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27章 光陰的故事

間之蠹
     “你……”范敏努力的想要說上一句狠話,但是,一開口,卻變成了:“你……你別哭了好不好?”

    再相逢,一句“你別哭了好不好?”讓沈冰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顫巍巍的伸出手,要將范敏擁入懷中。

    黑色薄霧一般的死神虛影漸漸凝實,揮手抬起了它的鐮刀。仿佛只要沈冰敢伸手,他就敢落下來。

    沈冰沒有猶豫,伸手就將范敏擁進了懷中:“終于,我終于找到你了,這次,我不會再把你弄丟了。”

    范敏覺得很奇怪,被這么一個陌生的“老”男人抱在懷里,她居然一點都不想離開。仿佛一切都那么自然,自己已經習以為常了一樣。

    沈冰身上有著一股猶如上古兇獸一般的氣息。沒有一絲一毫針對范敏,而是瘋狂的向著四周散發而去。如果非要找個形容詞來形容沈冰的話,他現在就像是一條護食的野狗,而范敏就是他的盤中餐。

    誰要是敢在這個時候打擾沈冰,從他身邊把范敏奪走,那一定會觸發無法想象的后果。

    商博洋悄悄離開了。見到范敏后的沈冰,這種瘋狂的樣子,怎么可能會做出那種事?

    就連范敏身后的死神虛影,也默默放下了手中的巨鐮。他雖然只是個虛影,眼力見還是有的。沈冰身上散發出的兇獸氣息,讓它完全沒有與他動手的勇氣。更何況,現在的情勢似乎有些微妙……

    ……

    地球的另一面,一個染著七彩頭發的少女,疑惑的掃視了一下四周。

    “范敏?人呢?去哪了?”江江把嘴里的泡泡糖吐了出來,踹了一腳趴在一旁沉睡的巨龍瑞佛伊:“大個子,你有沒有看到范敏?”

    巨龍的鼻子里噴出一股氣箭,吹著周圍灰塵亂飛。可惡,我這還在長身體的時候啊!連覺都不讓睡,這個女魔頭!

    “沒有!”瑞佛伊甕聲甕氣的說道。掃視了一下四周后,又趴下,閉上了眼睛。

    “起來,你還睡,范敏都不見了。走,跟我去找范敏!”江江又是一腳踢在瑞佛伊的腿上:“再不起來,噶你籃子!”

    瑞佛伊聽不懂噶你籃子的意思,不過有一點他可以確定,范敏不見了,江江肯定很著急。

    由不得江江不著急,通過契約,她能夠感覺范敏的位置。正下方!不是在地底,而是在遙遠的地球另一面。那個位置,難道是……南江市?

    現在的地球,沒有過去和未來,她也沒有南江市的時空節點,要趕去南江,以瑞佛伊的飛行速度,最快也得要十天。

    “該死的,到底發生了什么?”江江騎上瑞佛伊,一人一龍連東西都沒收拾,連夜趕往南江市。

    ……

    “那個……你能松開我么?我喘不過氣來了。”范敏被沈冰抱著,手也沒處放。

    沈冰太激動了,此時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沖動,不過他不后悔。

    “你是誰?這里是南江么?發生了什么?”范敏有一肚子的疑惑想問。

    自己明明是在地球的另一面的,怎么突然就回到南江了?

    “這里就是南江,你的家。你看,我重建的錦鯉小區。是不是跟當年一模一樣?走,我帶你回家看看,里面的裝修我也按照之前的整好了。”

    范敏家里的裝修,沈冰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他一直在等,無論是范敏的家,還是兩個人的新房,都弄得跟之前一模一樣,只為等待范敏歸來。

    牽起范敏的手,沈冰帶著她回到了范敏曾經那個家。

    看著眼前那熟悉的陳設,自己的房間,還有那在現在這個地球僅僅只能起到裝飾作用的電視,DVD等,范敏不知道該說些什么。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我感覺你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范敏的反應出乎沈冰的意料。對他這個陌生人,她似乎一點都沒有防備的樣子。這一切,要比沈冰想象中的相見來的更加完美。

    曾幾何時,因為沈冰的瞞,沈冰的怕,而導致他再一次失去了范敏。這一次,他要把一切都向范敏坦白。包括間蠹,包括時空,包括一切一切他原本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東西。說清楚,說明白。

    沒有記憶沒關系,現在不是才二零一二年么?丟失的那十幾年,再走一遍就是了。如果現在的地球不合適的話,那就換個位面。千千萬萬個位面中,總有和地球類似規則的。

    與范敏兩個人面對面的坐下,沈冰開始訴說,訴說光陰的故事。

    那一年,范敏十六,他十八。

    那一年夏天,兩個人相遇。

    那一年,兩人開始異地。

    那一年,兩人再相見,結束了長達六年的異地。

    那一年,兩人歷經千辛萬苦,終于說服了范敏的父母。

    那一年,張燈結彩,親朋滿座……

    那一年,沈冰化身間蠹,穿梭時空。

    那一年,沈冰終歸地球。

    那一年,沈冰發現范敏已經不記得自己,于是回到十年前。

    那一年,歷史重演。

    那一年,找回的又再度失去。

    一件件曲折離奇的事情,從沈冰口中訴說,進入范敏耳中,一切都顯得那么的不可思議。

    不過,這不是曾經那個地球。現在的地球,已經夠不可思議了,還有什么不可能發生的呢?

    范敏不懂,難道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自己宿命中的另一半么?她的第六感告訴她,是真的。

    沈冰從背包中掏出了一大堆畫作,這是他學了畫畫之后親手畫的。雖然不如江成畫,花榮等這些專業畫手畫的,但基本上,形是到位了的。

    范敏翻看著這些畫作,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個長篇的故事。然而,故事的主人公,居然是自己。

    連環畫冊中,兩人相知,相遇。當年一起去過的地方,說過的話。在原本歷史中,小學什么時候被拆了,原址上建起了一座夫子廟。中學什么時候重建了,與某某中學合并了。那條記憶之中印象深刻的老街,主鍵被時間的長河所吞沒。

    沈冰知道她喜歡什么,也知道她討厭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昭示著沈冰口中吐露出的話語的真實性。

    但是沒有江江!

    “但是,我并不是獨生女啊,我還有個姐姐的。”范敏弱弱的說道,她有些慌,她可以感覺到,沈冰說的這一切,也許都是真的。但是,她還沒做好準備啊?她才十七歲,難道就這樣,因為一個陌生男人的幾句話,一本畫冊,就要嫁給他么?

    如今的歷史,肯定與過去不同。

    說道江江,沈冰當即便愣住了。

    “江江是你姐姐?那她也姓范?”

    沈冰愣住了。他在奇怪,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東西?

    自己是間蠹,江江也是間蠹。自己的父母,因為自己成為間蠹而從這個世界的所有人記憶之中消失了,而現在,范敏的父母也是一樣,除了自己和范敏,沒有人記得她的父母姓甚名誰,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兒。

    如果江江真的是范敏的姐姐,那一切也就說得通了!

    一個讓沈冰覺得恐怖的念頭出現在了他腦中。難道,江江真的是范敏的姐姐?而因為她先成了間蠹,所以……

    不,不可能,邏輯關系就不對!

    如果說江江真是范敏的姐姐,在她成為間蠹的時候,范敏的父母,包括范敏應該早就消失了,自己當年根本就不可能認識范敏。

    既然自己當年有跟范敏結婚,那說明,自己當年經歷的,不可能是改寫后的歷史。絕對是真實的歷史!

    江江不可能是范敏的姐姐!!!

    江江姓什么?她似乎從來沒有說過。范敏也陷入了疑惑之中。

    “也許我說的這些,你都沒有經歷過,但是,寶寶,我想告訴你,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絕對不能相信江江。我可以肯定,她絕對不是你的姐姐,因為在我的記憶之中,完全沒有這么個人。你好好想一想,她是什么時候出現的,你對她最早的記憶,是在什么時候?為什么你會認為她是你姐姐的?”

    既然沈冰可以確定這條時間線,就是自己曾經離開的那個地球,UU看書 .uukanshu 那么江江,絕對不可能是范敏的姐姐。

    李七言和李威的示例擺在眼前,李威到現在都沒有懷疑過李七言這個“叔叔”的真正身份,沈冰也沒有提醒過他。

    江江想必也是掌握了某種類似于李七言修改記憶的手段,沈冰相信,這種手段并不是無懈可擊的,自己能察覺問題,范敏肯定也能夠察覺。只是,她缺少必要的引導,從來都沒去懷疑過。

    是啊,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有這個姐姐的呢?范敏陷入了迷茫之中。

    見狀,沈冰決定再加把火。

    “你跟我來看看,咱家是三室兩廳,當年爸媽住在這個主臥。而你的房間,在這里。你仔細想想,如果你真的有一個姐姐,為什么最后那個房間是電腦房,書房,而不是她的臥室呢?”如果是李七言,要修改關于場景的記憶,有著太多注意點,沈冰基本可以確定,這個叫江江的,不可能會把一個電腦房修改成她的臥室。

    一點一點的引導著范敏,沈冰自己也陷入了沉思之中。拋開自己,范敏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地球這么多人,為什么她就偏偏找上了范敏呢?

    只有一種可能,這個名叫江江的少女,目的還是自己!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