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零九章,

從1994開始
     帶著一堆人馬歷經十來天的不停出擊,林義累癱了,不過收獲不錯。

    只見蔣華統計一番,就說,“林總,我們目前接到的訂單總計2380臺,都是高端機。”

    說完,蔣華遞過買家清單,一臉滿足的表情。

    林義揮揮手,表示不看了,而是喝一口熱茶就問,“廣告拍的怎么樣了?”

    蔣華收回文件擺好,解惑道,“葛優名氣雖大,但很好說話,接到我們的廣告邀約,第二天就來了。

    趙雅芝方面一開始沒給準信,后來我向蘇溫求助,她利用湯臣集團的關系把人弄來了...”

    說到蘇溫,蔣華下意識瞟了眼他的表情,只是動作很快,瞧一眼就把視線移開了。

    林義臉皮厚的很,老神在在的玩弄著手里的白瓷茶杯,仿佛沒看到她的小動作似的,而是說,“拍多久了?還要幾天拍完?”

    “廣告昨天已經趕工拍好了,下個星期一晚八點黃金時間段,全國同步投放。”

    林義嗯了一聲,實在不想動了,靜了會,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盯著滾燙的茶水說:

    “安排你助理給我辦件事,去新華書店買三套《曾國蕃全書》,記得要正版。”

    之所以要買三套。林義除了留一套給自己外,另外兩套準備做禮物贈送給劉元生和雷君,收了人家的東西,禮尚往來。

    為什么選擇送這套叢書,林義也是有自己的考慮。

    羅蘭曾說過:從來沒有人為了讀書而讀書,只有在書中讀自己,在書中發現自己,或檢查自己。

    林義認為:如果一個人感到困苦了,可以去讀一讀“曾國蕃全書”這本書,會讓人找到力量;如果一個人很優秀,也可以去讀一讀這書,會更加自信。

    在歷史上,曾國蕃被稱作是“半個圣人”的一個人,又被后人贊美為“完人”,一手道德文章垂范后人,一生經世致用澤被子孫。

    在后世,曾國藩影響著無數的企業家,像李嘉誠、馬云和曹德旺等都畢生信奉其學說。

    當然前生的林義也信奉他的學說,只是自己名氣不顯,不被人所知道罷了。

    書中,林義記憶深刻的一件事:曾國藩臨終之時,一個和尚給他開出藥方,藥方是一副對聯。

    敬勝怠,義勝欲;

    知其雄,守其雌。

    上聯說道:人生做事需勤勤懇懇,腳踏實地,不可有片刻懈怠。用大格局去克制自己的欲望!

    下聯說道:不要鋒芒外露,要明白自己的長處。要恪守自己的底線,不為小事所累。

    這幅對聯,上半句講做事之道,下半句講處世之道,做事勤懇謹慎,處世通達圓融。

    這幅對聯處處透著中庸之道,是最適合中國人的處世為人之道。也是每一個優秀企業家的成功之道。

    書買回來后,翻了翻,林義拿起鋼筆也在扉頁寫一行:

    林義贈此書于老友雷君劉老先生。1997.11.13。

    ...

    進入11月份后,晚秋的太陽光里,軟綿綿的滿是冷意。

    披一件外套打算出去吃個早餐,由于冷,林義今天想吃點帶熱湯的東西。沿著一條街串了兩百來步,張望一番,最后進了一家粉面店。

    這家店以前來過,面積雖然小,但味道不錯,排隊的食客也多。

    只是,辛辛苦苦占個座位,等了好一陣,熱乎乎的湯粉才恰了兩口,趙樹生就來電話了。

    知道肯定有事,林義不情不愿的把手機放到了耳邊。

    趙樹生說,“林總,查清了,深城萬方連鎖超級商場規模一般,一共13家門店,深城5家,

    其余的在分布在東莞和羊城。

    由于創始人家里突然出現變故,萬方超市有意向外面融資,讓出一部分股份。”

    林義吸溜了幾口,接著又喝了一口湯,感覺整個腸胃暖和了點才問,“萬方的門店和我們步步高超市的門店有區域重疊的嗎?”

    趙樹生回答,“沒有,我親自去考察了,萬方超級商場挨最近的一家在南山,離我們門店起碼也有1.8公里,不重合。”

    “經營狀況怎么樣?”

    “我們做過專業評估,業績良好。”

    “他們愿意讓出多少股份?”

    “沒詳細透露。但有一點,由于經濟效益可觀,萬方創始人不愿意讓出控股權。”

    不愿意讓出控股權,林義沉思了一番,遂又問,“目前有公司在接觸萬方嗎?”

    趙樹生回答,“有兩家,一個是新一佳超市,一個是華潤。不過才初步接觸,雙方都還處在試探階段。”

    新一佳?林義對它的創始人李彬蘭有印象,70多個門店卻遍布全國的“天才”,天馬行空的布局思維完全不遵守市場規律,也背離管理學準則。

    所以,雖然新一佳現在發展迅速,但不可怕。

    而提到華潤在接觸萬方,林義心里不由自主的跳了一跳。

    隨即吩咐趙樹生,“我需要華潤的詳細資料,收集好后,來步步高電子找我,見面詳談。”

    趙樹生現在已經有點明白這位林總的意思了,應一聲“好”就忙碌去了。

    望著手里掛斷的電話,林義怔了一會兒,又把電話打給了在香江的蘇溫,“你最近怎樣?”

    “挺好,每天工作3-4小時,其他時間都在休息。”兩人聊了會日常,蘇溫就說,“別墅已經開始裝修了,你要過來看看嗎?”

    “不了,最近太忙。”想到裝修,林義就特別囑咐,“你有懷有身孕,不要總去裝修現場,甲醛太多,對你、對肚子里寶寶都不好。”

    “嗯。我一般十天才去一次,逗留不會超過20分鐘。”蘇溫糯糯的說完,隨即又說,“我跟戈薇學會了開車,下次你過來,我載你兜風。”

    林義涎個臉皮問,“用什么載我?”

    聞言,電話那邊的蘇溫透過窗戶看向碧藍的大海,莞爾一笑,不說話。

    “誒,就知道會這樣。”林義裝模裝樣嘆口氣,隨即說起了正事,“你幫我個忙,我要華潤的所有資料。”

    聽到是華潤,蘇溫一下就懂這小男人的意思了,柔軟的道了一聲“好”。

    ...

    等了一天,傍晚時分,蘇溫的傳真咬著晚霞尾巴發過來了。

    而稍后一些,趙樹生也是帶著一份資料趕到了步步高電子。

    給他倒了一杯茶,招呼趙樹生坐下。

    林義就拿著兩份資料開始細細對比一番,感覺大同小異,只是蘇溫的更細更全。

    文件上顯示:

    1938年,華潤集團的前身“聯和行”在香港維多利亞灣畔悄然成立。這也標志著華潤萬家的前身初步確立。

    1964年,華潤與港商一起在香港開設了大華國貨。這也是華潤萬家從買洋貨向國貨的轉變。

    最終到了1983年,“華潤公司”改組為“華潤(集團)有限公司”,開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標志著華潤萬家步入了現代化的發展洪流。

    在1984年的時候,零售業開始發展了起來,華潤萬家也順應趨勢,第一家華潤超級市場在香港開業。

    隨著零售業在全球的火熱發展,華潤把眼光瞄準了內地。1992年初,華潤超市在深圳開設了第一家分店——愛華店,標志進軍內地。并在1993年,收購沈陽雪花啤酒廠。

    對外擴張的時候,也不忘對自己組織架構的重整,1993年6月,華潤將大華國貨和中國國貨合并,更名為華潤百貨有限公司。

    在此之后,又開始了新的布局。1994年1月,華潤百貨銅鑼灣分店開業,同年6月,北京華潤百貨公司開業。

    經過了兩年的摸索,在1995—1997年,華潤超市成立蘇州、上海、天津、北京公司,開始布局全國連鎖網絡。

    ...

    看著這份資料,林義心里也是沉甸甸的,不愧是有悠久歷史的公司。雖然現在看起來在超市零售行業領域還不強大,但已經在全國布局各行各業了。

    林義有種感覺,自己要是奪取了華潤在華南的氣運。

    以華潤現在表現出來的能力,它一樣可以在長三角或渤海灣發展起來。這點毋容置疑,后世的蘇果等有名的企業都是被吞并了的。

    看完資料,林義思索一番就問趙樹生,“你有什么看法?”

    趙樹生很是認真的說,“以這個布局來看,將來會是我們的勁敵。”

    林義點點頭,直接表明自己的心思,“囑咐信息收集小組,以后多多關注華潤。

    我覺得,就算我們在華南狙擊它成功了,它也會在華東或華北發展起來。不出意外的話,當我們將來進攻華東區時,肯定又會遇到,那時候可能會有一場惡戰。

    不過這有個前提,在華南這一塊三分地,我們要對它遏制成功。”

    趙樹生表示認同這種說法,“你放心,我來的路上已經鄭重囑咐過信息收集小組了。”

    “那就行。”

    林義附和了一句,接著強調說,“除了華潤,目前我們涉及的四個省都不能大意。

    要信息小組對四個省內的所有超市重新摸一次底。外企也好,本土企業也好,都要慎重對待,我不希望哪一天看到意外出現。”

    “好。”

    簡單聊完大局,林義就說,“你也要去接觸萬方,而且要快。必須在新一佳和華潤沒反應過來之前入股萬方成功。”

    講到這,林義頓了頓又說,“既然萬方不愿意讓出控股權,那就爭取拿到50%的股份。”

    趙樹生有點遲疑,有點不確定的說,“這個可能有些難度,但我努力試試。”

    “不是努力,是一定。”林義表達了自己的強烈愿望后,又盯著文件資料道,“華潤不是一般企業,不能掉以輕心。”

    趙樹生應聲走了。

    林義目送他離開后,心里也是在思考:前生里,華潤這次好像也是沒拿到萬方控股權的,直到新世紀初才徹底全資掌控萬方超市。

    既然華潤能做到,林義篤信步步高超市運作一番肯定也能做到。

    而且,現在的步步高超市在粵省的名氣和影響力遠遠大于華潤,這是一個很大的優勢。

    對于一個不愿意讓出控股權、且想要過得更好的萬方超市來講,選擇步步高超市好像更靠譜。對它的幫助更大。

    畢竟萬方超市不是穿越者,它不知道現在看似弱小的華潤將來會怎么樣。或許,選擇步步高超市在如今看來,明顯更智慧。

    ...

    星期一,從外面回學校的林義,踩著急急忙忙的步子來到教室,發現還是遲到了。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盧博士正拿步步高電子做案例分析,那贊美之詞就像水里的泡泡一樣不斷往外冒,聽的剛坐下不久的林義有些想逃課了。

    實在是汗顏吶...

    盧博士心里應該也是尷尬的,本來想趁林義不在好好分析分析,沒想到回來了,有點像捧卵包的嫌疑。

    不過人家畢竟是博士,UU看書www.uukanshu 經歷了股市的山崩地裂后,心里素質極其強大,硬是面色平靜的“吹”完,才把話題挪到了管理內容上。

    只見盧博士說:國外關于企業領導力的研究已經開展了多年,學派紛呈,成果斐然。

    然而遺憾的是,因受傳統歷史文化的影響,國內對企業領導力的理解依然停留在權謀與厚黑學層面。

    從歷代帝王將相那里繼承來的武斷專橫的企業領導風格依然大行其道。認為“企業領導”就是真理、權威、等級,“領導力”是管理、控制下屬的能力,諸如此類的錯誤觀念比比皆是。

    尤其在個別企業中,對個人權力的瘋狂追逐更是直接導致了企業的腐朽和衰敗。而一些民營企業更是將“經營市場不如經營sz”奉為企業發展的“圣經”...

    盧博士的侃侃而談,林義也是聽的挺有味道,發現這主任只要不炒股,智商超級在線。

    下課后,林義含蓄著問直直走過來攬著自己肩膀的盧博士,“在講臺上熱不熱?”

    盧博士推了推金絲眼鏡,老臉尬尬的,答非所問說,“有人托我關系找你,說年后想和你見一面。”

    林義有些好奇,“誰啊?”

    盧博士說,“我曾經在美國留學時的一個學妹。”

    “學妹?你學妹見我做甚?”

    “關于工作上的事情,她說已經花了大半年研究你的步步高超市,希望年后能見見你。”

    關于工作,林義認真了,“為什么是年后?”

    “她是泰國華人,目前一般在滬市、新加坡和泰國奔波,要年后才有時間。”

    ps:求支持啊...

    都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