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四章,一十一月的收獲

從1994開始
     蛋糕來了,煙來了,啤酒來了,鹵菜也來了。

    都老同學老朋友的,宿舍幾人也不再扭扭捏捏,圍著坐好準備開干。

    不過讓林義無力的是,孫念和劉燕也不急著走,竟然也跟著坐了下來。

    林義不得不提醒說,“你倆上來這么久了,還不下去的話,宿管阿姨可就要來查寢了。”

    劉燕彎著桃花眼笑了,“林義你是不知道吧,你們這棟樓的宿管阿姨和孫念媽媽是小學同學。”

    林義瞬間暈頭,竟然還有這事,那以后自己還能安靜的了?

    孫念睜著眼睛看著他,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一樣,側頭笑著,有些微微得意。

    然后,也不知道她哪根筋搭的不對,竟然不顧這么多人在場。就那樣子,就那樣子傾過上半身緊貼著林義手臂,小嘴湊到他的耳朵邊,用只有兩人才聽的聲音誘惑道:

    “今天我21歲生日,只要你想,我可以留下來陪你,保證晚上不發出聲音。”

    林義瞬間驚悚,“這可是宿舍。”

    孫念壓抑著聲音說,“我能忍。”

    忍個雞兒忍,林義pia了她一眼,沒好氣的直接用手臂彎把她肘開,真的是怕了她那狗膽。

    雖然說是這么是,孫念和劉燕到底還是知道進退的。

    只是孫念走之前的舉動有點讓眾人瞠目結舌。

    只見她先是拉開林義的儲物柜細細的查看一番,對著那些衣服褲子襯摸了好一會兒。

    末了,這女人對井井有條的擺放很是滿意,還煞有介事地說,“林義,你在衛生這方面可以過我媽媽那一關了。”

    聽到這話,林義頭大,心說謝謝了啊。咱可不想見你媽,把機會留給別人吧。

    不過讓林義更頭痛的還在后頭。

    只見孫念脫了鞋子,竟然恬不知恥的爬到了他的床上,抓起被子聞一聞后,又有模有樣的在床上平躺了十來秒才走。

    好吧,你走就走,臨了臨了,走到門口又停滯了一會兒,接著轉身把林義手里喝了一大半的啤酒拿走了。

    至于她拿走喝剩了的啤酒干嘛,驚呆了的眾人,心里也是雪亮。

    “牛皮,義哥,你是真的牛氣,我老馬是徹底嘆服了。您老人家收我做徒弟怎么樣?”

    “死開。”

    “別介啊義哥,徒弟不行,徒孫也可以啊。”

    馬平彥是徹底被孫念的明目張膽給驚呆了。想當初大一開學見到孫念時,也是動心不已。只是根本不敢靠近孫念,現在讓自己驚為天人的女人竟然...

    真是信仰碎了一地。

    ...

    第二天,蘇溫來電話了,說已經派沈柯帶隊和金壽取得了聯系,達成了初步意向。

    女人溫溫軟軟的說,“現在有三個備選方案,羅湖、福田和南山各有一個,

    你喜歡哪里?”

    林義靜靜地想了一番,才開口道,“羅湖我們有了量販店,先放一邊吧。南山和福田比的話,現階段我更傾向于福田。”

    “嗯,那就定在福田。”見到小男人的選擇同自己不謀而合,蘇溫也是心生歡喜,為兩人的默契而歡喜。

    選定了地點,林義直接問起了最重要的事情,“你們規劃多大面積,金壽開價多少錢?”

    蘇溫回答說,“同羊城的歐尚shoppingmall規劃一樣,8.3萬平方米,也就是123畝左右,金壽給我們的單價是20萬一畝。我們需要支付2460萬元。”

    聽到這個價格,林義有點不敢置信,聲音都不由自主的抬高了幾分,“這么便宜?”

    女人右手捏著白瓷調羹慢慢地攪動著咖啡,溫溫一笑,道了聲“是”。

    林義不淡定了,要知道羊城8.1萬平米土地,單價差不多60萬一畝。

    而這20萬一畝的價格,完全是那些背景雄厚的地產企業才有的特殊待遇啊。

    而且這個特殊待遇人家還不能經常有。

    自己竟然也能撿一回漏,林義心里頓時對金壽有點感激了。

    說了價格,蘇溫又告訴他,有金壽做中間人,銀行方面愿意無息貸款2.5億,期限4年。

    自己這方只要再出資一億,就可以啟動項目。

    這個貸款倒沒有出乎林義的意料,思考一陣就又問,“提供這么大的便利,金壽有什么附加條件沒?”

    蘇溫輕抿一口咖啡說,“提出一個要求,希望我們明年能破土動工,趕在2002年前開業。”

    林義明白了。

    金壽提供這么大的便利,就是希望能在他的任期內出成績。不過這也能理解,付出這么多,人家肯定是想盡快得到回報的。

    “你有什么看法?”林義心里在想,要是這樣的話,滬市的shoppingmall可能要往后推遲半年了。

    蘇溫糯糯的建議,“小男人,我的想法是,廈門的shoppingmall項目按原計劃不變。

    而滬市的項目推遲到明年下半年、或99年開春再動工吧,畢竟那兩塊地已經攥在我們手里,可以緩個半年。”

    林義欣然同意,“不錯,我們不愧是兩口子,想到一塊去了。那就這樣決定了,你盡快回復金壽吧,到時候我只負責簽字就可。”

    聽到小男人念叨的“兩口子”,蘇溫閉上眼睛感受著午后的陽光,輕輕的說了聲“好”。

    聊完深城的shoppingmall,林義又關心起了其他城市的商業地塊進展。畢竟馬上就是98年,國家馬上要出臺新的房改政策了,不急也得急。

    于是緊著問,“滬市那兩塊地,抵押貸款后,目前成果如何?”

    蘇溫告訴他,“除了滬市外,目前在南京、杭州已有置地,廈門只是初步選好了地址,要你來定。”

    林義知道,現在廈門的地位不比后世,從某些方面來說地位是高于南京和杭州的。

    畢竟是改革開放第一批重點發展的四大特區之一,國家如今對它還是很重視。

    不然也不會出現深城大家長調往廈門當一號人物的那種開懷。

    林義當即回答說,“寒假我要去一趟廈門,到時候再說吧。”

    兩人之所以要拖一拖,其實根本原因也在于要好處,像深城拿地一樣要好處。

    ...

    兩人有一叨沒一叨又講了一會兒,最后在林義囑咐她注意身體休息后,兩人才掛了電話。

    ...

    握著息屏的手機,林義走在校園的林蔭小道上,想起剛才的電話內容,內心還是掩飾不住的高興。

    說句心里話。

    能在深城這樣的城市開設一個歐尚shoppingmall,林義是感到非常有成就感的。

    要知道后世萬達想把萬達廣場鋪設到深城都沒有可能。

    理由嘛,很簡單:

    一是,深城是國際影響力的新興現代化城市,人口多,空地少價格高,而且萬達的定位又是中低端。

    不僅如此,后世深城的商場很多,并且已經飽和。

    比如有萬象城、有海港城、海岸城等等,所以不適合萬達商城進駐,萬達商城只能集中在二三線城市上開拓。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現在建設的時間是對的,畢竟市場還是空白,周邊也沒那么多超市和商場、五星級酒店以及高級寫字樓。

    林義相信,只要這個shoppingmall一建,以后周邊幾公里地都不敢有大型超市、大型酒店湊過來送死。

    同時,林義和蘇溫把歐尚shoppingmall定位為高端品牌也是對的。

    畢竟歐尚shoppingmall是以東京銀座為模板。借鑒了香江中環、韓國明洞、紐約第五大道等地方的優點,再結合林義自己幾十年的所見所聞和購物廣場的本土化。

    不論在設計上、格局上、視覺上、投資上和運營商上,還是國際化方面。歐尚shoppingmall在這年頭的內地,可以說是一騎絕塵。

    不要顯得太過高端,太風騷,太吸引眼球。

    別的不講,光說現在已經建好的一期工程棕櫚廣場和噴泉池,已然成為了羊城市的著名觀光景點,也成了很多人拍照片的首選之地。

    這也是郭青看一眼就入定了的原因,也是之前那位深城大家長和現在的金壽想要引入歐尚shoppingmall的緣故。

    除了上面的因素,萬達廣場的運作方式是通過大量建設銷售型物業。

    如住宅、寫字樓等快速銷售回款,支持萬達購物中心或旅游娛樂項目發展的道路。

    如果沒有這些可售物業的支持,萬達是玩不轉的,所以在二三線城市中,政府愿意為萬達買單,通過便宜的土地出讓給萬達才造就后世的高度。

    但在新世紀,土地寸土寸金的深城,資源十分有限。同時深城房地產市場有著自己的特點,外來開發商想要進入并不容易,發展速度很快,城市化、工業化、現代化都十分的有成就。萬達的中低端模式同這般繁華的大都市顯得格格不入。

    三是,深城的土地大多數都是以公開的方式拍賣,而萬達大多是靠背景以協議的方式拿地。后世深城的商業土地價格很高很高,是很難在投資回報達到財務要求。

    所以,林義才覺得是這個時代幫了他。

    有機會讓自己以低成本而去鋪設一個高檔的、且與國際接軌的shoppingmall。

    這真的是值得一件自豪的事情。可以銘記一生。

    如果到了明年,新的房改政策一出,這么好的商業地塊是決計不會這么便宜的。

    就算有這么便宜的地,基本也輪不到自己了。

    ...

    年難留,時易損。

    幾個眨眼間,11月的尾巴也消失在了視線里。

    這讓林義禁不住感懷:我們能看到的都只是過去,只是過去離我我們很近、又很遠而已。

    誒,老夫生命里的11月又少了一個。

    時間雖然過得快,但也不是沒有收獲。

    比如昨天晚上大長腿一回到家就說,“伊萊買電腦了,買的步步高牌子的,以后我們可以用電子郵件聯系了。”

    聽到許久不曾在耳邊響起的名字,林義當時也是好奇問,“她為什么不買聯想或外國品牌的,而是選了步步高電子的?”

    大長腿笑著回答說,“伊萊抱怨,被步步高電腦的魔性廣告洗腦了,一進入電腦城就直奔步步高電腦的門面而去。事后還后悔,怎么就不多看幾家呢。”

    林義開心的笑了。

    無獨有偶,時間往前面再推點,就能聽到趙志奇的嘚瑟,“我姐買了步步高牌子的電腦,我老爺子說也幫我買了一臺在家,寒假回去就可以用。”

    林義立時就問,“不討厭步步高這牌子了?”

    趙志奇當時是這么回答的,“我又不傻,這可是名牌貨啊。名牌貨你們知道嗎!”

    宿舍幾人齊齊給了個白眼。

    ...

    12月01號。

    追著正午的鐘點,林義拄著黑色雨傘緊趕慢趕走進步步高電子。

    只是一進門,就聽到了市場部負責人對蔣華說:

    “蔣總,蜀都和京城的電腦貨款已經打過來了。他們還一個勁要求增加供貨量,沒存貨了。”

    蔣華有些頭疼,“不是一個禮拜前才各自發了5000臺嗎,又賣完了?”

    市場部負責人劉經理笑呵呵的,嘴巴都快合不攏嘴了,“賣完了,賣完了,都賣完了。我們的貨好賣,消費者都認我們的牌子。”

    蔣華無奈,只得一個電話把生產經理叫來,“沒貨了,趕緊把產量抓起來。”

    生產部門經理一臉汗漬,慘兮兮道,“又沒貨了嗎?我都已經安排三班倒了。”

    蔣華蹙眉,“那你趕緊擴大生產規模吧。”

    生產部門經理眼巴巴看著她不說話。

    蔣華手一揮,“行了,你先回去準備,新設備和新員工盡快給你送來。”

    “好,那我馬上回去準備了。”生產部門經理得了許諾,也是趕緊溜,實在是太忙太忙,走不開。

    市場部和生產部的才走,采購部的負責人又跑來訴苦了,一進門就喊,“蔣總,再給我招聘幾個人吧。我這一天天的、腳不離地只吃一餐,可也忙不過來啊,我一個部門負責人都淪為一線采購員了。”

    蔣華問,“要幾個人?”

    采購部負責人說,“給我增加一個助理,再來5個一線采購員。”

    蔣華靜下來想了想,隨即讓助理遞給他一份新的采購清單,打發說,“準了,你快回去把東西買回來。”

    采購部負責人接過一份厚厚的清單,也是臉一抽,心想我可是來要人的,怎么又加擔子了?

    “蔣總,這上面有一部分零部件和生產線是灣灣和日本采購的,時間可能不會這么快。”

    蔣華問,“多久可以好?”

    “最快也要20天。”

    蔣華看他一眼,就不留余地的說,“15天,我只給你15天。15天后要是看不到東西,你可以回家養老了。”

    “哎...”采購部負責人本想爭辯一番,但抬頭看到蔣華那沒有表情的臉,也是默默地嘆口氣,趕緊走人辦事去,心想我不好過,手下的那群崽子們也不能讓他們好過。

    把這個打發走,蔣華隨即又把人事部負責人叫來,“盡快招人。”

    人事部經理看她拉個臉,也是不敢多說話,直接應一聲就和蔣華助理商量核對去了,看哪些崗位需要招人,以及招多少。

    林義大爺樣子的坐在一邊看了會,也是咂摸咂摸嘴。

    一個月不見,蔣華的辦事風格明顯利索了很多,相比以前,現在完全是一副女強人的形象。有點欣慰。

    忙了一陣,把一串串人打發走,蔣華轉身看向林義的剎那功夫,立時爬上一個笑容說,“讓你看笑話了。”

    林義也是跟著咧嘴一笑,擺擺手道,“這是好事,我打心底里為你高興。”

    “嗯,”難得被認可一次,緊繃的蔣華心里也是舒爽了一口氣,緊著就匯報說:

    “林總,11月份的匯總出來了。”

    “賣了多少電腦?”

    “我們電腦出貨總計4.6萬臺。其中高端機8512臺,中端機2003臺,剩下的是低端機。”

    林義眉毛一揚,也是有些驚喜,“中端機賣了這么多?”

    提到這個中端市場,疲憊不堪的蔣華也是來了精神,只見她流光溢彩的回答說,“是的,我也是沒想到,剛開始預估有8000臺就謝天謝地了。

    真沒想到市場會爆發這么快,爆發的這么迅猛。”

    說句實話,直到昨晚看到這份臨時成績單時,蔣華那一直懸著的心才敢落地。好久沒敢合眼的她,昨夜才敢痛痛快快睡了整整6個小時。

    再說句心里話,其實蔣華和大家一樣,之前并不看好中端市場。

    但礙于林總以往的輝煌,以往的高瞻遠矚,她覺得自己作為一個被他親手培養起來的徒弟,可能連皮毛都還沒學會,也就沒敢反駁。

    可,事實證明。林總還是她心里的那個林總,讓人望塵莫及的林總,又判斷對了。

    蔣華知道,要是換做自己去強行要求進入中端市場,UU看書 www.uukanshu 那公司高層決策會議那一關就不好過。

    不過通過這件事,她明白,這位林總徹徹底底把公司的人馴服了,以后講話基本就是金科玉律般的存在。

    思緒到這里,蔣華不由偷瞄了眼端坐在那邊看臨時報表的男人,腦子也不由浮現出了蘇溫那弱不禁風的絕美臉蛋...

    正當蔣華心思飛絮的時候,外界的各大電腦廠商也在召開緊急會議。系統研討步步高電腦的過去一月的所做所為,分析中端市場是偶然大爆,還是真的有這么大的潛力?

    ...

    當天下午,當林義和蔣華在辦公室開二人會議的時候,辦公室門驟然響了起來。

    咚咚咚...

    蔣華側過身子說,“進來。”

    一身周正西裝的女助理急匆匆走進來就匯報說,“林總,蔣總,剛才接到最新消息,聯想降價了。”

    林義問,“高端機還是低端機?降了多少?”

    女助理回答,“高端機沒變,低端機降價了。一款從5988降到了5788元,另一款從5598元降到了5198元。”

    ps:8

    這個月的月票能過500嗎,大家給點力呀,還沒上過500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