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章,以退為進

從1994開始
     “對不起,小氣先生...”

    瞳孔里倒映著這棵眼淚的崩碎,許久過后,劉薈抬起頭道歉的說。

    林義怔怔地望著她,心里嘆了口氣,一時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要是順著她的話往下說就太傷人了。

    可也不能去安慰吧,那就相當于給人家希望了。

    沒辦法了,只得再一次岔開話題問:“你去日本都這么久了,一直忘記問你,你今后的重心就在那邊發展了嗎?”

    劉薈用筷子翻著碗里的白切雞塊,說,“我的作品在國內暫時還沒打開市場,將來在國內有一定影響力了,才能回來。”

    林義點點頭,表示能理解。畢竟對面這人兒吃的是青春文學這碗飯,要是沒有市場就像沒水的魚,再怎么有才華也無處安放。

    不過他知道,隨著互聯網的興起,隨著明后年痞子蔡的作品問世,國內的青春類文學會慢慢迎來屬于它自己的春天。

    好不容易生了個話題,各懷心事的兩人談完,就又安靜了。

    也不知道她的心思在轉悠什么,劉薈吃飯吃的越來越傷感,雖然控制著不再掉眼淚,但她的眼眶一直是紅紅的。

    又吃了一會兒,林義最后不能再裝作視而不見了。

    為了緩和氣氛,林義假裝咳嗽一聲,然后說,“怎么著,小氣女人,你是覺得喜歡上我這人受了委屈?檔次不夠?一直眼紅紅的。”

    正在低頭夾菜的劉薈抿嘴忍了忍,沒忍住,最后淺個小酒窩破涕為笑:

    “挺夠檔次的。就是受了同學結婚的影響...,就是想到以后你會成為別人家的丈夫,心里很難受,很不舒服,很留戀。”

    林義說,“你都大作家了。在日本都連續兩年進入暢銷榜前三了,還難受什么,還讓不讓人活?”

    劉薈說,“不說這話題了,我們談談你吧。”

    “我?”

    “嗯,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好。哦不,你還是別問了。”

    劉薈沒聽他的,而是自顧自說,“你以后會和你同居的那個女孩結婚嗎?”

    知道她說的是大長腿。但林義目前給不了答案,因為他有種感覺,如果太早和艷霞結婚,那驕傲的鄰家估計會離開自己的。

    而如果自己娶了那禎的話,大大概率,可能會...

    就在他思想矛盾的時候,劉薈突然探過頭問,“你是在糾結另外一個女人嗎?”

    林義一驚,她是怎么知道的?隨即又想起了她母親曾經跟蹤過自己和米珈。

    原來如此,他現在突然有點明白了,劉薈今天的反常除了受同學結婚的觸動外,估計還是和自己的花心有關。

    想到米珈,林義頭更疼了,自己原本只想著二,卻加到了三,這還怎么回答?

    真是糟心!

    劉薈見他更沉悶了,頓時有點錯愕,“小氣先生!你不會是想著兩個都要吧!”

    林義煩惱的看她一眼,沒做答,給她夾一筷子后,反而問,“你這么優秀,為什么會喜歡我?”

    劉薈用筷子撮著米飯,想了想說,“這個問題我母親大人也問過,可我回答不了。”

    林義嗯了一聲,識趣的不再問。

    吃完飯,兩人走出飯店隨手攔了一輛的士。

    劉薈打開車門,忽的頓了頓,然后彎腰問,“師傅,你能送我們去惠州嗎?”

    林義有點木,去惠州干么子?

    出租車司機搖搖頭,說他這車不能出羊城市,還好心提醒讓兩人攔另外一種顏色的出租車,可以跨市運營的出租車。

    聞言,劉薈歉意地道了聲謝謝,隨即把門關上。

    目送出租車離開,

    林義就算再傻也反應過來了,忍不住輕輕推了她肩膀一下,“你是故意的吧?不回學校了?”

    劉薈低頭抿笑,右腳輕輕踢了踢地上的易拉罐,良久才整理好表情說,“有始有終,我們去看一場電影吧。”

    林義望著她,要解釋。

    劉薈露出一個最甜美的笑,微抬頭,“我們去看一場電影吧。”

    又是這種拒絕不了的舒服笑容,林義哈口白氣,蹙眉道,“你確定?這么冷的天,又這么晚了。”

    劉薈看了他眼,隨即把視線飄向遠方,清脆地說,“23歲的劉薈喜歡上了你,25的劉薈在與虛榮心做斗爭后,決定撕下成年人的偽裝,給23歲的自己一個圓滿交代。

    所以...”

    說到這,劉薈又把視線轉回到林義身上,正式發出邀請,“小氣先生,今天你請我吃飯,我請你看電影。”

    “行吧,你都把繞暈了。”

    走了大概十來分鐘,兩人來到了影院,這年頭,這月份,沒得太多電影可供選擇。

    快速瀏覽一番簡單支起來的海報,幾乎沒怎么挑,兩人就默契的做了決定。

    那就是看新上映的《甲方乙方》,沒辦法,誰叫葛優和劉蓓的名氣現在大著呢。

    不看他倆的戲也想不出看誰的好了。

    女人主動買了票,又張羅著買了點零食,兩人走進了影院。

    可能是冬天的原因,大家沒什么娛樂活動,都擠到電影院來了,兩人的座位是最右邊中間靠后的位置。

    這部電影林義前生就看過好幾次,劇情都還能模模糊糊記得起來。

    四個年輕人姚遠,周北雁,錢康,梁子是一群自由職業者。

    他們突發奇想,開辦了一個“好夢一日游”業務,承諾幫人們過上夢想成真的一天。

    人們離奇古怪的愿望接踵而至,似乎人人都想給自己現有的生活來一個180度大轉彎。

    于是,富貴的想嘗試貧窮,明星想體驗平凡,小平民想做巴頓將軍,守不住秘密的廚子想成為守口如瓶的錚錚鐵漢……在搞笑荒誕的愿望中,四個年輕人忙碌著扮演各種場景角色,他們把真情融入到了這些故事當中。生活過得充滿樂趣,有滋有味...

    重生再次看這電影,還是覺得有味道。

    不過讓林義較為詫異的是,竟然在電影中看到了步步高電話機的廣告。這還真是一個意外的小驚喜,看來步步高電子廣告部的那撮人不是吃干飯的。

    中間,正當林義看的忘形的時候,左手突然被一只溫軟的小手覆蓋,接著食指交叉,被輕輕扣住了。

    林義側過頭、盯著左邊裝作若無其事看電影的女人,有些愣。

    這是鬧得哪一出?

    不是說最后一場電影么?

    不是做最后的留念么?

    怎么還十指相扣了?

    林義試著軸了軸左手,沒抽出來,反而越抽越緊。

    而且,很無語的是,這女人全程都表現的鎮定自若,一本正經。

    哪還有剛才在飯店里的梨花帶雨?

    瞧著劉薈這個樣子,林義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他突然想起了這女人在東京對自己使的招數了,以退為進。

    就說這女人在東京使勁渾身解數不讓自己跑了,怎么可能這么容易放棄自己的。

    娘希匹的...

    絕對是以退為進!

    抽不動,林義也沒使蠻力抽,而是沒好氣的問,“說說吧,小氣女人!”

    聽到語氣有點重的“小氣女人”,劉薈終于笑著側過了頭,歡快的詭辯,“我只是想體驗一番電影里的好夢一日游。”

    林義白了一眼,“你到現在還把我當傻子呢?”

    小酒窩舒服地笑了,“小氣先生,你是真的沒看過我寄給你的書。”

    “這和書有什么關系?”

    “有關系的,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書里有,書里的女主人公就是這么一步一步把男主人騙到手的。”

    “騙?”

    意識到說錯話了,但劉薈還是非常自然的說,“你不是問我為什么喜歡你嗎?我想我們要是能戀愛,可以給你答案。UU看書 www.uukanshu ”

    林義都懶得理了,又抽了一次手,這次劉薈很是自然的松開了。

    劉薈看著林義眼睛認真地說,“小氣先生,我時常在:人很難不給自己的情感上濾鏡,有些事情何必那么真實,何必活的那么辛苦。

    可是,23歲的劉薈對25歲的我說:你必須真誠,必須對我的愛情真誠。

    所以...”

    說到所以,劉薈自然而然的又扣上了林義左手,“所以小氣先生,只能先委屈你了。”

    “嘖嘖,不愧是大作家,鬼話一堆堆的,我都差點信了。”林義好生無語,這女人比孫念難纏多了。

    盯著兩人牽在一起的手,林義努努嘴問,“那你要什么時候才能放手?”

    劉薈說,“當我從你身上找回失落的少女心。”

    林義追問,“要是找不回呢?”

    劉薈不說話了,而是甜甜的笑,扭過頭面向銀屏上的電影發自內心地笑。

    笑出了一整套長鏡頭。

    ...

    電影放完了,兩人也是隨著人群往外走。

    前面的林義一臉無力。后面的劉薈抿個小酒窩,望著他的背影抿笑抿笑。

    當兩人穿過大廳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突然有個聲音不敢置信地喊,“林義?”

    聞聲,林義和劉薈同時扭頭看向右邊聲源處。

    只見一身大青色外套的金妍立在一米開外,正用一種相當驚訝的眼神瞅著兩人。

    竟然是金妍,她怎么在這?怎么這么巧合?

    ps:5

    ps:竟然有20多位大佬打賞,三月很感激,好幾十塊錢呢,都趕上上架前兩個月的訂閱收入了。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