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夾起一塊半邊蘸著湯汁的鍋巴送進嘴里。

    沒有被湯汁包裹的地方焦香酥脆,而有湯汁的地方則是軟糯可口。

    一塊鍋巴,兩種口感。

    這或許就是鍋巴肉片這道菜品受歡迎的原因吧。

    吃完鍋巴,徐拙往嘴里扒拉一口米飯,他剛準備繼續吃的時候,于可可含糊不清的問道:“你做的鍋巴能量產嗎?我覺得咱們可以上新試試。”

    徐拙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這丫頭怎么突然說起了這個。

    他想了想說道:“這鍋巴的做法沒什么稀奇的,就是很傳統的油炸鍋巴,現在應該沒多少人喜歡吃吧?”

    這年頭大家都是吃非油炸的食物,這類油炸食品已經有點不入流了。

    因為不管出于健康考慮還是成本考慮,油炸類的鍋巴基本上都已經瀕臨淘汰,現在流行的一般都是烘焙鍋巴。

    而作為零食的話,這種糯米鍋巴也沒啥市場,因為現在銷量最高評價最好的是小米鍋巴,這種糯米鍋巴雖然也有,但基本上都是小眾類型的。

    鑒于這種情況,徐拙并不看好上新。

    不過既然于可可問到這事兒了,徐拙自然還要認真回答才行。

    畢竟自家媳婦兒好不容易有了工作熱情,自己不能拔氣門芯。

    “量產的話也比較簡單,把糯米泡透之后拌上淀粉和調料放進油鍋里炸就行,一點都不難。

    不過要想銷量好的話,估計難度很大,甚至可以說毫無勝算。”

    于可可卻不這么認為,她扒拉兩口米飯之后顛顛的跑出去,隨即拿來了一款市面上比較常見的小米鍋巴。

    這是她給自己儲備的零食,徐拙沒想到這會兒拿了出來。

    于可可把包裝拆開,然后又把徐拙炸的鍋巴端過來:“你對比一下,我覺得還是你做的好吃,而且現在調料有些單一,回頭可以在這方面開發一下。”

    徐拙嘗了嘗袋子里裝著的小米鍋巴,又嘗了嘗自己炸的鍋巴。

    在沒有對比的情況下,徐拙并沒有覺得自己炸的鍋巴有多出眾。

    但是跟包裹著厚厚調料的小米鍋巴相比,剛剛炸出來的糯米鍋巴簡直就像是一股清流一樣,不僅香酥味美,主要是糯米的香氣非常濃郁。

    能夠從鍋巴里吃到米香,光從這點就能看出是用了真材實料。

    而被厚厚的調料包裹著的小米鍋巴,說實話真吃不出小米的味道,因為全被調料的味道給壓住了。

    而且從賣相上來說,糯米鍋巴粒粒分明,每顆米粒都清晰可見,小米鍋巴則完全看不到小米的樣子。

    于可可因為“減肥”的緣故,所以對零食研究比較透徹,她對徐拙說道:“其實咱們打著古法和傳統的旗號來制作鍋巴,未必就不能行,甚至還有可能開創鍋巴市場的新類型呢,你說咱要不要試試?”

    試試?

    徐拙心里也挺心動的,畢竟徐小廚網店里很久沒上新過新品了,要是糯米鍋巴可以的話,應該也能趁著過年的熱度大賣一波吧?

    而且回頭把鍋巴肉片的視頻拍出來,借著這個機會宣傳一下自家的成品鍋巴,應該會有不少人購買。

    畢竟相對于在家泡米炸制,成品鍋巴就省力很多了。

    對廚房新人來說非常友好,畢竟剛剛學會做飯的人,對油炸類的烹飪方式多少有些抵觸的。

    滾滾熱油在鍋里沸騰,光想想那個場面就讓人膽怯。

    再加上炸制的過程中不斷有熱油迸濺出來,就更讓人害怕了。

    徐拙越想越覺得這事兒可行。

    退一萬步來講,人家那些名人,隨隨便便印一些劣質的T恤就能大把大把的收割粉絲的腰包,

    自己好歹是用真材實料做的鍋巴,干嘛不掙一波呢?

    打定主意后,徐拙便打算批量制作試試。

    反正鍋巴用的食材不多,價格不貴,試錯的成本不高。

    就算賣不出去也沒啥,大不了在四方酒樓上這道菜就行了,只要宣傳得當,做出來的鍋巴絕對能內部消耗掉的。

    只是這樣一來,做彩色餃子的時間,貌似又被壓縮了不少。

    徐拙咂咂嘴,端著碗往嘴里扒拉兩口米飯,在心里安慰自己兩聲,時間還早呢,不急不急。

    一大份鍋巴肉片被兩人吃了個干凈,于可可甚至還沒吃過癮,飯后又拿著鍋巴啃了起來,甚至連剛剛撕開那包小米鍋巴也沒放過,打著節約糧食的旗號,也被她填進了肚子里。

    這情景看得徐拙連連嘆息。

    多好一個小姑娘,就因為天天想著減肥,硬生生把自己的飯量給提上來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所以沒事別搞什么節食減肥,每頓飯少吃點增加運動量就行,光靠餓肚子減肥,只會越減越肥。

    收拾完廚房之后,徐拙給建國打了個電話。

    這會兒店里還沒下班,徐拙讓他泡二十斤糯米,這樣明早過去就能安排人開始炸制。

    至于徐拙,明天就得開始拍攝年夜飯系列的短片了,自然不能一直呆在店里。

    一覺醒來,徐拙洗漱完畢,裹著厚厚的羽絨服開車去店里。

    冬天開車讓人很不爽,車子里面冰冰涼涼的,特別是方向盤,冰得手疼。

    而這種上班的超短途,往往從家里開到店里,車子依然沒熱起來,把暖風開到最大檔都沒啥用。

    把車子開到店門口之后,徐拙哆哆嗦嗦的從車上下來,正好袁康也剛到。

    徐拙一邊搓手一邊說道:“這方向盤太涼了,像是抓了一路冰棍一樣。”

    說完他看著袁康問道:“你表情這么淡定,手不涼嗎?”

    袁康指了指自己的大G:“我車上帶方向盤加熱,體驗不到你說的那種冰冷的感覺。”

    徐拙:“……”

    媽蛋,早知道不說了,被這貨裝了個大逼。

    趕緊掙錢,然后把車換掉。

    早看自己這臺車不順眼了,還是大G之類的車子看著敦實,讓人有安全感。

    不過一想到還要在京城開店的事兒,徐拙換車的心思就淡了很多,他乖乖的掏出手機,開始搜索方向盤加熱的改裝問題。

    咳,這不是慫,而是覺得車子剛開沒兩年,沒必要換而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