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4章 江江的身份

間之蠹
     “你叫沈冰?”

    江江的話語中,透露出三分狐疑,三分揣測與四分的不可思議。

    在南江,沈冰這個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

    除了氪金幫的部分高層之外,其他人只知道氪金幫的幫主沈氪金。大多數人都稱沈冰為沈氪金,沈老板,沈老大。李七言等人,很少在外人面前直接叫冰哥。事實上,沈冰當中和李七言交代工作的事情的次數,屈指而數。

    若是其他人交出他的名字來,他還不會覺得奇怪。但如果是江江,這個剛到南江就跟他打過一架的少女,那就讓沈冰有些奇怪了。

    她到了南江之后,應該沒有與其他人交流過吧?從她進入自己視線開始,滿打滿算也就沈冰再次把范敏找回來之后的幾分鐘他沒見過江江。除此之外,江江就沒有任何了解自己的可能了。

    共生契約應該無法探知對方的思想,這點沈冰基本上可以確定。若非如此,她應該早就知道商博洋的存在了,這會兒就不應該是站在這里和自己談判,而是跑去找商博洋的麻煩了。

    “你認識我?”

    一瞬間,沈冰腦中轉過千萬個年頭。這家伙認識自己,自己卻不認識她。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自己之前成了間蠹。自己在成為間蠹之前,記憶中有關于她的印象就被統統抹去了。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難不成真是范敏的姐姐?不是親姐姐,卻是表姐堂姐?

    皺了下眉,沈冰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間蠹的形態,如果沒有特殊對待的話,會固化在成為間蠹的那一瞬間。就像現在的沈冰,如果不用修為去控制自己的肉身狀態,他總是一副二十八歲的樣子。江江既然已十三歲的樣貌示人,說明她應該就是這個年齡段成為間蠹的。如果非要說是范敏的親戚,那也只可能是她的妹妹,還必須是沒有一代內血緣關系的表妹或者堂妹。要不然就沒辦法解釋。

    再者說,如果江江真是范敏的親戚,或者是輩分更低一點的?要么侄女,要么外甥女。真要見過沈冰和范敏的婚禮的話,她不可能認不出沈冰。雖說沈冰十八歲開始和范敏談戀愛,但兩個人結婚卻是在沈冰二十七歲的時候,二十七歲的沈冰,和二十八歲的沈冰,外貌能差到哪里去?

    “你到底是誰?”一歪頭,沈冰眼中閃爍著凌厲的光芒,直視著面前的江江。

    “你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嗯,有點胖……”江江有些愣神的盯著沈冰,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而后又陷入了自言自語之中:“我早該想到的,這個世界出現BUG,是有原因的……”

    沈冰皺了下眉,他聽不懂江江那沒頭沒腦的話語。關于時空的原理,他覺得自己懂得肯定比江江要多。但是,江江認得自己,沈冰卻不認識江江,事情超出了沈冰的掌控,這就讓他有些犯難了。

    “你到底在說些什么?”沈冰覺得江江的狀態有些不對,于是伸手牽住了范敏的手。他必須保證范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這個小女孩說不準一言不合就偷偷溜過來,把范敏帶走了。這種事情,不是沒發生過。

    “我也姓沈。

    ”

    沈冰:“???”

    你也姓沈,這關我沈某人什么事?

    四個字剛說完,江江眼淚就流了下來。

    沈冰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些什么,總有哪里不太對勁。撓了撓頭,他背后有些冒汗。

    秋日的天氣還是很涼爽的,再說了,以沈冰的體質,就算五六十度的天氣,他也不會覺得熱。江江姓沈,沈江江?自己印象中沒有這個人,難道是自己的什么親戚?

    豆大的淚珠順著江江的面頰流淌下來,滴落在地上:“我就知道,我早應該知道的。這個世界,既然她還在,你應該也還在……我沒找到你!但是我沒找到你!”

    江江的反應有些過于激烈了,沈冰下意識的就握緊了范敏的手。

    忽然,情緒激動的江江消失在了沈冰眼前。這讓沈冰心中一緊,下意識的便回頭看向了范敏。

    這次,她并沒有帶走范敏。

    ……

    車來車往的大街上,一個染著七彩頭發的非主流少女,蹲在路邊,捂著雙眼,放肆的哭泣著。路過的大爺大媽們,見狀都無奈的搖了搖頭。

    誰沒年少輕狂過?誰還沒個不懂事的時候啊,這十來歲的小太妹,估計是學著人家混社會,受了“情殤”吧?

    頭發染得五顏六色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經人家的孩子。一幫子壓馬路的大爺大媽們,都戳著江江的脊梁骨,一臉驚詫的交頭接耳。

    這些庸人的看法,江江自然是不屑于理會的。作為一只間蠹,吃過的鹽比他們吃過的飯還多,沒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

    江江只是情緒有些失控而已。

    這個世界的地球,不像沈冰所處的地球。這個位面的地球,并沒有亂起來。大街上依舊車來車往,一片祥和。

    站起來,江江擦干了眼淚,精致的面龐上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仿佛剛剛哭的稀里嘩啦的那個女孩并不是自己一樣。

    深吸了一口氣,站在紅綠燈路口,她要去一趟理發店。

    即使作為間蠹,她也沒有闖過任何一個紅綠燈,這是曾經的母親給她的教育。江江從小就沒了父親,父親出意外死了。而她十三歲那年,在學校里,自從一只間蠹把她同化之后,她就在這世上再沒有了親人。

    或者說,即使有,也不認識她了。

    作為單親家庭長大的女孩子,母親對她的要求肯定比其它同齡人更嚴格。如果不是那該死的虛擬行走的技能,她也絕對不會把頭發搞成這種花花綠綠的樣子。

    “老板!染發!”染發這種行為,很傷發質。就算是間蠹,江江也沒掌握快速催生頭發的技能。那里有這種技能書掉?一定要聯系一下江江。

    或許沈冰制作的,能夠增加頭發生長速度的首飾,會對她有點用。

    “咦,江,好久不見了。”理發店里的小學徒,十八歲左右的樣子。這個年紀,早早地就輟學出來了。力氣活又干不了,要生存,很多到這種理發店來當學徒的,期待著今后能有一門吃飯的手藝。(PS:居然是屏蔽詞,我的天!)

    小伙子人倒是長得挺清秀的。

    這個年代的理發店,早就過了之前那混亂不堪,隨意宰客的時代了。雖說還有少部分存在著亂象,但已經不多見了。

    作為一零后,江江絲毫不覺得五顏六色的頭發有什么時尚的。

    是的,現在是2028年。

    “嗯哼?”

    “江,還是染黑么?來,先洗一下,現在人不多。”學徒小哥熱情的招待著江江,很明顯的,江江已經是這里的老客戶了。當然,他也有覺得奇怪的地方,就是為什么江江每次來這里,都是把五顏六色的頭發染回黑色,而后又跑去其他店里再染回七彩的顏色。

    人類迷惑行為大賞。不過對于一家理發店的員工來講,多洗一個頭他就能多拿一點提成,你就是一天來染個十七八次頭發,他也不會多說什么。

    堪堪成年的小哥為什么要叫十三歲的江江做姐?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躺在椅子上,任由熱水沖刷著自己的秀發,江江閉上了眼睛,仔細的回憶著之前與沈冰戰斗的每一個瞬間。

    去到那個地球后,她也曾經搜尋過沈冰的消息。不過,這個人仿佛從來就不存在一樣,這讓她非常遺憾。

    江江從來就沒想過,沈冰居然也成為了間蠹,難怪在那個位面,居然連一絲一毫他的消息都沒有。

    她去到的是2008年,而沈冰回到的是2011年。中間隔著三年,她當然找不到沈冰的一絲一毫消息。

    “原來是這樣么?”閉著眼睛,放空心靈,坐在理發店的椅子上,江江嘴角再次劃起了一道弧線。

    調制的藥水一點一點打在江江的頭發上,從來沒有任何一次,她像現在這樣期待著這藥水快點生效。從不離身的寬大耳機就掛在座椅的扶手上,里面播放著李隆浩的歌。

    是的,李隆浩的歌。

    ……

    沒有哪一只間蠹在成為間蠹之后,不想念自己的父母的。江江也是一樣。

    然而今天,她不光見到了自己的母親,還見到了自己從出生起就從未見過的父親。

    是的,江江姓沈,單名一個凝字。UU看書 .uukanshu.com 沈凝是江江的大名,江江是沈凝的小名……

    成為間蠹之后,江江探尋了數萬條時間線的可能,只為尋找到一個有自己父母存在的位面。

    無數歲月的旅行中,江江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沒有哪一條時間線之中,能夠找到自己父母的身影。

    在江江成為間蠹的一瞬間,所有時間線的可能中,有關于江江的信息都被改寫了,包括她的父母……沈冰……和范敏……

    苦心人,天不負。終于在無數次的穿梭于尋找之后,江江在那個世界的南江市,也就是范敏的老家,找到了那個她日思夜想的人。

    沒有人知道那一瞬間的江江是多么的激動。

    過去,未來。

    沒有沈冰,沒有另一個江江。只有她自己。還有不認識她的范敏。

    這個位面的范敏孤獨了一輩子,一輩子都沒有遇到一個對的人。自然,也就沒有了江江……

    世界,總是這么奇妙的,上帝在關上門的同時,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子。但是,走不走窗子,取決于你住幾樓……

    世界,就是這么的奇妙,雖然,江江并不信仰上帝……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