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零一章,丟哪了?

從1994開始
     “寄了什么?給我看看。”

    “休想。”

    聽到“休想”二字,看著女人緊著懷里的包裹寸步不讓,林義知道,在郵局這多人的地方,自己不方便下手搶。

    不過沒關系,在郵局我不方便搶包裹,但我方便搶人啊。

    果然,當林義安靜看了大長腿幾眼,伸出手抓著艷霞右手,說一聲“跟我回家”后,大長腿臉紅紅的、心虛的不吵不鬧跟著回了書店三樓。

    進門,關門。

    林義手一拉,就把大長腿緊到懷里,開始搶包裹。

    一個168,一個176,兩人有著身高差;一個男,一個女,又有著力氣差;單薄的大長腿哪是對手,幾下幾下就快叫架不住了。

    快要失手的時候,急眼的大長腿用一種混雜著威脅和求饒的眼神看向林義,仿佛在說:昨天你才要了我的身子,今天就這樣欺負我了。

    對視幾眼,感受到她的那骨子里散發著的、像珠穆朗瑪峰一樣的抗拒氣息。

    林義笑了。接著把她橫抱起來,往沙發上輕輕一丟,然后整個人撲上去,手腳并動,等艷霞身子無力、面色潮紅、呼吸不暢的時候,很是順利的拿到了包裹。

    娘希匹的...

    還反了不成?

    老夫上輩子能把你吃的死死的,這輩子也能。

    包裹體積不大,也很輕,外表看起來很精致。

    當林義動手開始拆的時候,軟在沙發上的艷霞也不知道哪來的大力氣,猛的起身,想著要把包裹搶回去。

    不過這些注定是無用功。

    林義右手抱著她一攬一拋,不輕不重的,女人又乖乖躺倒在了沙發上。

    包裹里三層外三層,打開的時候,困獸中的鄒艷霞還想做最后掙扎,但林義根本不為所動,伸個右手直接就鎮壓了。

    只是,

    只是打開包裹后,林義眼睛都直了,也愣住了。

    早就知道旁邊這女人也不是個省心的,果然是個不省心的。

    雖然昨晚看到她拿剪刀把“紅色玫瑰”一分為二的時候就感覺怪異,也再看到她進郵局時就猜想有可能是這東西。

    可是...

    當真的親眼看見包裹里躺著半塊鮮艷奪目的“落紅”時,林義腦殼嗡嗡的,瞬間炸裂了,猶如五雷轟頂,頭皮發麻。

    平時從不出格的女人,不發飆則已,發起飆來沒想到這么出格。

    要是這東西寄出了,那禎收到了,鄰家會怎么樣?

    估計不會怎么樣,只是自己要掉三層皮。

    雖然這皮遲早要掉的,但也不是現在不是...

    直直的吸了口冷氣,林義看了眼趴在沙發上裝死的大長腿,卻不忍責怪,憋氣了好久,最后無奈的轉移話題道:“去做飯吧。”

    人家沉默。

    “我餓了。”

    大長腿不做聲。

    林義伸手推了她一下,又說,“女人,你男人說餓了,起來做飯。”

    大長腿還是不說話。

    “哎...”林義嘆口氣道,“我知道了,你是想把我活活餓死,這樣就沒有機會讓那禎的得到我了是不?”

    這次大長腿有反應了,她沒說話,只是在笑,趴在沙發上埋頭笑,瘦弱的肩膀在那里一顫一顫的,雖然幅度不大,但也是肉眼可見。

    昨天到今天,大長腿一直在憋受中沒回過神來,心里只想著被人這樣欺負,不能就這么就算了。

    但現在她回過神來了,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令人發指,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

    看著女人一個人在那里“自娛自樂”,林義好無力,最后只得說,“你要是不給我做飯,我就回學校吃了啊。”

    這話沒有用,人家依然不理。

    沒辦法,林義假裝來到門口,打開門出去,特意把關門聲弄大一點,心想這應該有用了吧。

    果然,當林義在外邊呆了幾秒后,又火速進來的時候,大長腿已經把頭從沙發上抬起來了,半坐在那里對著門口發愣。

    笑聲沒了,只留下了怔神。

    林義走過去,緊挨著坐下說,“晚餐想吃什么?我去買菜。”

    大長腿第一時間沒做聲,只是柔和地看著他,好久好久才輕聲說,“我想做一件事。”

    “什么事?”

    “有時間陪我去拍照吧。”

    林義頭有點暈,這是什么神轉折,我跟你談做飯的事情,你跟我說拍照的問題。

    但還是回答說,“行呀,吃完飯就去樓下照相館拍。”

    “不是去照相館,我想請金妍幫我們到野外拍。”

    “請金妍?要拍很多?”

    “嗯,”大長腿應一聲,說金妍初中就開始學照相,還說冷秀的照片都是金妍拍的,“我想把我們的照片掛滿客廳。”

    林義掃了一眼客廳,“照片不能隨便掛吧,墻壁貼相框需要一定藝術造詣的,我覺得先不急,你可以找相關藝術類書籍學習學習。”

    大長腿輕輕說好,接著又講,“還有冷秀就是學畫的,她們家里也是搞藝術的,到時候想請她幫忙做參考。”

    “她這樣的人?靠譜?”

    雖然大一就知道冷秀的課余時間都花在繪畫上,金妍的課余時間用在鋼琴和拍照上。

    但兩年多過來了,林義還是不怎么信任那個一天到晚可以說個不停的冷秀。

    因為在他的固有印象里,涉及繪畫這門藝術的人,都好安靜,有的甚至是孤僻。

    大長腿片了他一眼,“在租房,她自己臥室的相框藝術很好看。”

    林義還是,然后好奇問,“你什么時候有這個想法的?”

    大長腿說,“去年就有了。看了冷秀的成果后,我和金妍都有了這想法。”

    “那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依你。”

    ...

    兩人一起洗菜,一起做飯。

    兩個菜一個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林義終于忍不住問,“那禎的包裹你藏哪里了?”

    聽到這話,大長腿安靜里吃了好幾口飯才抬頭看向他,直直的刻薄道,“怎么?你還真的想左手一個我,右手一個那禎?”

    對視一會兒,林義狡辯說,“我只是想知道包裹里是什么東西。”

    大長腿剜了他一眼,低頭繼續吃飯,夾菜的時候還來了句,“我丟了。”

    “丟哪了。”

    “我哪記得。”

    “......”

    ps: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