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6章 真相

前方高能
     時間緊迫,黑暗的力量強大到超乎了宋青小的預期,令得她雖然很想要聽‘月’賢者繼續說他心中的理想,但下一刻,她卻無情的出聲將‘月’賢者的訴說打斷了。

    “那么為什么,你最終會背叛了你的理想呢?”

    她問出這話的時候,‘月’賢者的那半張臉上,露出了內疚、難過的神色。

    他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正被大人嚴厲的喝斥。

    “我沒有做到當初的承諾……”他眼里的哀傷溢了出來,那昂揚的頭顱緩緩垂落。

    下嘴唇處的那些黑色的肉須觸角開始蠢蠢欲動,趁著他低頭的時機,粘連上他的上嘴唇,形成千絲萬縷的連絡,像是想將他的上嘴唇也封住。

    他意識到了這一點,又抬起了頭,嘴唇張合之間,那粘黏的絲縷從豐潤的上唇之中一條條扯出,被拉長、崩斷,最終化為黑氣,退守回他的下巴處。

    但這一拉扯之間,‘月’賢者的上唇已經血跡斑駁,可見他先前掙扎的激烈程度。

    “承諾?”宋青小已經隱隱抓到問題的核心了,只是還需要一些東西去佐證。

    經過這一遭后,‘月’賢者的聲音難掩精疲力竭之色:

    “‘日’負責給大陸的人們帶去光明與希望。”

    他仰著頭,上面一片嘴唇大張著,不愿讓下唇處向上蠕動的肉須碰觸。

    上唇的血液逐漸止住,形成疤痕駁落。

    這些話可能在他心里堆積了太久,一直無人訴說,此時有人傾聽,他雖吐息之間顯得十分吃力,但仍是盡量開口:

    “而我,則負責吸納人們心中的痛苦、疾病、隱憂——”

    宋青小聽到這里,皺了下眉頭:

    “不可能做到的。”

    她十分果決的道:“人的力量始終有盡時。”

    哪怕就是自己心中的負面能量,需要消化都足以耗費人不少的精力了。

    就算是得天獨厚的修士,在邁上修煉一途之后,都易受滋生的心魔的困擾,越是修煉到后期,越易入魔。

    自顧尚且不暇,更別提替別人背負。

    照修士所說,當年惡龍被驅逐之后,整個大陸雖說迎來了新生,但同時當年惡龍的肆虐,依舊留下了無盡的痛楚。

    英雄的鮮血,親族的死亡,都帶給劫后余生的大陸各族不少的悲痛。

    在這樣的情況下,‘月’賢者欲以一人之力,背負起全大陸的負面情緒,那無異于癡人說夢。

    “等等——”

    宋青小第一反應是絕無可能,但她眼角余光在看到那棵巨大的‘黑樹’的時候,一股匪夷所思的念頭卻涌上了心頭:

    “你不會真的背負了所有人的痛苦、疾病、絕望和憂愁吧!”

    就算理智、鎮定如宋青小,在說到這話的時候,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目。

    ‘月’賢者的那一雙蔚藍的雙眼之中,像是有哀傷滿溢開來:

    “原來,人的力量始終是有限的嗎?”他低聲的道,像是喃喃自語:“我還不是神,太高估我自己了。”

    一股憂傷從他眼里散逸開來,激得他身下的那些黑氣更加狂涌。

    “嗚嗚嗚——”

    四面八方響起此起彼伏的哀嚎,像是與他的自言自語相應和。

    ‘轟隆隆!’

    地底再次開始震動,這股震蕩越來越激烈,甚至牽引了深淵中心鉆出的那棵‘巨樹’。

    樹桿微微的抖,那鬼哭哀嚎越發凄厲大聲。

    黑氣翻騰之中,樹桿的表面那些若隱若現的面龐更加清晰了。

    一只只頭顱從樹桿之內如同一朵朵孢子般鉆了出來,像‘月’賢者一樣拉長了頸脖。

    它們并不僅限于人類,還有精靈、翼人以及各式各樣的魔獸。

    但無一例外的,是此時的它們保持了臨死之前凄慘的形態。

    魔獸的哀嚎與死靈的哭音相結合,‘撲騰騰’的響聲里,‘巨樹’的主桿上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惡臭至極的黑色血漿從那洞口之中如同沸騰的泉水般噴涌而出,沖擊的力量撕裂著這洞口,使它越變越大--直至形成一個奇大無比的深窟。

    ‘嗷--吼!’

    ‘汩汩’的血漿涌流聲中,一道可怕的野獸咆哮從深窟之內響起。

    ‘撲通!撲通!’

    血漿噴涌的節奏如同爆發的泉眼,大塊大塊腐爛的血肉裹挾在濃稠的黑血之中。

    一只猙獰的半腐爛的骨龍的頭顱從‘巨樹’破開的深窟之內鉆了出來,腐朽的身體磨蹭著樹桿,發出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響。

    嘶吼聲中,骨龍的皮肉被磨脫,血漿滾滾落下,淋了下方慘叫的亡靈一頭。

    越接近‘月’賢者的地方,這些亡靈的形狀看起來就越慘。

    它們可能是屬于巨龍統治時期的受害者,怨氣十足。

    鉆出的頭顱之下,可能是被斷肢殘足,也有可能是被掏空的肚腹。

    腸肚從腹腔之內涌了出來,黑色的血液伴隨著濃濃的惡臭噴涌,化為粘稠如瀝青般的液體,順著‘巨樹’的枝桿往下流。

    ‘巨樹’底下的那些殘余的怨靈,便唯有被迫接受這些黑暗力量的澆灌,發出更加無助的叫尖、哭吼。

    越是最底層的生物,便越是難以逃脫被二次‘污染’的命運,蜷縮在黑暗的底部,反復遭受黑氣的灌溉,那戾氣就越發的重。

    長長的枝條再次開始蠕動,粗大的根須之上,也同時有一張張面龐爬出。

    一截截缺肢少臂的身體從根須之上爬了出來,尖厲的哭嚎著想逃離這種‘生活’,但濃濃的黑氣卻形成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將它們的雙足牢牢與‘巨樹’的根藤相綁定了。

    它們的身體與黑色的‘巨樹’已經融為了一體,無論它們怎么耗費力氣,最終卻仍被那些細密的黑角觸手牽引著,難以逃脫。

    地面、半空都出現了極為恐怖的一幕,啼哭聲聲里,數以千萬計的亡靈從樹桿之內爬了出來。

    大股大股的黑色濃血從它們的身體中噴涌出,順著樹桿往下流,幾乎將‘巨樹’的根須淹沒,使得每一個亡靈都難以逃脫。

    黑血形成汪洋大海,將根須淹沒。

    “嗚嗚嗚——”

    “啊——”

    痛苦的喊叫與凄厲的哭嚎形成無孔不入的可怕魔音,回蕩在深淵領地的每一處。

    黑色的血海蕩漾,死去的幽靈向著天空中的眾人伸探出手。

    此時的深淵領地,無異于地獄魔窟,哪怕是見多識廣的試煉者,也因為這可怕的一幕而駭然變色。

    天空中巨龍噴吐而出的火焰在這地底蕩漾的無盡血海之下,被映成詭異的紫黑色。

    惡臭彌漫了整個領地,哪怕試煉者們封鎖了五感,這股惡臭卻仍能傳入他們的心頭。

    樹桿劇烈的晃動,蠕動的‘樹藤’形同一條條巨大的觸手,高高拱起。

    ‘轟轟轟’的響聲中,那沉重無比的樹桿被這數十條粗大的觸手‘托’了起來,開始緩緩升往半空。

    “樹,樹動了……”

    道士只覺得喉頭發苦,他出身于天一道門,修習的也是斬妖除魔之術,對于邪祟陰靈,道家秘法向來有其獨到之處。

    可此地的陰怨之氣實在太濃,已經形成濃得化不開的魔煞之氣,遠非他如今的實力可以抵抗的。

    幾十條粗大的‘巨樹’根須被埋沒在汪洋大海之下,一顆顆密集的骷髏怨靈仰著腦袋,瞪著一雙空洞的眼眶望著半空。

    澎湃的黑色海浪微微蕩漾,黑色的汁液透過它們半腐爛的鼻腔,再從它們的眼眶之中涌出,最終沒入海水之中。

    “這就是——”劍士感覺自己的喉間翻騰不止,刺鼻的氣味及眼前宛如地獄一般的可怕場景一再刺激著他的心臟,令他臉皮抽搐:

    “先前消失的海洋嗎?”

    六圣徒們曾經也踩踏著深淵領地的海水,更是險些被這樣的‘海水’所吞沒。

    一想到這些‘海水’是什么來源,再從深淵領地流往暗河,而大海之前走得困卷時曾都吞食過樣的‘水’,劍士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可是此時并不是在意這種‘小事’的時候。

    浸泡在黑水之中的巨藤將樹桿高高托了起來,使得這一棵自深淵之中長出來的‘巨樹’,瞬間形成了一個‘活著’的移動的怪物!

    “嗚嗚嗚——”

    “嗷——”

    “吼!”

    冤魂的哭嚎不絕于耳,惡臭之氣越發的濃。

    哪怕是屏住了呼吸,可是這種臭氣卻如同附骨之蛔,依舊源源不絕的鉆入每一個人的鼻腔之中。

    實在是太臭了!

    這種臭氣仿佛已經實質化,形成難以彌散的灰霧,貪婪的往每一個生靈的方向靠攏。

    宋青小都有些忍耐不住,她抬起手掌,將自己的口鼻掩住。

    可是這樣并沒有作用!

    惡臭之氣與死靈之氣相結合,附著在每一個人的身體表面,順著毛孔鉆入血肉之中,且越來越濃。

    掩鼻并沒有作用,閉鎖五感也隔絕不了這股惡臭。

    這種臭氣并非真正嗅覺上的刺激,而是來源于深淵之中無所不在的‘惡’,難以避過。

    宋青小身在深淵之內,這種臭與魔煞之氣本出同源,不解決根源,便永遠不會從中解脫。

    想到這里,她放開了掩鼻的手。

    灰蒙蒙的霧氣攻擊著圣光盾,圣女等人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藍色的靈蝶身上沾滿了灰色的顆粒,使得這只巨大的靈蝶身體被覆蓋,光芒已經顯得十分微弱。

    冰龍被黑暗的力量腐蝕,身體化為一滴滴灰黑色的水流,‘滴滴答答’的涌入汪洋之中。

    ‘嘎吱——’

    ‘嘎吱——’

    古怪的聲響里,宋青小聽到來自頭頂上方的響動。

    她仰起了頭,這一看之下面色頓時變了。

    頭頂的上方,數條黑色的藤須從黑霧之中延展了出來,上面串連著無數的怨靈,藤條如同結滿碩果的枝芽,擺動之間亡靈、骷髏相互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

    陰冷的黑色汁液滴落,越來越多的藤條抽出,鋪天蓋地似的密密舒展,形成一個可怕且彌漫了整個深淵領地的巨大牢籠!

    從進入深淵領地之后一直表現得異常鎮定的路西法,此時在見到這密實的牢籠的時候,臉色終于變了。

    他身體一俯,伸手一拍身下巨龍的脊背。

    巨龍似是感應到他的心意,震動著翅膀想要高飛。

    ‘轟隆——’

    那兩扇巨翅扇動之間狂風大作,上方藤條上掛著的骷髏鬼頭、淌血的觸手瘋狂晃動。

    ‘巨樹’上的那一張張臉像是聞到了新鮮的血肉,露出貪婪的笑容。

    一只只胳膊探了出來,往巨龍的方向伸手抓來,仿佛想將巨龍與路西法一起拉入這深淵之中。

    此地是它們的地盤,黑氣彌漫之下,一切由它們作主。

    強大的黑暗之力影響下,巨龍小山般的身體像是被無形的大手抓住。

    臭氣與黑暗之力形成灰黑色的迷霧,瘋狂的覆蓋上巨龍的身體,推擠著它靠往大樹。

    路西法強大且無敵的輪回之術在黑暗之力面前徹底失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里的力量太過強大,‘月’賢者當年的宏大愿望,將整個大陸不同的種族生靈的負面能量全部吸收!

    這些能量經年累月之后,已經徹底失控,形成一股連哪怕是‘月’賢者本人都無法徹底掌控的可怕力量,甚至反噬正主。

    正如‘月’賢者所說,這是一種詛咒。

    如同哈亞斯創立的苦修一派,苦行僧們以痛苦作為磨煉意志的基石,將疼痛化為力量的來源,而最終承載了信仰的哈亞斯,在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力量的同時,也承擔了所有人的痛苦。

    ‘月’賢者在與‘日’賢者創立神廷之初,立下宏偉愿望的時候,他必定是誠心至極的。

    可是事與愿違。

    他可能自己都沒有想到,他曾經發過的重誓,并立下的美好愿望,最終會形成他的噩夢,變成他沉重且甩不掉的包袱。

    整個大陸的民眾的負面情緒太重,哪怕就是神,也無法背動。

    直到這會兒,宋青小終于明白‘月’賢者當年背叛神廷的原因了。

    面對這樣一個未知的、可怕的黑暗生物,路西法終于慌了。

    巨龍被灰霧推搡著如同隕落的流星,撞向‘巨樹’。

    樹上的那一串串亡靈則是興奮的張開大口,等待著新的生靈被吞入。

    哪怕是來自‘日’、‘月’所親手賜予的輪回魔法,也沒有辦法與大陸所有民眾的負面情緒相抗衡。

    眼見巨龍即將撞上‘巨樹’的危急關頭,路西法大聲的開口:

    “‘日’,我們聯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