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去揚州,過大年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人人小說網]

    這個問題讓徐拙一愣,隨即看著袁康問道:“咋的?你想買?”

    袁康搖了搖頭:“我哪有這么多錢啊,就是店里有人聽說這事兒之后,有些焦慮而已,總覺得你要拋棄他們了。”

    徐拙笑著說道:“讓他們放心好了,這個店不會賣,至少現在是絕對沒有賣的可能,而且就算賣也不會拋棄他們不管。

    京城那邊的飯店要是開的話,絕對比這家店要大,用的人也會更多,大家要是有愿意跟著我去打拼的,待遇方面絕對沒問題。

    不過這事兒八字還沒一撇呢,就現在賬上那些錢,再加一倍也盤不下一個店面,年后我就是做個初步的考察而已,距離開店什么的還很遙遠。”

    袁康點點頭:“那行,那我回頭跟他們好好說說。”

    他夾著一個餃子在自己準備的陳醋蘸汁中蘸了一下,接著把餃子送進嘴里,咀嚼幾口咽下去,看得徐拙一陣牙酸。

    原本馮衛國吃醋就夠厲害了,沒想到袁康這個偽山西人對待陳醋更來勁,吃一碗餃子,他得蘸小半碗陳醋,堪比喝醋。

    徐拙是享受不來,只有羨慕的份兒。

    吃完餃子,趁著晚高峰還沒到來的時候,袁康跟店里的中層管理開了個會,會議的內容就是安撫店里員工的情緒,讓他們好好干活兒,不要胡思亂想。

    另外,袁康還透露了一下今年春節的加班費和獎金的事兒,提前給大家嘴里塞了一顆糖。

    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多關心一下拿到手的錢,少參與老板層面的決策,真要賣店的話,老板會考慮服務員和廚師的感受嗎?

    說不定會跟酒樓一塊兒打包賣掉。

    等大家走后,袁康站在窗前,看著外面華燈初上的街道,自言自語的說道:“不賣的話,干嘛要放出這個消息呢?這難道有什么深意不成?

    徐拙的每一步棋看似毫無章法,其實都大有深意,我得好好琢磨琢磨,為以后打基礎……”

    自從見識過徐拙的幾次“高明”操作之后,袁康就越發佩服起來,平時私下里沒事就琢磨徐拙的那些神來之筆,越琢磨就越覺得有深意。

    這會兒他閑著沒事,開始琢磨徐拙放出去京城開店消息的目的。

    真·腦補大師。

    第二天一早,徐拙和于可可帶上裝滿行李的拉桿箱,拿著熊仔經常玩的玩具,來到地下車庫,把所有用品全都裝上車,然后開車向老太太家而去。

    臘月二十八,全家出動去揚州。

    在老太太家簡單吃了頓早飯之后,大家就出發。

    徐拙開著奔馳和于可可在前面開路,徐文海開著老太太的那臺別克商務在后面跟著,整個行程估計七個小時,不過考慮到現在臨近年關路上車多,老太太在兩臺車上都放了一些零食和吃的,免得餓肚子。

    雖然服務區也有飯吃,但不管味道還是口感,都比不上家里準備的差些。

    一路飛車,徐拙車上雖然只有兩人一貓,但是東西卻一點也不少,熊仔幾乎霸占了整個后座,它的玩具、睡墊、貓砂盆、水碗等等,全都在后座和后座前腿部空間的地方放著。

    高速上堵車并不嚴重,不過也沒怎么跑起來,因為老有車子以八十邁的速度占著超車道,既不讓道,也不加速,假如旁邊車道上再有一臺大貨車,能把車子壓幾公里。

    徐拙不知道這種人是什么心態,總覺得駕考還是太簡單了,應該再增加一關專門針對高速行車的考試。

    正因為這樣,所以達到揚州的時間有點晚。

    等徐拙把車子停在于家別墅門前的停車場時候,

    已經差不多是下午五點了。

    于培庸一家子迎了出來,把帶來的禮物和各自的行李搬到家里之后,于培庸直接帶著大家去了餐廳。

    先吃飯,畢竟餓了一天了,吃飽喝足之后再聊也不遲。

    餐廳里已經準備了滿滿一桌子的菜,還有于培庸珍藏的兩瓶茅臺酒。

    于長江熱情的給大家滿上,然后目光一轉,看著徐拙問道:“聽說……年后你準備去京城開店?”

    徐拙苦笑一聲,這都是誰傳出來的,怎么連揚州這邊都知道了?

    龐麗華說道:“網上都傳開了,說你準備在四方酒樓人氣最火爆的時候轉手賣掉,然后去京城開店,還說你看不上你們省城那邊的壞境,說那邊的顧客不好……”

    嗯?

    徐拙敏銳的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

    要說前面的那些還算事實的話,后面的的半截話,就真是混淆視聽,甚至可以說是誹謗了。

    這是省城的那些同行不安生了?

    他仔細想了想,自己真要離開的話,對省城的同行來說是好事兒,他們沒必要這么抹黑,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且四方酒樓在省城的口碑怎么樣,不是想抹黑就能抹黑的。

    那就是外地人咯。

    徐拙把目光對準了葛家,估計也就京城葛家才會做這么無聊的事情。

    自己把賀國安從葛記飯莊搗鼓出去,然后又幫賀國安找了非常體面的工作,等回頭京城開店的時候,行政總廚的位置已經不言而喻,絕對是賀國安的。

    因為不光徐拙希望他能出任這個職位,哪怕賀國安自己,也表達了這種意愿。

    畢竟在大學講課再風光,也沒有干起老本行順手。

    再說揚大距離京城遙遠,而賀國安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短時間離開還行,要是長時間在外面工作,他絕對會不適應。

    另外,賀國安能夠王者歸來的話,對葛家應該是最有力的打臉行為。

    這種種后果,都是葛家不想看到的,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抹黑徐拙。

    葛家的挑釁并沒有讓徐拙失了分寸,反而生出了昂揚的斗志。

    等去了京城,就可以跟葛家當面鑼對面鼓的短兵相接了,到時候,一定要把葛家踩在泥土里。

    讓這家號稱百年老店的飯莊,認真感受一下來自行業后浪的沖擊。

    這會兒既然葛家出手了,徐拙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拿著手機給袁康發了條消息,讓他登陸酒樓的官博發表一下聲明。

    另外,徐拙又給賀國安發了條消息,準備打聽一下葛家的一些違規操作。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可以誹謗我,那我也可以爆你的料,讓你也感受一下輿論的反噬之力。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人人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