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零六章,身上的才有靈魂(感謝番茄排骨燉飯大佬盟…

從1994開始
     林義、蔣華和雷君三人一起吃完烤串,天已經黑了。

    林義本來打算走,雷君不讓,只見他微笑說,“先上去我們公司坐坐。晚上有人要來,那人對你感興趣。”

    林義眼皮一掀,玩笑道,“誰啊?男的,還是女的。”

    雷君樂了,“男的。”

    男的?林義下意識問,“求伯君?”

    “沒,他人在香江出差。”

    金山公司的辦公室不是很闊氣,相較于后世那些互聯網公司,甚至顯得有些寒酸。

    不過辦公室里的氣氛倒是挺好。一群小伙子坐在“大屁股”電腦前邊,鍵盤敲得噼里啪啦晌,熱火朝天,干勁十足,一派忙碌。

    雷君先是帶著他四處轉了一圈,期間還向他介紹了金山軟件最近推出的拳頭產品“金山詞霸l”。

    溜達了半個小時,回到辦公室,雷君先是給兩人再次泡一杯茶,然后他從抽屜里拿出一本書遞給林義:

    “你知道96年盤古計劃失敗后,我為什么留下來嗎?”

    林義喝一口茶,看著他,靜待下文。

    雷君回憶說,“1993、1994年,我們剛剛開始規劃自己美好的未來,但是還沒來得及實現這些‘宏圖偉略’,希望就破滅了。

    整個1995年的經營額幾乎還沒有1994年的三分之一。

    我們當時在珠海剛買了一棟樓,最旺盛時里面有200多人在工作,可是到1996年最困難時卻只有20多人!

    你可以想象一下,盤古計劃失敗后帶來的災難性后果。那時候面對著空蕩蕩的辦公區,我們會有什么樣的心情……

    當時有很多人離開了。但我一點兒都不怪他們,要怪只能怪我自己,畢竟在‘盤古’的開發上,我的責任比誰都大,是我對不住他們。”

    雷君說,“96年,我失去了理想,而沒有理想對于一個年輕人來說,是最郁悶的事情。

    我最郁悶時,每天下午跑步五公里,對著天空大喊:我是最棒的。”

    “但后來我留下來了。原因有三,第一個是求伯君的挽留,他說“我們繼續一起干吧”,我有點過意不去,就繼續干了。

    第二個原因是興趣,喜歡這一行,第三個就是我年少時“要以產業報國”的夢想。”

    “這本《硅谷之火》是我大學時代的精神食糧,它點燃了我的夢想。今天把它送你,祝你凱旋。”

    知道他說的是挑戰聯想一事,林義接過后細致的翻了翻,末了說,“我這人吧,臉皮厚。你要是再簽個名我就更歡喜了。”

    雷君笑了,二話不說從老舊竹制筆筒里抽出一支鋼筆,漱漱寫道:雷君贈此書與老友林義,祝凱旋,。

    雷君說對自己感興趣的人,林義晚上9點見到了。有點驚訝,也有點不驚訝,竟然是張旋龍。

    驚訝的是張旋龍知道自己這個素未謀面的人,還表現的非常熱絡。

    不驚訝的是,林義通過后世的記憶知道此人是雷君好友,很早就相識了。他們之間經常一起談天說地,互通有無也不是怪事。

    夜宵期間,吹了好幾瓶的張旋龍頓生豪氣,大著聲音告訴林義,“我經常從雷君嘴里聽到你,百聞不如一見,來,咱干完這一瓶。”

    林義很是無語,但還是得“以身相陪”,也是干了。

    夜宵完后,喝興奮了的張旋龍直接拉著林義、蔣華和雷君去K歌。

    首唱的是張旋龍,人家一首“我的中國心”,很有點內味,就是嗓音粗糙了點。

    外表有點謙謙君子的雷君竟然唱了首“走四方”,雖然沒有原唱那種狂野和高亢,但糅合他心中的滿滿志氣倒也是有一股氣勢。

    輪到蔣華了,這女人含蓄的唱了一首楊鈺瑩的“輕輕的告訴你”。

    三人有些側目。蔣華的嗓子有些空靈,和平時說話的嗓音略微有些區別,這首歌唱的很有股子味道。以至于張旋龍聽完都有些意猶未盡,撒丫子幫蔣華又點了楊鈺瑩的成名曲“我不想說”。

    蔣華笑著沒有拒絕,在三個大老粗的注視下又一次開了嗓子:

    我不想說我很親切

    我不想說我很純潔

    可是我不能拒絕心中的感覺

    看看可愛的天摸摸真實的臉

    ...

    ...

    “好。”

    聽完,感受著余音裊裊,只見張旋龍忍不住喝一聲彩。接著三個大男人齊齊鼓掌。

    三人唱罷,瞅見三對燈籠般的眼睛盯著自己,林義很是自覺的起身,玩笑說,“感受三位的拳拳熱愛之心,我就來一首劉德x的新歌“中國人”吧,好聽就跟著唱,不好聽也要跟著唱啊,背地里再批判我。”

    三人會心一笑。

    五千年的風和雨啊

    藏了多少夢

    黃色的臉黑色的眼

    不變是笑容

    八千里山川河岳

    像是一首歌

    ...

    ...

    林義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也沒接觸過樂理知識,但這些歌前生都唱難了。

    格外唱的好,也格外帶動了喝多酒了的三人,到得最后還真的合唱了...

    晚間,林義在酒店洗漱一番,雙手抄在腦后,躺到床上就想:年輕時期的雷君和張旋龍雖然沒有后世見過的沉穩、睿智,但這股朝氣和灑脫反而更合自己心意。

    也是,再過個十年,大家都在磨煉中變成“老妖怪”了,哪還能見到現在的活力和真性情。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蔣華問林義,“聽外界說雷君還不到30?”

    林義想了想,“29了吧,應該快30了的。”

    蔣華感嘆,“要是不一起唱歌,他的這份穩重,我都以為40了。”

    林義笑著回答,“畢竟混職場這么多年了,也畢竟是一家大公司的總經理,這份氣質還是有的。”

    ...

    辭別金山,林義帶著幾瓶茅臺,一行人馬不停蹄的見了艾先生。

    這位艾先生給了林義一個不大不小的驚喜。竟然也要了40臺電腦,同時還隱隱告訴他,只要電腦好用,線上線下都會幫著推薦。

    線上不用談了,肯定是上報紙、雜志和電視了。而線下,就是艾先生利用人脈,私下幫忙了。

    艾先生這里得了驚喜,文君夫妻這里也有不錯的收獲。國家青年報和京城電視臺、以及各屬機關單位一共也要了190臺。

    這個190臺高端機是林義真真正正之前沒想到的。

    其實對于林義來說、或者對于現如今的步步高電子來說,幾百萬的生意還真不會有多大波瀾。

    但萬事開頭難呀。

    而這190臺之所以算驚喜,是因為初步一個行業,敲門磚是最難打開的。

    一旦做成了了第一單,而且還是電信部、新x社、國家青年報、京城電視臺和金山軟件這樣在社會上有強大關注度和影響力的單位和企業的單子。

    那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

    多了先不談,只要在后續電視廣告中把這些消息放出來,那絕對是提升步步高電腦逼格的存在,能夠很好的堅定普通消費者的購買信心。

    對的,按林義的設想,因為要重新引導消費者進入中端機市場。他想了一個招,那就是把后世的電視購物搬出來,然后請一些專家專門講解步步高中端機的與眾不同之處,著重分析它的優勢。

    這算是林義推廣中端市場的一個“怪招”。

    這電視購物廣告有別于步步高電腦的正式廣告,葛優和趙雅芝不會出現在里面。

    電視購物廣告只是單純的、系統的介紹步步高電腦的配置和功用,目的之一就是給廣大消費者普及電腦基礎知識,讓他們購買時能不會被低端機所蒙騙。

    當然,打算像腦白金一樣病毒式、地毯式轟炸的“電視購物”廣告。林義的最大目的是用它來破神功的,破除聯想這些年“刻意隱藏配置信息,鼓吹消費者只認品牌和CPU型號、其他配置都是垃圾玩意兒的“物美價廉”營銷”的神功。

    這被林義視為打破電腦市場堅冰的另一把刀刃。

    聯想你不是喜歡價格戰嗎,不是喜歡給國企和事業單位巨大回扣、而事后為了節約成本偷工減料和零配件張冠李戴嗎?

    好啊,我就把市場上的各核心配件的性能比對比對,我看你還怎么蒙人。

    由于這“電視購物廣告”時間長,播出頻繁,林義都不敢在黃金時段投放,只選擇各大電視臺不重要的垃圾時段狂轟亂炸。

    相信廣告出現的次數多了,肯定能“深入人心”。

    ...

    離開京城前,林義還特意去了一趟煙袋斜街。

    一進四合院,林義就問笑瞇瞇的那禎:“嬸嬸怎么還在,不是說要回去的么?”

    透過木制窗戶,掃了一眼那邊要出門買菜、卻邊走邊往這邊看的老楊,那禎就說,“我還有兩月就放假了,到時候一起回去。”

    說了一會兒,UU看書 www.uukanshu 見到樣楊龍慧出門了,那禎笑瞇瞇地把林義拉到房里,不由分說的把門一關,就主動墊起了腳。

    纏綿一番,感受到懷里人懶散中透著火熱,火熱中透著貪婪的愛戀。林義一時也是心里得意,雙手不自主的到處寒磣。

    良久,那禎身子骨有點發軟,掙扎中深深喘了一口氣,緩氣好一會兒才伸個手緊擰著林義耳朵,咪蒙著眼睛問,“小義沒收到姐姐的內衣?”

    “收到了。”

    “那你還一直解我身上這件?”

    “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

    “親手從身上解下來的才有靈魂。”

    ps:感謝番茄排骨燉飯大佬的盟主。

    感謝!

    鞠躬感謝!!!

    ps:還有沒有老同志要盟啊,給三月雙黃蛋驚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