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清燉蟹粉獅子頭,美滴很!

美食從和面開始
     把白菜葉夾出來之后,于培庸又把筷子伸到砂鍋底部,將下面墊著的熟豬皮也夾了出來。

    經過兩小時的熬煮,盡管用的是小火,但是豬皮依然消融了大半。

    肉皮全都撈出來之后,于培庸開始給這道菜調味兒。

    在所有菜品種,獅子頭的調味應該是最簡單的,因為只需要往鍋里放一點點食鹽就行,非常簡單。

    把食鹽放進去之后,他端著那些汆燙過的油菜倒進鍋里。

    很快,這些原本已經攥干水分葉子鄒巴巴的油菜,就在肉湯中重新舒展開葉子。

    這些油菜葉子不僅變得好看了許多,而且還會吸收鍋里那些煮了兩個小時的肉湯,整體的口感和味道,都會因此上升一個臺階。

    油菜放進去三分鐘左右,于培庸把灶上的火關掉,然后他拿來幾個小盅,開始出鍋。

    出鍋這一步也是很講究的,不能直接盛著獅子頭倒進湯盅里面,得先用砂鍋里的熱湯倒進湯盅里預熱一下,把湯盅的溫度提上去。

    然后再舀一勺熱湯倒進去,讓湯盅里的湯差不多有一半滿,這個時候,才能把獅子頭盛進去。

    而盛獅子頭的時候,也不能直接用勺子盛,而是把勺子伸到獅子頭下面,然后連湯一塊兒盛,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證獅子頭的完整。

    獅子頭盛入湯盅里之后,于培庸又夾著一棵油順著獅子頭的邊放進湯盅里。

    接著往獅子頭上面澆一勺蟹粉,再舀一點熟蝦籽放上去,然后蓋上蓋子,一份清燉蟹粉獅子頭才算是正式做好。

    這獅子頭做得像是藝術品一樣,甚至讓人不忍下筷。

    于培庸把所有獅子頭全都盛了出來,油菜也分別點綴到了湯盅里面。

    趁著攝像師拍特寫的時候,他端著鍋里的湯剛準備倒掉,李浩就湊了過來:“于爺爺,您等會兒,這么好湯倒掉真是太可惜了,讓我先嘗嘗味道咋樣?”

    于培庸放下砂鍋笑著說道:“這湯里面含有大量的油脂,你嘗嘗可以,可別過量啊。”

    李浩忙不迭的答應著:“好的好的,你剛剛忙了半天,先歇會兒吧,這廚房等會兒我來收拾。”

    等于培庸走后,李浩就拿著勺子舀了滿滿一勺子肉湯,然后吹了吹,送進嘴里小口嘗了嘗,表情頓時變得精彩起來。

    “我靠,我知道這湯會好喝,就是沒想到會好到這個地步,這簡直……”

    他停頓一下,估計是想從腦子里搜尋個比較不錯的詞匯來形容,結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干脆不想了。

    嗯,形容詞什么的等喝完再想也不遲,這會兒還是抓緊喝湯比較好。

    李浩拿著勺子,原本因為燙,加上湯其實也不算多,所以前幾口都是喝得比較少,畢竟細水長流嘛,而且當著幾個攝像師以及兩位長輩的面,他也不好意思放開肚皮去喝。

    但是喝著喝著,這鮮美的肉湯把李浩的胃口徹底給打開了,畢竟是豬骨高湯,又加入豬皮和獅子頭熬煮了兩個小時,豬肉的鮮美已經徹底融入到了湯里面,而于培庸放鹽也不多,所以一不小心,他原本的小口品嘗,就成了瘋狂牛飲。

    也就幾分鐘而已,等攝像師們拍完特寫,徐拙端著做好的獅子頭往年夜飯的餐桌上的時候,砂鍋里的高湯已經被李浩喝了個精光。

    連鍋底一些肉渣也沒浪費,被李浩用筷子挑起來一一吃了。

    這情景,看得于培庸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他愣了半天才跟老爺子對視一眼,贊嘆年輕人胃口真好。

    這么膩的湯,居然幾分鐘給喝完了,太讓人驚嘆了。

    徐拙把獅子頭送到餐桌上之后,今天的拍攝就算是告一段落,桌上原本準備的那些菜品,現在可以吃了。

    不過今天桌上的這些菜,雖然賣相上跟之前的一樣,但味道卻稍稍有些區別,因為桌上的那些菜,除了九轉大腸和獅子頭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四方酒樓的廚師做的。

    而且因為追求賣相,所以味道上就多少欠缺了一些,畢竟是拍視頻湊數用的嘛。

    這種事情雖然聽起來很震驚,但在視頻圈子里已經見怪不怪,畢竟這些菜不是一天做成的,用剩菜的話賣相不行,新菜的話也不能天天讓那些大師們做,所以就讓店里的廚師代勞一下女,反正觀眾們也看不到。

    其實要不是時間太短,加上擔心輿論問題,大家甚至都想用假菜了。

    就是影視劇中常見的那些菜,看似賣相很不錯,甚至還冒著熱氣,其實都是塑料的,而冒的那些熱氣也都是加濕器造的假。

    所以相對來說,這次拍攝年夜飯的主題短片用真菜搭配,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鑒于此,所以今天公司沒人來吃,畢竟他們只是好奇大師們的手藝,又不是真的饞。

    再說于可可不來吃,他們過來的話也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沒人過來吃,徐拙自顧自的端起一份獅子頭走到了一邊,同時還讓那幾個攝影師也品嘗品嘗。

    他把這盅獅子頭放在餐桌上,掀開湯盅的蓋子,頓時一股能讓人迷醉的鮮美味道便從里面飄了出來。UU看書 www.uukanshu.

    這味道有豬肉的香味兒,還有高湯的那種醇厚,另外還有蝦蟹的鮮美,輕輕一嗅,渾身的毛孔都仿佛舒展開了一樣。

    這道菜別的方面不說,光這味道就足夠讓人迷戀。

    徐拙拿著湯匙叢湯盅里舀起一勺熱湯,不過卻沒有品嘗,而是把這勺熱湯澆在了獅子頭上面的蟹粉和蝦籽上面。

    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讓蟹粉和蝦籽的鮮美融入到湯里面,這樣肉湯喝起來會更美。

    同時這樣澆一下,也能讓蟹粉和蝦籽順著熱湯在獅子頭表面散開,使得蝦蟹的鮮味遍布整個獅子頭表面,這樣會讓獅子頭吃起來更加出彩。

    徐拙拿著湯匙輕輕碰了一下湯盅里的獅子頭,這個看起來表面不太平整的大肉丸立馬變得顫巍巍的。

    這就是不放淀粉純肉做出來的效果,肉餡會牢牢粘在一起,但卻不會失去肉本身的彈性。

    接著,徐拙用勺子輕輕伸進獅子頭里面,然后再一掀,一大塊獅子頭就被舀了出來。

    整塊肉在勺子里顫巍巍的,因為肥肉多,看上去甚至有種晶瑩剔透的感覺。

    徐拙把這塊肉送進嘴里,用舌頭輕輕一抿,這塊肉立馬在口腔中散開,真正達到了入口即化的地步。

    好吃!

    徐拙覺得這根本不是在吃東西,而是在享受美食對整個身心的按摩。

    獅子頭入口的那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好像變得不重要了一樣。

    太美妙了!

    而另一邊的李浩,這會兒也開始對獅子頭下手了。

    他剛吃一口,就激動得飆出了老家的陜西話:“美滴很!聊咋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