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1章 來了

前方高能
     大陸之上的傳奇人物一出現,所有的信徒都誠惶誠恐的跪拜了下來。

    “亞瑟、羅德諾、愛德華——”被黑氣所包圍的‘日’賢者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將每一個圣徒的名字都呼喚了一遍:“好久不見。”

    他身上披著雪白的法袍,整個人半隱在黑霧之中,除了發色與眼瞳的變化,一切與當年無異。

    圣徒們擠站在一起,修士站在隊伍的最前列,他還伸手捂著領口,那里別著的勛章已經消失不見。

    “您——”修士艱難的開口,這個時候實在不是什么敘舊的好時機。

    興許是眾人信仰的改變,‘日’賢者這個時候的出現并沒有令圣徒們欣喜若狂,反倒大家都生出一種難以言狀的恐慌感。

    眼前的人影半虛半實,可確確實實是‘日’賢者的聲音、樣貌,修士等人曾經將他視如神明,絕對不會看錯這一點。

    但是這里是深淵領地,是另成一個小世界的特殊空間。

    修士曾經與宋青小說過,‘日’賢者受了重傷。

    可其實這只是修士等人內心的猜想而已,事實上從當年封印了‘月’賢者后,‘日’賢者就已經消失了三百多年。

    正是因為神廷失去了最初的‘神明’,信仰才會崩塌得如此之快,‘光明’系的圣徒也因為‘日’賢者消失的原因,實力大降。

    他們最初前往深淵領地的原因,除了是依照大預言術中‘日’賢者的指引,想要再次封印‘月’賢者,守護大陸和平之外——

    同時也想要尋找失蹤的‘日’賢者,將‘光明’派系即將潰散的信仰重新樹立回來。

    可是當‘日’賢者真的如同修士等人最初的預想一樣出現的時候,幾人面對這樣熟悉卻又陌生的信仰,卻有些猶豫了起來。

    “當年封印了‘暗’后,我受到黑暗力量的影響,主意識沉睡了三百年。”

    ‘日’賢者的那一雙紫瞳像是能看穿修士內心深處的想法,將他未問完的話說了出來:

    “但在沉睡之前,我曾留下預言,指引你們前進的方向。”他的目光閃了閃:

    “這幾百年的時間中,我的圣徒們,我并沒有完全消失不見,而是將我的氣息附著在了你們的身邊。”

    他一只手從黑霧中伸出,向眾人虛空一點。

    所有人感覺勛章原本佩戴的位置,都發出一股灼熱之感:

    “十三圣徒的勛章之中,有我與‘暗’的意識存在,所以透過它們,我一直都與你們同在,并且信守承諾,在你們封印‘暗’的時候,出現在你們身邊,仍舊帶領你們共同作戰。”

    “你撒謊!”

    修士等人還沒說話,四號的喝斥聲已經大聲響了起來。

    “……”不止是六圣徒怔了一怔,就連說話的‘日’圣賢都轉過了頭來。

    圣光盾已經將近消失,黑暗的力量將靈蝶施放出來的盾光驅散。

    四號不知何時閃現到了神廷眾人的旁邊,僅與修士等人數米之隔。

    他不知道偷聽了多久,修士等人因為‘日’賢者的突然出現,心神大亂,竟然完全沒有發現他靠近了眾人這邊。

    四號此人疑心極重,對于這位一直處于傳言中的‘日’賢者的突然出現并沒有多大好感。

    道士注意到這邊異動的時候,一直默默注視著道士的四號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邊的異樣,并神不知鬼不覺的靠了過來,恰好就聽到了‘日’賢者的一番話語。

    如今任務尚不明朗,純潔的心在哪里四號、宋青小至今都還不知。

    可是在四號看來,自己與宋青小一路將六圣徒送來這里,修士等人原本應該與兩人是份屬同一陣營。

    卻哪知趁著宋青小與路西法斗法的時候,突然鉆出一個男人,話里行間所說的話明顯就是在蠱惑修士等人。

    這擺明了就是摘桃子,四號哪里能容忍這種事!

    他內心深處懷疑的種子一點點生根發芽,在聽到‘日’賢者一番話后,冷笑出聲:

    “說什么與你們同在,你們不會相信這種話吧?”他轉頭看著修士,這老頭兒的臉色猶豫,像是一副心神大亂的樣子。

    四號看著這老修士沒出息的樣子,恨鐵不成鋼:

    “那勛章有鬼!十三圣徒的勛章之中,有這兩人意識,這擺明就是監視你們。”

    他陰暗的心理在此時發揮到極致:

    “這也就是說明,他隨時在盯著你們的一舉一動,若你們沒有按照他原本所說的話去做,違背了他的意識,他說不定就會要了你們的命。”

    “閉嘴——”

    ‘日’賢者在初時的怔忡之后,很快回過了神,臉色陰沉了下去。

    可四號壓根兒沒將這位半路殺出的大圣賢放在眼里,更別提聽從他的吩咐與指揮。

    試煉者的心中,強者為尊。

    這位大圣賢目前為止,并沒有展現出令人拜服的能力,四號自然不可能真的聽他的話住嘴,反倒說得更加大聲:

    “之所以現在沒有動手的原因,我猜測他可能還需要利用你們,另有目的!”

    “……”修士聽了這話,曾經虔誠的信仰占了上風,毫不猶豫的就道:

    “不可能。”

    “哼。”四號冷笑了一聲,論起陰謀、算計,這些圣徒在他面前不堪一擊。

    他聽到修士這話,不慌不忙的就道:

    “為什么不可能?他出現的方式依我看,透著一股邪氣,”四號舌如蓮花,將自己疑心極重的特點化為犀利的言語:

    “他身上帶著魔煞之氣,與‘月’賢者同出一轍。”

    “從他出現之后,他的長相有沒有變化,氣息與三百多年前,你們記憶中的‘日’賢者一不一致,你們可以再想清楚一些。”

    三百年的歲月之中,記憶里的許多人和事都有可能不再準確,與現實之中的一切有細微的差錯認知也是有可能的事。

    更何況四號的目的在于蠱惑,只要能撬動大圣賢與圣徒之間的關系,達到自己的目的,他才不管自己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照如今的情況看來,大家都心生猜忌,圣徒們牢牢站在他與宋青小的船上才是最穩的。

    但四號無意中說出口的話,卻如同最尖銳的箭,一下扎入圣徒們忐忑不安的內心。

    “除此之外,你們說過,巨龍統治的時代,是大陸曾經歷過最黑暗的時期。”

    路西法與紫發女腳踩著巨龍出現的時候,一下引起了‘光明’派系圣徒的抗拒。

    可想而知,巨龍的重返大陸,應該比‘月’賢者的意識蘇醒更嚴重的事,“可是他出現之后,有提過一次嗎?”

    四號的問題命中核心,令圣徒們面面相覷。

    他陰暗的話語帶著一定的蠱惑性,尤其是在大家的信仰偏移,一點一點慢慢腐蝕眾人的信念,令大家的心開始偏移。

    “你閉嘴!”

    ‘日’賢者的神情已經完全陰沉了下去,他的雙瞳像是醞釀了風暴,表情看起來有些嚇人。

    四號不為所動,繼續追問:

    “當年‘月’賢者背叛的原因是什么?你們有沒有問清楚過呢?”

    圣徒們神色一變,修士說道:

    “‘月’賢者背叛了信仰……”

    “你從哪里知道他背叛了信仰?”四號緊迫追問。

    “大光明與他形影不離,所以……”這一次回答四號問題的,是拉斐爾。

    “也就是說,這樣的話是‘日’賢者說的。”四號說到這里,見到眾人的神情,哪里還看不出自己的計謀已經成功。

    圣徒們的心已經不定,他乘勝追擊:

    “那如果‘月’賢者說,背叛的是‘日’呢?”他雙手一攤,露出一副無賴的神情:

    “反正你們也沒有證據,都是聽令行事。”

    “啊,這……”看得出來,圣徒們在此之前并沒有想過這樣的可能,四號的陰暗、多疑的猜測,像是令他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

    “我說了,讓你閉嘴!”

    ‘日’賢者的眼中紫光一閃,一團黑霧在他手中成形,頃刻之間化為一只飛騰的黑鴉,拍打著翅膀往四號疾射而去。

    “宋一,救命!”

    關鍵時刻,四號早有準備,毫不猶豫轉身閃離。

    那黑鴉之上帶著濃濃的死靈之氣,光憑其氣勢,就已經令四號察覺到不對勁兒。

    他的身影剛一原地消失,那黑靈死鴉便已經閃移至他所在的位置,‘轟’的撞擊上他的殘影。

    ‘呱呱——’

    粗礪刺耳的鳥鳴之中,那黑鴉將四號殘影撞散,‘呯’的化為大團黑色的霧氣。

    濃霧之中,大量黑鴉迅速成形,剎時變幻為成群結隊的死靈之鳥,將他殘影包圍。

    陰風大作之中,刺耳的鳥鳴聲此起彼伏,很快將四號殘影分食殆盡!

    四號的身影在十余米開外閃現,正好就看到了這些黑色的鳥群兇悍的一幕,還心有余悸。

    “宋一,別打了!”

    死靈之氣縈繞在四號的身側,那種感覺遠比奧格村中的時候,領主級的黑暗生物給他的壓迫感還要強、還要深。

    他稍一權衡,便判斷出自己并非‘日’賢者的對手,當即召喚隊友:

    “‘日’賢者已經出現了!”

    這話好似雷霆乍震,傳進了深淵領地中每一個人的耳里。

    那長尾抽拍的聲響一頓,火焰的咆哮聲與惡龍的長鳴響徹深淵領地。

    “殺了他。”

    ‘日’賢者淡淡的吩咐。

    他的話音一落,那些競相爭食四號殘影的鳥群‘呯’的一聲相繼碎裂。

    四號見此情景,微微一愣。

    同一時刻,一股強大的殺機將他牢牢攫住,令他無所遁形。

    四號的話觸動了‘日’賢者的逆鱗,令他心生殺意。

    受到這股氣機的刺激,四號的頭皮發麻,恐懼化為層層顫栗,浮現在他的臉頰、手臂,令他提高了警惕。

    這種恐懼來源于內心的深處,四號不知道‘日’賢者要想殺死自己,這些被他召喚出來的黑鴉卻又為何會碎裂。

    但出于敏銳的本能,他身上靈力一涌,‘轟隆隆’的火焰化為一層護甲,瞬間彌漫了他的周身。

    下一瞬,他的身周出現一點點的暗紫色光暈,如同盛放的花蕾,將他包圍在中心。

    四號吃了一驚,閃身想躲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神識無法再聽從他的指揮。

    他的識海遭到了一股無形力量的禁錮,身形像是被一層禁制壓死在這黑氣之內。

    黑暗的力量逐漸成形,形成一朵奇大無比的暗紫色的花朵。

    盛放的花瓣以違反自然法則的力量,緩緩往中心收縮、緊閉,像是要將四號困鎖在內。

    這會兒已經失去身體控制的四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黑暗的力量將自己包圍。

    “宋一!宋一!”

    龐大的威壓化為重重大山,將他牢牢壓制在地。

    四號的雙足被暗紫色的花蕾吞噬,下方像是無盡的虛空,有一股力量在下方拖拽著他,要將他拉入進幽冥。

    黑暗的力量纏繞在他四周,識海之內似是傳來陰魂、厲鬼的尖叫、哭泣。UU看書 .uukanshu.com

    絕望、惶恐如附骨之蛔,開始吞噬他的意志,令他的神識恍惚,不再保持清明。

    “宋——”

    最為可怖的,是四號發現自己開始不能如意的發出聲音。

    陰冷的感覺沿著他的脊椎生出,推散至他周身。

    一股陰冷的意識像是在擠占他的身軀,身體中多出一股不屬于自己的意識,令四號不寒而栗。

    “嗬——”

    他喉間發出一股古怪的嘶鳴,暗紫色的花瓣已經即將合攏,護持著他身體的火焰在這黑暗的吞噬之下湮熄。

    冷!

    一股極其陰冷的氣息如同四號的第二層肌膚,緊貼住了他的身體,順著他的每一個毛孔,鉆入他的骨血之內。

    ‘日’賢者的力量比他預想的更大,魔法的威力不容小覷。

    他太大意了!也太心急。

    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去招惹這個世界的‘神’。

    哪怕他已經一再將‘日’賢者的力量高估,但實則對于魔法力量的未知,仍令他的估計并不準確,繼而吃了這樣一個大虧。

    “宋……”

    黑暗已經快要遮蔽他眼前的視線,四周都是暗紫色的光暈,四號感覺前所未有的寒冷。

    他這會兒就是極度的后悔,拼盡全力的動了動嘴角,喊出了這一個字,眼見自己即將被幽冥吞噬之時——

    長尾破空的聲音響起,宋青小清冷的話語傳進他識海之內:

    “來了。”

    這兩個字并沒有帶著多少熱情,但對于此時陷入絕望之中的四號來說,卻如同天籟之音。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