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五章,2超多強

從1994開始
     女助理回答,“高端機沒變,低端機降價了。一款從5988降到了5788元,另一款從5598元降到了5198元。”

    林義問,“方正、長城和TCL等其他電腦品牌呢?也降價了沒?”

    女助理搖頭說,“暫時還沒收到降價消息。但根據前方的同事講,最近這些企業都在整天整天的開會,估計聯想降價了,他們也會跟著降價。”

    “嗯,”林義嗯了一聲,問蔣華,“你怎么看?”

    蔣華蹙眉,“聯想都降價了。如果我們的低端機不降價,就會陷入很被動的局面。剛獲得的、不穩定的市場份額肯定會流失很多。

    因為我們在電腦領域還是個新品牌。還沒有培養出一批死忠客戶。

    可是,如果我們選擇跟進降價,那就更不利。

    我們的低端機投入市場才一個月。而現在就降價了,會讓11月份買了我們電腦的人怎么想?

    這會讓他們產生不滿,甚至怨恨。會對我們步步高電子這個品牌產生不可逆轉的傷害。

    所以我的想法是不能降價。”

    聽到入骨三分的分析,林義也是欣慰的點點頭,對這個女人越來越滿意了,“我早就預料到聯想可能會采用價格戰,這是他們對付外國品牌的慣用招數了。

    所以之前我才要求我們的低端機配置要高于聯想一點點。

    現在正是利用這點做文章的時候。這樣,你找一些有影響力權威機構和著名專家,讓他們對我們步步高電腦、聯想、方正和長城等熱門品牌的低端機出具一份性能比對表。

    然后你找信得過的媒體全面報道出來。

    這里我有一個要求,不動則已,一動就必須鬧得天下皆知。”

    蔣華說,“要請不同的權威機構和專家出具這樣一份性能比對表,可能比較難,還可能要花大價錢。”

    林義毫不在意的揮揮手說,“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盡管去做,在錢面前,很多看起來堅固的東西都是紙糊的。

    你只要這些機構和專家站在公正立場就可,難道這樣白送來的錢還不愿意要?怕不是傻子。

    另外你也不用怕花錢,錢掙來就是用來花的,在關鍵時刻要舍得花錢,要會花錢。”

    “好。”蔣華應了一聲,然后說了心中的擔憂,“如果這樣做,我們就把這些品牌得罪死了。可能會引來激烈的價格戰。”

    林義正了正身子,嚴肅的開口道,“得罪?得罪就得罪吧,遲早要全面翻臉的。

    再說,我們這樣做,其他電腦品牌還巴不得呢。

    同樣性能的機子,聯想就是比別個高貴,賣的就是比別人好。

    估計這些品牌早就不滿了,只是因自身實力撼不動聯想而已。

    但我們不一樣,我們步步高電子在國人心中也是大品牌,也是信譽度高的知名品牌。

    甚至因為優盤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還是走出了國門的世界性品牌。

    所以,同樣的事,方正和長城不敢干的,沒能力干的,干不好的。那我們步步高電子來,因為我們有這個底氣。

    去做吧,不怕得罪,也不擔心。

    我估摸著,很多同行巴不得我們戳破聯想的神話外殼,好渾水摸魚呢。”

    林義說這番話當然是有底氣的,自己可不是愛多VCD的胡老板。

    現在的步步高電子要錢有錢,要人才有人才,要技術有技術,根本不懼怕價格戰。

    甚至說句不好聽的,聯想有很多零部件都是依靠買買買,對外早就有依賴性了。

    而步步高電腦好歹有相當一部分零件是自己公司生產的,

    或者由北極光微電子生產的。

    再加上北極光微電子給蘋果代工部分電腦零部件的技術,也在慢慢交流學習中傳授給步步高電子。

    所以,在很多零部件的成本上,步步高電腦有一定的優勢。

    其實林義一直認為,當年愛多胡老板要是有自己這樣的雄厚資金,VCD領域誰死誰活,還真不好說。

    思緒到這,林義又吩咐說,“當然,光靠輿論戰,光靠嘴巴子喊,光打雷不下雨,也是沒太大用的。畢竟人家是聯想。

    所以,我的想法是在低端機市場再推出一款型號專門用來打加價格戰,性能要和聯想的低端機差不多的。”

    蔣華記好筆記,抬頭問,“那我們定價多少合適?”

    林義想了想說,“聯想最低價是5198元,那我們少100元,定5098元。

    它后續降多少,我們跟著降。它聯想要是不依不饒,我們就降到它膽寒。

    不過...”

    說到這里,林義笑了笑,“不過聯想不是傻蛋,柳老板精明著呢。知道光靠降價是根本拖不垮我們的。

    所以只要稍微具有點大局觀,這個降價就一定會有個底線,不然受害的是整個電腦行業。

    柳老板這人,肯定不會干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

    蔣華跟著一笑,心里頓時有了幾分底氣。

    ...

    接下來兩人就中端市場的應對措施好好商議了一番。

    林義決定再趁熱打鐵地推出一款6688的中端機,以應對其他品牌進入中端市場的價格挑戰。

    同時,兩人圍繞價格戰也是討論了許多。

    除了預算好接下來一年的8000萬元廣告費用外。

    兩人還就售后服務、促銷活動、贈送鼠標墊、鼠標鍵盤等小禮品和商家返利做了細致的決策...

    反正兩人已經下定決心,就算盈利低一點,少賺一點,也要打出氣勢,也要打贏這場電腦戰爭,正式在這個行業站穩腳跟。

    ...

    兩人在辦公室呆了整整一個下午,當林義腰酸背痛走出來的時候。

    也是心疼。

    11月份出貨4.5萬臺,帶來的利潤都還不夠未來一年的廣告費用。

    擱誰都會心疼,可是又沒辦法。

    誰叫步步高電腦新入行,而且前有狼后有虎呢。不趁機好好宣傳一番,還真怕步步高電腦高不成低不就的被淹沒了。

    70萬臺。

    聯想今年11個月已經出貨了70萬臺,林義走到一個攤位準備吃碗混沌的時候,腦子里還在回想著蔣華告訴他的信息。

    林義心算了下,自己11月份4.5萬臺,按這水準最樂觀的預估,一年也就54萬臺左右。

    相比人家聯想一年76萬臺的出貨量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不過,人要知足。

    畢竟11月份2.7億的銷售額,這個開門紅還是非常喜人的。

    是非常巨大的,甚至是驚人的。

    不僅單月出貨量一舉超過了長城和方正。也表明了步步高電腦的上升潛力很大。

    當然了,林義也知道,步步高電腦能取得這個成績,主要還是歸功于之前步步高電子建立的、深入人心的品牌影響力。

    第一月銷售好,基本是靠大品牌帶來的福利。步步高電腦真正的水準是多少,還得看后面三個月能穩住多少。

    這也是林義所擔心的。

    同時也是期待的,他相信測評的參數,相信市場會給過硬的質量帶來回報。

    ...

    帶著亦喜亦憂的心情回到書店三樓休息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心有牽掛的林義爬起來匆匆洗漱一番,就趿拉個黑白棉拖,蹭蹭蹭地下了樓。

    目的明確,林義進入書店一樓就沖禹芳喊,“學姐,今天的報紙到了沒?”

    禹芳正在彎腰清點書籍,聽到聲音連忙站起來說:“還沒到,今天可能是雨太大的緣故,郵遞員還沒來。平時都這樣,下雨天會受影響,你再等一會兒。”

    “行,你先忙,那我等會兒。”

    見到禹芳又開始忙著統計圖書冊,林義感覺自己也幫不上忙,閑的無聊,就仰頭靜靜地感受了一番雨落。

    不知為什么,看到暮靄沉沉的天際,林義突然心生感應,覺得明天的家鄉可能要下雪了。

    想到下雪,雖然離家千里,卻竟然隱隱還有些期待。

    后面起風了,而且越來越大,呼呼的北風刮的水珠子、塑料袋和紙屑亂飛,門口立著的林義也是沒辦法,只能往里躲躲。

    似乎有一陣子沒來書店二樓了。還是那么的窗明幾凈,還是那么的充滿了書香濃墨氣息。一時間林義找到了當年開書店的初心,很喜歡這種感覺。

    視線緩緩掃了一圈,沒幾個人。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金妍竟然在這兒,而且還是一個人。

    帶著好奇,林義走過去問,“你怎么來這早?那兩貨呢?”

    金妍雙手捧著咖啡,抬起好看的眼皮瞅了他一抹,就麻利一笑,“她們兩還沒起床,我是出來買早餐的,路過這里就順帶喝一杯咖啡。”

    呸,信你有鬼了。

    眼前這女人有多愛喝咖啡,林義還是知道的,而且還清楚她為什么經常來這里喝,因為不收她錢。

    以前是不好意思要錢,也不在乎那點錢。但現在嘛,知道她親爸是金壽后,那就更不能收錢了。

    有時候,林義也沒弄明白。你說金妍這人吧,生的好看,大家庭培養出來的氣質也很不錯,還多才多藝,平時也很自律,很講究,也很大方。

    但是不缺錢用的這女人,特別喜歡蹭吃蹭喝。

    又逮著想了一通,還是沒太明白。或許是被冷秀帶偏了吧。

    算了,不想了,想也沒用。

    反正看破不說破,彼此心照不宣的裝聾作啞也挺好的。人有時候揣著明白裝糊涂也是一種快樂。

    林義慢慢悠悠坐在她對面,目光散亂沒有聚焦的看她喝了會咖啡,中間想到了什么。

    就說,“你幫我傳個信,你告訴艷霞,她要是還不回來給我做飯,我就餓死給她看。”

    林義也是心累啊,有苦說不出啊。

    自從和大長腿有了親密接觸后,一時間沒收住手,連續四個晚上要了她。

    結果就是鄒艷霞跑了,跑回學校宿舍和租房去住了。

    想起那個陰雨綿綿的早上,兩人做完早操,大長腿有氣無力去淋浴間洗漱的樣子,林義覺得自己特么的不是人,竟然沒想到她洗完澡就跑了。

    說好的做早飯呢?

    真的是,娘希匹的,自己竟然又單身了十多天了。

    金妍聽到林義這話,恍然間想起艷霞羞于開口的樣子,也是敏感的猜到了什么,笑著不做聲。

    后面可能是笑的忍不住了,又不想讓林義太難堪,干脆拿著咖啡換了座位。躲到一個角落,自個兒開心去了。

    ...

    雨一直下...

    但送報紙的郵遞小哥還是來了,林義拿到報紙就開始閱讀。

    在世界經濟整體低迷的情況下,這些媒體一邊討論大宇模式的失敗與教訓,爭論國企有沒有要進行改革的必要;一邊關注著國內的經濟活力。

    不出意外,聯想又上A面頭版頭條了。

    上榜的理由就是:聯想順利進行了京城總部和香江分部的整合,股價飛漲,在一片哀鴻遍野的股市里,這簡直就是“奇跡”。

    真是太打眼了。

    聯想創造的奇跡也是引起了各行各業的強烈關注,順帶就是電腦市場猛然壯大了,聯想銷量與日俱增,出貨量一天比一天高。

    一時間已經封神了的柳總又被拎出來吹了一番:什么中國高科技的領頭羊,中國企業界的啟明星,改革開放的奉獻者。

    林義連掃幾篇,發現都是這樣的吹捧。心里也是感嘆,沿著這個路子下去,這老柳同志看來是要加冕成教皇了。

    同時也是郁悶,自己好不容易要利用媒體打擊聯想一番,卻搞出了這事。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媒體還是有眼力見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步步高電腦也是成了很多大報紙的核心報道內容。

    比如媒體這樣報道:步步高電腦單月出貨量4.53萬臺,又一新的電腦品牌崛起!

    又比如:步步高電腦引領中端市場的新篇章,凝聚新的神格。

    再比如:步步高電腦首月銷售2.7億,神話!!!

    再再比如:國產高端機市場,聯想不再獨霸江湖,步步高電腦迎頭趕上!

    再再再比如:國內電腦行業迎來超級黑馬,單月銷售2.7億元!步步高電腦與聯想的王者之爭!!!

    ...

    連篇累牘。

    媒體如雪花一般的密集報道,雖然很多內容都是為了吸引眼球,大吹特吹。

    但林義開心啊,步步高電腦一出道就拿來和聯想對比,簡直就是最鋒利的廣告。最牛逼的營銷。

    比步步高電子自己花錢打廣告的效果還要好。而且還能省一大筆錢。

    緊著又瀏覽了其它報紙,大同小異,不是吹聯想就是在吹步步高電腦;不是在談大宇模式,就是在吹聯想和步步高電腦;不是在談經濟危機和股市,就是在吹聯想和步步高電腦。

    林義看的郁悶的同時,也是舒服。

    只是可惜了長城、方正、TCL和海信等熱門品牌,可憐的連新聞邊邊都沒蹭到。

    要是按媒體這樣報道下去,國產電腦就是“兩超多強”的局面了,這樣給消費者洗腦很好,很好,要多洗洗。

    林義很樂意看到。

    ps:8

    今天更新了9400字,給力吧。

    哎,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