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24章 勸降

間之蠹
     “商博洋,我認識你。”

    沈冰的話讓商博洋想起了過去,在那個副本中。那件一直讓商博洋耿耿于懷的事情。

    按照任青青的說法,她就是在那時被沈冰侵犯了,并且刪除了記憶。

    商博洋低著頭,沒有說話,擺出了一副極其不配合的態度。

    “商博洋,其實我對你挺熟悉的,但是,我想問一下,你為什么要對付我和我手底下的人?我想知道原因。”

    沈冰離開黑啤市回到南江后,手段鐵血了很多。但他殺的,都是他認為該殺之人。他不確定他手下這些亡魂之中,是不是有商博洋的親戚朋友。但如果真的有,再給沈冰一次機會,沈冰還是會動手的。

    擋我者死。

    南江亂了這么久,早就應該有一個勢力來一統南江,制定規則了。而有實力的沒這個心思,有心思的沒這個實力。直到現在,才出現第一個既有實力又有心思的沈氪金。

    商博洋依舊低著頭,一聲不吭。

    這個世界有著稀奇古怪的各種技能,沈冰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商博洋為什么會來對付自己。興許是被人蠱惑了?興許是被人操縱了?這種神秘學的東西,根本就不是能夠通過邏輯來解釋的。

    沈冰沒辦法,只能好聲好氣的勸說。

    “博洋,也許你不認識我,但是我對你的了解,還是挺多的。攻擊我沒辦法給你帶來任何好處。依據我對你的了解,你應該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想請你想想清楚,你到底是被人蠱惑的,還是什么原因。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我們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交情,或許這些事情你都不記得了,但我對你的了解,還是很深的。我可以不追究你之前的行為,但是,請你告訴我,你到底為什么這么做?你的出發點是什么?就算你想讓我死,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無差別攻擊我身邊的一切人和事,你覺得這樣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應該做的么?”

    沈冰說了一大串,商博洋并沒有聽進去。他關注的只有一點,沈冰說道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我們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交情。

    商博洋抬起頭,直視著沈冰,問道:“你承認你有修改記憶的能力了?”

    修改記憶?

    沈冰愣住了,這不是李七言的能力么?商博洋是怎么知道的?

    自己都是機緣巧合之下才知道李七言修改記憶的能力的,那么商博洋是怎么知道的?所以他針對的,其實是李七言?

    這事情,到底要不要承認呢?轉眼間,沈冰心中閃過千萬個念頭。

    最終,沈冰還是決定開誠公布的跟商博洋談一談。

    謊言這種事情,有一就有二。商博洋作為沈冰曾經的大學室友,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都無可挑剔。沈冰是認可這個人的。

    點了點頭,沈冰說道:“我不想騙你,我只想解開咱們兩個之間的誤會。我承認,在我手底下,的確有個能夠修改他人記憶的人。具體是誰,我不能告訴你。

    就我所知而言,他和你之間應該沒有產生過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要解決誤會,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坦誠,你能告訴我,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你如此憎恨這個人么?”

    沈冰說的很誠懇,但商博洋卻不愿意相信。因為他對沈冰的印象太差了。

    “哼,他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商博洋怒火中燒,他終于承認了,這個姓沈的惡魔,還敢承認?

    沈冰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李七言,他還以為是李七言招惹到了商博洋,修改記憶的事情被商博洋知道了。所以李七言到底做了什么?

    李七言能夠修改記憶不假,但是如果是手腳不干凈的話,還是很容易被人找到蛛絲馬跡的,要不然當初自己也不至于發現這一點。

    搖了搖頭,沈冰安撫道:“你先冷靜一點。聽我說……”

    “我跟你沒有什么好說的,要殺便殺!我知道你沈氪金,黑啤市上百萬人,是你殺的吧?你這個惡魔,不得好死。別想著蠱惑我了,你想知道我背后有沒有人?告訴你,沈氪金,我就是單純的看你不順眼,所有一切,都是我做的,就是為了報復你,世界變了,老天瞎了眼才讓你活在這世上,你該死!你早晚有一天要遭報應的!”

    沈冰皺了皺眉,一整套的冷靜魔法朝著商博洋甩了過去,平息了他的怒火。

    “我想,你也許對我有成見。我幫你先冷靜一下。咱們現在坐在這里,是為了解決問題,而不是無意義的爭吵。”

    在沈冰的印象之中,花花公子商博洋不應該是這種不理智的人。

    商博洋冷靜下來,坐在椅子上,開始低著頭,也不說話。

    沈冰無奈繼續勸說道:“所有的誤會,都是源于雙方掌握的消息不對等而導致的。如果你對我的成見,來自于我在黑啤市的所作所為,那我想,也許你對于黑啤市到底發生了什么,了解的也并不清楚。你知道黑啤市發生了什么嗎?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我請你先冷靜的思考一下,黑啤市發生的事情,是不是你道聽途說來的?別人口中的猜測,就一定是正確的么?我不知道在你耳中,我在黑啤市的所作所為是怎樣的,但絕對不是這件事真實的樣子。”

    商博洋自然是不知道沈冰在黑啤市到底是什么樣一個情況。除了沈冰身邊那幾個人,沒有人知道在黑啤市到底發生了什么。而江成畫等人,在沈冰的囑咐下,自然是不可能將當日的情況透露出去的。

    商博洋抬起頭,盯著沈冰的臉,似乎是想看清沈冰說的到底是不是真話。

    沈冰壓根就沒準備騙他。君子坦蕩蕩,那一臉真誠的樣子,還是給了商博洋一個聽下去的理由。

    “那你說說,黑啤市到底發生了什么?”

    人在憤怒之中的時候,是沒有理智的。什么都聽不進去,沒辦法做到冷靜分析。

    沈冰的選擇是正確的,他先讓商博洋冷靜了下來,讓他找回了足夠的智商。只有一個能夠交流的人,才能夠與之解除誤會。

    “那天,我離開了上京……”

    沈冰將自己離開上京之后的形成,一點一點的和商博洋說了出來。包括他們遇到的傳送門中出來的奇怪人類,與一夜過后,滿地的喪尸。

    “如果我不這么做的話,也許現在,就不僅僅是一個黑啤市了。在這個通訊不發達的年代,沒有人會對外形與正常人類并無二致的喪尸產生防備心理。我從沒有去過黑啤市,黑啤市的任何人都沒有得罪過我,這不是遷怒,也不是報復。這只是為了避免跟恐怖的事情發生而不得不做出的抉擇。我不敢說我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對于那些被我殺死的無辜者來說,的確很殘忍。但我可以摸著我了良心說一句,我沒錯!”

    商博洋有些目瞪口呆,這就是誰也不知道的事實么?

    的確,沈冰沒有屠城的動機。商博洋回憶起了沈冰在南江時候的所作所為,鮮有遷怒于人的。甚至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只誅惡首,對于那些幫兇,僅僅只是一通教育。只要不是做的太過分,沈冰還是會留他們一條性命的。

    他想起了方不敗。

    “那方不敗身邊那四個女孩呢?她們做了什么?為什么你要殺了她們?”讓商博洋最耿耿于懷的其實是這一點。從那一瞬間開始,他就對沈冰有了成見。這是他親眼所見的事實,他倒要看看,從沈冰嘴中,到底能吐出什么樣的詭辯。

    “我為什么不殺她們?”沈冰雙目一瞪,一股氣勢自然而然的散發開來。

    “我看不慣方不敗欺侮她們,你也一樣,對么?于是,我殺了方不敗,還了她們自由,給了她們尊嚴。而她們呢?反而站起來指責我不應該殺方不敗,怪我殺了方不敗之后,沒人保護她們。我動手之前,UU看書 .uukanshu.com 她們不來制止我,不告訴我她們是自愿的,我殺完人之后,獲益者再跳出來指責我。如果這世界充斥著這種農夫懷里的蛇,長此以往,這個世界,還能有好人么?”沈冰想到了多年后的世界,原本那個熱情的世界,因為碰瓷的老人而逐漸變得冷漠,心中就涌起一股殺氣:“所以你說,我為什么不殺她們?”

    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的,黑色與白色之間,還有許多灰色地帶。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站在沈冰的立場上,會不會也忍不住動手殺人?商博洋迷茫了。

    “我說過,一切的誤會,都源自于雙方掌握信息的不對等。也許在你的角度看來,我不應該那樣做,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處世方法。站在我的立場上,我不覺得自己哪里有做錯。你還有什么想知道的么?如果沒有的話,可以請你幫我解決幾個疑問么?”

    商博洋盯著沈冰,問道:“最后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修改我們的記憶?是不是因為你XX了任青青?”

    ……

    沈冰一臉懵逼,這家伙在說什么?為什么我完全聽不懂?這讓我怎么去解釋?

    原來誤會,有的時候并不是源自于消息的不對等。而是源自于莫名其妙的腦補……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