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2章 線索

前方高能
     這一聲回答似曾相識,像是在哪里聽過一樣。

    四號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不清,這一瞬間,他似是被人拽著按入水中。

    識海發出‘嗡’的鳴響,意識被強行擊散,無法再集中。

    忽而覺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青魔蜥群中,忽而又像是被一朵暗紫色的艷麗巨花包圍住。

    正垂死關頭,宋青小的聲音傳入他識海之內,令他陷入混沌狀態的神識被拉回了大半到現實之中。

    隨著宋青小話音一落,她握住的長劍隨意斬出。

    劍氣劃破長空,拉出一條長長的白色冰河。

    淡藍的霜芒將暗紫色的死亡之花穿透,那花蕾收攏的速度滯住。

    寒霜順著劍氣的方向往暗紫的花瓣蔓延開來,劍氣刺入亡靈之氣中,以橫掃千軍之勢將這亡靈氣息掃得七零八落。

    意識險些被死靈之氣吞噬的四號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停的墜落的時候,一股寒冷到極致的冰雪之氣刺入他的肺腑。

    劍意的銳芒刺激著他的血骨,將他靈力凍住。

    ‘嗤嗤嗤’的響聲里,四號血液凍結,青色的血管受到冰系力量的刺激,高高頂出。

    劍光割裂他的血肉,令他臉頰、身周出現縱橫交錯的大小傷口。

    撕裂的創傷處,血液剛一噴涌,便隨即被凍為殷紅的冰柱,凝結在他身體四處。

    “哎喲!”

    劇痛之下,四號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烈痛呼。

    但這一呼聲之下,那種靜謐到近乎到了亡靈之界的詭異感一下被打破,他混沌的神識強行被痛楚從死亡的邊沿拽出。

    面前暗紫色的世界碎裂,‘嗞嗞’的冰雪凍結聲中,淡藍的寒霜從他的足下衍生,迅速蔓延向頂部。

    一條細長的裂縫從花瓣的正中橫掃而來,劍氣穿過亡靈之花,從四號的身體穿透而過。

    那花蕾微微顫抖,接著發出一聲脆響,化為粉沫。

    四號凍結為冰雕的身體從花瓣的包裹之中跌落,直到下墜七、八米后,一條長尾橫掃而來,‘呯’的一聲拍中他的胸口。

    ‘哐鐺’的冰體碎裂聲響了起來,如同雞蛋殼被拍碎了,露出里面被包裹的四號身體,被高高挑起飛往半空。

    寒冰的力量護住了他的身體,使得他免于死在宋青小一斬之下,可外放的劍氣仍對他造成了幾乎不可逆的巨大損傷。

    宋青小拍破冰體,令他脫困而出的舉動,令他本來就已經重傷的身體更是傷勢劇烈加重。

    她的力量之強,已經達到駭人聽聞的地步。

    哪怕再有收斂,尾尖輕輕的一挑,對于四號來說,依舊是致命的。

    四號一破冰出來,身體表面就紅光一閃。

    只是以往對他來說施展得隨心所欲的火系靈力,此時卻仍被殘留的強大冰系力量封印著。

    那紅光閃了兩下,隨即熄滅。

    反倒是冰雪‘嗞嗞’增厚,眼見即將再次把他封入其中。

    四號艱難無比的張口,以堅強的毅力吐出舌頭。

    那枚得自長離氏的藍色羽毛從他舌尖之中飛出,化為一只體形弱小的火鳳,圍繞在他身周。

    ‘轟隆隆’的火焰之下,他身上的冰雪迅速融化,臉色由青轉紅。

    凍結的內臟疏解開,翻騰的血液將碎裂的筋脈、內臟推吐出喉嚨,令他‘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一下像是老了十歲之多。

    “我……謝……謝……你了……”

    四號氣若游絲的開口,他的嘴唇、臉頰還殘留有霜凍。

    宋青小的救援對他造成的傷害比‘日’賢者的招數大多了,那朵來自幽冥的亡靈之花沒能要了他的性命,但同伴的出手卻險些將他送走。

    四號的臉色青白交錯,想到這里又感覺要再吐血了。

    他話音剛落,那頭巨龍背上的路西法已經回轉過頭。

    巨龍扇動翅膀的‘轟隆’聲傳來,垂死重傷的四號一下將佝僂的后背挺直了,渾身一抖。

    “給我死吧!”

    路西法的聲音隨著風暴的聲響傳來,藍色的魔法陣延展開,里面探出一條奇粗無比的墨綠色長尾,往眾人的方向橫掃而出。

    “……”

    四號感覺自己是熬不下去了,他的求救聲雖說確實引來了隊友,可隨之而來的卻是更加危險的殺機。

    與其遭受折磨,最終重傷而死,反倒死在‘日’賢者手中反倒要舒服許多。

    他正胡思亂想之間,只見宋青小伸手虛空沖著四號的方向一抓,身形快如鬼魅,已經帶著四號原地消失了。

    她一閃躲之后,露出站在兩人正對面的‘日’賢者等人。

    長尾疾探而來,信徒發出驚呼。

    才剛出現的‘日’賢者見此情景,眼中紫光閃動。

    兩個魔法陣從他掌心之中迅速成形,黑暗的力量化為一只張大的血盆大口,沖著那疾射而來的長尾一口咬出!

    ‘嗷嗚——’

    那黑霧所化的大口將墨綠色的長尾咬中,黑氣逕直往前飛移,將這一條長尾吞入其中。

    魔法陣轉動之間,飛快的將這血盆大口連帶著墨綠色的長尾一并拽入陣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兩股力量吞噬之間,魔法的沖撞消彌于無形。

    黑氣湮散開來,露出被大量黑霧蔽擋的人。

    ‘日’賢者的目光落到了與他遙遙相對的路西法的身上,接著看到了被他踩在足下的巨龍。

    “這股惡臭的味道——”

    他的臉上露出一絲憎惡,仿佛對于巨龍的痛恨已經深入血骨。

    ‘日’賢者的手微微一挽,黑氣縈繞在他的手掌處,魔法的力量一閃,又有魔法陣即將成形,被他虛握于掌中。

    “好久不見了,沒料到你竟然已經虛弱到了這樣的地步。”

    巨龍的后背之上,路西法露出一個笑容。

    身為十三圣徒,當年的他也是‘日’、‘月’兩位大圣賢的追隨者。

    可是此時他與‘日’圣賢說話的態度,卻全然談不上絲毫的尊重,甚至帶著一絲嘲弄、譏諷。

    “邪惡的生物,不應該出現在大陸。”

    被黑氣包圍的‘日’賢者眼中殺機涌動,這話音剛一落,換來一聲巨龍震天的怒吼!

    雙方已經多年仇怨,‘日’賢者的殺氣直接將先前被宋青小追著擊打的巨龍的怒火點燃了。

    ‘嗷卬——’

    巨龍的咆哮聲里,縈繞在天際的火焰一下沸騰,化為翻滾的云霧,往‘日’賢者的上方移動。

    ‘噼里啪啦’的燃燒聲下,空氣迅速升溫,大量火星開始在四周涌動。

    “他們是不是要打起來了?”

    這樣的情況對于四號來說有莫大好處,他受到寒冰力量制約,自身力量幾乎無法驅使,使得他內臟傷勢極為嚴重。

    而此時巨龍的暴走使得火焰之力席卷而來,上升的溫度令得他凍成冰柱一般的身體逐漸恢復溫度。

    凍僵的靈力復蘇,他說話的同時,不惜代價的從乾坤囊中掏出數瓶丹藥,一股腦倒出之后塞進了口中,那紊亂的靈息才逐漸平靜下來了。

    有了藥物的加持以及靈力的松動,傷勢一下止住,四號的臉色瞬間好看了許多。

    ‘日’賢者的注意力已經被巨龍引走,而‘日’賢者的現世,令得路西法也無暇再與宋青小爭斗。

    若是這兩人一打起來,對于四號、宋青小兩人來說,自然是有極大好處。

    “可是純潔的心在哪里?”四號說這話的時候,難掩內心的隱憂。

    ‘日’、‘月’都已出現,可不知是不是四號自己的問題,他看這里的每一個人都不像是會擁有純潔的心的人。

    無論是‘哄騙’他們來到此地的修士等人,還是身體嵌在‘巨樹’之中的‘月’賢者,甚至最后才出現的‘日’圣賢,看上去都跟‘好人’沒有半點兒關系的。

    更別提紫發女、路西法以及‘黑暗’派系的那群人了,看起來就氣息陰森,完全跟‘純潔’搭不上邊了。

    ‘月’賢者從深淵之中長出來,再加上他本人馭使亡靈,自然不可能完全‘純潔’。

    “我本來以為‘日’賢者代表著純潔。”

    四號一路以來為人表現粗魯沖動,可實則此人心思細膩,內心之中也早有自己的看法與算計的。

    到了這個地步,重傷已經完全使他失去此次任務爭霸資格,他活命的機會全系在隊友宋青小的身上,他也不敢再有所隱瞞,干脆和盤托出:

    “此人被稱為神廷創始人,號稱‘日’賢者,心向光明,”

    再加上修士等人無意中說過,進入深淵領地之后,封印‘月’賢者的關鍵時刻,‘日’賢者會現身與他們一同戰斗。

    就憑著這一句話,四號表面雖說露出不情不愿之色,但卻一路跟著眾人來到了深淵領地之中。

    他之前的所作所為,不過都是在掩飾自己的真實意圖。

    可令四號沒想到的是,‘日’賢者雖說最終確實是現身了,可看起來卻并不像修士等人所說的一樣‘純潔’。

    “他身上帶著暗靈之氣。”他險些死于‘日’賢者之手,對于‘日’賢者的力量提起來時,仍帶著心有余悸之色。

    魔法的力量并不弱,弱的只是‘光明’派系的那幾個圣徒。

    被暗紫色的亡靈之花包裹住的那一刻,四號險些渾渾噩噩的死于魔法之中。

    “現在看來,‘純潔’之心可能不在他的身上了。”他又繼續說自己的猜測:

    “會不會是,修士等人騙了我們?”

    此人疑心極重,從不輕易信人,無論一路以來修士等人表現得再是憨厚,他都始終心懷防備,對這些人說的話最多信上兩成罷了。

    “有沒有可能,當年被封印的,其實是‘日’賢者,而修士他們追隨的,其實是‘月’呢?”

    這是四號心中一直就有的猜測,直到進入深淵領地,看到‘日、月’之后,他更加懷疑這一點了。

    “唉——”他長長嘆了口氣,正欲再開口說話的時候,路西法已經與‘日’賢者交上了手。

    路西法的力量來源于當年神的恩賜,以及吸取了‘日’與‘月’的一部分信仰之力最終才成就。

    他的魔法本源之力有一半是屬于‘日’的,所以在與‘日’賢者打斗期間,他的輪回魔法并沒有發揮出真正的作用。

    可是本該完全克制他的‘日’賢者,不知是不是三百多年前封印‘月’的過程中受到的傷害影響,雖然利用了‘光明’派系的六圣徒的勛章之中的念力出現,實力卻大打折扣。

    哪怕他的魔法看起來恢弘而繁復,可卻有種中看不中用的感覺。

    甚至在路西法有了巨龍的輔助下,反將‘日’賢者壓制住。

    “我看完了。”四號吃力的搖了搖頭,“我們現在怎么辦?”

    他這會兒看哪個都不像是擁有‘純潔’之心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嚴重的傷勢令得四號急于完成任務回到現實之中。

    “不如——”他的眼珠之中閃過一絲陰狠:

    “聯手道士,把這里的人全殺了,剖開他們的心一看就知道了——”

    “閉嘴!”宋青小提著他衣領的手一握緊,帶著不言而喻的威脅喝斥了他一句。

    她的警告遠比‘日’賢者的警告有用,幾乎在她拳頭一動的剎那,四號便識趣的將嘴閉緊,縮手縮腳,不敢再吭聲了。

    長尾在半空之中緩緩的掃動,宋青小將路西法、‘日’賢者大戰時帶來的干擾拋諸腦后,她的目光落到了那深淵底部生長出來的‘巨樹’之上,從幾乎與‘巨樹’融為一體的哈亞斯等人身上一一掃過。

    四號說的話,考慮過的事,其實她一早就已經分析過了。

    最初的時候,她其實也懷疑過‘純潔’之心指的并不是‘月’賢者,而是一直未曾露面的‘日’賢者。

    可是‘日’賢者出現之后,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卻并非光明而純凈的,這一點不止是四號注意到了,她也感應到了。

    是哪里出錯了?

    難道是試煉任務的發布出了問題?

    這個念頭剛一涌上宋青小的腦海,隨即就被她否決了。

    神獄是永遠不會出錯的!哪怕有錯,也絕對不會是足以掌控它的‘神’的錯,錯的只能是被‘神’所選中的試煉者,這是絕對的力量之下所帶來的鐵血的法則。

    宋青小的眼睛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陰霾,但很快這絲陰霾消失得無影無蹤,化為平靜、冷漠。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