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0章 亂戰與嘴炮

間之蠹
     “真相?你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嗎?有什么事情你沖我來,傷害我身邊的人算什么?”江江從原地彈跳而起,朝著沈冰沖過來,右手成爪,冒著綠油油的光芒,也不知道是使了什么技能。

    “傷害?到底是誰在傷害誰?”見到江江沖上來,沈冰絲毫不懼。自己當年在那個娛樂至死的位面練出來的眼力和反應速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了的。

    作為間蠹,江江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技能沈冰完全不了解,他也不想以身試法,一出手,就是最強戰力。

    張開五指擋在江江的綠爪面前,一道靈氣護盾在沈冰掌間凝聚,擋住江江的攻擊之后,沈冰二話不說,屈指成劍,向前一戳。

    一道無形的劍氣直沖江江的心臟而去。

    “影分身!”感受到了那道劍氣的威壓,江江低聲吟唱出一個技能,頓時全身變得一片模糊。鋒利的劍氣直接擊穿了江江那霧化的身形,卻沒有對她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劍氣拖著半透明的“尾氣”,直接將大地犁出了一道深痕,而后穿過幾幢建筑物后沖天而起。

    霧氣般的身形一化為二,變成了兩個實體的江江。她通過影分身技能那一瞬間的霧化來閃過了沈冰的劍氣。

    看著遠去的劍氣,沈冰皺了皺眉。這場戰斗,不能再地球上打,至少不能再南江打。

    無論是仙法還是真元聚集成的劍氣,對地球來說,破壞力都太大了。魔法元素天生對著地形有著一定的排斥力,威力再大的魔法,打在生物身上和打在地形上是完全不同的結果。但是與江江作戰,卻由不得沈冰留手。

    相對來說,地球對江江的束縛就要小很多。在場的,無論是人還是環境,甚至是地球本身,除了范敏,她都不在乎。

    近戰是法師的浪漫,江江一只以法師形象出現在這方世界,但作為一名老資格的間蠹,她怎么可能只會一些魔法。

    “千月白刃斬!”兩個江江同時從隨身聽里取出長劍,對著沈冰一左一右便施起了劍技。

    每個人對力量的看法都是不同的。

    萬千世界中,江江最中意的規則就是這刷怪爆技能的規則。刷怪掉落的技能書可以給她帶來無限可能。

    而沈冰則不同,他信奉自身。只有自己掌握的力量,才是最強大的力量。

    在世界樹的位面有這么一個觀點,掌握了規則之力的,結為神祗。但并不是每一尊神祗都司戰職!這句話的含義是,規則之力并不能代表一切,如果力量足夠強大,便能夠否定這規則之力,類似于鬼謠。

    雙手掐了個印決:“金身咒!”

    雙手背負于身后,任由那萬千劍氣擊打在那靈氣形成的護罩上,這瞬間高速劈斬形成的技能,根本無法對沈冰造成任何困擾。

    搖了搖頭,沈冰覺得,這只間蠹,太弱了。

    每個位面的規則不同,力量層次也不同,目前而言,沈冰見過的最強大的力量,就是修仙界的力量。在那個世界,個體實力甚至能夠對抗天道的抹殺。

    然而,面前的江江顯然是沒有經歷過那樣的世界的。她的一切實力,全是靠著技能或者道具的堆砌。沈冰不敢說她的道路就是錯的,自己走的道路就是對的,但這場戰斗,已經沒有了懸念。

    “就這些么?你太弱了。到這里來搞事情,是你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選擇!死吧!”江江的攻擊已經讓沈冰分辨出到底哪個是本體。如果僅僅是靠著技能的無敵來躲自己的劍氣的話,只要連續不斷的劈砍,總能傷到她。

    沈冰表情淡漠,頂著一聲元氣護罩,雙指成劍,朝著江江戳了過去。

    目前為止,兩個人都只是在試探而已。沈冰見了江江的表現,覺得僅此而已,就想要一招制敵。這場戰斗,不是他想打,先出手的是江江。

    “小看我?”江江一臉怒火,但沈冰戳過來的雙指,她卻不得不防。

    “無敵,荊棘之盾!”隨著江江兩個技能開出來,沈冰的劍指也已經臨身。

    沈冰原以為修仙界的劍氣能夠輕松打破這技能凝聚出來的護盾,然而事實卻讓他吃了一個大虧。

    江江的皮膚外有一道薄薄的金光與紅光,將她護住了。沈冰雙指凝聚出的劍氣,直接被那金光湮滅,而后又被紅色光芒完完全全的反彈回來,撞在金身咒上,直接將金身咒切開了一道大口子,傷到了沈冰的肉身。而伴隨著這凌厲的一擊,沈冰的金身咒也被破開了。

    規則的力量畢竟是規則的力量。這一下讓沈冰吃了個大虧,不由得重視起這個小女孩來。

    復活藥劑當水喝。

    飛快的治療好身上的傷口,沈冰盯著這籠罩著金紅光芒的少女,心中驚疑不定。

    這無敵是真的無敵?這也太變態了吧?

    沈冰轉念一想,這些技能應該都是從技能書中學到的。既然是天道規則所凝聚成的技能書,必然是有著缺陷的,不可能有真正的無敵。這層金紅色的光照,要么是有時間限制,要么是有著吸收威力上線的限制。

    皺了下眉頭,沈冰再次為自己套上了一層龜殼。兩個小金人就這樣你瞪著我,我瞪著你,互相沒有辦法。

    劍氣是現在的沈冰能釋放出來最強的攻擊了,除此之外就只有空間裂縫了。但是,空間裂縫能不能切開江江那層黃色的龜殼不說,這東西的道理,任何一只能夠穿梭時空的間蠹都能夠飛快的解析出這一招的原理。

    雖然沈冰有可能殺死她,但是最終,復活過來的江江與沈冰兩個人之間,必然是撕裂空間的大戰。既然她沒有想到過用空間裂縫來戰斗,那么沈冰自然不會這么“好心”的把她往這方面去引導。

    “你到底為什么要攻擊我?”沈冰拿江江沒辦法,江江也拿一身烏龜殼的沈冰沒什么好辦法。兩人大眼瞪小眼怪尷尬的,最終還是要靠嘴炮。

    搶走了自己身邊的范敏結果回頭來怪自己搶走了范敏,先行出手攻擊自己然后問自己為什么攻擊她。這種行為,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叫做:惡人先告狀。

    沈冰皺了下眉頭,沒有回答這個無意義的問題。轉而聚精會神的盯著江江暴露的手臂上的那層金紅色的光罩。

    按照沈冰的猜測,這層光罩應該是有持續時間的存在的。也許持續的比較久,但總有消失的那一刻。只是沈冰不知道這層光罩何時會消失,何時又能再次釋放。

    金紅色的光芒很淡,只有在剛剛沈冰的劍氣臨身之時,才暴起過一次,而后再次恢復了平靜。這一點,又讓沈冰懷疑,這東西是必須要承受一定的攻擊才能消失。

    在真正看到江江的無敵持續時間來臨之前,這就是一場心理的博弈。

    雖然氣氛短時間內陷入了平靜之中,但在這平靜的表面下,實際上卻是暗流洶涌。

    沈冰開口了。

    “你不是這個位面的原住民吧?你為什么要改變這個位面的規則,還殺死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這是我的世界,你在這里亂來,經過我同意了么?”

    沈冰毫不猶豫的將這個位面據為己有。對于沈冰來說,這里就是家,而江江是外來者。任誰都不會希望一個外來者把自己家搞得一團糟的。

    “你的世界?”江江愣住了,她本以為沈冰是沖著自己來的,卻沒想到原來是因為自己先進入了這個位面,大幅改變了這個位面的歷史,甚至毀滅了這個世界的過去和未來,這才導致他找上了自己。

    但有些是,總是不能承認的:“這是我的世界,誰說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入侵者吧?”

    江江知道自己之前,想要在亞空間里重新創建一個規則世界的行為并不正確,但她發誓,她根本沒想到世界居然會發展成這樣。如果讓她選擇再來一次的話,她肯定不會做出這種蠢事。但在沈冰面前,她不能弱了氣勢,如果就這樣灰溜溜的逃走,那范敏呢?

    “哼,滿口謊言。沒有膽子承認么?也好。那我問你,你是這個世界的人,你出生于何時何地,父母姓甚名誰?你再告訴我幾個你曾經經歷過的歷史大事件給我聽聽。UU看書.uukanshu”沈冰在拖延時間,他要確認一下,江江身上那層代表著無敵的金光,到底是不是有持續時間。如果過會兒還不消散的話,沈冰就只好繼續攻擊,用暴力手段來破除了。

    “我……”江江愣了一下:“我憑什么告訴你!誰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手段,能夠通過生辰八字害人?”

    沈冰被噎了一下。

    她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沒辦法反駁。

    “好,我不跟你說這些,我就問問你,現在這世界亂成這樣,死了這么多人,你就一點都不內疚么?”

    “為什么要內疚?我是間蠹,他們都是存在于時間線之中的凡人,死亡是他們的宿命。我只要我妹妹沒事,其他人的死活,與我何干。”經歷過萬千世界,看慣了死生離別,江江對這些凡人的死活壓根就沒有任何感覺。在原本的時間線之中,他們都是要死的。世界變成這樣,反而給了他們超脫,給了他們永生的機會。

    “夠了!她不是你妹妹!”在沈冰的怒吼中,江江身上的金光忽然消失了。

    沈冰眼前一亮,案子凝聚起劍氣,便朝著江江刺了過去……

    這么變態的技能,難道還能沒有CD?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