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98章 釋放

前方高能
     這樣一記斬擊,以宋青小此時巔峰狀態下斬出,再配以玄天級靈寶的威力,絕對不亞于合道境的強者全力一擊。

    光是聽其聲勢,四號捫心自問,自己是絕對躲不開的。

    不要說他躲不開,從六號此時駭然變色的臉,也看得出來,就算是同階的強者,也絕對逃不脫的。

    可此時卻輕描淡寫的,被路西法輕易收進那魔法陣內。

    “這是什么術法?”

    四號瞪大了眼,驚呼出聲。

    從他進入這一次試煉場景之后,見識過六圣徒的力量后,四號對于所謂的十三圣徒的實力產生了懷疑,同時對大圣賢及這個世界的魔法產生了一定程度的蔑視。

    他認為魔法的力量遠弱于修行者,不過是依靠某種念力而形成。

    一旦信仰崩塌,便實力削弱,不堪一擊。

    雖說進入深淵領地后,接連出現的大魚、大鵬令他的想法有些許的改變,可他對于十三圣徒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

    在路西法尚未出現的時候,四號認為這個與修士等人同為十三圣徒之列的男人也不過如此而已。

    直到這會兒看到他舉手投足間將宋青小施展而來的這樣一記攻擊消彌于無形,收入魔法陣中的時候,他刻板的印象終于被打破。

    “輪回魔法。”

    一道沙啞的男聲響起,打破了沉寂,回答了試煉者的疑問。

    這聲音有些陌生,并不屬于在場曾說過話的人,仿佛才剛從沉睡中蘇醒,顯得有些低沉。

    直通深淵的黑色‘巨樹’的根部的那些黑色的根須‘嗖嗖’的蠕動、收緊,濃郁的魔煞之氣透過樹根傳遞進樹梢之巔。

    那位于最頂端的位置處,一顆被盤根雜錯的樹藤所牢牢纏繞的頭顱睜開了眼睛。

    ‘月’賢者已經蘇醒。

    此時的‘月’賢者看上去份外瘮人,他甚至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頭部以下已經與那古怪、駭人的巨樹合而為一,如同一個龐大而可怖的怪物似的。

    樹桿之中的黑氣似是鉆入了他的身體,穿插在他的臉部表皮之下,形成一條條粗大的青筋,將白皙的皮膚高高頂起,在銀色的月光下,映成一種如同死人般的青黑色。

    大量纏繞的樹枝形同觸手,將他的臉頰捆挾得牢牢實實,像是形成一個奇大無比的古怪‘花苞’,防止他遭到外力的襲擊。

    他的聲音透過藤條的間隙,清晰的傳進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一面是生,一面是死,路西法掌握的,是立于不敗之地的法則,”他微微的喘息,說話像是有些吃力:

    “這是當年他立下重誓,驅趕巨龍、鎮守亡靈峽谷時,受到創世神賜予的特殊魔力。”

    沉睡多年,使得他一開始說話時,聲音有些艱澀。

    但越說下去,他卻越是順暢,像是逐漸找回了當年的意識。

    他的聲音溫和,與他‘猙獰’的外表有種并不相符,甚至聽不出來傳言之中驅趕亡靈,造成無數聯邦民眾死亡的狠戾。

    ‘月’賢者的眼睛睜開,眼神掃視每一個深淵領地中的來客:

    “沒想到沉睡多年之后,醒來還可以看到曾經分別的老朋友們。”

    他當年被十三圣徒、‘日’賢者封印,可這會兒再度見到修士等人時,從聲音之中卻聽不出半分怨恨,反倒隱隱像是因為見到了曾經的故人而開心。

    四號的心里涌出一絲古怪的念頭,看了一眼執劍而立的宋青小,縮了縮脖子,沒有吭聲。

    無論是蘇醒的‘月’賢者,還是騎龍的路西法、紫發女,這些人的實力早就已經超出了這一次試煉任務的水準。

    四號的實力不要說與宋青小等人相較,

    甚至連失去了頭發的道士都比他更有底氣。

    力量的微弱令四號在這樣的場合沒有了說話的能力,他垂下眼皮,退居一側。

    手掌著紫色魔法陣的路西法聽到‘月’賢者的聲音時,先是一怔,緊接著聽到他提及自己的魔法時,面露傲之意。

    “輪回魔法?”立于不敗之地?

    “我不相信。”宋青小彎了彎嘴角,那笑意卻并沒有到達她的眼里。

    妖冶的鱗甲密布她臉頰兩側,那雙金色的瞳孔顯得冷漠而又無情,有絲瘋狂被壓抑在平靜之下,暗流翻涌。

    宋青小說完這話,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便接連揮劍斬出數道劍氣!

    ‘嗖——’

    ‘嗖嗖嗖——’

    劍氣四溢縱橫,殺機盈滿深淵領地。

    半空之中飄浮的黑霧被擊碎,巨樹根部纏繞的根須被斬去,發出被撕裂時的響聲。

    她的攻擊瘋狂無比,像是失去了她一貫以來所表現的平靜克制,變得格外霸道凌厲。

    所有前一刻還沉浸在‘月’賢者蘇醒之中的人,下一刻就感到寒意的來襲,如同凜冬已至。

    縱橫的劍氣之中夾雜著‘呼嘯’的風聲,兇猛的冰系靈力無聲的吞噬原本紫發女外放的雷電系靈力,使得此地落入宋青小的掌控之內。

    片片冰晶成形,往四周疾射開來,也同樣帶著凜冽的寒意與殺氣。

    所有人狼狽躲避,在劍氣穿梭的間隙小心保命。

    “我——”

    四號張嘴想要罵人,但剛一張嘴,便有冰雪‘嗞嗞’在他面部凝結,將他的臉冰出一層薄透的面具。

    他發現哪怕汪洋已經消失,但此時深淵領地似是已經易主,淪入宋青小的掌心。

    空氣中存在的冰系靈力強悍得驚人,牢牢將他的力量壓制死。

    這會兒的宋青小像是失去了理智,不管是對于對手還是隊友,都展開了無差別的攻擊。

    那劍氣異常可怖,哪怕堅硬如巨龍的龍鱗,也被高高挑起,留下深可見骨的傷痕。

    他才剛停片刻,便險些被斬中,就算僥幸躲過,劍氣余蘊卻沾到他后背心。

    ‘嗤啦’的響聲中,分神境修士的肉身在這鋒芒之下顯得薄脆無比,輕易被撕裂。

    寒意帶著鋒利的劍氣切入他的肺腑,攪動他的筋脈,令得四號噴出一大口血,哪里還敢出聲。

    “這女人瘋了!”

    四號忍著后背的傷痛,咬破舌尖,不惜代價,以精血遁離保命。

    這每一劍斬出,都蘊含了宋青小十成的靈力。

    對于修士來說,毫不留手的一斬,靈力的消耗是極大的。

    ‘月’賢者已經蘇醒,純潔之心還沒有線索,紫發女虎視眈眈,這個時候,宋青小卻以極耗靈力的方式開始瘋狂攻擊。

    哪怕她修為再強,靈力再深厚,這樣下去,總也有盡時!

    不止是四號是這樣的念頭,此時的紫發女心中的想法也是相同的。

    宋青小破幡而出的那一刻,她痛失寶物,還受到了力量反噬。

    不等她反應過來將寶物奪回,宋青小已經與路西法交上了手,令得紫發女還沒反應過來時,便已經看到劍氣成河,貫穿深淵領地。

    強大的力量撼動這個空間,所到之處所向披靡。

    霸道無匹的劍氣化為騰飛的咆哮金龍,來回穿梭環繞在深淵領地。

    陣陣高亢的龍吟聲中,金芒刺得人心神大震,顫栗、畏懼,化為一顆種子,埋入每一個仰頭看到那穿梭的金龍之影出現時的人心里。

    紫發女臉色大變,甚至來不及去想復仇事宜,在這樣的瘋狂攻勢之下,唯有低頭逃命。

    這樣的劍氣太強了!

    她甚至才剛分神境頂階而已,其威力卻已經不輸合道境的劍修。

    連遁龍幡這樣的玄天級寶物也困她不住,若是將來一旦給她成長之機,必會成為可怕勁敵。

    紫發女逃亡之時,腦海里的想法與四號一致。

    這劍氣雖強,可始終需要靈力催動,威力越大,靈力消耗就越巨。

    照她這樣瘋狂下去,看似這會兒制霸全場,令所有試煉者毫無還手之力。

    可修士筋脈之中存儲的力量始終有盡時,一旦宋青小靈力耗竭,就是她翻身之時!

    這樣一個可怕的對手,紫發女是不能容許她存在的。

    深淵領地的人都在逃命。

    就連兩頭巨龍,在劍氣制約之下,都不安的想要扇動翅膀逃離。

    它們體形龐大,極難躲避。

    紫發女在危機到來的一瞬間,龍背上的身形一閃,已經原地消失。

    留下那頭巨龍,察覺到不妙之時,嘴中發出古怪艱澀的音節,大量灰褐色的霧氣化為盾甲,覆蓋在它的鱗甲上,形成一層防御,將那巨龍從頭到尾包裹得嚴嚴實實。

    只是那灰霧剛一蒙上,劍氣所化的金龍已至。

    ‘嗷……’

    巨龍慌忙轉身,轉身正欲張口噴吐龍息之時,那兩頭金龍已經‘嗖’的穿過它龐大的身體。

    兩頭金龍被巨龍的身體‘吞噬’,巨龍的咆哮聲更高更急。

    它龐大的體形停滯了一瞬,接著瘋狂顫抖,璀璨的金芒刺破灰褐色的覆甲,宛如一輪明亮的太陽升起。

    光芒四溢之間,巨龍的咆哮戛然而止——

    ‘轟!’

    爆破聲響下,劍氣疾射開來,巨龍龐大如山的身體被撕裂,大塊血肉飛濺開來,血雨‘嘩嘩’潑灑,隨即被冰系靈力凍結,化為暗紅的冰晶。

    漫天的血霧將深淵領地的上空染成了紅色,兩條穿透了巨龍身軀的金龍去勢不止,帶著濃郁的血腥殺氣直奔路西法而去。

    這位自稱為‘神’的男人并沒有因此而慌亂,劍氣化龍,從四面八方咆哮著往他沖來。

    沖卷而來的氣勢幾乎將他足下巨龍的身體也撼動,吹打著他的頭發、衣擺,摩擦之間發出‘嘩嘩’的響聲。

    他的掌心只是微微一動,那紫色的魔法陣隨他心意而直徑變大,最終化為一面異常巨大的光盾,頂罩在他的頭頂!

    ‘轟隆!’

    數條金影撞上紫色的魔法盾,如同龍歸大海。

    這樣聲勢浩大的攻擊,被無聲無息的收入那光盾之內。

    一條龍——

    兩條龍——

    ……

    宋青小斬出的數道劍氣,如同最初那一道銀芒,一并匯入那紫色的魔法陣內。

    巨大的沖擊力下,路西法的身體微微晃蕩,那從始至終顯得從容的表情變了一變,但最終隨著魔法陣將金龍吞噬,又歸于平靜。

    紫色的光環之外泛起淡淡的漣漪,如同一滴水落入了一池泉中,激起些許水紋。

    這樣可怕的攻擊,最終只是帶來一點兒細微的反應。

    ……

    所有人都緘默不語。

    修士等人還在為了先前那驚天一劍的威勢而感到心有余悸,血脈沸騰。

    而四號、道士則是因為魔法的吞噬而感到膽顫心驚。

    宋青小的那一串攻勢急如暴風驟雨,輕易不可擋其鋒芒。

    在場的人,包括紫發女在內,都沒有誰敢說可以正面與這樣的力量交擊。

    但那劍氣在路西法的魔法之下,輕而易舉被化解,沒有掀起半分風浪,仿佛重重的一拳出擊,卻打進了一團棉花里。

    “這……這就是魔法的力量嗎?”

    四號已經不敢再像先前一樣自大,蔑視魔法的能力。

    他有些艱澀的開口,卻沒有人可以回答他的問題。

    紫發女嘴角動了動,不知想起了什么事,眼中竟然也流露出一絲后怕,似是對路西法的力量極為戒備。

    一切塵埃落定,所有劍氣悉數被吸入其中,半點兒不殘存。

    紫色的魔法陣懸浮在路西法的身前,成為替他阻擋傷害的堅不可摧的防御盾。

    劍氣已經完全消失,都被盾牌吸入進內,他仍維持著舉手的姿勢,卻是轉過了頭,終于正眼看宋青小這個人:

    “你的力量很強,令我都有些吃驚。”他說這話的時候,眉梢眼角都帶著居高臨下的睥睨:

    “可惜還不足以打破我的法則。UU看書 .uukanshu 這種法則,已經是屬于神的領域。”

    路西法的語氣神情,令宋青小想起了當年的千山,她氣息一沉:

    “神的領域?”她舉起手里的長劍,“我最討厭的,就是所謂的神!”

    她的聲音輕細,如輕聲自語。

    話音一落,她緩緩轉動手里的誅天。

    玄天級的靈寶在她掌心極為溫順,每轉一下,便化出一道相同的淡紫色長劍殘影。

    她漸漸闔上了眼睛,受路西法這話的影響,令她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平之意。

    當日秋節路上,險些死于千山之手的一幕再次涌進她的腦海里。

    藍血封印解除,令她肉身重鑄以來,她一直都順風順水,并沒有遇到過什么挫折、打擊。

    無論是試煉任務,還是闖出星空之海遇到時秋吾,最終都有驚無險的。

    所以她險些忘了,她最初的試煉之路,并不是那么安全,有些東西,需要拼盡全力才能爭取。

    體內的血脈開始沸騰,受藍血改造之后的力量之中,夾雜著一絲狂暴與殘忍。

    這是來自于蛟龍之血中大妖兇殘而肆虐的本性,只是因為與她相融合后,受她意志所壓制,所以一直蟄伏在她的血脈的深處,并未顯出的嗜血兇性。

    有理智在,就有所克制、有所收斂,使得大妖的本性受束,同時力量也不能真正發揮到極致。

    闖入皇城擊殺裴紅茵的時候,她曾被梵音圣珠中的佛影壓制,體內的妖性本能出現,將她肉身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