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年后的計劃

美食從和面開始
     清燉獅子頭確實美味,而且吃起來還很舒服。

    因為這道菜不像是川湘菜那樣,靠重口味的香料和調料來激發食欲,仿佛推著讓人吃一樣。

    而這道清燉蟹粉獅子頭卻沒有這種感覺,口味清淡,口感清鮮,一切都恰到好處,讓人身心放松。

    這種感覺,讓人不自覺就會沉迷其中。

    剛開始吃的時候,徐拙還擔心這么大的獅子頭自己能不能吃的玩,結果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那顆拳頭大的獅子頭已經無影無蹤。

    不是他能吃,主要是這種美味,讓人根本都注意吃的量,光享受那種美味入口的感覺了。

    吃完獅子頭,徐拙將里面配的油菜也吃掉了。

    油菜吸收了湯汁,加上本身清鮮的味道,吃起來又是另一種口感。

    吃完之后再把湯盅里的湯喝掉,完美!

    剛剛徐拙吃的時候,老爺子和于培庸已經回去了,原本他們想跟徐拙于可可一塊兒吃的,不過一聽說兩人吃火鍋,就失去了興趣。

    老爺子和于培庸都不大喜歡火鍋,不過兩人的出發點不一樣。

    老爺子覺得火鍋把所有食材都做成了一個味兒,體現不出各種食材的差異性,所以不喜歡。

    而于培庸,則是單純的不喜歡麻辣火鍋里那濃郁的麻辣與厚重的牛油。

    畢竟揚州人嘛,養生的概念已經深入骨子里,這種麻辣的味道實在是有悖于從小建立起來的飲食觀。

    徐拙吃完獅子頭之后,李浩這邊已經把剩下的那些九轉大腸給干光了,他甚至都沒熱一下,就這么塞進了嘴里,而原本屬于他的那顆獅子頭,更是在徐拙吃到一半的時候,就被他連湯帶水的吃了個干凈。

    “差不多到點兒了,咱們走吧,今晚準備吃火鍋。”

    李浩答應一聲,拿著手機開始聯系孫盼盼。

    今晚李浩的父母要在省城請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吃飯,而孫盼盼的父母也有應酬,畢竟孩子訂婚了嘛,一些重要的親友還是要再聚一下的。

    原本李浩和孫盼盼也要參加這種活動的,不過兩人都不太喜歡,加上徐拙今晚做火鍋吃,兩人就推了雙方父母的那些應酬。

    跟長輩們吃飯哪有和同齡的朋友吃火鍋來得爽快啊。

    不僅需要各種端茶倒水,還要敬酒客套,另外吃飯的時候也得小心翼翼,煩死了。

    對于李浩來說,這無疑跟上刑一樣。

    徐拙跟辦公室里還在忙活的于可可招呼一聲,便和李浩開車回店里開始準備今晚要吃到底菜品。

    牛肉、羊肉、五花肉,這三種是吃火鍋必不可少的,畢竟大家都是肉食動物嘛。

    原本徐拙吃火鍋是不喜歡五花肉的,總覺得有些油膩,但是偶然一次,他把五花肉切成薄片在鍋里涮的時候,發現口感和味道都不輸羊肉。

    所以從那天起,每次吃火鍋五花肉都是必不可少的。

    除了三種肉之外,其他的菜就看各自的喜好了。

    反正就后廚的那些食材,兩人胡亂裝了兩大兜,又喊上對面火鍋店里當吉祥物的老孟,然后便開車回家。

    嗯,趁著女孩子們還沒到,先把食材收拾一下。

    該清洗的清洗,該改刀的改刀。

    相對于做菜,吃火鍋就隨意了很多,就連李浩和老孟也能抓著菜刀,高喊著“刀來”在廚房大展身手。

    等于可可孫盼盼帶著熊仔過來的時候,今天要吃的菜品已經全都準備好了,甚至連火鍋也已經在餐桌上煮開。

    “周學姐又去健身了,不過來吃火鍋,咱們開始吧。”

    于可可放下熊仔,換上拖鞋,然后胡亂洗下手就第一個沖到了餐桌前。

    原本大家想讓周雯也過來的,畢竟這六人組以前在林平市的時候就經常聚在一起吃飯。

    不過貌似周雯跟袁康確定關系之后,在健身方面就變得更加認真起來。

    不知道是受袁康影響開始心疼健身卡里的錢了,還是單純的想要維持好身材,免得配不上自家的大G,反正她已經很久不吃晚飯了。

    等大家都坐定之后,晚飯正式開始。

    吃著火鍋,大家聊著過年的安排,徐拙全家今年要去揚州過年,孫盼盼要跟著李浩去西安,而老孟,則是打算帶著鄭佳回淮南老家。

    雖然都還沒辦婚禮,但是人生基本上已經確定下來。

    現在有愛人有事業,接下來就是努力掙錢準備辦婚禮造小人。

    特別是老孟,這次回老家過年,他可是一直抱著那種一雪前恥的想法的,雖然回去后不免要面對各種風言風語,但就鄭佳那口才,應該是不會吃虧的。

    “徐拙,來年你打算怎么安排?”

    吃飯的時候,老孟問了徐拙一個大家都挺關心的問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徐拙認真想了想,然后宣布了他的一個重要計劃:“年后我打算去京城考察一段時間,盤一個不錯的店面。”

    “你要開分店?”

    在坐的幾人全都愣住了,這個消息真挺勁爆的,在大家都以為徐拙會在省城這么躺著掙錢的時候,徐拙已經把目光對準了京城。

    相對于省城來說,京城才是餐飲行業的真正戰場,不僅有各個菜系的競爭,而且還有各種創新菜、外來菜、以及國外那繁多的菜系。

    想要在那個地方殺出一條血路,真比在省城崛起難太多了。

    不過一旦能在京城站穩腳跟的話,收獲也是無法想象的,因為京城那邊的消費水平更高,顧客的包容性也更強,廚師的自由度也會更高。

    對于餐飲行業來說,這些都是無法忽略的誘惑。

    多少人帶著資金和團隊一頭扎進京城的如海一般的餐飲行業中,就為了闖出自己的名頭,獲得一份認可。

    這份認可,就是餐飲品牌的一張燙金名片,也是人生的資本。

    不過徐拙可不是開分店,徐家開店從沒有開分店的傳統,他自然不會打破這個規律。

    再說系統那邊,應該也不不允許。

    看著幾位好友那關切的面孔,徐拙笑著說道:“不,不是開分店,是把四方酒樓,整體搬過去!

    只有立足京城,四方酒樓才能躋身餐飲行業的一線地位,才能得到長足的發展。

    而且把酒樓搬到京城,也是我爺爺一直以來的心愿,趁著他身體還不錯,趁著我手里還有點資本和名氣,我準備幫我爺爺,實現這個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