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五章,母女談心

從1994開始
     結婚?

    盡管早就做好了這個被刁難的心里準備。但望著近在遲尺、渾濁而又噬人心神的眼睛,林義還是有點懵。

    您老人家要不要這么虎!

    短短的一剎那功夫,林義就感覺自己像一條砧板上的魚。此刻正被架在火堆上烤。

    真的是上又上不得,下又下不得。

    要是自己直接拒絕,倒是可以絕了孔教授的希望,但也會傷了蘇溫的心。雖然兩人曾有過默契的約定,以不結婚的方式相守一生。但有些事情只可意會,是決然不能說出來的。

    說出來就變味了。

    要是礙于蘇溫的面子今天軟了下去,那眼前這張充滿歲月的臉,估計在今后的日子里能把自己逼瘋。

    所以,今天是絕對不能輕易表態的,干系甚大。

    就在林義想著怎么混過去的時候,蘇溫放下一一走過來了,直直的插到了兩人中間。

    只見蘇溫說,“媽,我們兩不能結婚的。”

    自己苦心經營得來的場面,卻被自己女兒攪局,孔教授一時間惱怒的,差點暴跳如雷。可這么多年的修養硬生生把到嘴邊的怒火壓下去了。

    孔教授氣急的問,“不結婚?他都把你睡了不結婚?孩子都有了,為什么不能結婚?”

    蘇溫回答說,“林義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

    孔教授擺擺手,“這都不是事。你們已經是事實夫妻,先叫上兩邊親朋好友一起碰個面,吃個飯,擺個酒。等他到了22歲,就去把結婚證補齊就好了。”

    ...

    兩人抗爭了一會兒。

    后面見自己母親鐵定心腸不依不饒,蘇溫閉上眼睛緩了緩情緒,當再次睜開眼睛時就對林義說,“要不你先去回去吧。”

    這個當口,確實先撤出來對事態的緩解有利。可林義又放心不下自己的女人,于是望著她,仿佛在說:我走了,你怎么辦?

    蘇溫水霧般的眸子默契的傳情:小男人,你不走,今天就沒法善了。我是她女兒,自會有辦法的。

    林義前后思考了一番,覺得在理。于是在孔教授那“小林子,你等著瞧”的眼神下,決定先到外邊去侯著。

    林義開門出去了。

    為了不讓女兒太過難堪,孔教授也沒急著去阻攔林義。心想反正被自己抓了現行,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等著,我以后就來堵你。

    林義離開了差不多十來分鐘,母女倆在無形中又差不多對峙了十來分鐘。

    當一一開始拽著孔教授的衣服邊邊搖擺時,這老人家心氣一下就軟了,一把抱起孫女就往沙發上行去。

    邊走邊問,“你們兩個什么時候好的。”

    “去年吧,我們帶著一一從香江圣瑪麗亞醫院檢查回深城的那段時間。”蘇溫如實說。

    孔教授逮著沙發落座,把孫女擱大腿上,靜氣好一會兒才開口,“你這性子我知道,像你爸,清高氣傲。決然是不可能對小10來歲的男人下手的,他是不是對你用強了?”

    “沒有。”

    孔教授不信,悲傷地說,“我女兒相貌、才華、學歷、氣質、身材、見識和心氣,都是頂個的好。多少有錢有勢的男人都被你斷然給拒絕了,小林子就算有幾個錢,也勾引不了你。所以你跟媽說實話,不然我覺都睡不好。”

    蘇溫心酸的沉默了許久,最后為了讓母親死心,于是坦誠地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應該知道,我對擇偶很苛刻的,寧缺毋濫,不合眼緣的我死也不會將就。

    如果他強迫我,就算能得逞第一次,難道我還能讓他得逞第二次,第三次嗎?

    還能不離職呆在他身邊讓他繼續欺負我不成?

    還能心甘情愿給他懷孩子嗎?

    所以,

    媽,他不但沒有欺負我,反而是我欺負了他。”

    這有理有據的,聽的孔教授一臉疑惑,“你欺負的他?你這個柔弱的樣子,還能怎么欺負他?難道還用棍子敲暈了再欺負他?”

    “我...”蘇溫氣結,深呼吸一口氣,定了定情緒才說,“我對他用藥了。”

    “用藥?用什么藥?”

    “男女之事的藥。”

    “chun藥?”孔教授猛然偏個頭,大驚失色。

    “嗯...”不堪的應一聲,蘇溫也是紅著臉徹底豁出去了。把爬梧桐山的過程撿能說的說了一遍。

    安靜!

    很安靜!!

    非常安靜!!!

    聽完過程,孔教授徹底不會了,徹底凌亂了。掄著一雙不敢置信的眼珠子對著女兒從頭到腳犁了好幾遍,似乎不肯錯過每個細胞,仿佛要重新認識一樣。

    這,這還是自己女兒?

    還是自己從小花費全部心血培養出來的女兒?

    見女兒像一座“紅光滿面”的佛陀任由自己觀摩,孔教授郁悶了。

    理智告訴她,女兒說的在理,很可能是真的。但孔教授內心依然無法接受自己視若掌上明珠的女兒能干出這種事。

    干出這種毀三觀的事!

    不過到底是自己女兒,天下父母都一樣,要是自己女兒不對在先,孔教執拗一陣,就馬上又轉過彎來了。

    心道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女兒,才思敏捷、天生麗質的女兒。就算用藥又怎么樣?

    事后那小林子還不是乖乖的黏糊上了自己女兒?

    就是有一點,這小林子太年輕、太有錢、太有才華、太有事業,而且也是名牌大學出身,長得的也馬馬虎虎過得去。

    以這樣方式結合在一起的他,不結婚怎么行,會不會被其他狐貍精分心?他好像還有個女朋友吧。

    思緒到這里,孔教授說,“聽媽的,只有結婚才能讓小林子歸心。”

    蘇溫想死的心都有了,合著說了這么多白說了。

    于是又一下劑猛藥,“媽,我是個寡婦,我是個結過婚死了丈夫的寡婦,而且比他大這么多,還生了孩子。”

    孔教授蹙眉,“寡婦又怎么了?天底下的寡婦就不嫁人了?天底下能找出幾個像我女兒這樣的寡婦?”

    蘇溫斂個眼皮,“我不僅是寡婦,還是插足者。他被我用藥之前就有女朋友的。”

    孔教授頭大,但還是找到了理由,“又沒結婚,何來的插足者之說?再說了,這陽光下以插足者身份上位的還少?”

    蘇溫掀開睫毛掃了眼,繼續下猛藥,“是不少。但你想一想,如果他今天為了我,拋棄了女朋友。

    那明天會不會為了別的女人,拋棄了我?大姨的下場你還沒有深刻體會么。”

    “這...”這個問題撮到孔教授的心坎上了。幾十年前,她的姐姐就是被一個渣男用這種方式拋棄的,后來郁郁寡歡而自盡了。

    所以,在孔教授眼里,薄情的人是該千刀萬剮的。

    ...

    許久,孔教授平復了心情問,“那你是真的不打算結婚了?”

    蘇溫說,“我都是從婚姻里走過一遭的人,碰上對的人比結婚更有意義。”

    “那孩子怎么辦?”

    “商量好了,女孩跟我姓,男孩跟他姓。”

    “他重男輕女?”

    “沒有,當初取名字的時候,我自己選的女孩跟我姓。”

    “他以后會認這個孩子?”

    “媽,你不用擔心這么多。孩子我會好好把她撫養成人的。”

    孔教授哀其不爭,“未婚有子,想好怎么面對親朋好友、同事下屬和社會上的另類眼光了嗎?”

    “我都差不多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有什么看不開。”

    “以后孩子要是問爸爸呢,你怎么回答?”

    “等她成年了,我會如實告訴她。”

    孔教授有些憂愁,“孩子沒有光明正大的父親,成長的過程中容易受欺負,我不想寶貝受人欺負啊。”

    蘇溫沉默幾秒,然后溫軟的開口,“我了解他,他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

    就算沒有這張結婚證,他也會對我好的。他現在有其它的女人,如果因為結婚證把兩人感情弄生分了,得不償失。

    有時候不爭就是爭。

    我只要安安靜靜地做自己,就有信心他會對我不離不棄,不會虧待我和孩子。”

    客廳里又安靜了,好一會兒,孔教授心疼的說,“媽怕你委屈,怕我百年之后,你孤孤單單的沒有個伴。。”

    蘇溫坐過去把頭依偎在孔教授肩頭,糯糯的道,“你為我好,我都懂。但凡我沒結過婚,我都不會把他拱手讓人。但凡我年輕五歲,也要去爭一爭。

    可是我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能在人生最危難的時候遇到他,愛上他,為他生個孩子,在背后默默地看著他,我已經很滿足了。

    這個世界從來都不善良,我不能給他的人生增添麻煩。

    再說了,這個寶寶是他的第一個孩子,意義不一樣。”

    “哎...”孔教授長長的嘆了口氣,胸口疼的要命。心想還得去偷偷摸摸堵小林子才行,沒有個保證像怎么回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蘇溫安慰說,“你看開點,現在好多人都羨慕我肚子里的寶寶還沒出生就很有錢了呢。”

    孔教授表示,“我不為錢,只為名分。”

    蘇溫莞爾一笑,“行,以后林義的錢我一分不要。”

    孔教授立馬發飆,“你是不是傻?不為你自己想,也要為孩子想想。”

    說到孩子,孔教授又開始作妖,“你們檢查過沒,肚子里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

    聽到是女孩,孔教授直言道,“女孩不保險。你必須再生一個,最好是男的,跟他姓的男的。”

    蘇溫抬起頭,“媽,你什么時候這么封建迷信了?”

    孔教授擺擺手,“不是封建迷信,小林子家大業大,沒有個男丁,以后我們這一支會備受冷落。”

    蘇溫也是暗暗嘆了口氣,說,“再生一個容易變老,身材容易變形,還有盆骨容易寬松。”

    孔教授側頭問,“你是擔心再生一個,小林子不喜歡你的身體了?”

    這么直接的話,蘇溫羞于開口,但默認了。

    哪一個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對自己的身體永不疲倦。

    蘇溫作為女人,也不例外。雖然從來不去說什么,也不屑于去爭什么。但一樣非常喜歡看小男人對自己的身體無比愛戀。

    孔教授沉思片刻,就定了主意,“第三胎做剖腹產,我敦促你練瑜伽,做康復訓練,保持身材。”

    “......”攤上這么一個媽,蘇溫無言以對,苦笑不已。心中也隱隱感覺到,自己母親目前還沒死心,小男人有麻煩了。

    ps:2

    ps:求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