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0章 背叛

前方高能
     心急如焚的一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地底的異樣,見到那‘巨樹’根須蠕動的瞬間,就發現了消失的哈亞斯等六人。

    “道士!”她大喊了一聲,伸手往下方一指,欣喜若狂的道:

    “你看那里!”

    巨龍的咆哮、哀鳴與宋青小長尾抽破天空時發出的巨大氣流聲響壓過了一號的喊聲,可她的動作太明顯,依舊引起了紫發女、四號及修士等人的注意。

    眾人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就看到了一條條浮出深淵底部的可怖黑色根須,浸淫在黑濃的煞氣之中,蠕動不止。

    數條最為粗大的黑色根須上,消失多時的哈亞斯等人正靠坐在那里。

    此時的哈亞斯閉著眼睛,他的臉上出現一條條交叉纏繞的黑氣,如同‘巨樹’探進了他體內的根須。

    大團大團的黑色‘巨樹’根須將他纏繞,似是以一種‘環抱’的姿勢將他拉進‘巨樹’之內,使得他的身體幾乎與黑色的‘巨樹’融為了一體。

    茫茫血紅色的霧氣之下,若非試煉者的神識、五感驚人,恐怕一號還未必能發現此時的哈亞斯等。

    “他們竟然還沒死?”一號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引起了其他的人注意,臉上飛快的閃過一絲懊悔之意,眼中卻又很快涌出一絲希望,向道士傳音入密:

    “這就意味著我們還有機會。”

    “哈亞斯他們還活著?”發出相同疑問的,是一直以來話并不多的拉斐爾。

    ‘黑暗’派系的人被先前的汪洋卷入海底,水中又有那樣一條可怖的大魚。

    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已經必死無疑,卻沒料到這些人在水中隱匿這么長時間不說,還能從那樣可怖的大魚口中逃生。

    修士坐在冰龍的背上,探出了大半個身體看了下去。

    圣女召喚出來的靈蝶放出的圣光盾將冰龍連同圣徒、信徒們全都籠罩在內,擋住了大半外界暴風疾流的襲擊,為這群人爭取了一絲緩和之機,以免他們死于靈力的風暴絞殺之內。

    此時拉斐爾的話傳入眾人耳中,修士沉吟了片刻:

    “這里是深淵領地,是‘月’賢者的大本營。”

    他隱約像是想明白了一些事:

    “那水中的黑氣之前就沒有傷害哈亞斯他們的意圖,應該是受‘月’賢者控制的。”

    不過大魚為什么沒有吞噬‘黑暗’派系的圣徒們,以及大魚、黑鵬的消失,修士也難以想明,最終化為一聲嘆息:

    “這興許是神的旨意。”

    大家一聽這話,都沉默不語。

    圣徒們都是堅定的信徒,其信仰之堅定,才會促使著他們冒著巨大的危險來到這里。

    可這會兒修士的話卻觸動了其他人的心靈,劍士最先猶豫著開口:

    “真,真的有神的存在嗎?”

    這一路以來發生的一切,都顛覆了他以往的認知。

    新人之中,宋青小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可四號、道士、一號,甚至連最后腳踩巨龍出現的紫發女的力量,都超出了這群圣徒的預期。

    他們沒有所謂的信仰,不信奉神明,力量來源于自己而非祈求他人,這種種的一切,都令劍士對過往的一切心生懷疑。

    在此之前,他是虔誠的教徒,數百年來日復一日的禱告,以增強自己的實力。

    可這樣的實力來源于別人的恩賜,并不會因為他勤勤懇懇的禱告,就變成他自己的東西。

    ‘日’賢者的受傷,令得他們的實力大降,這一路過來,竟然無法保護自己。

    而十三圣徒中最為特殊、實力最強大的路西法,他吸收了‘日、月’二賢者的力量,

    甚至因為當年答應鎮定亡靈峽谷,成為人類‘守門人’的緣故,得到了神的恩賜,最終獲得‘輪回’之力。

    這樣近乎無敵的逆天魔法,曾令兩位大圣賢都忌憚不已,可如今卻被宋青小追著暴打,難以壓制這個‘新人’。

    若是沒有這一趟深淵領地之行,劍士一輩子都不可能說出如此對于自己的信仰大不敬的話語。

    可一路上以來的所見所聞,使得他的心開始偏移——從堅定的有神論者,開始懷疑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真正的神明。

    “……”

    回應劍士的,是一陣沉默。

    除了愛德華等人啞口無言之外,就連修士張了張嘴,都說不出來一句足以安撫劍士的語氣。

    對于偏移了信仰的圣徒來說,沒有人有底氣回答這個問題。

    良久之后,修士艱難的開口:

    “亞瑟——”

    他喚了一聲劍士的名字,不等他說完,劍士雙手握住冰劍,像是自嘲一般:

    “‘月’賢者已經蘇醒,”若照眾人的計劃,封印他是迫在眉睫:

    “可是此時距離大預言術中所說的時間,還有一年。”

    無論封不封印‘月’賢者,已經注定了大預言術失敗的事實。

    當年被驅趕出大陸的巨龍再次被路西法引了回來,他背叛了誓言,卻并沒有遭到神明任何的裁制。

    “我們在這里出生入死,甚至牽連了不相干的人,”劍士的語氣越說越激動,他沒有指名道姓,可每一個圣徒都知道他此時指的是誰。

    “可是當時答應了我們,會在關鍵時刻出現的——”說到這里,劍士停了片刻,有些失望的閉上了眼睛。

    他的胸膛激烈的起伏,仿佛是在自行消化內心的情緒。

    許久之后,他像是壓抑住了內心的激動,重新睜開了眼睛:

    “——大光明,至今仍不見蹤影。”

    劍士的嘴唇動了動:

    “如果真的有神明,那么我們可能是被神明已經放棄的人。”

    他的話無疑是給大家的信仰重重一擊,就連意志最為堅定的修士身體也重重一振,半晌沒有出聲。

    冰龍的背上,所有人的表情顯得茫然而又不知所措,大家靜默了片刻。

    這個時候,所有圣徒的領口之上,那枚徽章中的黑氣如同活了過來一般,開始蠕動不止。

    “唉——”

    一道幽幽的嘆息聲憑空響起,令所有沉默不語的人大吃了一驚。

    那聲音似是有些熟悉,卻又帶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陰冷氣息,傳入冰龍之上的每一個人的心里。

    修士身體一震,第一時間抬頭往四周看去,遠處的道士、一號以及四號此時都低垂著頭,一號仍維持著手指深淵的姿勢。

    好像除了他們之外,這些聯邦派來的‘新人’,并沒有聽到這一聲嘆息。

    “誰?”

    劍士后背發麻,一股令他感到不安的壓力籠罩了他的全身,令他下意識的雙手握劍,將斗氣灌入冰劍之內。

    “誰在嘆氣?”

    他臉轉了一圈,沒有人回答他的話。

    深淵領地自成一個世界,被圈入這里的人中,宋青小追擊路西法,‘月’賢者看樣子暫時還未完全擺脫封印的挾制。

    一號、四號、道士因為哈亞斯等人的出現而吃驚,信徒們茫然不知所措,圣徒沉默不語,可是嘆息的人又是誰呢?

    “亞瑟。”

    這一次,神秘的聲音再次響起,并喚出了劍士的名字。

    在聽到自己名字被這聲音響出口的剎那,劍士的瞳孔劇烈收縮,臉上強作平靜的神情一下崩裂。

    “大光明?”

    他的眼睛瞪得極大,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與判斷力。

    可是劍士心知肚明,他是不可能聽錯的。

    他曾跟隨‘日’賢者南征北戰,曾是他麾下忠心不二的追隨者,對于‘日’賢者的聲音,幾乎像是魔咒一樣,已經刻入進他的靈魂里。

    哪怕是‘日’賢者身受重傷之后的這幾百年時間中,已經極少外出,以及面見眾人,可是在劍士心中,卻永遠都不會忘記他的聲音。

    一股寒顫從劍士心中生出,流往四肢百骸,刺激著他的心臟,發出‘呯呯呯’的激烈跳動聲。

    修士等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兒去,驚駭、慌亂占據了他們的心靈,令他們此時屏息凝神,深怕自己是出現了幻覺。

    “你令我太失望了!”

    ‘日’賢者的聲音再度響起。

    確實是他的聲音,‘光明’派系的六圣徒對他異常熟悉,如今再聽到他這樣的‘指責’,越發肯定他的身份。

    只是與以往印象中的‘日’賢者相比,他此時的語氣有一種強裝出來的平靜。

    責備之中帶著幾分壓抑的怒氣,似是劍士的話語冒犯了他的神威,令他心生不悅。

    “大光明!”

    再次喊出這個稱呼的時候,劍士已經不再像先前一樣鎮定。

    他的臉上帶著茫然與不安,背叛的信仰,遭受到指責,令他整個人大受打擊。

    握著長劍的手極為用力,指掌泛白,幾乎依靠著冰劍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給他以力氣。

    一股淡淡的黑氣不知何時在圣光盾內彌漫了開來,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驚慌失措之色。

    “這是從哪里來的?”

    靈蝶翅膀所散發出的光芒之下,那黑氣雖說稀薄,卻也份外清晰。

    這是圣女所制造出來的圣光盾,‘光’與‘暗’并不相融,哪怕深淵領地中是‘月’賢者的主宰場地,可邪惡的黑暗能量照理來說不可能穿透進圣光盾內的。

    大家拼命的轉頭尋找黑氣的來源,只見光霧之下,那黑氣越來越濃,宛如活物,飄蕩在盾光之中,縈繞著卻并不散逸。

    “那里!”

    半晌之后,愛德華終于像是發現了什么一般,發出一聲大喝。

    他手里握著的法仗指向了劍士的身體,眾人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見到劍士領口之處,這會兒出現了一個約摸葡萄大小的黑氣。

    絲絲縷縷的黑霧從中逸出,飄散向盾光之內。

    ‘嘶——’

    大家發出了倒吸涼氣的聲響,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盯住了劍士,表情陰晴不定。

    就連劍士自己都低頭去看自己的領口,那里靠近他盔甲的邊沿,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團黑霧。

    黑色的魔煞之氣從中源源不絕的飄出,仿佛那里連通了深淵之底。

    “你也有!”

    精靈大喊了一聲,手指著愛德華的方向。

    老法師后知后覺的低下頭,果然發現自己的身上也在冒出黑氣。

    “我也有。”拉斐爾、圣女接連發出驚呼聲,修士低垂下頭,也看到有黑氣從自己的祭祀袍內飄散出來。

    他伸手往那黑氣按壓過去,指尖碰到了什么東西,修士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大聲的道:

    “是勛章!”

    驚惶失措的眾人恍然大悟,都想起了這黑霧出現的方向確實是之前大家佩戴著勛章的位置。

    勛章里發生了異變,里面的能量飛速外溢。

    雖說不知道勛章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異變,可黑霧的出現令得眾人心中都像是蒙上了一層陰影。UU看書 .uukanshu

    黑氣從修士指縫之間溜出,縈繞在圣光盾內,頃刻之間便使得原本金燦的盾光化為灰黑色。

    霧氣的繚繞之中,有什么東西若隱若現。

    此時的圣光盾外,原本正隨著一號的喊話聲而將目光落到深淵方向的道士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不對勁兒,抬頭往圣光盾的方向看去。

    只見原本金黃的盾光之內,已經被黑氣所彌漫,藍蝶的光芒像是遭到了黑暗力量的腐蝕,變得暗淡了幾分。

    修士等人已經退守到了信徒們的面前,占據了冰龍之尾,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

    而龍頭的方向,出現了一大團黑氣。

    黑氣的正中,簇擁著一個緩緩抬頭的‘人’影。

    “大光明——”劍士再次喊出這個稱謂,語氣已經帶上了顫音。

    那在黑氣環繞之中出現的男人,聽到他話音的那一刻,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的長相與劍士記憶中有些相似,卻又出現了極大的變異。

    黑氣化為他濃密的長發,披散在他的身側周圍。

    那雙暗紫色的瞳孔里,不再是光明與令人感到安心的純凈,像是帶著一種壓抑的黑暗之氣,使得他的那一張臉不再令劍士等人感到心安與敬仰,變得有些陌生而瘮人。

    三百多年前,因為封印‘月’賢者而身受重傷的‘日’賢者,神廷中的創始人、大陸人稱之為傳大光明之神的傳奇人物,在離開世人的視線數百年的時間后,再一次以這樣匪夷所思的方式,出現在了他的圣徒、信徒們的眼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