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7章 懷念不如相見

間之蠹
     沈冰已經很久沒有和世界意識交流過了,在他那個位面,世界意識被江江一不小心弄死了。甚至于整個地球,都已大氣層為界限,被時間線的天道給分割了一塊特殊區域出來,不管不顧。

    世界意識找上沈冰,其實并沒有為難他的意思,只是有些好奇。

    隨口聊了兩句后,與天道意識的對話在沈冰的保證中結束。所謂的保證,無外乎是自己的到來,絕對不會對這條時間線的可能造成太過嚴重的后果。世界意識所在乎的,差不多就是這一點吧。

    “爸,你能跟世界意識交流?”

    范敏不懂行,江江還是懂行的。從沈冰口中說出的話語她就能聽出來,沒跑了,這絕逼是在和世界意識交流。

    沈冰挑了挑眉毛:“是啊,怎么了?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么?你沒有與世界意識交流過?”

    并不是沈冰裝逼,就算沒有占天術,他也曾和世界意識交流過。

    世界意識的確是不能說話,但它可以尋找代言人。無論是精靈族的女皇海紗還是游戲位面的那幾個傀儡人,本質上都是世界意識的代言人。只不過,江江所處的這個都市位面,并沒有玄幻因素。若不然,她也許可以看見各種各樣成精了的動物跑來跟他講,自己是世界意識的代言人,要與她談談。

    江江搖了搖頭,這么多年的間蠹白當了,她雖然知道有世界意識這么個東西存在,還經常壞她事兒,但面對面的交流,是從來未出現過的情況。

    “不會沒關系,晚點我教你。咱們先回二零零八年吧。”沈冰摸了摸江江的頭,說道。

    現在的范敏,對父母的記憶還停留在二零零八年。當年范敏十三歲,范父范母也不過三十多。沈冰知道,她肯定不會想見到二零三八年,六十多歲,滿頭白發的范父范母。

    范敏是獨生女,沈冰是獨生子。江江成為間蠹后,這個位面的四位老人,無疑都是孤獨的。

    逆流時間,三人回到了二零零八年。

    南江市,錦鯉小區。三人找到了范敏的家。

    小區那熟悉的防盜門上貼著一個褪了色的倒福。與范敏記憶中一樣。應該就是這里沒錯了。

    “沈冰……我,我有點害怕。”范敏手里拿著江江遞給她的眼鏡,身體因為緊張而顫抖。

    “別怕,這兩條時間線因為我跟江江的存在,已經斷了交互,咱爸媽在其他任何位面都不一定能找到,唯獨在這里,一定能找到。”沈冰伸手按了按門鈴。

    “叮咚,叮咚。”隨著門鈴聲響起,范敏的心也糾了起來。但她沒有戴上眼鏡。

    江江給她“真實的謊言”這副眼鏡,就是寄希望于母親能夠通過它來找回自己的外公外婆,不過看來,現在的江江,似乎不準備這么做。

    范母的防盜意識很強,通過貓眼看向外面,發現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帶著兩個似乎是未成年的少女,并不像是有攻擊性的樣子,于是還是打開了門。

    “有什么事么?快點說。

    ”

    廚房傳來了刺啦刺啦的煎炸聲,范母似乎在做飯。

    范敏張口欲言,卻最終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

    范母上下打量了一下三人,卻皺了皺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見這兩個小丫頭長得似乎和自己小時候有點像,但卻不太好意思問出口,怕是有些太突兀了。

    零八年的范母已經三十七了,卻一直都沒有孩子。這會兒,她只覺得是自己想孩子想瘋了,看誰都像是小時候的自己,都當成是自己的孩子。

    見范敏不說話,沈冰先開口了:“哦,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本以為沈凝是住這兒的,看來可能是找錯地方了,抱歉抱歉。”

    “沒事沒事,不礙事兒的。”

    “謝謝,抱歉抱歉,打擾了。”

    大鐵門又關上了……

    “媽咪,你怎么……”江江目光轉向范敏的時候,發現她居然哭了。她想問問范敏為什么不帶上那個眼鏡,融入這個家庭呢?

    離開了錦鯉小區,沈冰一邊安慰著范敏,一邊詢問著范敏不說話的緣由。雖然他知道,范敏大概是還沒有做好準備,但他還是需要了解一下范敏的真實想法。

    “怎么了?再見到咱爸媽不是好事么?為什么要哭呢?”

    “我……我想再當一次他們的女兒,但是我不想她們沒有對我的記憶。”范敏一邊抽泣著一邊說道:“沈冰,你能讓世界意識把她們對我的記憶恢復過來么?”

    “嘶——”沈冰吸了口氣,這種事情,怎么可能實現呢?世界意識是世界秩序的維護者,上頭還有天道管著,讓他給自己開后門,不太現實……

    見沈冰搖了搖頭,范敏哭的更傷心了。

    誠然,謊言眼鏡可以解決問題,但那并不是最好的選擇。就像沈冰之前與范敏掰開了細細分析一樣,謊言終究是謊言,等到了被拆穿的那一天,懂的人,自然是什么都懂了。范敏明白這一點,所以她不想用謊言眼鏡這種東西。

    沈冰皺眉想了想,李七言倒是可以修改記憶,并且只要他對現場的情況足夠了解,足夠細心,就能夠做到天衣無縫。但問題是,如果僅僅只是造一兩個記憶片段還好說,讓他把沈冰和范敏兩人的父母,一共四個人,從十幾年前開始的記憶就從頭到尾刷一遍,沈冰估摸著李七言可能會累死。

    江江有些糾結的撓了撓頭,這種情況是她造成的,但她也沒什么好的解決辦法。

    當初江江見到范敏的時候,心里那個激動自然是無需多說。然而,當日欠下的債終究是要還的,范敏難過成這個樣子,她看了也心疼。

    沈冰和江江對視了一眼,無奈的也只能搖搖頭。

    辦法,沈冰還是有的。只是需要花點時間罷了。

    “好了,別哭了,我有解決的辦法。”

    范敏擦了擦眼淚,盯著沈冰。

    “還記得我前幾天跟你說的么?當年我回到地球后,你也不記得我了,就像現在一樣。然后我是怎么做的?”

    沈冰和范敏說過,一切的一切,都和她說清楚了。當年回到二零一一年后,沈冰陪著范敏上高中,考大學,把兩人丟失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找了回來。

    但是這個情況并不具有普遍性啊,范敏的十三年,是從嬰兒時期開始的,難不成要范敏變成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

    說實話,江江對沈冰所說的這段經歷非常好奇,不過目前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寶寶,你看……”沈冰體內真元流轉,身體飛速的呈現逆生長的姿態。二十七歲,二十六歲……二十歲……十五歲……十歲……

    慢慢的,沈冰變成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這就是仙術,修真的魅力所在。

    江江眼睜睜的看著這個胖子慢慢變成了記憶中照片上的沈冰,而后又變得更加年輕,然后青澀,幼稚,再到現在的小不點兒。

    成年人的衣服像是大被單一樣蓋在沈冰身上,嬰兒沈冰也不哭,也不鬧,只是沖著兩人眨巴著眼睛。

    江江覺得好玩,伸手要把沈冰抱起來,不過沈冰哪能做這種事情呢?當下就運轉真元,開啟了快速成長模式。一個可愛的嬰兒,就這么蹭蹭蹭的長回了一百三十幾斤。

    “你想干嘛!”沈冰一臉后怕的盯著江江。作為老父親,自己不要面子的么?

    江江把手縮回去,吐了下舌頭。心里想的確是,沈冰果然是沈冰。二十二歲的沈冰和二十八歲的沈冰,差距還是有點大的。

    “這是怎么做到的?”范敏不哭了,如果可以變成嬰兒的話,就能按照沈冰說的方法,把自己變成范父和范母的女兒了,丟失的這十三年,重新走一遍就是了。

    “這個……原理不是很好解釋,不過如果你們想學的話,我可以帶你們去一個地方。”沈冰緩緩說道。

    女兒江江和自己一樣,也是一個間蠹,而范敏和江江有著共生契約,沈冰完全不用擔心兩個人的安全。這么多年以來,這是沈冰最輕松的一次。

    這個地方是哪兒?那必然是那個修仙位面了。在此之前,沈冰想回一趟家,見見那幾十年沒見過,原以為永遠都不會再見面了的父母。

    沈冰是個獨生子,最大年紀活到過二十八歲。那個位面已經五十二歲的沈建國都沒給沈冰整出個弟弟妹妹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沈冰估摸著這個位面,二老膝下應該也不會有兒女吧?

    “老頭子,你兒子帶著兒媳和孫女回來看你了!”這種話,沈冰也只能在心里喊喊了。

    零八年的沈建國,已經快四十歲了。這會兒,沈冰的爺爺奶奶還在世。不過,膝下無兒女倒是真的。與范父范母一樣,沈父沈母也是一直都沒有子嗣。就跟當年的沈冰一樣,醫院去過,檢查查過,這個時候,試管嬰兒技術還沒有引入中國,兩人日子過得也算不上多好,自然是沒那個閑錢去整這些的。

    步入中年的沈父沈母,對外總是掛著一臉略顯牽強的笑容,看著人家的兒女,臉上抑制不住羨慕之情。

    一男二女兩個人,蹲在小區門口,沈冰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上下班路上的沈建國和秦紅豆,而后就帶著兩人離開了這個位面。

    走吧,走吧,先帶她們去修仙吧。早晚能夠再回來見到他們的,不急,不急!

    沈冰是個男人,怎么可能像兩個女孩子那樣哭哭啼啼的?再多的感動,也只能憋在心里。

    沒有孩子之前,沈冰或許還壓抑不住,但現在,在江江面前,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掉眼淚的,賭上一個父親的尊嚴……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