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二十一章,假面女王

從1994開始
     竟然是金妍,她怎么在這?怎么這么巧合?

    林義麻著心思問,“你怎么在這?”

    金妍也問,“你們是...”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

    林義看了眼劉薈,就說,“這是我們中大的學姐,今天碰到了就一起吃頓飯、看個電影。”

    金妍以極快速度打量了一番劉薈,說,“今天我舅舅生日,所以我來陪他看場電影。”

    說著,金妍還示意了一個方向。

    十米開外的樣子,金壽正在拿個手機貼墻打電話,而不遠處站著他秘書。

    不過這秘書的注意力并不在金壽身上,而是時刻關注著金妍,想來是這個時間點,人家擔心金妍的安全。

    當林義望向金壽的時候,金壽也剛好看到了他,于是放下手機朝他走了過來。

    林義和金壽寒暄一番,說了些好聽的話祝人家生日快樂。

    客套完,金壽就問,“你開車來的沒?”

    林義搖搖頭,表示偶然才來的這邊。

    金壽說,“那正好,我也要送妍妍回學校,一起。”

    林義把眼神轉向劉薈,后者笑吟吟的說,“我家離這里不遠,走路回去就好。”

    見狀,金壽只是笑著對兩人點了點頭,接著轉身對金妍說“妍妍,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學校”,然后就走了。

    金妍嗯了一聲,也是跟著走,只是走了幾步,又停住了,回頭問林義,“你今晚不回學校?”

    金妍的臉色平靜如水,沒有波瀾。但林義知道,她這話是為艷霞問的。

    于是說,“回。”

    豐田車走了,載著金妍父女和秘書走了。

    目送車子消失在夜色里,林義心頭忽然升起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兩人沿街從電影院慢慢走到了之前用晚餐的地方。

    左邊臨街,劉薈仰頭張望著三樓,發出邀請,“要不要上去坐一會兒?”

    林義也跟著抬頭瞧了三樓一眼,委婉拒絕道,“不了,都10:27了,我得盡快回去。”

    聽到這話,劉薈把視線從三樓收回,對著他甜甜的一笑,“小氣先生,你要是送我上去,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秘密?林義盯著她看了會,蹙眉問,“什么秘密?”

    女人沒回答,只是往樓道走。

    林義看著她的背影,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可能是新房子的緣故,樓道比較寬闊,還有樓道燈。

    彎彎曲曲,兩人拐個彎,又拐了幾個彎,在“踢踢踏踏”聲中終于來到三樓。

    劉薈從包里淅索一番,掏出了鑰匙準備開門。

    林義立在一側問,“說吧,什么秘密?”

    女人第一時間沒做聲,等到門開,進去后才回身說,“進來吧,小氣先生。”

    “算了,我怕進去就走不出來了。”

    女人抿個嘴笑,也不強迫,只是留個門不關,就往里邊去了。

    娘希匹的...

    就知道會是這樣。

    林義想了想掏出手機打書店三樓座機,響了6聲,沒人接。

    接著摁斷又打了一次,還是沒人接。

    看來大長腿不在書店啊,那金妍會不會把今晚的事告訴她?

    雖然自己沒和劉薈在電影院沒啥,但林義本能的察覺到今晚的金妍有點不對勁。

    在他思索片刻的功夫,劉薈倒一杯茶出來了。還特意換了林義喜歡的鈷藍色衣服。

    接過熱茶,林義的視線在她身上游了一圈,問,“你什么時候回的羊城,怎么家里還備有熱茶。”

    劉薈說,“昨天傍晚回來的。”

    “昨天?”

    “是的,本來想后天參加完婚禮再去找你的。”

    “別,

    我最怕你找我了。”

    “小氣先生,你這樣說話很不負責。”

    林義暈頭,“實話實說而已,怎么就和負責有關系了。”

    “有的,你當初不碰我,后面什么事都不會有。”

    “你是說親你的事?”

    “是。”

    “噫!多稀罕,被我親吻過的女人沒一千也有八百,也就你沒完沒了。”

    “這么多?”

    “差不離。”

    “既然這么多,那你再親我一次吧。”

    正在喝水的林義一嗆,咳嗽幾聲,順了口氣說,“我就知道,你忽悠我上來,絕對不安好心。”

    劉薈淺個小酒窩一直笑,末了問,“這么晚了,真的還要回去?”

    “不回去,難道留你這?”

    “我這房間多,小氣先生。”

    “不是和你睡?”

    “也可以的,只要你娶我。”

    順著林義的話,沒臉沒皮說到這,劉薈也是忍不住笑了,“你把這杯熱水喝了吧,暖暖身子,喝完我告訴你秘密。”

    林義瞅了她眼,仰個脖子一飲而盡。

    還別說,這么個大冷天,喝杯熱茶渾身都透出一股暖意。

    接過空杯,劉薈慢慢摩挲著白瓷壁,開口道,“其實,我一進電影院就看到剛才的三人。”

    林義問,“也是看“甲方乙方”這電影?”

    “是的。”

    “他們坐在哪?”

    “就坐在我們后排。”

    “就是緊挨著我們的后排。”補充說完,劉薈歡快地問,“你是不是麻煩大了?”

    林義臉一黑,“你很開心?”

    劉薈用笑避開了這個回答,“其實在影院門口,那個男人根本沒在打電話,只是做個樣子。”

    “啊?”林義有點不敢相信,堂堂一個深城大領導,還去配合著金妍玩這套路。

    “嗯,他的手機從打電話到掛電話,一直都是黑屏的,所以是我推測是在做樣子。”

    林義有點想撞墻了,“那這么說,你在影院對我耍流氓,也被人家看個明明白白了。”

    “小氣先生,請注意措辭。”劉薈一本正經的指出問題,然后又假裝歉意地說,“我的錯,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們三個和你認識。不然我豁出老命也要讓他們誤會的更深一些。”

    林義,“......”

    ...

    走了,喝完熱茶、無言以對的林義踩著夜色走了。

    劉薈雙手捧著白瓷茶杯立在窗前,直到那個身影消失了茫茫黑暗中才轉身回屋。

    關門,洗漱一番。劉薈接到了以秀的電話。

    當了解完今天的事情后,以秀的反應是“哈哈哈哈...”

    對這個樂于玩死自己女兒的塑料母親,劉薈果斷地選擇掛了電話。

    來到書房,女人又同以往一樣寫起了日記:

    我又來羊城了。是的,假面女王又來了。

    我給自己的理由是,不是我想要來,是我必須得來。因為好朋友要結婚了。

    可我知道,這理由太他媽牽強了,因為沒有它,我也已經蠢蠢欲動,謀劃許久了。

    為了趕趟兒。

    我會經常在夜里一條條地翻閱我們曾經的照片。回味他的每一句有滋有味的話,包括我表面深惡痛絕、而內心卻意動不已的親吻,過去的一點一滴扎堆擠在我這小小的腦袋里,滿了也舍不得刪。

    試圖從這些記憶碎片里找到他的弱點,攻擊他的弱點,最終獨自享有他。

    他今天提出和我睡,雖然是開玩笑的。但我剛才“一點都不當回事兒”的外表下,卻藏著一顆砰砰砰亂跳的心。

    還好,他沒真的要和我睡;可惜,他沒真的要和我睡。

    作為資深的假面女王,如果他真的要和我睡,我肯定是不會同意的。打死我也不會同意的。除非他強迫我,讓我找到借口“他力氣太大了,沒辦法了”。

    寫到這,作為一個外人眼里知書達理的我,是不應該這么沒羞沒恥的。

    可是也有理由吧:你看,我都25了,快26了,就算為了豐富自己的人生閱歷更好地去創作,也可以肉麻一點。反正在自己的日記里,誰也不知道。

    ...

    他問我,什么時候來的羊城,我回答說是昨天傍晚。我要對23歲的劉薈說,對不起,我撒謊了,其實我都在校園里、在他上課的教學樓里溜達兩天了,期間幻想著各種方式以期能“偶遇”到他。

    當愛情和自尊心狹路相逢時,我總是居心叵測,妄圖魚與熊掌兼得。

    真的活的好辛苦。

    對了,在日記的末尾,我得批評一下他。

    他竟然問我“你這么優秀,為什么會喜歡我?”,這問題太傻了,也太直了。

    要不是他平時胡說八道麻溜麻溜的,以前欺負起我來也是一套一套的,不然我都以為他是“一根筋”。

    幸好是夜色降臨的傍晚。

    也幸虧是小飯館的光線有些暗淡,遮住了我的表情,否則他一定會以為我扭曲的笑臉是中邪了。

    我為什么喜歡你,您缺心眼兒嗎?

    偷偷告訴你。

    我本不是天生熱情的人,但在你面前,我保持著熱情。

    ......

    正當劉薈這個假面女王在日記里批評林義的時候,走了三里地的林義也趕回了中大。

    在中大校門口停了一下,本著不浪費時間的原則,林義還是決定不去書店三樓查看了。

    教師公寓的租房,這才是林義選定的目標。

    希望金妍是自己理解中的金妍吧,還沒告訴大長腿才好。匆匆走著的林義心里如是想。

    蹭蹭的上了一樓,上了二樓,拐過樓梯角要上到三樓的時候,林義停住了。

    因為遇到了人。

    只見一身青色大風衣的金妍靜靜地立在樓梯間拐角處,瞧著他。

    林義氣喘吁吁的問,“你知道我會來找你?”

    金妍看了看時間,說,“干了壞事的人一般都想著消滅證據,或者買通證人。

    反正要被你煩一次的,還不如第一時間聽聽您的風流史。”

    聽到風流史,林義有點沒法反駁,但還是不死心的說,“那個金妍同學,請不要誤解朋友之間的關系。”

    金妍盯著他看了會,說,“聰明如你,說這樣的話有點讓人失望。”

    接著她又說,“都是相交了兩年多的朋友,彼此都應該具備一定的了解。我要是那種捕風捉影的人,你的生活早就不太平了。”

    早就不太平了?林義心里一緊,看來自己和劉薈的牽手應該是沒有瞞得過對方。雖然是被動的牽手,可也是牽手呀。

    算了,林義直接攤牌道,“你都看到了?”

    金妍點了點頭,轉身透過樓梯間窗戶望向外面的草坪,說,“你們進影廳的時候我就看到了。”

    林義靜了靜,“改天我請你吃飯。”

    聽到要賄賂自己,金妍側過頭,爽朗的笑說,“吃飯就算了,要是以前我還不覺得怎么樣,現在和你單獨在一個空間,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么可怕?”

    “有的。孫念,米珈,還有今天這位學姐都是前車之鑒,越漂亮越危險。”

    “米珈?”

    “米珈以前是猜測,但看了你今天的羅曼史,直覺告訴我,十有八九是真的。”

    “......”

    無語,林義早就知道對面這女人是個心思重、觀察入微的人,果然還是被察覺到了。

    金妍看林義不說話了,心里也是為艷霞遺憾,但還是說,“你知道嗎,我舅舅送我回來的路上,什么也沒囑咐我。你知道為什么嗎?”

    林義看著她,“謝了。”

    金妍搖搖頭,“我寧愿沒看到今天的這一幕,其實我舅舅內心更希望我悄悄的走掉,只是因為艷霞的關系,我良心難安。”

    說著,金妍準備動身去上樓,只是走了幾步又說,“不用擔心我,好好對艷霞吧。”

    目送著金妍上了樓,林義知道,這女人為了自己和他父親的合作友好關系,對自己的風流史選擇視而不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為了她內心好過點,又選擇在這等自己。

    這是個理智遠遠大于感性的女人。

    ...

    回到宿舍大樓的時候,寢室大廳的門已經關了。

    本來想叫宿管大媽開門的,但想想自己以前經常不在宿舍過夜而留下的不好形象,林義也是識趣的熄了喊門的心思。

    晚上十一點過的中大,夜色涼如水。

    但走在校園里的林義并不孤單,發現三三兩兩的人群時不時出沒。有些是學校的老師,有些偷偷摸摸去外面鬼混的學生。

    經過書店的時候,發現門雖然關了,但燈還是亮的。

    好奇的敲開門,禹芳竟然還沒有睡。

    林義問,“怎么還不回去?”

    禹芳說在做階段性的小結報告。

    林義又問,“暑假整頓升級以后,掙了多少?”

    禹芳回答,“29.18萬,其中書籍銷售額大概占到57%左右,剩下的都是現磨咖啡和現磨飲料帶來的收益。”

    林義聽后也是有點小驚訝,沒想到當初的無心之舉竟然帶來這么大的回報。

    ps:很多人都說商業寫的少。

    其實三月也想啊,可是查資料太費時間了,付出和成績回報遠遠不成比例。

    也不瞞你們,三月基本是靠愛發電。

    每天半夜起來寫,一天也就幾塊錢的收入。一月的稿費還不如坐在電腦前花兩小時搞定一個樣品單帶來的小錢錢多。

    要是成績好,或者有起色,三月肯定愿意花更多心思去打磨的。

    以后,只能說盡力吧,盡力多寫商業,爭取不讓大家失望吧。

    謝謝大家支持,也體諒體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