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26章 嶺外音書斷,而今再重逢

間之蠹
     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此謂人生四大喜事。

    但是,如果能夠再見范敏,對沈冰來說,應該才是人生中最大的喜事。好像上面四條,都不符合。

    當商博洋告訴沈冰,他或許能幫沈冰找回失蹤的范敏的時候。沈冰慌了。

    他有點害怕,有點不敢面對。萬一,萬一自己內心深處最想見到的并不是范敏怎么辦?

    如同前幾天的商博洋一樣,沈冰也需要冷靜一下。

    商博洋帶著任青青在錦鯉小區住下了,沈冰給他們安排了一間房。而任青青現在見到沈冰的時候,依舊是滿臉通紅。畢竟,莫名其妙的腦補出那種事情,并且還當真了,這種事情,還真是令人尷尬不已。

    沈冰真的需要冷靜一下。這幾天,他放下了手頭的一切,做著與范敏再度見面的心里準備。

    “你好,我叫沈冰……”額,這樣好像不太好。情緒不夠飽滿。

    “嗨,我叫沈冰,你……”不行不行,太浮夸了。

    “……”沉默是個什么鬼,沈冰啊沈冰,這個時間段的范敏并不認識你啊,不主動一點,難道你想再次錯過么?

    對照著鏡子,沈冰一個人在房間里自怨自艾。這不是當年那個廠房了,原本熟悉的一切,沈冰知道該怎么去交流。有過一輩子的經驗,他只需要復現一下就好了。

    但是現在呢?沈冰靠什么來吸引范敏?用什么來讓范敏像前兩輩子一樣,愛上自己,嫁給自己?

    幾年的程序員生涯沒有讓沈冰變成禿頭,商博洋給他出了個難題,倒是差點讓他變成禿頭了。

    三四年時間,就連商博洋都變得跟原來的軌跡完全不一樣,更別說現在的范敏了。

    沈冰有些害怕,他怕自己見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個范敏,他怕范敏的改變太離譜,他怕范敏不會再像前兩次一樣,最終投入自己的懷抱,變成自己那個“寶寶”。

    有些事情,當真正要去面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勇敢。

    李七言知道沈冰在房間里做些什么。雖然他沒有沈冰那種經歷,但他可以體會到沈冰的糾結。

    沈冰已經將近一個禮拜沒有管事了,一個禮拜,足夠氪金幫的勢力范圍向外拓展一大圈。同時,勢力范圍內許多新納入管理的副本,甚至是某些新生副本,需要沈冰去評級。

    他的戰斗力還不足以碾壓一切,至少上京市遇到的那個大墓穴副本,以他的實力就通不了。而沈冰從來都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人,因為開荒而死在副本里面,所以平時這些事情都是沈冰親自完成的。

    “冰哥,這是最近一個禮拜的副本資料,你看一下吧。”敲了敲沈冰的門,經過沈冰同意后,李七言拿著一大堆資料走了過來。

    “又有新副本了?”沈冰桌子上還放著李七言上周送過來的資料,他已經一個多禮拜沒干活了。

    放假一時爽,一直放假一直爽,

    但是如果一只有一件糾結的事情縈繞在心頭,這體驗可就不那么美妙了。

    “伯格呢?伯格回來沒?”沈冰忽然想起了帶那個爛人去北海的伯格。

    “哪有那么快啊,這才十來天,來回的話,估計至少大半個月吧。”李七言撇了撇嘴,這位還真是想到哪算哪:“這副本還整不整?要不然我帶人去評測掉算了。”

    “別,好多新副本呢,晚些我自己去就是了,你的再生能力也不是無敵的,到時候真要倒在副本里,就跟李勁松一樣,我想救你都救不了。”說起李勁松,房間內有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

    李七言站了一會兒,覺得心下有些刺撓,于是撓了撓頭,說道:“那,冰哥,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先走了,忙活去了。三石街那邊的老街在重建,還需要我去照看。對了,那邊也快完工了,到時候需要你去銘刻魔法陣紋,要不然一頭白犀牛咱們就又做白工了。”

    焦頭爛額,放假一時爽,加班火葬場。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沈冰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把李七言趕了出去。

    坐辦公室的領導也不是每天啥都不干啊。

    趕走了李七言,沈冰拿起資料,隨手翻了翻,而后嘆了口氣。

    算了算了,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吧。無論如何,范敏是肯定要找回來的。至于到時候到底怎么去面對,在這個沒辦法存檔的世界,沈冰也沒有辦法。

    嶺外音書斷,經冬復歷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這首詩說的,大概就是沈冰現在的狀態吧。

    皺起眉頭,仔仔細細的將兩周新納入管轄的副本仔仔細細審查了一番,并且分成了兩份。其中一份是難度比較低的副本,這些就交給李七言去辦吧。自己這個做BOSS的,總要想辦法把這些任務分發下去的。隨著地盤越來越大,新生副本的出現頻率也越來越多。從這副本資料的厚度來看,就是一個禮拜比一個禮拜更多。如果一直都親力親為,沈冰早晚累死。

    李七言不知道,因為自己隨口一句的調侃,真的又給自己加了許多工作量。如果知道的話,也許他會抽著自己的嘴巴,大罵自己嘴賤。

    花了兩天時間,把新生副本攻略都整了一遍。沈冰動手比起其他人動手來,最大的好處在于,他可以在進入副本后,直接回溯到副本重置的那一刻,然后大致了解一下這個副本的實力強度和開發價值。

    而后,又跟著李七言來到老街,把新建的商鋪等等,都用魔法陣加固了一遍。

    當沈冰看到李七言接過那一疊資料時的便秘表情時,沈冰忽然開心了起來。

    有些時候,快樂就是這么簡單,只需要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就可以了。

    隨后,回到錦鯉小區的沈冰,招來了商博洋。

    “冰哥,你準備好了么?準備好了我就要開始了。”商博洋入鄉隨俗,也跟著李七言等核心人物叫沈冰作冰哥。

    “別說的這么澀情,趕緊的,別逼逼。”沈冰有些緊張,有些非常緊張。所以他還是和商博洋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商博洋施法叨念的那幾秒鐘,就像是一場審判一樣。讓經歷過無數位面的沈冰也心頭難安。

    一道蔚藍色的傳送門出現,在那穿著長袍的小巧身影出現在沈冰面前之時,沈冰心中反而一片寧靜。

    你好,又再見了,范敏……

    ……

    ……

    ……

    沈冰心心念念的那道倩影,出現在了沈冰眼前。

    一身黑色的法師長袍,身后漂浮著一個若隱若現的黑色虛影。沈冰知道,那應該就是情報中的死神虛影。

    雖然無論是穿衣風格還是發型,都不像以前一樣,但沈冰知道,這就是范敏,自己的那個范敏。一瞬間,一股濕潤而又溫熱的感覺,在沈冰眼眶中流轉。

    “這是哪兒?”

    二零一二年,小蘿莉才十七歲。瞇著眼,有些迷茫的看著周圍的環境,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是錦鯉小區。”沈冰開口說道。

    “錦鯉小區?我怎么回來了?”范敏抬頭張望了一下。

    是的,這就是錦鯉小區。

    雖然面前這一切,與自己印象中的那個錦鯉小區,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但無論是房子的外觀還是小區的布局,都和當年那個錦鯉小區一模一樣。

    但是,在范敏的記憶之中,錦鯉小區不是早就應該被地震毀了么?難道自己穿越了?

    “你是誰?”范敏的目光停留在了沈冰臉上。

    小蘿莉五官精巧,即使是皺眉也非常吸引人,特別是與她一起度過了近二十個春秋的沈冰。

    范敏皺著眉,努力的回憶著。她基本可以確信,自己應該是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大叔的,但是為什么,這張臉這么熟悉呢?好像,很想與他親近一樣。

    “你好,我叫沈冰。”憋了許久的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UU看書 .uukanshu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一次的離別,又一次的相見。再離別,再相見。而后是超出沈冰掌控之中的離別。

    到今天,終于,沈冰又見到了那個范敏,自己的信念與牽掛。

    他想擁她入懷,卻又怕唐突了佳人。如果惹得范敏不快了,他還能把這丫頭,追到手中么?

    沈冰不知道,這只是他多慮了。有一種東西叫做羈絆,上一世,沈冰害怕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一切都順著歷史原有的軌跡在重演,所以他沒有發現這一點。

    見到沈冰流淚,范敏覺得自己心里也莫名其妙的酸酸的。

    這個熟悉的陌生人,為什么要哭呢?為什么自己也好想哭呢?為什么自己竟有一種,想要抱抱他的沖動呢?

    范敏掐了自己一下,這個世界太危險了,說不準這就是某種技能,能夠影響他人精神的技能。自己不能被他騙了。

    “你……”范敏努力的想要說上一句狠話,但是,一開口,卻變成了:“你……你別哭了好不好?”

    再相逢,一句“你別哭了好不好?”讓沈冰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顫巍巍的伸出手,要將范敏擁入懷中……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