等。雖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無論是物質,還是精神上,商博洋的確傷害到了沈冰這個團體。

    “說說吧,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沈冰伸手捏著商博洋的后頸,李威等人跟在身后,幾人一同向著錦鯉小區走去。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商博洋慌得要死,但卻依舊嘴硬著,強作鎮定。

    路上并不適合問話。

    一邊朝著小區走,沈冰一邊回憶著兩個人的接觸。

    那應該是沈冰剛回到大半年前的事情。那個山野小村的副本,沈冰找上商博洋,讓他和他的女朋友,任青青,配合自己做一個實驗。而實驗的報酬,也就是商博洋和任青青脖子上的那兩條項鏈。

    沈冰一點一點的梳理著前因后果。

    這些都只是自己的記憶。站在商博洋的角度上,他應該是在副本中刷著戰利品,然后突然被副本排除到外界,并且失去了所有和沈冰交流過的記憶。

    而后,沈冰叫住了商博洋。

    商博洋對自己的印象,應該停留在自己斬殺方不敗的情況下。后續的接觸,自己都是通過李威去和他交流的。

    沈冰皺著眉頭,努力的思考著。

    這就沒道理了,難道商博洋和方不敗是好友?不可能吧,他要真是方不敗的好友,要提方不敗報仇,當初他怎么可能混的這么慘?甚至為了自己的女朋友敢于站出來配合沈冰做那他完全不了解的實驗?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錦鯉小區。UU看書 .uukanshu.com

    沈冰,李七言,李威三人,開始對商博洋進行問詢。

    面對沈冰,商博洋還是很有心理壓力的。之前在那個小副本門口,他親眼見到沈冰不僅僅殺了方不敗,還殺了方不敗帶來的四個女孩。

    他并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么。如果換成是他的話,應該不會殺那四個受壓迫的女孩。在他心里,南江沈氪金就是那種嗜殺如命的人。最近有關于黑啤市的傳言更是證實了這一點。

    沈冰從來沒有去澄清過有關于黑啤市的傳言。沒有這個必要。

    事情的確是他做的,沒什么好解釋的。再說了,就算跟他們解釋了,是因為鬧喪尸危機,他這才屠城的,別人就能夠認可他的做法了么?這個世界,肆無忌憚的人不少,圣母的人同樣也不少。

    沒有站在他的角度下,所有人說話都是輕飄飄的,理想化的。既然有些事情必須要自己去背負,那就隨他們去說吧。

    有時候,你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實的。商博洋顯然沒有理解到這一點。

    “商博洋……”坐在主位上,沈冰略顯頭大。要怎么樣才能讓他把實話說出來呢?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