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二章,草原上騎馬

從1994開始
     秋涼晚步,一夜好夢。

    第二天佛曉,醒來就睡不著了的林義,起了個大早。

    擠牙膏的時候還特意留了心,發現幾天不在宿舍,黑妹牙膏又癟了一大截。

    側身環視了一眼幾個睡得正香的貨色,林義也是滿滿的生出一種無力感。

    好想往每個人床頭潑一盆冷水。

    但也只能想想,暗暗嘆口氣,算了,碰到了這么一群豬隊友,也是孽緣,還是認命吧。

    利落洗漱完,林義同平常一樣去往大操場散步溜圈,鍛煉身體,以后好生兒育女。

    今天雖然還早,但這個世界從來不缺乏努力、且意志力堅強的人。

    一大清早跑步的、打籃球的、和自己一樣散步的、晨讀英語的、談情說愛的...

    都一攤攤的pia在那。

    一路上,依次同幾個因時間久遠了而彼此面熟、卻又雙方不知道名字的男生女生道一聲聲“早”。然后又各干各的,或交叉而過,或并肩前行...

    圍繞操場,走了大概有三圈半的樣子,林義突然頓住了,望著視線里那對銜接在一起的男女,很是有些詫異。

    怎么會!

    在不遠處的木棉樹下,背靠著樹干的曠藝林竟然側頭和一個自己不認識的男生在親吻,雖然那兩人只是嘴皮子磨磨就分開了,但還是有些...

    愣神看了幾秒,再一次確認是曠藝林后,一時間,林義有點為李杰感到不岔。

    不過畢竟自己也是活了幾十年的老男人,這種狗屁倒灶的事情倒也見得多了,剎那間的不岔后,也是恢復到了心靜如水。

    眼不見為凈,算了,走人吧,只是可惜了這個早晨,沒法再散步了。

    離開操場的時候還在暗忖,碰到這種事情,現實的殘酷經驗告訴自己,好像都沒法直接跟李杰通風報信。不然會以德報怨。

    要不,要不請李杰吃頓飯,點一桌子綠油油的青菜?

    思想開著小差,一路來到小禮堂前的時候,手機響了,不用猜,直覺告訴林義這是米珈打來的。

    兩人很有默契,雖然從來沒約定時間約定地點,但每半個月都會互通一次有無,了解彼此的情況。

    同往常一樣親切的問候過后,米珈告訴他,東京下雪了,雪很大,白白凈凈的很喜歡。

    林義問,“那你買了過冬的衣服沒?”

    米珈回答,“買了,還買了三套。”

    林義又問,“保暖的鞋子呢?”

    米珈說,“也買了。”

    “圍巾呢?”

    “買了。”

    “帽子呢?”

    “買了。”

    “手套了。”

    “買了,覺得好看,給你也買了一雙。”

    “我想你了。”

    米珈靜了靜,幾秒后輕聲回答,“我也是。”

    這聲想你了,讓彼此的心又靠近了許多,隔著電話都能想到對方的樣子。

    雖然忽的兩人都立在那不說話了,卻覺得很溫馨。

    許久,林義又問,“你們什么時候放冬假?”

    米珈說,“12月下旬,大概還有一個月。”

    “到時候我來看你。”

    米珈仰頭望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雪花,好看的笑了,“你要是不怕見我父母,愿意為我承擔災難,你就來吧。”

    林義眨巴眼,扶額嘆氣,“哎,他們計劃什么時候去日本看你。”

    “已經來了。”米珈似乎看到了林義的不甘樣子,不知為什么,心情一下很開闊,很暖。

    ...

    這樣子,看來是沒法去了。

    林義自個清楚,要是自己身邊清清白白,沒有其它牽絆。那別說米珈父母了,就算是她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在,

    自己也會去。

    兩人又聊了會,米珈因為要去學校圖書館找資料,遂掛了電話。

    林義對著電話發了會呆,冬假見不到就見不到吧,反正她還要放寒假的,到時候回國一樣可以見。

    心想還是日本讀大學舒服啊,除了暑假寒假,中間還有個冬假,可以多休息兩周。

    計算著時間,感覺米珈差不多離開龔敏的店鋪進了學校后,林義才又回撥了剛才的號碼。

    響一聲,龔敏就接了,“林總,早上好。”

    “嗯,早上好。”應了聲,林義問,“最近怎么樣?”

    龔敏在經歷了步步高超市的慘痛教訓后,現在也是變得會來事了。

    在知道米珈的志向是創作漫畫后,她就投其所好,用關平給的一大筆資金開了家附近五公里內最大的漫畫店。

    同時還在旁邊開了6個公用電話,其中兩個開通國際長途,就是為了方便林總和他的心頭好聯系。

    所以龔敏在聽到最近怎么樣時,首先回答的是關于米珈的事。

    龔敏說,米珈平時比較節儉,可能是為了省錢買手機。

    林義問,“省錢買手機?”

    “是的,我是這么揣測的。我有幾次看見她進隔壁的手機的店,每次都在一款諾基亞手機跟前停留了會,然后就走了。”

    說到這,龔敏想起了什么,隨即放低聲音說,“她看中的那款,正是林總你現在使用的諾基亞型號。”

    林義也是寂寞,UU看書www.uukanshu 自己這么有錢了,想送一部手機卻那么的為難。人家硬要自己攢錢買。

    女人的心,海底針啊。

    繞過手機話題,龔敏說,她現在的住宿搬到了米珈的隔壁,兩人成了鄰居。

    林義問,“隔壁那對夫妻搬走了?”

    龔敏說,“我花了點錢讓他們搬走的,現在我住了進去。”

    林義笑了笑,默默的給了贊,這女人現在的頭腦比以前靈活多了。

    于是囑咐道,“生意能做就做,你主要目的是保護她安全。”

    “明白。”

    林義沉吟一陣又說,“你有時間也要多看看書,尤其是管理類和市場營銷方面的書籍。”

    龔敏心里一喜,“我會的。”

    再次掛完電話,林義回到宿舍的時候,其他四人也陸陸續續起來了。

    林義坐在那,閑的無事就往李杰頭上看。后者被看久了,有點發虛,就問,“義哥,你瞅啥?”

    “沒愁啥,我就是想起了昨晚上的一個夢。”

    “什么夢?”李杰有些好奇。

    “想聽?”

    “義哥您甭廢話行不行?”

    林義調整了下坐姿,翹個二郎腿搖啊搖,就老神在在的說,“說來也怪,我昨晚竟然夢到你在呼倫貝爾大草原上騎馬。”

    “姿勢漂亮沒?”李杰擠眉弄眼問。

    “漂亮。”林義本來想說“看的想哭”,但見到李杰過來搖晃他身子,就只能這么逢迎了。

    “是吧,我騎馬肯定賊漂亮了。”李杰很是自鳴得意,“不滿你們說,就在今早上,我也剛做了個夢,也在草原上騎馬,那拿著馬鞭喲喝著“駕駕駕”的樣子,老爽了。”

    ps: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