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94章 拉攏

前方高能
     說到這里,法西法那雙妖冶的雙瞳一轉,目光落到了那圣女所召喚出來的巨大的藍色光蝶之上:

    “竟然……”

    他像是看出來了什么一般,咧開了嘴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意:

    “竟然連信仰都改變了,所以才擁有這樣的能力!”

    “否則憑賽姬如今日漸式微的力量,恐怕沒有辦法召喚出這樣一個治愈系的靈蝶。”

    他笑了一聲:

    “我以為哈亞斯等人更易變,”畢竟他們信仰的是‘惡’,與心靈純潔,信仰堅定的‘善’相比,他們無疑要更現實得多。

    “卻沒料到,最先背叛信仰的,竟然會是‘日’的信徒。”

    路西法一來就將六圣徒心照不宣的事件揭破,令得六圣徒中,圣女、拉斐爾面露動容之色,羞愧的低下了頭。

    法師愛德華看了修士一眼,卻見年邁的修士并沒有因為路西法的話而尷尬。

    劍士堅定的站在他的身后,擺明了自己的態度。

    精靈猶豫了半晌,也站到了修士的身側。

    “你不用試圖以話語攻擊我。”面對路西法的指責,修士表現出了從未有過的堅定:

    “我知道你眼睛能看到許多東西,但有一點你看錯了!”

    他的神色坦然,語氣鏗鏘有力:

    “三百多年前,大陸受惡龍肆虐,我們生于黑暗紀,卻有兩位大圣賢領路,創建聯邦、神廷,使我們心有歸處。”

    而如今,宋青小引領大家走出迷霧森林、暗河之森,黑暗的行走中,帶來一點光亮,點燃大家的希望,為大家引路。

    “我的信仰從來沒有變過,光明之處,即是我心歸宿!”

    修士的話令圣女、拉斐爾兩人愣了一愣,原本因路西法的話而不安、羞愧的心,得到了極大的安撫。

    兩人重新站到了修士的身后,并不再受路西法的話誘惑。

    “你違背了誓言,忘記了你的初衷,將邪惡的巨龍從亡靈峽谷放出,令它們重現大陸,應該遵守當年的誓約,受到神廷的制裁。”

    踩在巨龍后背之上的男人聽了修士這話,不由‘嗤’的笑了一聲:

    “‘日’的大預言術已經失敗,平靜的時代已經過去,新的紀元即將來臨。制裁?誰來制裁?”

    他像是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扭頭,伸手往半空之中被包裹在黑色‘巨樹’之中的‘月’賢者的方向指了過去:

    “他嗎?”

    路西法說這話的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駕馭著兩頭巨龍闖入深淵領地的兩人吸引住。

    沒有人注意到,那‘巨樹’的頂端,如同陷入了沉睡中的男人,在聽到巨龍的長吟的那一刻,眼皮微微動了動。

    甚至就連路西法自己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細微的異變,事實上他已經猜到了,可卻并沒有將這一切放在心中。

    他看著修士,像是在看一個可憐蟲:

    “還是依靠這些新人,或者是憑借已經失去了最初信仰的你們的力量,就妄圖可以戰勝我?”

    無論是他的話,還是他狂妄的態度,都激起了‘光明’系圣徒們的憤怒。

    “我們當年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得以將邪惡的巨龍驅逐!”這個溫和的老人無論是在奧格村,還是青魔蜥群中的時候,都保持著很好的風度,此時卻因為路西法的舉動而極為憤怒:

    “神廷的廣場上,還埋葬著很多英雄的尸骨,是他們付出了生命為代價,才換來了大陸三百多年的平靜生活。”

    修士的表情非常難看:

    “所有人都知道情況很糟糕,可每個敢于冒險來到這里的人,都是為了希望而來的。

    ”

    他已經開始翻起了他的魔法書:

    “我個人的力量確實很微弱,可這并不是我屈服于強大力量的理由。”

    在宋青小面前一直以來表現得溫和而慈祥的老修士,此時出乎意料的展現出他倔強而強悍的另一幕:

    “更何況我的身后,有我為之奮斗的信仰,有同樣心向光明的信徒。”

    他翻書的動作不停:

    “哪怕我不是你的對手,哪怕我死于這一場戰斗,可我的信仰是不會滅絕的,會有后來人接替我的意志,直到將惡龍驅逐!”

    修士說到這里,突然轉頭。

    他盯著宋青小看了半晌,那張嚴肅至極的臉緩和了許多,最終按住胸口,向她軀身行禮:

    “宋,多謝你一路以來的照顧,我們的約定到此為止。”

    路西法的實力,同為圣徒的他們心里最為清楚。

    雖然名為十三圣徒之一,可當年的他并沒有選擇成為‘日’或‘月’兩位大圣賢其中一位的追隨者。

    聯邦成立之后,他并沒有留在神廷,而是自愿成為亡靈峽谷的看守,將惡龍攔住。

    他野心勃勃,實力早已經超過十二信徒。

    從他此時馭使巨龍的姿態看來,三百多年鎮守亡靈峽谷的時間中,極有可能與巨龍一族達成了某種合作。

    這令得修士感覺因為自己與他同為十三圣徒之名,而受到了極大的羞辱。

    此時他強行克制內心的感受,微笑著跟宋青小說道:

    “很抱歉將你們帶進這個地方,本來按照原定的計劃,我們應該是封印‘月’賢者。”

    可封印‘月’賢者的最根本的原因,是為了維持大陸的平和,維持‘日’賢者大預言術的力量不被打破。

    但如今隨著路西法將惡龍重新帶回大陸,最壞的結果已經發生,在修士看來,這比封印‘月’賢者還要嚴重得多。

    誰都沒有想到修士竟然會在此時如此堅定的表達自己的態度,并立場堅定的與宋青小等人分割開來。

    他的笑容看上去極為凄楚,可憐得就連心理最陰暗的四號都幾乎不忍心用最卑劣的心思去揣測他了——但也只是‘幾乎’而已。

    下一刻,四號就傳音給宋青小:

    “你說他是不是以退為進,想拉我們墊背啊?”

    大家都已經進了深淵領地,要走走不了,留下必定要被卷入其中。

    那踩著巨龍而來的路西法四號看著十分不順眼,這一場戰斗是避免不了的。

    更何況試煉者們還有自己的任務,這個時候根本不可能走!

    修士的這一番話在四號看來除了感動他自己之外,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道士。”那一直跟在路西法身邊沒有出聲的六號紫發女這會兒終于說話了,她一張口就叫住了道士:

    “不如我們聯手合作,如何?”

    三號已經死了,試煉空間的任務提醒很清楚的表明了這一點。

    六號紫發女雖然不知道三號死亡的原因,但她對于弱者并沒有絲毫的好奇心,對于三號如何死法并不感興趣。

    從四位試煉者站立的方位看來,道士與一號女站到了一起,而宋青小與四號明顯是同陣營的。

    而修士等人與宋青小站到了一起,雙方明顯關系緊密。

    也就是說,這次試煉,宋青小、四號的任務與‘光明’派系息息相關的。

    修士此時一廂情愿的想將兩位不相干的試煉者推出麻煩之外,也要看他的一番‘好意’這兩人領不領受。

    既然修士已經決意與路西法開戰了,那么也就是說宋青小、四號兩人肯定是路西法的對手。

    六號紫發女的任務與路西法息息相關,她與路西法是一派的。

    此時‘黑暗’派系的六人不知所蹤,十有八九不是出事,就是已經跟道士等人失聯了。

    從現場紊亂的靈力,以及雙方靈息的波動看來,他們進來之前,這些人說不定就已經動上了手。

    六號深諳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一原則,‘黑暗’派系的人已經不知所蹤,道士等人又是宋青小的對手,那么這個時候若是能將他們拉攏過來,三位試煉者聯合,要想壓制這兩人,便容易許多了!

    “呵。”四號聽到六號一來就要聯合道士,眼皮一跳,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念頭:

    “大家任務都不同,怎么合作?”

    他與宋青小得罪道士太深,這道士出身天一道門,功底極為深厚。

    那北斗七星陣厲害非凡,他不是對手。

    六號實力未知,但四號也沒忘了,她能單獨被神獄分配一個隊伍,可想而知她的實力恐怕不弱。

    若是這雙方聯手,確實對于他跟宋青小來說,算是一個十分頭疼的問題了。

    不能讓他們聯手。

    “任務的方向,就看你怎么選擇。”紫發女聽了四號這話,卻并不在意,只是卷了一條自己的發辮,看著道士淡淡一笑:

    “你們也都應該清楚。”

    試煉者陣營并非絕對固定的,只要找到其中的契機,也不是沒有選擇余地的。

    若是‘黑暗’派系的人沒有失蹤,令道士、一號還有希望翻身的話,紫發女此時說的話倒并不算什么。

    可哈亞斯等人已經被汪洋吞沒,此時海水已經化為深淵,‘黑暗’派系的六位圣徒不知所蹤,紫發女的話便成為了兩個試煉者的一大誘惑。

    一號明顯有些心動了,她轉頭去看道士:

    “你認為呢?”

    兩人同隊,道士實力最強,自然以他為主。

    可這會兒道士并沒有答應六號的請求,他的目光略帶陰郁的落到了路西法的身上,一邊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一側。

    卻伸手一摸,僅摸到了光溜溜的半側頭顱。

    那里原本殘留著一縷頭發,只是先前他驚異于宋青小擁有九字秘令中的三令,在先前火龍的咆哮之下被灼燒一空。

    道士一想起這件事,心里一股惡氣直往上涌。

    “看看再說!”

    他知道紫發女此時提出合作的緣由,雖然也有想要聯合利用兩人,打擊‘光明’派系的圣徒及宋青小兩位試煉者。

    對如今的他跟一號來說,六號的提議確實是個很好的選擇。

    可是他跟四號一樣,對于一來就表現得極為強勢的路西法十分的看不順眼,尤其是在他所剩不多的一側頭發再度被毀之后,對道士來說更如火上澆油。

    反正他與一號的情況如何,試煉者們心中都有數,大家都只是利益關系,沒必要在這個時候摻合進去。

    就算是要加入,也要等到路西法等人呈落敗相的時候再說!

    宋青小的實力如何,與她交過手的道士再清楚不過。

    已經達到分神境頂階的巔峰,一位半步合道之境的強者。

    同時還手持玄天級的靈寶,更是令她實力不亞于合道境的修為了。

    雖然不知道這樣一個強者為什么會出現在這樣的一個試煉中,打破道士一貫認知內的平衡,但他感覺路西法、六號兩人這次可能要栽個跟斗。

    這個女人可并不好惹!

    他與四號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約而同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冷笑。

    等道士意識到自己露出了跟四號一樣的表情之后,立即收斂了自己的神色,變成先前的嚴肅之色。

    “道士?”

    六號本以為自己的提議會得到道士兩人痛快的回應,UU看書www.uukanshu.com 卻沒料到道士卻像是還在猶豫中。

    ‘黑暗’派系的圣徒已經消失了,就算沒有消失,這個時候他不會還以為他能翻盤吧?

    紫發女的眼中露出一絲譏諷:

    “還在考慮什么呢?時間越早,我們找到轉換任務的契機就越多。”

    原本就有些心動的一號被她這樣一說,不由更加心動。

    但她深知自己的立場,并沒有貿然開口,而是盯著道士看,等他做出選擇。

    “如果,”正在道士沉默不語的時候,宋青小突然出聲了:

    “不加入他們,不如加入我們如何?”

    “???”正絞盡了腦汁想要破壞雙方合作的四號一聽宋青小這話,頓時驚得大動作的轉頭:我怎么就沒想到這樣的方法呢?

    他望著宋青小,像是第一次真正認識自己的這個臨時隊友。

    宋青小說的話不止是令得四號震驚,就連道士、一號也面露吃驚之色。

    紫發女微微皺了皺眉頭,緊接著目光陰冷了下去,扯了扯嘴角。

    “她的任務,和我們都相違背的。”宋青小在看到路西法出現的剎那,已經從他的態度猜出了六號的任務:

    “以消滅我們的任務為主。”

    如果她沒有料錯,六號的實力一開始應該是六位試煉者中最強的,至少與道士的北斗七星陣的威力旗鼓相當,所以六號最初的時候,是單獨一個陣營的。

    若非她在奧格村因為感悟而心境突破,意外的連升兩階,這一場試煉她應該是處于劣勢,而不是此時三方鼎立的局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