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6章 重回2030年

間之蠹
     十三歲正是花一樣的年紀。

    即使是范敏,沈冰也是在她十五歲的時候才認識的。十三歲的江江,染回了黑發之后,看起來跟范敏簡直就像是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沈冰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一切似乎又都這么的合理。

    如果江江不是真的跟范敏有著如此親密的關系,她又為什么要死抓著范敏不肯放手呢?

    但是女兒?

    沈冰雖然一直都很想跟范敏要一個女兒,不過無論是在自己還未成為間蠹的那一世,還是在后來的第二世,亦或是現在,他都從來沒能實現過自己這一愿望。

    間蠹沒有因果,永遠也不可能有后代,曾幾何時,沈冰已經絕望了,放棄了。

    也許作為間蠹,就應該孤獨終老吧,所謂的繁衍,大概也只能在這時間的長河中,搜索存在成為間蠹潛質的人,最終同化它,一定意義上的擁有后代吧?

    他從來沒想過,上天也會跟自己開這么一個玩笑。另一條時間線中,自己女兒的某一個可能,居然與自己同時成為了間蠹。

    沈冰曾經以為,經過這么多年的時空旅行,他就算見到再離奇的事,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動搖。但現在他發現,他錯了。并不是他不會動搖,如果發生的事情實在超乎他的想象,他還是會動搖的。

    曾經以為永遠失去的東西,居然就這樣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這種激動的感情,無異于當初再次回到那公司的廁所中一樣。

    熱血沖頭,沈冰抓著自己的頭發,他現在完全無法冷靜思考,他甚至忘了只需要向著自己釋放兩個冷靜魔法,就能夠冷靜下來。

    “嗷嘶……”剛想開口的沈冰,因為舌頭打結不小心咬了自己一口,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冷靜下來后,他緩緩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江江的頭。

    江江閉上了眼睛,沒有躲開,她相信,自己說出自以為的真相后,沈冰絕對不會再有傷害她的欲望。如果有的話……

    當那并不溫暖的大手,覆蓋在自己頭上的時候,即使再忍耐,江江的眼角還是止不住的流出了淚水。

    這種感覺,曾經與范敏相依為命了十三年的江江,從沒有經歷過。而就在今天,一對素未謀面的父女,就在同一時刻,實現了自己曾以為永遠也實現不了的愿望。

    人生中總有那么一些不圓滿。江江明白,當年沈冰的離去是不可避免的,這不是背叛,只是生活給大家開的一點玩笑。雖然這玩笑,江江和范敏開不起。

    江江伸出手,攬住了沈冰的腰,把頭埋入他胸前,盡情的哭泣著。此刻,沈冰也淚流滿面,唯有一旁的范敏,一臉懵逼,還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范敏不是間蠹,現在的范敏,滿打滿算也才十六歲。這一幕,著實有點超出她的理解范圍了。

    自己的女兒假裝是自己的姐姐,自己未來的老公跑到現在來,跟女兒打了一架,然后兩個抱在一起哭?

    熱鬧的是你們,

    感情我才是個外人吧?喂,你們兩個之前打生打死的,到底是在爭的誰啊喂!

    兩人打了一場并不是什么大問題,生活中,女兒和父親爭風吃醋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只是可憐了范敏。一個有著和她夫妻之間十幾年的生活記憶,一個有著和她母女之間十幾年的生活記憶,只有她自己,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個莫名其妙的“真丈夫”和一個莫名其妙的“真女兒”。

    沈冰帶著范敏和江江回到了南江市,左擁右抱,享盡了齊人之福。

    咳咳。

    只不過,范敏的臉色,一直顯得有些抑郁。

    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沒有解決,如果不讓范敏找回她的父母的話,她會記恨江江一輩子。

    李七言見沈冰帶著江江一起回來,并且還左擁右抱的,頓時愣了一下。

    “冰……冰哥,她……給你收了?那今后是不是得叫嫂子了?”

    李七言那“不愧是我冰哥”的表情讓沈冰很是蛋疼。

    “滾滾滾!想什么呢?思想怎么這么骯臟!”沈冰作勢欲打,不過也只是與李七言之間開的小玩笑罷了。李七言自然是知道,兩人應該是化敵為友了。

    “小七,我最近要離開一段時間,家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沈冰準備去一趟江江的位面。不僅僅是為了找回范敏的父母,也是為了見見自己的父母。根據江江的描述,那條時間線之中,消失的只有沈冰和范敏,而他倆的雙親,依舊健在。

    “離開?干嘛?你要走多久?南江沒你在,我鎮不住場子的。”聽聞沈冰要離開,李七言頓時覺得有些慌亂。過慣了擁有主心骨的生活,忽然間聽聞沈冰要走,李七言自然是要挽留一下。

    “也許幾分鐘,也許幾個小時,或者幾天,幾個月,幾年。沒個準信的。”這次是要去到另一個位面,真正回來的時候,這里的時間到底走向了何方,沈冰也不知道。之前江江帶著范敏離開后,他這里過了兩天,才讓商博洋把范敏拉了回來。但是在江江的位面,時間僅僅過去了一瞬間而已。而江江之前去染了個頭甚至梳妝打扮了一番的時候,沈冰這里也只不過僅僅過去了一瞬間罷了。

    “你要是真有什么處理不了的事情,就找商博洋唄……”如果真有什么情況,沈冰也不是回不來的。只要李七言足夠想見他,就能夠通過商博洋把他叫回來。

    “……”沈冰都這么說了,李七言還有什么好反駁的呢:“行吧,那你盡量早點回來。”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

    喧囂的城市充斥著汽車尾氣的氣味,滿天的塵土飛揚,路上的人們行色匆匆,快節奏的生活,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入目皆是鋼筋水泥造成的高樓。

    就這么一副絲毫沒有美感的景象,卻讓沈冰懷念萬分。

    快要一年沒有看見過這種場景了。

    副本、傳送門、戰亂與殺戮在這一刻統統離自己遠去,沈冰閉上眼,好好感受了一番這里的都市氣息。

    這里,也是地球,而且是歷史與沈冰那個地球極其相似的時間線。這里,是江江的地球。

    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同。

    “現在是幾幾年?”

    “二零三零年。”江江回答道。

    自從被沈冰擁入懷中那一刻起,江江就抓著沈冰一只手臂,再也不愿意放開。這個男人,是自己三個月時就離自己而去的那個。

    不同時間線的同一個人,雖然經歷著不同的可能,但他們就是同一個人。這是時間線的差異性統一。若非如此,為什么一條時間線內的江江變成了間蠹之后,所有時間線內的江江,沈冰與范敏都會被改寫呢?因為他們本質上就是同一個人。

    范敏到現在為止一直沒說話,她需要親眼看見了自己的父母,才能夠原諒江江的所作所為。即使這個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可能是自己尚未出生的親生女兒。

    “爸爸,咱們要逆流時間回到過去么?咱么回到幾幾年去?”

    沈冰搖了搖頭,看向了范敏:“寶寶,你做好心理準備,即使再見面,他們也不可能擁有關于你的記憶。這個世界原本的你,在江江變成間蠹的一瞬間,就被從所有人的記憶中抹去了。”

    范敏噘著嘴,并不開心。她也想和江江一樣,躲在父母的懷里撒嬌親昵。

    江江掏出了一副眼鏡,遞給了范敏:“范……媽咪,只要帶上這個眼鏡,說出的話就很容易被人相信了。”無盡時空中的無數個日日夜夜。再加上叫了四年的范敏,一時之間,江江居然改不了口了。不過,她還是很快調整了狀態,把那塵封了多少年的稱呼,再次喊出了口。

    一時之間,江江感慨萬千。

    一種別樣的感覺,涌上沈冰心頭。

    “嘖……”

    世界意識,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找上門來了。

    “你們等等,我先處理點正事。”把手從兩人手中抽了出來,沈冰掐指一算。

    “我記得你,為什么你還會活著?”這個位面的世界意識顯得非常驚訝。江江成為間蠹他是知道的,甚至江江的因果,也是他親手改寫,抹除的。那么這個沈冰是從何而來的?難道是江江根據自己的印象,用特殊方法制作出來的?

    不,這也是一只間蠹,容貌可以騙人,而肉身騙不了。

    間蠹的肉身,與范敏代冬這種僅僅只是跳出了時間線的人的肉身不同,這是虛無世界意識生物在物質位面的投影。這一點,作為世界意識,它能夠分清楚。

    “也許是巧合吧,兩只間蠹同時改寫了時間線,導致以結果作為導向的時間線改寫起了沖突,所以我才會存在。放心吧,我并沒有惡意。”

    “你在和誰說話?”范敏見沈冰自言自語有些奇怪,而江江則是驚訝的張大了嘴。沈冰比她強她知道,但是她沒想過沈冰居然還可以與世界意識交流。

    自己這個便宜老爹,到底去過什么神奇的位面啊?

    ……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