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七章,有病

從1994開始
     想到那禎的笑臉,想到內衣,想起這鄰家的主動,太不對正了,林義本能的反應就是:會不會又像前生一樣,來次不期而遇的照面?

    意識到那位鄰家有可能隨時殺過來,林義心里也是緊了一緊。

    ...

    下午兩點左右,懷里的女人醒來了。

    大長腿睜開眼睛就定定的注視著林義,黝黑黝黑的眸子像被施了法一般,瞳孔里的光亮倒映些她男人的影子。

    “怎么了?”林義打量了她一番,輕聲問?

    大長腿沒說話,就那樣子瞅著他,反而對低頭湊過來的林義破天荒的微張了嘴。

    兩人第一次這么和諧,足足纏斗了十來分鐘才停歇。

    緩口氣~

    面紅紅的大長腿說,“元旦,米珈邀請我們去日本玩呢。”

    林義一愣,“什么時候的事?”

    “前幾天米珈打了家里座機。”

    “你不是躲了我十多天么?怎么接到電話的?”林義反應過來了,盯著她問,“你趁我上課的時候,偷偷摸摸回來過?”

    大長腿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趕緊把頭埋在他懷里,不一會兒后,又開始撒歡的笑。

    雖然看不到此刻她笑成啥樣了,但通過她的瘦削肩膀傳來的小幅度震動,表明人家現在很開心。

    估計這女人經常偷偷回來吧,林義如是想。

    同時又在暗忖,幾天前自己才說想去看米珈,她說父母在,不方便。但現在卻邀請懷里的人去,是變相答應了自己去看她?

    ...

    傍晚的時候,盧博士回來了,從長三角和渤海灣調研回來了。

    林義本想帶著大長腿,叫上唐奇夫妻,在樓經理的酒樓為他接風洗塵。

    但意外的是,盧博士拒絕了。

    盧博士電話里告訴他一個地址,就囑咐說,“你一個人來,不要告訴其他人。”

    林義眼睛一亮,頓時八卦道,“你身邊有女人?”

    盧博士很誠實的告訴他,“是,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那個泰國學妹嗎?這次在滬市偶然聯系上了,就跟我來了羊城,她想見見你。”

    不是年后要見我嗎?提前了?林義雖然疑惑,卻還是說,“好,我馬上過來。”

    放下手機,林義跑進廚房對正在做菜的大長腿說,“晚餐我不在家吃,你叫那兩吃貨過來陪你吧。”

    知道他經常臨時有事,大長腿也太意外,應允一聲好就柔聲囑咐,“路上開車慢點,別喝白酒。”

    “好。”

    ...

    驅車趕到一家火鍋店,林義一下車就見到了盧博士,立馬探頭問,“人呢?人呢?漂亮么?”

    盧博士好生無語,前面帶路上了二樓。

    原來是她。

    二樓卡座見到這個女人,林義有點意外了,意外之后卻也覺得想得通。

    這不是當初在長市的易初蓮花見到的那女人么,泰國大名鼎鼎的謝家女人。

    盧博士介紹,“這是謝園。”

    雖然有過不愉快,但伸手不打笑臉人。兩人互相寒暄過后,謝園就開始了人家的交際天賦,好話一摞摞,真的是舌燦蓮花。

    不過林義對這女人不感興趣,對她的話也不是很感興趣。反而興致勃勃的在暗中觀察盧博士和這女人的關系。

    林義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兩人曾經有過故事。

    果不其然,趁謝園上廁所的間隙,被看的不自在的盧博士坦誠了,“我曾經試著追過她,只是謝園沒給一點機會。”

    林義一個勁嗯嗯嗯的點頭,把盧博士氣暈了。

    好半晌,盧博士才一本正經地解釋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可能做對不起佳佳的事。

    ”

    林義本想還嗯嗯嗯的打趣一番,不過想到盧博士這么正經的人,基本是不可能亂來的,隨即也熄了八卦心思。

    只是低聲問,“她剛才對我在瀟湘布局的土狼戰法一陣夸,到底有什么事?”

    盧博士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謝園回來了,而盧博士卻很有默契的說去外面吸根煙。

    林義吃的差不多了,就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等著人家說正事。

    謝園見狀,標標準準一笑就說,“林先生,我想收購你手中易初蓮花的15%股份。”

    林義有點意外,你們謝家7月份才賣出的股份,現在就想回收了?

    可能是猜到了林義的想法,謝園補充說,“是以我個人的名義收購。”

    家族紛爭?爭權奪利?這是林義腦海里的第一反應,感覺像她們這種富過了三代的大家族,不發生點雞毛蒜皮的事都不正常。

    林義沒有直接拒絕,而是問,“你能出多少錢?”

    謝園說,“2800萬美元。”

    林義無喜無悲地盯著她了會,沒說答應,也沒直接說話拒絕。

    但意思相當明了。

    我們好不容易才通過勾薇從英國投資機構手里買到手,UU看書 www.uukanshu 想溢價500萬美元就把股份買回去。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現在才97年底,經濟危機才到一半,自己捂在手里等到經濟危機過去,隨便一賣也可以價值翻倍。

    傻子才現在賣。

    再說了,這股份留在手里,將來對自己的超市布局有無限可能,干嘛賣?

    不歡而散。這次見面不歡而散。

    就算后來謝園出到了她個人資產3000萬美元的極限,林義也是沒怎么搭理。

    回去的路上,林義掏出手機給蘇溫打電話,但是關機,估計又在準點睡覺養胎。

    想了想,林義找出戈薇的號碼,打了過去。

    他想問問戈薇,是不是她把自己給賣了,不然謝園怎么知道自己和方源資本的關系?

    要知道方源資本的代理人以前是于思明,現在改成了蘇溫。自己只是通過vie架構間接掌控的方源資本,外人要是這么容易調查出來,那還怎么保密?

    電話三聲過后,傳來了勾薇不確定的聲音,“林義?”

    “是我。”

    駕駛座的林義看了看左右后視鏡,把車子移到一邊,放慢速度才說,“你認識謝園嗎?”

    勾薇很光棍,說認識,她和泰國謝家很熟。

    “那你能告訴我,謝園是怎么知道我和方源資本關系的?”

    勾薇站在陽臺上,望著香江繁華的夜色,抿了口紅酒就說,“我看上謝園了,在努力追人家,所以就犧牲一下你了咯。”

    “有病!”此時的林義有點煩躁,語氣也相當冷。

    p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