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5章 我是你爹

間之蠹
     江江這個位面的地球,在她成為間蠹之前的發展,與沈冰當年那個地球不太一樣。

    原本沈冰是一一年到一五年上的大學,范敏是在一三年到一七年上的大學。按理說,江江是不可能在一五年出生的。

    奈何沈冰這個畜生,在一四年年底搞大了范敏的肚子。

    ……

    ……

    ……

    墮胎這種事情,對女孩子的傷害還是太大了。更何況一五年,國家早就已經允許了在校大學生結婚。于是,雙方家長一合計,范敏選擇保留一年學籍,把江江生下來。而沈冰,則在一五年七月份畢業。

    一五年初,趁著寒假,沈范兩人就把酒席提前辦了。五月十日,范敏生日當天,兩人就去把結婚證領了。事情順利的令人心疼,絲毫不像另一個位面一樣,經過了這么多年長跑,兩人才最終走到一起。

    一五年九月五日,江江順利誕生。

    ……

    然而同年,一場慘烈的車禍席卷了這兩個家庭,而沈冰,就在這場車禍中……

    從江江記事起,就沒見過范敏臉上有開心的笑容。

    范敏的笑容,總是淡淡的,仿佛隱藏著無限的悲傷。二十歲,在剛剛到達法定結婚年齡的時候,范敏就成了沈冰的妻子,而距離江江出生不滿百日,沈冰就從她們兩個人的生命中失去了蹤影。

    十三歲那年,江江成為了間蠹。從此,也失去了唯一作為依靠的母親。

    祖父祖母外公外婆也都不認她了,這曾讓她幾欲瘋狂。但是,單親家庭的孩子,有著比常人更加成熟的心智。她最終,還是挺過來了,沒有做報復社會的蠢事。這也許和范敏一直以來的教育有關吧。

    原本按照時間線的改寫原理,在沈冰成為間蠹的那一瞬間,無數時間線中的無限可能,所有關于沈冰,關于他父母,關于他女兒的可能,都應該被刪除。但是,這里面存在一個BUG。

    如果江江這個位面,有一只間蠹正在改寫時間線呢?

    是的,兩只間蠹同時改寫時間線,通過同化來繁衍族群的同時。所有除了這兩個位面之外,沈冰的父母和兒女都被刪除,而所有除了這兩個位面之外,江江的父母和兒女都被刪除。

    偌大的時間長河,只剩下兩座孤島……

    世界那么大,江江為什么偏偏找上了范敏?為什么不找上別人?為什么偏偏就是范敏?為什么偏偏就是沈冰身旁的范敏?

    也許在這一刻,一切都有了答案。

    偌大的時間長河,只有這唯一一絲一毫的可能。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對于江江來說,沈冰那個位面的范敏,已經是她唯一能夠找到的那僅存的一絲一毫的希望。除了這個范敏,她再也無法在其他時間線中找到范敏的身影了。

    為什么偏偏是范敏?因為,范敏是她媽啊!

    江江想了一萬種可能,

    最終也沒想明白,到底為什么這個位面的范敏沒有被改寫掉,而她也曾慶幸,終于找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于是,在接觸了范敏的當日,她就立刻與范敏簽下了共生契約。因為她怕。

    她怕只要一個眨眼之間,范敏就會被改寫,就會消失不見,所以她怕。

    沒有過這種經歷的人,永遠也無法體會一只間蠹的孤獨。

    在那一瞬間,她沒有考慮過這個位面的外公外婆,因為,在她的位面,依舊有著她們的存在。雖然她們已經不認識江江這個外孫女了。

    也正因如此,她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啊。

    數千萬個位面,江江都沒有找到范敏的身影,天知道她都經歷過些什么。就像當年剛回到地球的沈冰一樣,她怎么可能不害怕范敏再從她手里溜走?

    江江也曾試著尋找過沈冰,過去,現在,未來。沒有一絲沈冰存在過的跡象。

    既然當不了你女兒,那就當你妹妹吧。不,就當你姐姐吧。上輩子你辛苦照顧了我十幾年,這輩子換我來照顧你……

    命運,有的時候就是這么離譜。

    江江本以為這條時間線的范敏,只是時間長河中的一個BUG,卻沒想到,真正的BUG,居然是沈冰!

    正式因為沈冰,她的父親,在她成為間蠹的同時也在被另一只間蠹做著同樣的事,所以,時空的規則改寫,永遠錯開了這兩個位面。

    不知道對別人來說是福是禍,反正對江江來說,這是一種幸運。

    不知不覺之間,淚水再次迷住了江江的眼睛。

    “不能哭,這是開心的事情,怎么可以哭呢?”

    生老病死,旦夕禍福。沈冰的離開并不是背叛,只是這天,不讓他活下來。找到范敏以后,江江曾以為,這一輩子也沒辦法再見見那個自己從未謀面的父親了。但是今天,命運,居然又把沈冰擺在了江江面前。

    “你跟照片上一點都不一樣呢,真胖!”照片上的沈冰,剛剛大學畢業。誰也想象不到,大學畢業僅僅三年,沈冰的體重就有了質一般的變化——胖了三十斤!

    而第一眼,江江沒有認出沈冰來,也是在清理之中的。

    “我早該想到的,除了你,還有誰會這么在乎已經從時間線中消失的范敏呢?”四年時間,范敏范敏的,江江早就叫順口了,聽著范敏糯糯的叫自己姐姐,這種感覺,不知道有嗨森。

    睜開眼,一頭烏黑而又柔順的秀發出現在鏡子里。

    “好了美女,會員卡帶了么?我給你刷一下。”總監收拾起架子上的工具,問了江江一句。

    “沒帶,反正卡號你都記住了,直接從我賬上劃吧,啥時候錢不夠了再跟我說。”

    “好嘞美女,慢走”這么一個大方的顧客,三天兩頭來,總監早就已經記住了江江的卡號。嘖嘖,要不是這富蘿莉年紀小了點……

    離開理發店后,江江找了個偏僻的角落,釋放了一個水鏡術。

    嘴角勾起一道俏皮的弧線,雙手食指指在酒窩上,歪了歪頭。

    嗯,不錯,看起來還挺可愛的。聽說我爹是個蘿莉控,不知道這樣能不能驚艷到他。呸,該死的蘿莉控!

    沈冰就是一個蘿莉控,當年范敏十五六歲,花一樣的年紀,就被他給勾搭上了。要不然也沒有那么多年的愛情長跑。

    當然,在江江這個位面,兩個人之間可沒有那么多烏七八糟的事兒。

    沈冰的位面,見江江突然情緒奔潰的消失,沈冰趕忙捏緊了范敏的手,將她護在懷中,深怕中了江江的計謀。

    而在一瞬之后,江江又出現了。

    沒有了一頭五顏六色的非主流發型,也沒有了滿眼的淚水,一種神采在她眼中閃爍。

    盯著抱在一起的兩人,江江不由的笑了一下。

    幸虧自己保命技能多,要不然真要是讓沈冰殺了一次,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會如何面對自己呢?江江忽然之間又玩心大起。

    要不然,再跟沈冰打一架,然后“一不小心”讓他殺一次,再告訴他自己的身份?

    嘖嘖嘖,真想看看他到時候的表情。

    咳咳,還是算了把,聽說自殺的橋段要過不了審了。幸虧這么多年,沈冰和江江從來沒有自殺過。

    “爸!媽!重新認識一下,我姓沈,單名一個凝字,出生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是你們兩個愛情的結晶。那么這樣,我應該不需要再解開共生契約了吧?”江江俏皮的沖沈冰眨了眨眼。

    一瞬間,沈冰瞳孔收縮,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

    “你?”使勁的揉了揉眼睛,聽說過亂認兒子的,沒聽說過亂認父母的。這江江,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不,不對!

    沈冰仔細看了看江江的臉,而后雙手把著范敏的肩,推著她與江江并排。

    彩色的頭發對視覺的影響還是太大了,他竟然沒發現,這江江,與范敏長得,還真有一些相似!

    “我是你爹???”沈冰感覺世界觀受到了挑戰,二零一五年,自己不是大學剛畢業么?范敏,大二結束,準備上大三???

    這么禽獸的事情,是自己做出來的?

    “等等,你讓我緩緩。”

    沈冰有些難以接受。前一秒還一副生死大敵的樣子,后一秒這個敵人,染了個頭就跳出來叫自己爹了?

    我沒有你這么個女兒!沈冰不想喜當爹。

    但看了看江江的臉,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是算了。萌即正義,既然自己作為間蠹,從今往后都不可能再有兒女了,那這個江江……

    畢竟,她身上流著的,也是其他時間線自己的血不是么?

    沈冰愣住了,范敏也愣住了。自己的殺父仇人,居然是自己的女兒?這是什么虐心的操作?八點檔的肥皂劇都沒有這么虐心的情節吧?

    ……

    ……

    ……

    事情,變得有些離奇。一時之間,在場的眾人,除了江江之外,都有些懵逼。

    良久,沈冰揉了揉因為思考而有些混亂的腦子,說道:“給我說說吧,到底是什么個情況。我怎么莫名其妙就多了個女兒呢?”

    清了清嗓子,江江開始和沈冰講述著自己那個位面發生的事情……

    命運,有的時候就是這么離奇。曾經沈冰以為永遠都不會再自己生命中出現的女兒,貼心的小棉襖,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十三歲。

    嗯,十三歲,真是和花一樣的年紀。

    ……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