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先把婚禮辦了吧

從1994開始
     “媽咪...”

    兩人恍惚之時,門外又傳來一聲小孩子的清脆喊聲。

    林義說,“就是在我們門外。”

    蘇溫望著小男人,輕啟朱唇,“是一一。”

    是一一!

    竟然是一一!!!

    三歲多的一一既然都來了。那孔教授在哪里,還用得著問嗎?

    一瞬間里,兩人相視的眼神里頓時生出了千變萬化。

    短暫的發怔后,蘇溫也是慌忙離開林義的懷里,起身,急急匆匆開始整理有些凌亂的衣服和頭發。

    認識有好幾年了,外表楚楚可憐、弱不禁風的蘇溫其實是一個極其理智和冷靜的人,還從來沒見過她如此慌亂過。

    林義知道:這女人的慌神并不是害怕門外邊的孔教授,而是本能的不敢面對一一。

    畢竟前刻還在和自己相互偎依,你儂我儂;下一秒就被自己女兒撞破,那是一種沒法想象的荒誕。

    思緒到此,林義也是走過去,輕輕握著女人的手,越來越用力,越來越緊,安慰說,“不用怕,有我在,我們一起面對。”

    聽到這話,原本還覺得不可啟齒的蘇溫一下子靜下來了,微抬頭注視著他,釋然了,接著主動擁抱了一下林義,柔聲細說,“謝謝你。”

    “媽咪,奶奶說你在里面吖。”就在這時,門外又傳來了稚嫩的第三聲。

    得了,兩人趕忙又分開,相互看一眼彼此的穿著有沒有需要再整理的,隨后,不約而同的向門口行去。

    千呼萬喚...

    門終于開了。

    門開的剎那功夫,門里門外的四雙眼睛立時交織在了一起。

    一一穿的是粉紅色的外套,腰身用一根紅帶子扎著,見到蘇溫就又開心的喊一句“媽咪”,然后在鈴聲一般的笑聲里張開雙手撲了過去。

    蘇溫蹲著和女兒親昵一番。一一就轉身看向林義,脆生生的問,“媽咪,他是誰吖~,你們在房里干什么吖~,奶奶說我不喊你,你就不要我和奶奶了。”

    說著說著,一一就癟了個臉,快哭了,“媽咪,你是不是不要我和奶奶了吖。”

    蘇溫瞪了孔教授一眼,就說,“媽咪怎么不要寶貝呢,媽咪最疼我家一一了。”

    “真的嘛~”

    “嗯,真的,媽咪最喜歡一一呢。”說著,蘇溫對著粉嘟嘟的女兒吧唧了一口。

    瞬間把要哭了的一一給逗笑了。

    趁此機會,蘇溫指著林義說,“喊叔叔。”

    一一仰頭看著林義,亮堂堂的大眼睛撲閃撲閃,過了小半晌才醞釀出一個聲音,“叔叔。”

    “誒,一一真可愛,真漂亮。”林義笑著夸贊她。

    小女孩聽到有人夸,立馬把頭藏到媽媽懷里,拱來拱去發出咯JOJO的快樂聲,顯然是既高興又害羞。

    哄完小孩,林義也是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抄個手立在門外的老人。

    林義腆個臉笑著招呼,“孔教授,你來了。”

    孔教授把眼睛瞇成一條縫,不理人。

    老人家先是跨步進來,對著蘇溫打量了一番,接著伸手掀開她的羽絨服一角,對著6個月大開始微微顯懷的肚子瞅了瞅。然后把衣服拉鏈細致地拉好,還用手輕輕的撫了撫外邊,生怕進了風,讓女兒著了涼。

    一氣呵成做完這一切,孔教授突的轉頭對向林義。

    只見人家邁個細碎步圍著他轉悠了一圈就問,“小林子,你們是在談工作?”

    林義把門關上,笑著回答說,“是呢,我們在談工作。話說你老人家過來也不打聲招呼,不然我好開車去接你和一一。”

    孔教授活了幾十年了,怎么可能被這些套話糊弄。

    只見她利索地去了廚房,接著又進了書房,書房出來后準備進唯一的臥室。

    好在這時候蘇溫及時反應過來,把臥室門一關,在門口攔住了。

    不然里面還沒來得及收拾、亂糟糟的床和衣物,肯定會看瞎了老人家的雙眼。

    孔教授面色沉靜地望著門口默不作聲、卻寸步不讓的女兒,在原地僵持了一會,又背身返回了客廳。

    老人家抖擻著精神來到林義跟前,夸獎說,“你們上下屬關系不錯,從下午談工作到晚上,中間還一起做了飯吃。”

    “......”

    林義很想罵人,合著你老人家下午就過來了。虧自己進屋前還在外邊刻意溜達了一圈,當時怎么就沒發現呢。

    見他不說話,孔教授探個頭認真問,“小林子,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吧。”

    林義瞄了蘇溫一眼,知道為了照顧這女人的臉面和尊嚴,今天也是沒法再回避了,只得硬著頭皮坦誠道,“是我的。”

    聞言,孔教授完全沒有出現像預料中的那樣激動或不平,只見人家不悲不喜的點了點頭:

    “還算你小子老實。我的女兒我清楚,不可能隨便跟一個男人這樣談工作的,何況還是閉門談一下午,還在臥室...”

    講到這,孔教授頓了頓,怕落了女兒面子,就轉移話題說,“你知道我今天怎么找到這的嗎?”

    林義沒好意思點破,心說不就是跟蹤么,你又不是一次兩次的,都老經驗了。

    孔教授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于是自顧自地說,“其實,小林子,當初蘇溫一懷孕,我就猜測孩子是你的。UU看書 .uukanshu.com ”

    林義和蘇溫無形中對視一眼,皆是一驚,這話就有點毛骨悚然了。

    他不敢置信地問,“合著你以前偶遇我,說話忽悠我,都是放煙霧彈?”

    孔教授渾濁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狡黠,“不先穩住你,我怎么能有今天的人贓俱獲。”

    尼瑪,人贓俱獲,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不對,自己兩世加起來年紀也大啊,怎么還被騙了呢。

    想了想,還是“敵人”太過狡猾的緣故。人家示弱和感情牌打的那個叫爐火純青,娘希匹的,自己被先入為主了。

    一眨眼功夫,林義有點尷尬,不過好在還有臉皮夠厚實這一優點支撐,也不露怯。

    孔教授虎視眈眈的、明目張膽的觀察著林義,見他臉不紅、心不跳的,也是沒有意外,只是低聲怪聲怪氣表揚,“你這份養氣功夫不錯,是經歷了大場面的。”

    接著這老人面色一整,就嚴肅說,“我就這么一個女兒。”

    林義說,“我知道。”

    “我們家缺一個男人。”

    “......”

    “事已至此,你們的事我也沒法反對,但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而且你也即將為人父母了,應該能明白我這個做母親的心。所以在這,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林義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勉強笑道,“您講。”

    孔教授緊逼過來,說,“趁孩子還沒出生,你們先把婚禮辦了吧。”

    ps:2

    ps:老同志們,你們看到了沒,看到了沒,一個數據快600了,一個數據快700了,加油呀!

    雙倍月票!要創歷史了!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