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二章,北門屋子來的

從1994開始
     書店三樓,洗漱完,丫趟在床上,林義腦子里回蕩的全是金妍說的話“孫念,米珈,還有今天這位學姐都是前車之鑒,越漂亮越危險。”

    林義心里不服呀,這也能怪我的了?按道理講,自己這樣受歡迎,那便宜母親其實要負的責任更大吧,誰叫她基因那么好呢。

    想到那便宜母親,林義就不由自主的想起陽華說過的一句話。自己相貌最多繼承了個七七八八,而那親姐才是真的生的漂亮,完全和那便宜母親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再漂亮有米珈好看嗎?有蘇溫生的好嗎?林義努力回憶關于親媽和親姐的容貌,卻怎么也只想起些零碎,看來自己這些年對她們的怨氣很大,刻意淡忘還是起到了效果。

    這個夜,林義的思緒雜七雜八想了很多,但過濾一遍卻發現什么也沒想明白,感覺就像稀里糊涂的過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醒來,他發現頭有點暈,嗓子有些啞也有些疼,鼻子堵的慌,眼睛還澀。

    這是感冒了么?可能是真的感冒了,林義半坐起來,感覺全身軟綿綿的,有氣無力。

    掙扎著起來去客廳找到體溫計,量了量,36度7,沒發燒。

    接著移步去廚房燒了開水,放點砂糖喝了一大杯,感覺整個人好了些。想了想又披一件厚厚的棉衣,磨磨蹭蹭去了樓下的小診所買藥。

    “醫生,開點感冒藥。”

    “有沒有發燒?”

    “沒。”

    “有沒有流鼻涕?”

    “暫時沒有,但堵的嚴重。”

    醫生點點頭遂不再問,轉身就去開藥了。

    “這種黃藥一日三次,每次三粒;這種白藥一天兩次,一次兩粒。”開完西藥,醫生一邊囑咐用藥,一邊拿一張白紙把藥包起來,打個角。

    “好,一共多少錢?”

    “三塊二。”

    “給。”

    買好藥出來,經過王記粉面店的時候,林義碰到了隔壁煙酒店老板,一起的還有她那分配在羊城市委的大外甥女。兩人在吃牛雜面。

    “小林,身體不舒服啊?”見他從藥店出來,煙酒店老板打個吆喝。

    “有點感冒。”

    “這個天是容易感冒,來,過來一起吃個面。”

    “早餐吃過了的,你慢用。”林義對面條沒太大興趣,更何況這家粉面店主打的牛雜哨子,自己根本不敢碰。

    目送林義走過去的背影,煙酒店老板悄悄對大外甥女說,“這小林名下有車、有房、有產業,長相也周正,五官也好看,又是名牌大學生。

    前陣子你媽過來我這串門,我指給她看的時候,你媽一眼就相中了小林,還托我把他介紹給你認識,可惜人家有女朋友了。”

    大外甥女沒怎么聽見舅舅的話。因為她此刻的腦子有點懵,由于給羊城領導當小秘書的緣故,她是有幸見過一次林義的。

    這可是和羊城市1號人物都談笑風生的人,真的是開書店?還差點介紹給自己?這外甥女凌亂了,感覺這個世界太過荒誕。

    ...

    中午,連著吃完兩次藥、跑步出了一身大汗的林義,感覺整個人好了許多。

    正當他縮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吃著零食的時候,門開了。

    魚貫走進來三人。

    看到面色平靜的金妍,再瞄一眼她手里提著的芹菜,林義感嘆這女人真的是有城府,都還以為她撞破了自己的風流韻事,會停一段時間不來書店三樓了的。

    誰曾想...

    幾人老樣子打過招呼,林義不想動,繼續窩沙發上。

    大長腿和金妍進廚房忙碌去了。

    冷秀還是喜歡偷奸耍滑,

    夾帶著幾本書就來蹭沙發了。

    隨意掃了眼冷秀手里的書本,林義有些詫異,“你愛好不是畫畫嗎?怎么想起當公務員了?”

    “畫畫只是愛好喲,養不了家,糊不了口。”平時開開心心的冷秀今天破天荒嘆了口氣:

    “明年不是全國范圍內并軌嘛,大學生不包分配了,哎,我要是早生3年多好。說是說的好聽,什么自主擇業,還不是畢業就失業。”

    林義笑了,“你早生3年也沒用,95年就開始部分地區部分專業不包分配了。”

    冷秀鼻子一縮,就磨牙道,“好你個大財主,這個時候了就不能安慰安慰我,還跟我對著干是吧。”

    得,才好了幾秒鐘,這二貨又開始固態萌發了,林義翹個二郎腿悠哉悠哉地說,“你的性子這么活潑,耐得住公務員這類枯燥的工作么?”

    冷秀哼唧了一聲,“直接說我沒心機就好了,何必拐彎抹角。”

    這點林義并不否認。

    他一直認為,這三個女人中,金妍其實是最合適當人民公仆的。有背景,有心思,理智又沉得住氣。要是在機關單位摸爬打滾個幾年,估計又是一號女強人。

    吃飯的時候,又聊到了畢業話題,金妍說會努力爭取保研,如果保研不成功就去考。

    林文問,“本校的還,是外校的?”

    金妍說,“本校的。”

    林義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因為他明白不論保研哪所學校,金妍基本都會成功。

    不開玩笑的,她養父是駐法的外交大使,親父是深城2號人物,沒理由保個研都費力吧。

    金妍要繼續留在中大,大長腿是最開心的,理由無它,有伴。

    聊完考研,幾人又談到了去日本的事情,冷秀偏個頭用筷子撮了撮金妍,催問道,“我們的護照什么時候下來?”

    金妍說,“已經好了。我舅舅抽空會送過來的。”

    聽到去米珈那,林義有點迷糊,不由自主的望了眼金妍,假裝不經意問大長腿,“她兩也去么,我怎么不知道?”

    大長腿給他夾一筷子菜,輕聲說,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又沒問我,就忘了。”

    冷秀也是接茬道,“林義你管管你家老婆就行了,不要把手伸的太過喲。米珈親自邀請我們兩的,你有本事就管住米珈啊,你能嗎?就問你能嗎?”

    金妍意味深長的看了他眼,麻利笑著不做聲。

    “......”林義被噎的不能做聲,心虛啊。

    ...

    下午時分,四人在客廳打撲克升級的時候,蘇溫來了,還帶來了一小捆報紙。

    有點意外。

    林義抬頭問,“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蘇溫笑著和大長腿三人打過招呼,坐在單側沙發上就說糯糯的說,“中午回來的,找你有點事。”

    大長腿起身給她倒了杯茶,然后就拉著冷秀和金妍去了二樓。

    下樓的時候,冷秀睜大眼睛好奇問,“這女人誰啊?怎么這么好看。”

    鄒艷霞老早見過蘇溫的,但一時不知道怎么說,她擔心泄露林義的機密。

    于是小小的撒了個謊,“他的一個堂姐。”

    金妍聽完偏頭笑了笑。

    由于林義的事業給她帶來的震撼太大,她沒忍住從金壽那里了解過林義的事跡,其中就有這個叫蘇溫的女人。

    舅舅告訴她,這是一個能力很強的女人。

    細細地喝著茶,對著客廳門看了大概有20來秒,蘇溫就說,“我剛從北門的屋子過來。”

    林義心領神會,眼神灼灼地說,“那我們去那吧。”

    女人左手往耳后順了順青絲,最后無措地摩挲著耳釘,臉紅紅的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后還是答應了。

    ps:3

    ps:求推薦票,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