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三章,流言

從1994開始
     大三沒有早晚自習,對于喜歡賴床的懶貨們來說,這無疑是天大的福報。

    早餐吃的魚粉,李杰總是胃口大好,一碗經常吃不飽。

    而與之相反的是馬平彥,每次早餐都是象征象征下。比如像現在,擱一雙筷子在碗里翻來翻去,使勁造,到最后都是夾幾根放嘴里慢慢的哆。

    每到這個時候,李杰就看不過眼了,把碗悄無聲息擺過去點,就歪著嘴巴說,“老馬,難怪你長不高,就是早餐欠的。浪費可恥啊。”

    好了,這話一出,馬平彥就知道自己該干什么了,端起碗二話不說,直接往李杰碗里扒,口里還含糊著說,“曠藝林多么漂亮的人啊,你肯定時時刻刻想著在她身上使力氣吧,來,老李你多吃點,多攢點力氣。”

    聽到提曠藝林,林義的眼珠子適時往李杰身上一照,有點遺憾,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上午有4節課,滿課。

    其實對于林義來講,進入大三他就開始挑課上了。

    比如教做人、教做事和教掙錢的課,有時間都會盡力上。而對于那些無力呻吟的課,基本就見不到人影。

    市場研究課是個青年女老師,很有味道。怎么說呢,每到這個課男生們都來的比較齊,大家心照不宣的都曉得人比課好。

    就連林義這個“開眼”看了世界的老男人,有時候也會瞄幾眼。

    把書放好,林義坐下時粗略的掃一眼,曠藝林竟然不在。

    這時,關注著他的孫念遞過來紙條:你在找誰?

    林義如實回:曠藝林。

    孫念看了眼名字,寫:對我膩了?想換個新鮮的?

    林義回:說人話。

    孫念緊著嘴一笑,又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義回:什么?

    孫念想了想,寫:藝林初戀男朋友昨晚來了,所以沒來上課。

    林義回:?

    孫念寫:今天藝林可能會和李杰提分手。

    林義回:這么說老李就是個工具人?

    孫念寫:是的,李杰和我的角色一樣,只是過渡品。

    這天沒法聊了,林義直接把紙卷起來,揉成一團,丟抽屜里,上課。

    講真,李杰和曠藝林走到這一步,林義不意外,或者說兩個宿舍的人都不意外。

    曠藝林當初分手后,大哭了一場,第二天就答應做了李杰女朋友,當時大家就都覺得這是賭氣。

    只是眾人沒想到這個賭氣,能氣過兩年罷了。

    孫念眼珠子隨著抽屜里的紙團在滾動,當它碰到前面擋板停止后,隨即又撕了一張便條下來,寫了又劃,劃了又寫。

    寫了半天都滿意,孫念最后看了眼認真上課的林義,于是把便條夾在書中,接著又把抽屜里那顆揉成團的紙條撿起來放入外套口袋,也是認真聽課。

    當天晚上,李杰回來了,一進門大家就感受到了他的濃濃的沮喪氣息。

    趙志奇、馬平彥和晃停直直地問:老李,你怎么了?

    李杰沒做聲,低著頭進宿舍,低著頭在板凳上發了會呆,接著又低著頭翻抽屜,最后找出了一盒磁帶,磁帶封面是周慧敏。

    林義認得這合磁帶,95年開學自己第一次進這個宿舍時,李杰就是在聽這合磁帶,當時放的是“流言”和“別望著我離開”等歌曲。

    那時的李杰邊聽歌,邊張貼著周慧敏的海報。

    果然,隨著磁帶的默讀,周慧敏的聲音又響起了。

    我一直以為不會在乎他們談論

    就算是身邊已經充滿各種耳語

    但我卻看到你那美麗的臉

    在多彩多姿生活中漸漸蒼白

    漸漸蒼白

    ...

    這個晚上李杰一直在重復放這盒磁帶,從“流言”開始,到“別望著我離開”結束。

    一直循環往復。

    尤其是聽到“別望著我離開”時,李杰眼眶里無聲無息充滿了眼淚,雖然努力掙扎著不讓淚水流出來。

    但大家都懂了,這是分手了。

    歌聲在繼續:

    若非在生命中出錯

    天真的輕率的瘋癲的愛你

    也許這生我不會愁眉

    這晚亦絕未全無馀地

    若非在生命中因你

    不休止不甘心不舍得放棄

    也許結識那刻我逃離

    ...

    第二天是星期六,沒課。

    由于外面下大雨的緣故,眾人都窩在被窩里還沒起床。

    七點出頭,林義接到了孫念打來的電話。

    他一時間有些詫異,“你買手機了?”

    手機那頭的孫念一邊用吸管汲取飲料,一邊不要臉的說,“我發現紙條抓不住你了,昨晚就跑去買了手機,憋了一晚上才敢給你打電話。可把我憋壞了。”

    林義平躺著望向花板翻,沒好氣道,“真有錢,手機說買就買。”

    孫念笑呵呵的不以為意,“本姑娘除了生的好看,不就是只剩下錢了么,你知道的。”

    林義懶得搭理,直接問,“說吧,有什么事?”

    “我給你買了杯飲料,下來喝。”

    “再廢話,我掛了。”

    “今天我生日,盛情邀請你們宿舍吃飯。”

    林義沒做聲,孫念和曠藝林是同一天生日的,心里在想兩宿舍的紐帶都斷了,人家分手的當頭,還咋吃飯。

    同時又在想,曠藝林真的狠,兩年前她生日和初戀分手,第二天就和李杰到一起了。

    而這次生日,又和李杰分手,同初戀又愛上了。

    只是不知道物理專業那個備胎會是哪樣的心情。

    思緒了一番,林義就縮到被窩里說,“我等會幫你偷偷問問吧,不過估計不會來了。”

    不出所料,等到李杰去洗漱的時候,林義問大家去不去時,四人商議一番,拒絕了。

    李杰從洗漱房回來的時候,似乎有所感,或者早上之前聽到了電話,就認真地說,“你們去吧,大家都是同學朋友,別因為我割斷了這份大學友誼。”

    當天大家都沒去赴約,而是在趙志奇的強烈推薦下,去了樓下小賣部。

    說起來是小賣部,UU看書www.uukanshu.com 其實倒是像個小酒吧。幾個小凳子放在櫥窗邊,可以坐在上面吃東西,或是喝啤酒。

    本地產啤酒因為正在搞活動推廣的原因,以高中獎率聞名。買一瓶,看瓶蓋,中一瓶,打開,看瓶蓋,繼續中,再來一瓶。

    今天運氣好到爆,5人就開頭買了一瓶啤酒,然后喝到想吐。喝夠之后趙志奇還帶著一個中獎的瓶蓋走,說下次接著喝。

    晚上9點過,孫念帶著劉燕給大家送來了蛋糕和煙酒、以及一些下酒的鹵菜。

    孫念就近把一條中華煙放晃停桌上就笑吟吟地說:

    “我知道自己長得禍國殃民,你們不敢太過靠近。不過沒關系,我只禍害某人的,你們放寬心思該吃吃,該喝喝吧。”

    ps:9

    身體不舒服,沒狀態,為了全勤水了兩章,抱歉。

    當然了,也算是填一個挖過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