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228章 得罪了人

工程大佬
     下午陳陽回到了寧會縣城,因為縣城那邊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系陳陽的周新金給他打來電話,叫陳陽去他那兒一趟。

    電話里周新金也不說什么事情,反正就是叫陳陽抽個時間過去一趟,陳陽只能說第二天一早過去。

    因為陳陽回到縣城后還要去一趟一中學校,主要是妹妹陳琴那兒沒有生活費了,陳陽得送點生活費過去。

    陳琴知道了自己舅舅舅媽就在一中工地上,所以開學沒多久就跑到舅媽的伙食團去蹭飯吃,理由自然是伙食團的飯菜不好吃,沒有舅媽做的好吃。

    對此陳陽也表示無語,晚上七點的時候陳陽來到一中把生活費給了妹妹后就來到工地上的辦公室里,他看看中級預算員對獎勵的圖紙預算完沒有。

    可惜中級預算員告訴陳陽,由于獎勵的圖紙太過復雜,所以導致在算的過程中非常緩慢。

    而目前預算出的一小部分資金已經達到了二千五百多萬,隨即中級預算員告訴陳陽這座葡萄高樓可能預算出來的造價在兩個億甚至超出兩個億。

    陳陽聞言一陣感嘆,現在他身上能夠用的錢也就只有一百多萬,想要湊齊至少兩個億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去了,不過只要有工程在手里做著,那么這錢就應該很快湊起。

    而系統說明中說要在縣城投資一個億才能到市里投資,如果把這個葡萄高樓投資到縣城里,那么顯然是超出了投資金額,陳陽感覺有些劃不著。

    “在縣城投資就投資一些小項目算了,一個小項目五百萬左右,投資個二十多個差不多就達到了系統的要求。”

    “至于葡萄高樓就投資在昌西市里,想要葡萄高樓開動前期就要準備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五十的資金才行,資金不夠根本就審批不過。”

    3月19日,陳陽九點過就前往周新金辦公室。

    “搶險工程的錢恐怕要下個月才能撥下來。”周新金和陳陽閑聊了幾句話后才切入主題,“本來這筆錢這個月月底應該就能撥下來,可是......陳陽,我問你,你是不是得罪了別人?”

    是不是得罪了別人?

    陳陽聞言一陣疑惑,不知道周新金這話從何說起。

    “我沒有得罪別人啊!周老板,不知...你這話該如何說?”

    周新金說道:“我們這筆錢之所以撥不下來,就是因為上面有人給他們打了招呼,告訴他們延遲給我們撥這筆工程款,延遲越久越好,所以這才導致了工程款一直撥不下來。”

    “我自認為在縣里的關系還是可以的,所以就托人進行了一番打聽,最后打聽的結果是你得罪了縣長的兒子何子謙。”

    “何子謙的爸爸現在風頭正盛,縣里的很多人都在巴結,作為其兒子的何子謙也跟著沾了光,他隨便說幾句話都夠我們喝一壺的,所以就導致了目前這個狀況。”

    陳陽一聽到何子謙,腦海中頓時就浮現了那晚給田虎送錢的場景。

    自己就只有那一晚見過何子謙一次,難道就那么一次就得罪了他?

    一時間陳陽也搞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僅僅就見過一次面就這樣做,這何子謙也太小家子氣了吧。

    “我確實和何子謙見過一面,那是過年......”

    陳陽把那晚的事情陳訴給了周新金聽,周新金聽后也沒有想通是怎么回事。

    “周老板,難道你找關系都無法搞定?”陳陽問道。

    “沒法,大家好歹要給他一個面子,所以他們告訴我這筆錢至少要壓一個月才撥給我們。”周新金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工程你也那么早就做完了,

    我根本就沒有籌碼和他們談。工程沒做完之前他們壓力大,想盡一切辦法催你,現在工程做完了他們的壓力瞬間沒了,他們才不管下面人的死活,高興了就給你,不高興就拖死你。”

    陳陽沉默了,工程做完他得到了系統的獎勵,如果不要這筆錢顯然也是不虧本的。但是畢竟還有接近兩百多萬的錢沒有拿回來,心里還是也有點舍不得。

    該怎么辦好呢?

    “我叫你來就是告訴你這個事情,你回去也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化解一下,爭取早點拿到這筆錢,畢竟這筆錢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行,我回去也想想辦法!”

    回去的路上陳陽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是找田虎幫忙約一下何子謙,兩人當面談一談,化解一下之間的誤會。UU看書 www.uukanshu.

    越想越頭痛,最后陳陽先把這個問題撂在一邊,等有時間在好好思考一下。

    返回沙灣小區的陳陽中午點了一份外賣在屋里吃,然后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后就開著車前往水庫上去看一看。

    太平水庫工地上陳陽有一段時間沒有去看了,現場的施工情況平時也只是在電話里了解一下,不過昨天系統提示太平水庫的進度已經達到50%,這讓陳陽大體的知道了工地上完成了哪些工程量。

    陳陽來到工地上便看見管理局的現場負責人鄧江坐在樹下看著不遠處的工人施工著,當即就走過去打招呼。

    “陳哥,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最近去哪兒忙去了?”鄧江先一步打招呼。

    陳陽笑道:“在市里弄到一個小工程,所以到那里忙了一陣。這不忙完了就回來看一看這里的情況,我也好久沒有看見你了。”

    “可以嘛陳哥,居然混到市里去了。”鄧江笑道,“我天天都在工地上看著的,你隨時來都能看見我。對了,等一下我姨爹要來,剛剛才給我打了電話的。”

    王局長要來!

    果然,兩人聊了十幾分鐘王局長坐著管理局專用的皮開車越野車來到了水庫上,陳陽見狀立刻迎接上去。

    “王局長!”

    陳陽立刻把煙給王局長發上,王局長笑了笑著看陳陽。

    “最近一段時間是不是都在老朱那橋梁工地上忙啊,陳老板?”

    “哎喲,王局長居然知道這事。”陳陽呵呵笑道,“是不是朱老板給您匯報了我的行蹤?”

    “我們前天通過一次電話。對了,今天正好遇見你,我有事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