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零三章,進軍電腦

從1994開始
     林義被大長腿拉著逛了整整一下午,直到天開始發昏,才漸漸停歇。

    女人給她自己買了2套衣服2雙鞋,卻孜孜不倦的給林義足足買了5套衣服5雙鞋。

    來來回回送衣服、鞋子、襪子放車里,林義都快瘋了。

    但人家女人的理由很足:說2套給林義到外面工作應酬的,一套在家休閑的,剩下的2套就是在學校穿的。

    最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回到車里,兩人默契的對視一眼,接著一笑,不過一個是扯著面皮苦笑,一個卻撒歡的得意笑。

    但不管是哪種笑,兩人都能感覺到彼此的腿在輕輕打顫。

    啟動,開車,回家...

    路上的人流和車輛雖然比較多,但還是順順當當的開回了書店。

    只是剛把車停好,還沒來得及拿衣服上三樓,就見蹲守在書店許久的馬平彥急急忙忙奔了過來。

    林義問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馬平彥猶豫著看了大長腿一眼,最后說想請兩人吃飯。

    見狀,大長腿很有眼見的說晚餐已經和金妍、冷秀約好了,得回學校吃。然后叫上刀疤老婆一起把后備箱的衣服提上書店三樓。

    在中大北門靠右邊位置選了一個比較偏僻的路邊攤。

    兩人一坐下,馬平彥就向老板娘要來幾瓶青島啤酒,只見他躬著身子給林義倒一杯,然后又給自己倒一杯,接著端起酒杯神色非常莊重的說:

    “義哥,這杯酒我敬你。”

    說完,人家也不等林義回答,稍微仰頭就自顧自地一口氣干了。

    林義還有點沒摸清頭腦,兩年多下來,還是第一次見馬平彥這么嚴肅。

    不過馬平彥并沒多說,喝完一杯又給他自己倒了一杯,端起又說,“義哥,感謝你給我創造了機會,讓我還能繼續留在中大。真的,真的,特別感謝。”

    聽著這話,看著馬平彥又一次一飲而盡,林義算是摸到落頭了,原來是自己向管院領導幫著說情的事。

    林義也跟著喝完一杯,

    看到小馬還要不停歇的倒酒,連忙伸手阻攔:

    “打住,打住吧。我們一個宿舍的兄弟,你別讓我折壽行不行,咱好歹也是你口里喊了兩年多的義哥呢,你這樣子太見外了。”

    聽到這話,馬平彥眼睛頓時紅了,堅持著又倒了一杯,說,“我知道,可我不知道怎么感謝你,就讓我先喝滿三杯吧。”

    頭疼,阻攔不了。

    等到小馬喝完第三杯,林義就揉揉眉心問他,“誰跟你說的?”

    馬平彥說,這是盧博士透露的。

    本來管院書記和管院主任都一致要他留級的,就算馬平彥父母跪地哀求都沒用。人家說這涉及到學校的紀律和原則問題,不愿意開這個口子,不然不好管理學生。

    一家三口求爹爹、告奶奶,各種保證、各種好話說了一籮筐都無情地打了水漂。

    甚至馬平彥母親由于太過悲傷,把嗓子都哭嘶啞了。

    正在他們一家三口驚慌失措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盧博士從外面推門進來了,扶了扶眼睛看了他們三人幾眼,就好言好語讓他們三先出來。

    雖然不知道盧博士和書記、主任在辦公室說了什么。但等馬平彥一家三口再次被叫進去時,管院領導態度松軟了,絕望中迎來了曙光。

    事后,馬平彥父母帶著他去向盧博士道謝,盧博士給他們三人倒了幾杯飲用水后,就直說這是看在林義的情分上才出的面。

    馬平彥眼含淚光,鄭重說,“義哥,本來我父母想親自感謝你的。但我死要面子,沒讓,我在這里代他們謝謝你,也代我自己謝謝你。”

    得,又來了...

    林義連忙擺擺手表示不用,同時心里大概能明白馬平彥的心里活動。

    畢竟是一個寢室的哥們,要是讓父母來出面感謝,以后他怕他自己有心結,擔心再也融入不進宿舍這個集體了。

    而事情過了這么久,馬平彥直到今天才出面道謝,估計除了自己經常不在宿舍外,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馬平彥之前的心里還沒想好怎么面對吧。

    ...

    11月2號。

    吃過早餐,林義回到宿舍和眾人打拖拉機正起興的時候,突然接到了蔣華的電話

    蔣華說,步步高電子自行設計和生產的電腦主板經過成百上千次的反復測試后,終于達到了預期標準。

    蔣華在電話里期待地問,“林總,今天下午會對最終樣品進行最后的測試,你能趕過來嗎?要不要調時間延后?”

    聽著電話那頭渴望的聲音,林義看了眼有些安靜的過道,鄭重表示,“能,就中午吧,不用改了。這么大的事情我再忙也得趕過來,等著,我馬上就出發。”

    “好,”蔣華松了一口氣,緊張的心也落地了,接著又緊張了。

    不知道為什么,面對電腦這個大項目,蔣華有些底氣不足。

    電腦立項都一年半有多,而電腦主板半年前就設計好了。本來好幾次試樣她和同事們都覺得大功告成。

    但都被林總以不達標為由否決掉,說還可以精益求精,說步步高生產的電腦必須對得起消費者心目中的“步步高這個大牌子”。

    實在是...

    蔣華的心和電腦事業部的同事們一樣,五味雜陳。心想要不是林總對質量太過苛求,估計第一批電腦都投入市場,開始產生效益了。

    ...

    掛完電話回到宿舍,把手里的撲克牌交給一直旁觀的晃停后,就說,“我有事先撤了,你們繼續。”

    滿腦殼貼滿白紙的李杰頓時不干了,撒丫子擋在門口抱怨道,“義哥,你今天起碼貼了我15張白條,現在就想跑?呵...,現在就想跑?”

    林義笑著沒回。今天可是重生以來,打牌最順手的一次,也是第一次贏。心想這是個好彩頭,電腦肯定成。

    見兩人僵持在那里...

    倒是趙志奇說,“老林你這次要逃課多久啊?明天我們要班要進行K歌大賽,你回得來么?”

    “不要問,肯定能,一定回,必須參加,沒說的...”說著說著,林義右手往后頭的天空一揚,趁李杰一不留神就擠了出去,跑了。

    ...

    刀疤開車。

    林義在副駕駛抓緊時間瞇了一覺,實在是大長腿的身子太美妙了,昨晚有點欲罷不能,一時間沒收住手。

    說來也怪,前生自己對大長腿的身子骨都開發幾十年了,今生竟然還沒膩,感覺就像男人第一次碰到女人一樣,還是保持著“初心”。

    想到大長腿今天一大早就躲回學校的表情,林義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

    看來鍛煉身體還是有好處的,以前一天一口只能吃一個包子,現在可以吃三個。

    真的是,食量大增,食量大增呀。

    ...

    趕到深城,林義一進步步高電子總部大門。蔣華和電腦事業部負責人就率一行人迎了過來。

    林義點點頭打過招呼,一邊往里走一邊問,“都準備好了吧?”

    一身黑色女士西裝的蔣華緊緊跟著,回答說,“主板經過不斷調試,已經達到了我們現有技術的極限。

    而機箱、顯示器、鼠標、鍵盤、耳機和插線等多眾多零配件,都是兩個月前就已經給供應商打了招呼的,準備到位。

    只等各類主板檢測過關,就可以立即著手組裝。”

    “嗯,”林義只是淡淡應了一聲,面色很是平靜。讓跟隨的一行人都有些忐忑不安。

    他們認為可以了,可不得到這位的首肯,就心難安。

    來到電腦事業部,林義換上工作服,進去后圍著準備測試的樣機細細打量一番,然后在上百雙眼睛的安靜注視下,對技術負責人下發命令:

    “開始吧。”

    技術部負責人點點頭,神情嚴肅又緊張的帶著手下開始忙活。整過程中他們都很細致,很慎重,生怕出了一點差錯而被罵,畢竟他們誰也不知道這位林總還有多少耐心。畢竟前后已經被否決5次了。

    在林義的注視下,技術部負責人先是對主板進行測試:

    首先是兼容性,包括結構測試、CPU兼容測試、內存兼容測試、硬盤兼容測試、散熱器兼容測試、系統盤測試、軟件測試、開關機、網卡接口、聲卡接口、串口測試...

    這一連串測試下來,看到測試結果都是合格的林義,表情緩了很多,這讓這里的技術人員也悄悄跟著松了口氣,有的還忍不住和同事竊竊私語。

    而當穩定性和IQC測評完后,半個小時過去了。

    對于這次完美的測試結果,林義這次不再吝嗇笑容,表揚道:

    “大家辛苦了,干得不錯。”

    眾人自發的笑了,一瞬間,不約而同的,激動的猛拍手掌,啪啪啪地猛拍手掌,這個掌聲雷動的畫面足足持續了兩分鐘之久。

    要不是礙于場合不對,礙于這位林總平時在公司里都是不茍言笑,這些“大小孩”都想跳起來歡呼,以表達他們的喜悅之情。

    一年半了,一年半啊!和公司其他事業部的同事相比,沒有獎金,沒有自由的休息時間,一天到晚除了吃飯、上廁所外,都在研發中心,都在車間...

    但是,

    但是現在他們成功了。要出成果了,要有獎金了,終于可以回去和老婆孩子好好吃一頓熱乎飯了,更有甚的,終于可以放寬心思要孩子了,不擔心被淘汰了...

    一百多人圍成一堆很興奮,洋溢著笑容很激動。

    林義前腳離開研發中心,后腳就能聽到里面穿出來的海嘯般的歡呼聲。

    林義不禁側頭問右邊跟出來的蔣華,“我平時在公司表現的很嚴肅?這么怕我?”

    蔣華看著他,抿嘴笑著不說話。心想何止是嚴,我都被你敲打過好多次,更何況下面的人了。邵市的一次立威開除了十多人,去年立威又一次性開除了幾位中層主管干部,誰敢在你面前過分放松呢。

    不過她也知道,咱們這位林總是面冷心熱之人。她習慣了,倒也沒覺得什么。

    ...

    來到辦公室,林義坐下就說,“你現在有一件事,就是著手挑一些技術比較出眾、又會說道的人,帶上一批臺高端電腦跟我出去跑一趟。”

    蔣華點點頭道了聲好,緊著又問,“什么時候出發?”

    林義想了想,就說,“擇日不如撞日,明天,就明天吧,趁熱打鐵,明天我們一起去京城,等會就安排助理去買機票。”

    “好。”

    說完好字,蔣華的兩杯茶也泡好了,放一杯到林義跟前,自己拿起一杯喝一口又放下,轉身從資料柜里拿出一份文件,遞過來時就說:

    “林總,這是我們根據市場情況初步制定的營銷方案。”

    林義點點頭,安靜里接過開始翻頁。

    文件很厚,足足有38頁。

    蔣華在一邊講解說,“通過將近一年半的市場跟蹤和調查。

    我們發現,自從95年巴統協定解除開始,國內一時間涌入了大量國際品牌,從而加劇了國內電腦市場的劇烈競爭。

    國內品牌為了應對世界大品牌的入侵,為了贏得市場份額,紛紛打起了價格戰。

    這導致電腦價格出現了兩極差異化。如,萬元高端機和5000~6000元的低端機,這兩個極端市場。

    雖然造成了這種怪異現象,但他們的價格戰還是挺有成效的。

    去年,也就是1996年,國產電腦大概占據72%的份額。而國外品牌機只占到28%左右,不過有一點,就是國外大品牌都集中在單價萬元以上的高端市場。”

    蔣華說,“現在國產電腦中比較出名的有聯想、長城、方正、TCL和海信等十來家大品牌,它們幾乎占據了國產市場的大部分份額。

    不過,它們的市場份額也跟電腦單價一樣,幾乎成兩極分化。

    除了聯想能在高端萬元機市場立穩腳跟外。

    其他的像長城、方正等品牌大都集聚在5000元到6000元之間的低端市場...”

    看著資料,聽著蔣華的細致解說,林義發現,6000到10000之間的中端市場幾乎是空白的,或者有一定份額,卻可以忽略不計。

    他本能的感覺不對,卻一時間又不知道哪里不對。

    畢竟前生因為步步高公司業務同電腦不重合的關系,自己對九十年代的電腦格局不是特別關注。

    但作為在市場營銷方面摸爬打滾了幾十年的人,直覺告訴自己這個現象是非常不正常的。

    而訝異的是,蔣華給的市場分析報告里有明確說明,現在國內電腦的市場價格分兩級:高端和低端。

    幾乎沒有中端!

    中端市場的份額真的微乎其微!

    難道是巴統協定的解除,國外品牌入侵,導致的價格戰引起的?

    畢竟報告上顯示,無論是80年代,還是90年到95年,中端電腦市場是存在的。

    但這兩年的突然斷層,確實有點詭異,完全不符合市場規律。

    林義有些疑惑,“怎么會這樣?這份分析報告準確嗎?”

    蔣華極其自信的說,“不會出錯,這是從分布在全國各地的銷售點收集匯總得來的信息情報。”

    難道真的是外國品牌競爭引起的?林義思忖一番,覺得這個可能非常大。

    畢竟價格戰容易導致單價向低端市場轉移,親身經歷過VCD惡性價格競爭的林義,是深有體會的。

    同時他覺得還有一點可能,中端市場的斷層,估計和經濟危機也有一定關系。

    經濟危機的到來讓很多家庭勒緊了褲腰帶。

    普通消費者如果遇到必須要買電腦這種剛需時,沒有意外,相當一部分會選擇低端市場。

    而有些看不上低端機、但萬元機又買不起的,就算嫌棄低端配置不好用,最后也沒辦法,只能忍著選擇低端機。

    當然了,對于懂電腦、且有錢的人來說,幾乎都會選擇高端萬元機吧。

    而不懂電腦的,經濟條件又有限制的。他們的消費抉擇基本都是通過賣家廣告決定的。

    尤其是打價格戰搞促銷時,是他們最容易掏空袋子的時候。

    想通這些,林義低頭看文件的同時,示意蔣華繼續講解,讓自己在短時間內盡快的吸收。

    蔣華喝了一口茶,接著說,“目前國產電腦在高端市場里賣的最好的是聯想。

    自從柳老板前些年取代AST的微機后,就在國產電腦的高端市場里一家獨大,甚至壓的境外大品牌康柏等跨國企業都喘不過氣來。

    而低端市場,幾乎也是聯想、長城、方正、海信、TCL等幾家爭雄的激烈局面。”

    柳老板,聯想,在心里反復念叨了幾次,現在這兩個名字對于初涉電腦江湖的林義來說,完完全全是一個巨無霸。

    要是沒有捷徑可走的話,林義覺得幾年之內都很難撼動它的地位。

    畢竟人家出道十多年了,背景也極其深厚,不僅有一系列大佬和中x院在背后給他撐腰。

    同時,人家還多次被最高領導人見過面,握過手,稱贊過。

    多次出現在新聞聯播,以及各大正統的宣傳報道里,完完全全是一個“民族大企業家”的形象,被塑造成了一座商界豐碑。

    被無數企業家崇拜和廣大民眾所認可。

    只要看看人家現在的客戶,就知道有多么可怕了:國有企業、中央到地方的各級事業單位、以及軍方計算機指定供應商。

    要是再算上民間的巨大市場份額。一般人現在還真的不敢和它撕破臉皮叫板。

    但林義是誰啊,經歷過后世的他,真心的對柳老板不是很感冒。

    按他的個人原則來講,打心底里承認你很牛是一回事。但要老夫從價值觀上認可你,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思緒到這,林義突然有種直覺。

    步步高電子要是想早點觸摸到聯想的屁股,那就只能走捷徑。

    而這個捷徑就是猛烈沖擊高端市場和低端市場的同時,必須要拿下中端市場這個空白。

    感覺來了,連忙揮手打斷蔣華,示意她暫停講解。

    林義捧著茶杯喝了幾口,接著手指又習慣性的在桌面頻繁的點著,一時間,手指觸碰桌面的“噠噠噠...”聲,不絕于耳。

    前前后后思考了有近二十分鐘。

    老經驗林義最后做了抉擇。

    他選擇相信自己的幾十年經驗,相信自己對市場判斷的直覺。中端市場絕對有潛力可以挖。

    也只有中端市場這塊空白才能讓步步高電子徹底擠入電腦江湖,取得立錐之地的同時,才能向聯想發起攻擊。

    有了這個決定,林義當即就對蔣華說,“我們的市場定位需要調整一下。

    高端機12888的單價不變。

    低端機從原來的一款增加到2款,價格定位為5298和5898。這兩款用來打價格戰,作為打破現有市場格局的利器。

    另外,再增加一款中檔價位的型號,價格定在7288元。

    至于怎么去衡量中端機零配件的組合,你可以根據市場參數和零配件分級質量決定。

    這個型號的電腦,我只有一個要求:既要明顯高于低端市場,其質量也不能太逼近高端機的性能,這是我寄予厚望的市場,一定要保障其利潤。”

    聽到林義要推出別的公司都不敢涉及的中端機,蔣華一下就急眼了,“林總,我不建議你做中端機。”

    “哦,你說說你的理由。”對于她的反應,林義沒有意外。

    蔣華苦口婆心說,“林總,我是這么想的:聯想也好,長城方正也好,抑或其他公司也罷。

    它們不約而同的選擇不去做中端機,我覺得并不是偶然,肯定有什么我們還沒弄明白的隱秘因素在里邊。

    所以林總,為了求穩,我覺得還是在現有的高端機和低端機攫取市場份額就好。

    我相信,憑借我們步步高電子這塊金字招牌,國內很多消費者會買賬的。

    就算短時間內比不上聯想、長城和方正,但相比其他公司應該不會差...”

    蔣華巴拉巴拉了一大堆,林義覺得她說的挺有道理,作為一個大公司的掌門人來說,也算及格。

    但林義不想按部就班,不然循規蹈矩的追趕人家,得到何年馬月去了?

    于是他說,“你說的挺有理。我也相信當下很多電腦公司也是抱著你這種想法而不敢涉及中端市場的。

    但是...”

    說到但是,林義正了正身子,瞇著眼睛說,“但是你要記住,萬事萬物都是變化發展的。

    市場環境也是,它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變化。

    以前有中端市場,而現在斷層了,并不是代表它不存在。而是很多品牌因為自身實力的原因、或者魄力不夠的原因,他們寧愿選擇安守現狀,也不愿意冒險違逆現有市場環境去開拓創新。

    我篤信,現在肯定有一些企業是注意到這個市場了的,只是規模限制了它們的想法,實力拘束了它們的野心。

    因為在經濟危機的大環境下,這些企業不敢賭,不敢犯錯,以求穩為主,怕破產倒閉。

    我相信,要是經濟危機過去了,它們肯定會有人帶頭進入這片市場的。

    如果我們現在不及時介入,要是等到聯想從高端機和低端機帶來的豐厚銷售利潤中醒悟過來時,就悔之晚矣。”

    林義這個說法并不是危言聳聽。畢竟即將到來的新世紀前后,中端機市場不僅恢復了,而且還成為了市場的主要中堅力量。

    蔣華還是有些擔憂,“可,要是消費者不買賬怎么辦?”

    林義手一揮,“不買賬?不存在的。

    從古至今,人類社會就分為上中下階層。這個階層遍布每個社會文明、每個行業、每個角落和每個觸角。

    任何社會和形態的發展,都不可能只有金字塔塔尖和地基,中層要是沒有,就是畸形,構不成一個完整的生態。

    所以,我堅信市場也是如此,中端市場是有廣大前途的。

    是大有作為的。

    再說了,現在是賣方市場經濟,一切都是賣方說了算。

    只要我們引導工作做好,廣告到位,以我們現在的名氣和信譽,沒有理由失敗。”

    “可是...”蔣華張了張嘴還是擔心,“要是失敗了呢?”

    林義閉上眼睛,毫不在意說,“做任何事都有成功和失敗的可能。如果我們失敗了,不代表中端市場不存在,只是我們的方式錯了而已。

    退一萬步講,就算中端市場失敗了又如何?不過是損失一筆大錢和一些名氣罷了。

    但高端市場和低端市場還在,總不能連那些做家電的TCl和海信這些公司都干不過吧?

    萬一,我說萬一,我們要是成功了,那不僅能在電腦市場徹底站穩腳跟,也就有了挑戰聯想的資本...”

    看到林義這么堅決,想到這人以往的輝煌,想到他從來沒判斷失誤過。本來還有些困惑的蔣華也是不再勸了。

    蔣華起身離開了,除了吩咐助理去買機票外。也要立即要召開公司決策層會議,她需要把林義這一套理論和想法貫徹下去。

    這女人離開后,林義又花了大約十來分鐘才把剩余的文件看完。起身揉了揉有點累的眼睛,也是思緒飄飛。

    后來見到參加公司決策會議的人員還沒到齊。他是一刻也不閑著,掏出手機又開始打起了電話。

    第一個電話是打給身在電信系統的林旋,接通就說,“老姐,我明天帶人來京城推銷電腦。”

    林旋有些驚訝,“你們公司的電腦下線了?這么快?”

    林義嗯了一聲,就說,“這哪還算快哦,都被我壓的推遲兩個月了。明天我的第一炮就靠你了。”

    陽華笑說,“沒問題,我為你這事都煩我們領導大半年了。只要你們的電腦質量過關,很大量的訂單不敢說,但也不會讓你失望的,開門紅能保證。”

    “行,還是咱姐疼我。我現在還有事忙,那明天見。”

    “好,明天見。”

    掛完林旋電話,林義又馬不停蹄地打給了同樣在京城的雷君,“恭喜恭喜,看到報道你提正了,明天我過來蹭杯喜酒。”

    “沒問題,你過來吧,我舍了這身子陪你喝到天亮。”笑著寒暄完,雷君就說,“你先別急著道明來意,讓我猜一猜,你的電腦是不是成功了?”

    “嘿,厲害。沖你這身本事,我以后就叫你算命先生得了。”

    “哈哈,你這無利不起早的電話,換個人也一樣能算到。”雷君溫和一笑,就說你要過來了提前告訴下,我開車去接你。

    第三個電話,想了想打給了艾先生,雖然新x社這樣的事業單位基本上都在用聯想的電腦,但林義還是要試一試。

    老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

    就算電腦最終沒賣成,但也可以讓艾先生在新x社的出版物上適當宣傳宣傳,肯定肯定,贊揚贊揚,那效果不亞于在央視打廣告。

    甚至從某種方面來講,意義更大,到時候拿著新x社出版的報紙和刊物到處吹牛逼,也是底氣不足。

    第四個電話,林義斟酌了下,打給了文君,把來意道明后,就說,“吃飯的時候記得把你丈夫帶上,我這次也要求他。”

    提到在京城電視臺工作的丈夫,文君笑著答應了。

    后來林義又陸續打給了魏局長和歐陽常林,接著又給其他熟悉的機關單位和事業機構都打了一通,就連盧博士都沒放過。

    盧博士接到電話很驚訝,很驚訝,很是驚訝。頓時晚餐都沒心情吃了,震驚過后就幽怨的說:

    “林義,我第一次知道步步高超市是你的時候,就驚為天人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步步高電子也是你的,我今晚注定要徹夜難眠了,哎,這人比人啊,氣死人...”

    聽到盧博士這么正經的人都發出感慨,林義心里也是有些暢快,但還是說正事,“我這電腦才起步,你幫我打聽打聽,計算機學院要不要添置新電腦...”

    “謙虛了,起步不至于。你這步步高電子名氣那么大,電腦質量要是好,我覺得不愁賣。”

    林義笑說,“是吧,那你覺得我追上聯想要幾年?”

    盧博士噎到了,感覺這話題不好接,覺得十年內追上聯想都不怎么現實,但又不能明說,于是轉移話題道,“行了啊,我飯不吃了。馬上出門找計算機學院的主任喝酒去,盡力幫你問問,但成與不成不敢打包票。”

    “感謝,回來請你喝酒。”林義也沒說人情的事,人情這種東西記在心里就好。

    “好,喝酒好,你不在我一個人喝酒都沒意思了。不過你可要快點回來,都等不及了。還有一頓不夠,得多請幾頓。”

    盧博士掛完電話,剛才的笑容瞬間不見了,只見他楞楞的站在原地,看著手機發呆。

    見狀,客廳那一邊的焦思佳從餐桌上端個碗走過來問,“剛才是林義電話嗎,你這又是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盧博士被老婆推了好幾下才回過神,末了收好手機說,“佳佳,我下半輩子突然有保障了。”

    焦思佳被這沒頭沒腦的話,搞的有些莫名其妙,疑惑問,“你說什么啊,什么有保障了?”

    盧博士又自顧自的感慨,“你們回縣是不是風水寶地啊,怎么出了這樣的大才。”

    焦思佳更迷糊了,笑著問,“老盧你是魔怔了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到底在說什么?我可也是回縣的,你這是在夸我水靈嗎?”

    哎,盧博士又嘆了口氣,悠悠的說,“剛才林義告訴我,步步高電子也是他的。”

    焦思佳詫異,“哪個步步高電子?”

    盧博士指了指客廳正在放碟片的VCD,說,“就是這個步步高電子,生產vcd的步步高電子。”

    啪!

    手里的碗掉地上,碎了!

    白瓷碎片濺射的滿屋都是,但懵逼狀態的焦思佳沒有一點知覺。

    見到自家老婆這傻樣,盧博士點了點頭,心里頓時平衡了,心想,看來我這還算承受能力強的了。

    ps:求一波支持啊,你們去哪了呀,最近怎么不理我呀...

    沒時間檢查了,還沒有下班,錯別字請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