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章,與金壽會面

從1994開始
     盧博士的泰國學妹找自己有什么事,林義暫且不知道。但金妍來找自己的目的還是容易知道的。

    見到金妍單獨一個人站在教室門口,盧博士右手不輕不重的拍了林義肩膀一下就走了。

    瞧了眼盧博士離去的背影,瞥了瞥離自己三米處站定的孫念,林義問,“今天怎么就你一個人,有事?”

    金妍也是跟著望了望一直看向這邊的孫念,就說,“我舅舅來了,想見你一面。”

    “金壽?”林義直直的問,問完才覺得有點唐突。

    人家現在好歹也是正式的深城2把手,年紀又大自己整整一圈,自己怎么能這樣隨意叫人家名字呢。

    但金妍并不介意,或者說左耳進右耳出假裝不知道,只是無聲無息的笑了一下,就在前邊帶路。

    兩人一前一后,靜靜地穿過惺亭,穿過乙丑進士牌坊,穿過草地,最后穿過北門來到了校外。

    看著金妍不說話一直在走,林義忍不住問,“艷霞和冷秀呢?”

    前頭的金妍簡單利落地說,“她們兩在租房學墻壁相框藝術。”

    林義輕輕點頭,識趣的不再問,他看的出來金妍今天不怎么愿意說話。

    又走了有大約百來米,金妍竟然把林義帶到了袁軍夫妻的烤肉店。

    見他面帶疑惑,這女人主動解釋,“上次我舅舅來看我,我帶他在這里吃的飯,舅舅很喜歡這里的烤肉味道,今天就又定在這里了。”

    “嗯。”

    默默地對著袁軍夫妻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林義就跟著金妍去了二樓包間。

    包間里,一身黑色休閑服的金壽見兩人進來,也是起身主動伸出了友好的手,笑著對林義說:

    “今天是我私人想見你,所以沒走流程預約了。”

    “你太見外了,咱都是老熟人,不要見怪。再說了,按理也是我該去見你。”

    花花轎子人人抬,林義熱情地伸出雙手和人家握手,寒暄,順道還說了一番恭喜“升遷”的漂亮話。

    金妍立在一邊,全程看著兩人表演。不過她的視線更多的是放在林義身上。

    想來還是在消化今天舅舅帶給她的震撼信息:步步高連鎖超市的老板,步步高電子有限責任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北極光微電子的大股東,羊城在建的歐尚shoppingmall的老板...

    北極光微電子和在建的歐尚shoppingmall對自己來說比較遠,但步步高超市和步步高電子卻經常出現在自己的生活里,金妍如是想。

    比如,喜歡去步步高超市逛街買東西,南京家里用的電話座機和vcd都步步高牌子。

    但她怎么也沒想到,和自己相交兩年多的好友,和冷秀斗嘴總是輸、卻還堅持斗了兩年多的倔強男,艷霞從小就喜歡的男朋友,竟然有這么多身份。

    對于金妍來說,一個身份都已經很優秀了,何況...

    思緒到這里,金妍想起了舅舅私下里對他的評價:這是一個同史玉柱一樣,有著真材實料的大才。

    ...

    金壽找林義除了聯系私人感情、填補因前任離職而帶來的空白外。另外還有兩個事。

    一是,希望林義在深城也建一座歐尚shoppingmall。

    不僅打造成具有特色的地標性經濟中心,宏大的購物-旅游中心也能大力帶動周邊經濟的發展,增加就業崗位,減輕因“政策性下崗”而帶來的龐大就業壓力。

    第二個是金壽打算在南山打造一座新的高科技工業園。到時候想讓步步高電子和北極光微電子第一批搬進去,樹立高科技業態形象...

    私人感情上,

    雙方的表達都非常朦朧,其實都是一種態度。

    金壽今天和他見面,雖然沒有明卻表示什么,無形中卻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各種優惠政策不會因前任的離職而受影響。

    投桃報李,林義也是表態說很喜歡深城。

    接著告訴對方,支持建立南山科技園。到時候也會響應政府的號召搬進去,只是希望政府能在政策、土地和稅收上給與更大優惠。

    而關于建立歐尚shoppingmall這件事,林義心里雖然很意動,但卻表現的有點模棱兩可。

    林義想了想說,“你應該有所了解,我們下一步的計劃是廈門和滬市。這和配合我們的超市大戰略有關,將來是進軍華東地區的橋頭堡...”

    雖然沒有明說,但還是含蓄著告訴對方,深城雖然是大城市,但戰略位置沒有這么重要。

    畢竟自己現在很多產業就在深城,人脈圈也上上下下交際的差不多了。

    而shoppingmall這樣大工程,每到一處都會給當地政府帶來巨大的業績、經濟效益和就業崗位,是一個擴張關系網的利器。

    同時,林義這樣說,也是委婉地告訴金壽,我們沒錢了,沒這個資本連開著三處開花。

    畢竟像羊城這樣級別的shoppingmall,投資動不動就是十億起步,就算可以借貸,林義也不敢輕易涉險。

    要知道北極光微電子都還背負10億貸款呢;羊城歐尚shoppingmall負債也不少,兩個億!

    現在就是已經欠款12億了,要是還連著開花三處,少說又是6個億貸款。

    那自己不是要成負20億先生了么?

    頭暈...

    想想就怕,有點趟不起。

    要知道現在可是97年,20個億什么概念?

    史玉柱的巨人大廈還在那血跡未干呢,多么深刻的教訓,多么痛的領悟。天才老史說倒了就倒了,說明有時候xx和銀行真的是血坑。

    何況,林義還是個金融思想有點保守的人,就更有心里負擔了。

    看林義再那猶豫不決,遲遲不愿意松口,金壽也是不急著催促。

    金妍一直在邊上忙著烤肉,累的慌,不僅要管自己的嘴,還得管一聊正事就忘乎所以的兩男人。

    安靜吃著金妍的勞動成果,其實林義還是能理解金壽的。畢竟新官上任三把火,別看現在深城很風光,但這個位置可不好坐。

    而且就算在深城,UU看書 .uukanshu 這年頭10億級別的大項目也是非常非常罕見的,不然人家堂堂二把手,不可能親自來談。

    雙方就這樣子各自吃了一會兒,后來金壽隱晦暗示可以在土地、無息貸款和政策上給與最大的支持。

    這時候林義有些些后悔了,感覺這頓飯是真的難吃,話都到這地步了,好難拒絕。

    同時呢,又有點小興奮,自己的模棱兩可態度果然湊效了。只要在土地上給大優惠,那沒說的,勒緊褲腰帶過過苦日子,那也是可以搞的。

    但林義清楚,和這種人打交道絕對不能急著表態,于是沉吟一陣就說,“這事干系重大,需要專業評估后,才能做決定。”

    聽到這話,金壽輕微點了點頭,開始專心吃菜。他心里明白,林義這樣子半松口,有顧慮是真的,想要更大好處也是真的。

    ...

    從烤肉店出來已經天黑了,冷風里,目送司機接著金壽離開。

    林義就問站在身側的女人,“你畢業后打算當公務員?”

    金妍答非所問,“是因為我今天沒避開你們的談話,所以認為我舅舅在培養我嗎?”

    林義不說話,心里就是這么認為的。不然這么重大的事情,金壽怎么可能讓別人旁聽。

    金妍聽了,抬頭望著燈箱下纏纏綿綿的飛蛾,良久說,“他是我爸。”

    “什么?”林義驚了一呆,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金壽是你爸?”

    “是,他是我親爸。”

    “不是你舅舅么?他把你送人了?”林義有幾分迷糊,幾分猜測。

    金妍側身看林義這副驚訝的樣子,也是麻利的笑了。

    ps: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