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三章,11捉現場

從1994開始
     因為在學校附近,人多。所以兩人很有默契的分開走。

    等蘇溫走了大概二十來分鐘樣子,林義也是起身來到書店二樓對艷霞說,“我要出去一趟,晚餐可能不回來了。”

    “嗯。”大長腿早就猜到了,一般有人來找他都是有事,跟著出去的幾率很大。

    等林義離開,冷秀忽的打趣,“艷霞,林義天天接觸這種好看的女人,你吃不吃醋。”

    聽到這話,喝著咖啡的金妍動作都驟然慢了下來,眼睛安靜注視著這位“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的好友。

    鄒艷霞磨著咖啡一時間沒做聲,良久才說,“從小就習慣了,現在都免疫了。”

    冷秀探頭,俏皮地吹個口哨,“你小時候就有情敵?那你也不是善茬啊,把別個都熬死了。”

    大長腿片了她一眼,懶不搭理。

    ...

    來到北門,林義有點強迫癥,假裝四處散了會步,見沒有熟人才閃到兩人的窩里。

    一進門,蘇溫就立在門后,一瞬間,你注視著我,我看著你。兩人就像磁鐵一般慢慢靠近,一個微微抬頭,一個緩緩低頭。

    兩人緊緊樓抱著對方,熱情的玩起了貪吃蛇。

    許久...

    拉絲分開后,林義問懷里的人,“想我了。”

    蘇溫斂著眼皮靜默了會,隨后用幾乎不可聞的聲音囈語,“小男人,抱抱我。”

    “只是抱?”

    女人眼皮打了個顫,沒說話。

    又是許久...

    再次分開,蘇溫把臉緊貼著林義的臉,輕輕蹭了蹭說,“以后每個月都要來看我一次,直到孩子寶寶生出來為止。”

    “為什么寶寶生出來就不用了?”

    “因為不需要了。”

    林義一臉驚訝,“你不會是一懷孕就需求旺盛吧?”

    聽到這羞于開口的話,蘇溫的臉是徹底掛不住了,但也沒否認。

    她自己心里也很是無奈,平時她對這方面沒太大興趣,但是懷孕后,經常晚上夢到小男人。

    林義側頭笑瞇瞇地眼神在她身上游離了會,然后附耳說,“我們打個商量,懷孕期間我好好伺候你,孩子出生后,你好好伺候我。”

    蘇溫假裝沒聽見,悄悄閉上眼睫毛,情動的配合著他使壞。

    ...

    最后,最后...

    緩一口氣的女人緊緊貼在林義懷里,伸手攬著他脖子溫潤的說,“我想在香江另外成立一個投資公司,用來接收樓經理的380萬非流通股。”

    “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林義又說起了戈薇,直言不信任那女人。

    蘇溫莞爾一笑,“那我聽你的,新開的投資公司不讓她知道。”

    “看來你是真想拉她進方源資本了?”

    “嗯,主要是為以后考慮,將來肯定業務會越來越繁忙,有她在我能松口氣。”

    “可...”

    “她能力很強,9年的投行工作業績在英國的老牌投資機構有目共睹。這次僅僅只是個例外。”

    “真的?”

    “小男人,相信我。”

    林義認認真真看了她會,最后點了點頭,但還是打了個預防針,說,“用她也行,先簽保密協議。

    但丑話我講在前頭,如果日后戈薇還敢泄露一絲一毫的機密,我會親自送她去蹲大牢。”

    見他這樣,蘇溫也是寬心說,“你是我的小男人,我永遠站你這邊。”

    林義不滿問,“你說什么?”

    蘇溫緊了緊胳膊,“小男人。”

    “有膽再說一次?”

    “小男人...”

    娘希匹的,林義覺得有必要教教她,于是橫抱起女人往臥室而去。

    ...

    傍晚時分。

    林義問,“我是你什么?”

    弱不禁風的女人徹底癱瘓了,閉著眼睛溫溫潤潤地開口,“你是我男人。”

    “沒聽到。”

    “你是我男人。”

    “以后也要這么叫。”

    “嗯。”

    “不要嗯,要說好。”

    “好。”

    “再叫一次?”

    “小男人...”

    ...

    晚餐是在家里吃的,林義主勺,蘇溫幫著打下手。

    郎有情妾有意,在兩人有說有笑中,三菜一湯很快就做好了。

    由于女人懷孕不能喝酒,林義本來也不打算喝紅酒的。不過蘇溫說菜這么多,讓獨自飲點。

    吃完飯,兩人收拾完殘根剩飯就湊到了一起。

    只見柔弱的女人打開帶著的那捆報紙,花點時間有序攤開就說:

    “這些都是最近大半年的財經類報紙,我稍微梳理了一下。我發現,上頭已經開始逐漸取消建筑行業的幾十項不合理收費。

    同時央行也給各大銀行下令了新的政策條例,根據《個人住房擔保貸款管理試行辦法》的規定,貸款期限最長竟然可達20年,上限可達放價的70%,原先的典稅、契稅和賦稅開始合并,總稱契稅,而且下調了收稅百分點,由原來的3%-6%,降到了3%-5%...”

    蘇溫取證論證說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林義安靜聽完就說,“你的意思講,上頭通過各大官媒在為改革房地產做預熱準備,而且還是以民用住宅為主,對嗎?”

    女人柔和一笑,“應該是這樣。”

    林義問,“你同銀行方面確認過沒?”

    “已經聯系過徐文麗,確實有此事。”蘇溫說完又說,“而且香江的湯臣集團在滬市得到了可靠的風聲,上頭要對房地產大動手術了。”

    林義點點頭,心里又一次感嘆還好當初沒錯過這女人,商業嗅覺能力有點驚人。

    問,“你打算怎么做?”

    蘇溫回答說,“還有兩月就是兩會了,我預計新的宰相上任后,會在這里燒一把火。最快明年春末,UU看書 .uukanshu.com 最遲明年年中,國家的房改政令就會實際落地。

    這間隙是最好渾水摸魚的時間段,相比過去政令肯定會有所松懈,容易審批;而對比將來價格肯定也會低廉許多。

    所以我建議北極光微電子也好,步步高電子也好,或者方源資本控制的幾家LED燈光照明公司也好,抑或步步高超市也罷。

    讓它們速度以建立總部、擴建分部和其它生產用地為由,抓緊時間向當地政府申請,圈一批商業用地,就算短時間用不到,屯著也是大賺。”

    “有理,我們這幾家公司都是各地方的搶手貨,這個風口申請用地應該不會太難。我這就通知他們。”

    說著,林義拿起手機就開始給趙樹生、蔣華、王欣以及黃剛一一打了個電話。

    電話打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像步步高超市、北極光微電子和幾家LED燈照公司,就是趕緊去圈地。

    而像步步高電子已經計劃擴大規模的,林義也是讓蔣華把規模擴大擴大再擴大,反正就是名正言順下光明正大的多拿地。

    電話尾聲,林義喉嚨都有點嘶啞了,正當示意懷里的女人喂自己喝茶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媽咪。”

    兩人一愣,林義低聲問,“好像有人在我們門外喊?”

    蘇溫沒說話,只是打算喂小男人的茶杯端到半空中停滯住了。

    “媽咪...”

    兩人恍惚之時,門外又傳來一聲小孩子的清脆喊聲。

    林義說,“就是在我們門外。”

    蘇溫望著小男人,輕啟朱唇,“是一一。”

    ps:4

    ps:求一波支持啦,不求你們都理我了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