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六章,世間安得雙全法

從1994開始
     回到書店三樓,林義的黑色諾基亞就一直響,都是看到報紙新聞來報喜的。

    有一個算一個,林旋夫妻、雷君、劉元生、艾先生、文君夫妻、魏局長、歐陽常林、劉琦夫妻、盧博士兩口子和商海里的朋友、以及陽華等一大家子人。

    兩個小時后,手機都熱得發燙了,耳朵都快聽聾了,但林義還是得接。

    最后一個電話。聽著手機在沙發上響了六聲,林義趕忙從洗漱間里跑出來,臉上的水珠子都來不及擦干凈。

    電話是鄧木斯的,人家一開口就說,“林義,我去大理了,你欠我一頓飯,回來記得請我。”

    聽到這個聲音,聽到欠一頓飯,林義的老臉特尷尬,不好意思的說,“看我,都過去兩月了,硬是沒記起來。”

    鄧木斯哈哈一笑,說,“你是大忙人,能理解,這樣吧,把欠我一頓飯改成欠我兩頓飯怎么樣?”

    “該,要得,要得,回來一定請你。”林義咧嘴一笑,應承一聲,又問,“你去大理拍照片?”

    “是啊,我承接了一單私活,給一對夫妻攝影。”

    聽著手機里傳來的火車汽笛聲,林義也是恭喜一番,“看來你這趟肯定是大賺了。”

    “是吧,但不和你說了,我要上火車了。”

    “好,一路順風。”

    “謝謝,再見,記得欠我兩頓飯。”

    ...

    外面的雨開了個頭就一直沒停,沙拉沙拉的響落聲聽在耳里有一種別致的潤味。

    在書房看了會書,通過郵件和在美國出差的王欣聊了會工作,不知不覺就到中午了。

    肚子有些餓,但掃一眼外邊越來越陰冷的天,林義也是熄了大動干戈的心思,想著煮碗面吃得了。

    正當他起身的時候,門響了,一陣鑰匙聲過后,斜著探進來半個頭。

    見到林義無喜無憂的看著自己,大長腿把頭縮回去本能的又想跑,但下一秒又試探著把頭伸了進來。

    林義掃一眼,當即伸個懶腰轉身,慢悠悠的說,“我餓了,快做飯吧,吃完飯你就去洗澡,然后去房里等我。”

    “啊哈哈哈...”突然門外響起了冷秀的瘋狂笑聲,笑聲爆炸一陣過后,由近及遠,識趣的下樓梯了,走了。

    林義臉一黑,幾下幾下走到門前,把門全部拉開,剛好看到冷秀和金妍在樓梯拐角處的背影。

    有些暈頭,“你怎么把她們帶回來了?”

    大長腿此刻比他還難堪,臉紅紅的片了他一眼,就緊著薄薄的嘴唇提著大串大串的袋子進了門,默默地去了廚房。

    林義瞅一眼女人手上的菜,心道原來剛走的那兩貨是打算來蹭飯的,只是被自己“嚇”跑了。

    中午的菜很豐盛,一個西紅柿炒雞蛋,一個煙筍臘肉,一個干野兔子肉,還有一個大白菜。

    十多天沒做飯了,大長腿雖然還是記恨林義之前的口無遮攔,但吃飯的時候卻安安靜靜的一個勁在給他夾菜。

    菜的味道好,喝了點紅酒,兩人在早冬里過了一個無聲卻又浪漫的午餐。

    半個小時左右,吃飽喝足的林義大爺樣子問,“你自己去洗澡,還是我抱你去洗澡?”

    大長腿聽到這赤果果話,站起來本能的又要往門口跑,但是被林義攔住一把橫抱起來往淋浴間行去。

    行到洗漱間門口。

    女人把頭埋在林義懷里,裝鴕鳥說,“我上午洗了澡的。”

    “喲...”林義砸吧嘴,旁邊的玻璃門上映照出一個“小人得志”的壞笑。

    ...

    雨打芭蕉閑聽雨,漫敲棋子落燈花。

    事畢。

    林義滿腦子一片空白,

    任憑外邊的風聲、雨聲透過窗戶灌進耳朵里。

    大長腿也一樣,頭發散亂的平攤在一側,先是睜著眼睛沒有焦距的望了會天花板。顯然還處在快樂的余韻之中。

    發了會呆,女人縮了縮身子,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許久之后...

    女人翻了個身,睜開眼睛伸個食指尖尖,輕輕撮了撮身側的男人。

    等到虛脫了的林義也側身看向她時,大長腿細細的蠕動了身子骨,鉆進他懷里動了動,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慢慢睡著了。

    目光閑落在呼吸變得逐漸勻稱的女人身上,不知怎么的,林義忽然想起了前生的一個場景。

    那是一個冬日暖陽的下午,林義和大長腿正在沙發上偎依著看電視,沒想到電視劇播放到最精彩的時候,那禎破門而入。

    一瞬間,六雙眼都掄圓了...

    可以預見,后面兩女人發動了一場沒有硝煙、也沒有期限的戰爭。

    記得有段時間,林義特別怕見到那禎,怕自己和大長腿快樂的時候,她老人家招呼都不打一聲就又破門而入...

    那場景,想想頭皮都發麻。

    要怎么樣才能搞定前世今生對他而言同樣重要的女人呢?

    世間安得雙全法,UU看書 .uukanshu.com 不負如來不負卿。

    這樣的方法有嗎?

    有嗎?

    要是米珈哪天和自己突破了關系,也加入進來呢?

    咋辦?

    ...

    懷里的人兒,呼吸越來越勻稱了,只見她無意識里伸個雙手緊緊抱住林義腰身,睡的更死了。

    思緒千百轉。

    此刻的林義特別想向巴菲特請教一番,想問問他:你是怎么樣讓你的兩個老婆和你和諧同居的?

    其實林義自己覺得,自己骨子里是一個陰柔的自我支配者。

    前生今生無論面對誰,不論是有錢的、有權的、高傲的、佝僂的,都能坦然面對,從容自如,不去明顯的鄙視,也不赤果果的仰視。

    都能保持大男子主義的自我支配,不會讓自己委屈和卑躬屈膝。

    不過老天就是這樣,世間萬事萬物都是相生相克的,總有一個會讓你沒辦法的人。

    那禎和大長腿就是這樣的人,林義有時候拿她們一點辦法都沒有,或者換一種說法,就是不想太過強迫她們,不想讓她們難過。

    這可能和林義的家庭環境有關,因為他從小就特別希望有一個安穩、和諧以及沒有爭吵的家。

    想了這么多,突兀的,林義想起了在京城那禎主動投懷送抱、讓自己解內衣的場景。

    那笑瞇瞇的背后是無盡的陰謀,林義突然打了個冷顫,愈發覺得這笑面虎的試探沒這么簡單。

    ps:7

    ps:寫的越來越差了,成績也越來越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