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一十九章,祝你1路順風

從1994開始
     離開醫院,回到學校。

    心里裝著好多事的林義,開始了一個人在學校晃蕩。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的,感覺中大的女生變得好看了,大三大四的會化妝了。

    妝容技術從以前的猴子屁股的腮紅進化成了脖子和臉一個顏色。

    可能是林義遺傳基因太過強大,也許是眼神有點太那個,有女生被他看一下就跑了,也有一些被看的走路驟然不正常了。

    當然了,膽子大的還會對他綻放個笑臉,洋溢一下青春。林義覺得,但凡是這種女生,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人。

    來到永芳堂前邊的時候,林義又見到了當初望天吼叫的女老師。和一個男老師并肩走在一起。

    這女老師可能對林義有印象,或者只是單純的記得林義當初弄死了十多只螞蟻,路過的時候竟然對他笑了。還笑的挺好看。

    立在原地看著逐漸遠去的背影,林義也是莫名的欣慰,這女老師掙扎了兩年多,終于走出來了。

    鬼使神差的遠遠吊在兩老師后頭跟了一陣,直到在小禮堂跟前碰見一個人。

    一個林義不知道咱面對的人,劉薈。

    此時的劉薈和一男一女走在一起,有說有笑,正從路的那頭迎面走來。

    林義見狀急忙側個身,裝著若無其事的往其它地方行去。

    但,還是遲了。

    “小氣先生。”

    一聲清脆的叫聲在安靜的林蔭小道響起,隨即就是劉薈快步來到林義跟前,梨一個淺淺的小酒窩,眼睛歡快地望著他,抿笑抿笑。

    見林義不跑了,劉薈回頭對那一男一女說,“晚餐我找到飯票了,就不去你們家了,回頭再來找你們。”

    “好。”兩人應了聲好,走之前還用一種特別稀奇、特別不解的眼神打量了林義好幾遍。

    “你就不能假裝看不見我么?”等到兩人走遠,逃不掉的林義有些認命了。

    “小氣先生!”劉薈甜甜一笑。

    林義哩了個白眼,問,“你怎么在這?”

    “來找你的。”

    “能不能不要這么直接。”

    “我是來參加同學婚禮的?”

    “婚禮?你同學結婚挺早的啊。”

    “不早了,小氣先生。都25、26了,到結婚年齡了。”

    得,問了一個蠢問題。

    心想怎么忘記了這茬,潛意識里總把眼前這人當成了自己的同年人,可人家實打實的比自己大四歲半。

    一個蠢的問,一個正經的回答過后,沉默了。

    兩人就那么的大眼瞪小眼,一時間都不知道下面該說什么好。

    后來還是劉薈說,“我還沒吃晚餐的,請我吧。”

    “可以。”

    “那,我能選餐館嗎?”

    “沒問題。”聽到她這種疑問式的語氣,林義沒來由的心里一酸。

    說完這話后,兩人又沉默了,沒有以往一見面的快活氣息。

    劉薈前面帶路,在夕陽里,兩個倒影一前一后的離開了中大,離開了中大這片區域。

    “這里怎么樣?”走了大概三里左右,劉薈停在了一家街邊小飯店,外邊有點滄桑,有點陳舊,但里面生意還挺好。

    “挺好。”林義記得這個飯店,兩年前,看完電影后的兩人就在這里吃過飯。

    兩人運氣不錯,飯店十來張桌子還剩了最里邊的一張。

    “你想吃點什么?”劉薈問。

    “今天你是客,客隨主便。”

    劉薈燦爛一笑,也不看菜單,張口就對飯店老板娘說了四個菜,白切雞、冬瓜盅、皮蛋黃瓜湯和白灼蝦。

    點完劉薈還特意問,“這個季節有黃瓜嗎?”

    老板娘說沒有,要她換一個。

    女人看向林義,意思要他選一個。

    林義想了想說,“來個三鮮湯吧。”

    等老板娘走了,林義就唏噓道,“物是人非,兩年過去了,沒想到你還記得當初那四個菜。”

    “那是因為你請我吃飯的次數有限,所以容易記。”

    小餐館有一點好,菜上的比較快。才一會兒功夫,白切雞就率先端上來了。

    劉薈認認真真看了看這道菜,然后抬頭請求說,“小氣先生,你能幫我夾塊菜嗎?”

    林義蹙眉,“你是想把兩年前的事情重演一遍?”

    劉薈收了所有表情,沒說話,只是把她的碗推到了林義跟前。

    觀察了她會,猶豫了會,林義最后還是拿起筷子,給她夾了一塊頂好的雞胸肉。

    吃著吃著,安靜里劉薈突然眼睛紅紅地問,“我們能談一場黃昏戀嗎?”

    林義第一時間沒做聲,又給她夾了一塊后,自己也細嚼慢咽了一塊,然后岔開話題說,“你的新書賣的怎么樣?”

    但劉薈沒接話,而是直直的望著他。

    林義心一緊,有些心疼,也有些無奈,最后緩緩說,“小氣女人,你知道我有女朋友的。”

    “嗯,”女人輕輕嗯了一聲,擰巴了一下眼皮,低頭吃菜,心說“我知道,我一直就知道...”

    不過就在這時,黑白電視里換了一首歌,這首歌聲就像催命符似的,一下就讓隱隱含淚的劉薈控制不住了。

    這歌林義記得,92年的一首老歌,龔玥的《祝你一路順風》: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

    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

    當午夜的鐘聲敲痛離別的心門

    卻打不開我深深的沈默

    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后

    我們一句話也沒有留

    當擁擠的月臺擠痛送別的人們

    卻擠不掉我深深的離愁

    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萬語,卻不肯說出口

    你知道我好擔心,我好難過,卻不敢說出口

    當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榮耀

    我只能讓眼淚留在心底

    面帶著微微笑用力的揮揮手

    祝你一路順風

    當你踏上月臺從此一個人走

    我只能深深的祝福你

    深深的祝福你最親愛的朋友

    祝你一路順風

    ...

    歌聲低沉婉轉,UU看書 .uukanshu.com 重復唱了兩次。

    等到最后的“祝你一路順風”結尾時,劉薈那細細顫抖的眼眶里,最終還是掉下了一顆眼淚。

    晶瑩剔透的眼淚...

    這棵眼淚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啪嗒一聲砸在了黃桐色的桌面,嘣的一下四處飛濺,爆炸了劉薈所有的心思。

    “對不起,小氣先生...”瞳孔里倒映著這顆眼淚的崩碎,許久過后,劉薈抬起頭道歉的說。

    ps:說句實話吧,劉薈(hui)是三月特別喜歡的一個角色...

    p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