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39章 先打1場再說

間之蠹
     “間之蠹 小說酷筆記()”查找最新章節!

    “有點意思。”那女長老看著面前的兩個少女,滿意的點了點頭。

    一個少女能夠做到無所畏懼,自由自在。這一點無疑是非常符合自在魔門心境的。況且,她居然還擁有自己的儲物空間與法器級別的兵器?而另一個少女的伴生靈體居然能夠吸收那個少女的生命力恢復自身的創傷,最讓她感興趣的是,那個少女的生命力仿佛無窮無盡一樣,任由其大量吸取,居然沒有任何異常。

    這是什么樣一種體制?

    長老道號叱血,是自在魔門的副門主。也是冷心道人的妻子。

    盯著叱血道人,江江的憤怒流于言表。不過,現在她不是一個人,想要回到過去抹殺這個冒犯了范敏的長老,必須要出去和沈冰商量一下。

    “媽,我們走,這種破門派,不待也罷。”江江從來不會壓抑自己的情緒,那種怨恨與報復的沖動完完全全的寫在臉上,擺明了告訴叱血道人,我一定會報仇的。

    “媽?”叱血道人一驚。

    她仔細看了一下,這兩個少女,長得倒是的確有幾分相似之處,但是,應該是姐妹吧?之前倒是沒有注意。只是,怎么可能會是母女?難道,那少女已經三十歲了?只是因為我窮無盡的生命力,導致她一只都像十來歲的樣子?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管另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叫媽。這場面,看起來無比古怪,也不外乎叱血道人要腦補。

    江江拉著范敏就往外走,她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根基,沒有根基也就代表著沒有弱點,對永生不死的江江來說,沒有什么能夠嚇得住她的。

    “慢著!”叱血道人自然是不想讓這么令人驚艷的兩個少女從眼前溜走。她之前確認過江江的慧根,很普通的那種,一點都不出彩。體內也沒有任何真元力。但就是這樣,她卻能擁有隨身空間,卻能擁有月華斬這種法器級別的武器。若說沒點北極,她是不相信的。

    江江無視她的話語,自顧自的拉著范敏往外走。

    “哼!”叱血道人揮手在大門上布置了一個禁制,她倒要看看,沒有自己的允許,這兩個少女要怎么才能離開這大殿。

    “我說了不準走,就是不準走!你們誰也別想踏出這個大門。

    ”

    江江伸手拉了拉木質的大門,卻紋絲不動,她自然是知道這大門被人動了手腳了。

    回過頭,冷冷的盯著叱血道人,罵道:“賤人,你想死嗎?”

    “???”

    多少年了,叱血道人不知道已經多少年沒有人敢對自己這么說話了。魔門中的弟子們,一個個唯唯諾諾的,絲毫得不到“自在”的真諦。這些人修行自在魔功,那也必然是畏首畏尾的,怎么可能會修的出個所以然來?

    而這江江,力量全無,卻能夠不畏強權,甚至敢于威脅自己。好,很好,她現在越看這個少女越滿意,必須得收成關門弟子才行。

    “不錯不錯,我喜歡你這種勇氣。說說吧,你這儲物法器與手上那柄法劍是哪來的?家中可有修道之人?我叱血也好去拜會拜會。”

    叱血起了愛才之心,江江的行為,還真是與自在魔門的精神非常契合。不過,這話在江江聽起來就不是這樣了。

    江江覺得,這叱血女妖,怕不是看上了自己的隨身聽與月華斬?這也就算了,居然還敢威脅自己要殺自己全家?

    “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開門!或者你死!”剛來這個位面,江江的本意是想趕緊筑基,然后學習占天術,做到能夠與世界意識交流而已。她沒想過一來就遇到這種糟心事。

    如果不是必要的話,江江還是想避免沖突,悶聲發大財。

    不過,這會兒,別人都飛龍騎臉了,江江受不了這氣。

    “呵,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啊,我倒要看看,我叱血到底是怎么死的。”

    ……

    盯著緊閉的大門,一陣不妙的感覺涌上心頭,掐指一算后,沈冰愣了愣神,瞬間祭出飛劍,一劍便削掉了場地上主建筑的屋頂。

    “天……天哪……那個藍人是誰?他瘋了么?居然敢攻擊自在魔門的招生大殿?”

    “走,咱們快走,遠離這一片是非之地。”百分百小說網

    “那人已經是一具尸體了,今天前來招人的,可是自在魔門的副門主叱血道人,這人死定了。”

    廣場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在場眾人中,自然也有自在魔門的弟子,見沈冰來勢洶洶,一下就毀了自在魔門的招人大殿,頓時氣憤的提著飛劍就攻殺而來。

    叱血道人原本正與江江在對峙,給大門下了禁制不代表這屋子就堅固到能夠承受劍氣的沖擊,一道光華閃過后,大殿的穹頂便不翼而飛。這讓她面色變了又變。

    “是老爹!”沈冰的攻擊讓江江眼前一亮,她原本都準備直接穿梭到過去,在這個老巫婆成為修仙者之前先干掉她再說的,但沈冰這一劍,又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要去就得一起去,一家子就得整整齊齊的。

    不過,她還是有些擔憂。沈冰曾經說過,在這個位面,他就是個弟弟,還曾叮囑過兩人,能不與他人起沖突就盡量別出手。但是,江江看不過那叱血道人欺負范敏,還是沒忍住跳了出來。

    大殿設計之初就沒想過會被人攻擊,自然不會浪費資源去保護這一座凡間界的普通房子。有誰敢在自在魔門長老所在的地盤鬧事?怕是活膩歪了?

    嘿,還真有!

    “好膽!”叱血道人御氣乘風而起。被江江懟了也就算了,畢竟江江還沒修行過,是自己看中的弟子。自在魔門就需要這種無所畏懼的勇氣。不過,這會兒居然被其他門派的人欺負到臉上了,這她可忍不了:“何人敢在此地放肆!”

    房子沒了屋頂,進出都不用走門了,倒是省了不少事。

    這些配合著長老前來招生的子弟,一般來說修為都不會太高。只有負責接引新人去門派小世界的弟子,修為才會比較高。幾人朝著沈冰攻來,沈冰揮手幾道劍氣,將幾人的護身真元統統打散,人也從空中墜落下去,生死不知。這還算是留手的。

    “你就是自在魔門這次來招生的長老?你想對我妻子女兒做些什么?”盯著叱血道人,沈冰冷冷問道。

    叱血道人愣了一下:“妻子女兒?你是說她倆?”說著,伸手就要將范敏和江江兩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攝上來。

    “替身術!”嘭的一下,江江和范敏瞬間消失在大殿內,只留下兩個造型奇特的稻草人,被叱血道人抓了過去。而兩個少女,卻在一瞬間瞬移到了沈冰身后。

    叱血道人愣了一下,看了下靈力包裹之下的稻草人,心想:這是什么道法?為何我從未見過?

    “爸,這妖女要搶我隨身聽,還說要殺我全家!咱們先回去把她干掉吧!”江江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妖言惑眾,在她理解中叱血道人的話就是這么個意思,她就要這么說。江江挑事兒從不嫌事大。

    沈冰瞇了瞇眼,盯著面前的叱血道人。她的實力很強,沈冰能夠感覺出來。

    叱血道人飛舞在空中,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著一種強者的氣息,沈冰在面對她的時候,甚至連真元流轉都有些不暢。不過,這并不是問題。

    “你真這么說過?”沈冰冷冷問道,心中卻已經給叱血判了死刑。

    沈冰從沒懷疑過江江的話,自己的女兒都不相信,還能相信誰呢?江江理解出了偏差,這就不是沈冰能夠考慮到的事情了。不過,本著“以和為貴”的思想,沈冰還是問了一句。

    叱血道人作為副門主,多少年沒受過這個冤枉氣了,這會兒,她也不再想著什么弟子不弟子的了,我自在魔門,講究自由自在,為所欲為。既然熱情相邀你不愿意加入,那我就殺了你,以絕后患。

    “我叱血一生行事何須與他人解釋?我倒要看看,就你這點三腳貓的本事,憑什么在我面前叫囂!”叱血道人已經起了殺心。

    “好,那我就讓你看看!”沈冰瞇了瞇眼。三腳貓?既然你覺得是三腳貓,那我就讓你看看什么叫做史前巨獸!

    “江江,教你一個殺招,以后我不在的時候,遇到再強的敵人,你也能用這招來保護你媽!”沈冰深吸一口氣,準備出手了。

    江江愣了一下,自己和沈冰不是沒打過架,上次打的腦漿子都要出來了,她也沒見沈冰動用什么殺手锏。怎么?難不成范敏不是那么重要,爭奪范敏這種小事情,還無需放大招?是這個意思么?

    壓抑著怒氣,UU看書www.uukanshu 沈冰朝著叱血道人說道:“我這一招下去,你必死!我再給你最后一個機會,你確實說過要搶她的寶貝,殺她全家么?”

    沈冰不知道叱血道人就是冷心的妻子,也不知道她就是自在魔門的副門主。他只是在心中默默盤算著,如果殺這么一個長老,會不會對這個世界的時間線造成太大的影像?雖說世界意識不介意,但是自己這么做,多多少少還是會讓它有些麻煩吧?

    叱血道人只覺得一臉困惑。自己閉關才幾年,怎么這世界就變得如此不可理喻了?這點實力的螞蟻就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喊打喊殺喊放過?

    既然如此,那就死吧!

    不與沈冰再多廢話,叱血道人一道御劍術,飛劍便朝著沈冰直射而來……

    (未完待續……)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39章 先打一場再說)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間之蠹》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