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7章 聯手

前方高能
     因為極度的恐慌,路西法的聲音都有些扭曲。

    ‘巨樹’之上興奮的亡靈、骷髏們張開漆黑的嘴,發出驚悚詭異的尖叫,迎接著即將到來的巨龍。

    路西法展開魔法陣,試圖與這股黑暗的力量相抗衡。

    可他的輪回魔法在這黑暗的力量之下被輕易的輾碎,暗紫色的魔法陣化為最純粹的能量,被亡靈們拍碎吸收。

    他的身體隨著巨龍倒向‘巨樹’一側,危急關頭,路西法不得不跳往巨龍張開的羽翼的另一側。

    除了來自于‘日、月’贈予的輪回魔法之外,路西法自身的實力并不足以令他在險象環生的情景下立足。

    集齊了大陸所有生靈的負面能量所形成的‘巨樹’猶如一個巨輪,將橫攔在面前的所有生物一一吞入。

    就算是路西法視為最大依仗的輪回魔法,在這移動的‘巨樹’面前,也如蚍蝣撼樹。

    ‘嗷——’

    巨龍的一側翅膀在粘碰到黑霧的剎那,便被黑氣所沾染。

    霧氣瞬間被激活,萬千細如絲發的黑色觸手鉆入它的翅膀之中。

    黑色的紋路瞬間以極為迅猛的速度侵噬紅色的羽翼,令得巨龍發出痛苦無比的哀呼。

    一張張陰靈的臉龐在它巨大的羽翼之上閃現,借著黑氣蔓延的速度,貪婪的吸納它的生機。

    羽翼之上的血肉開始剝落,交錯縱橫的黑色紋路所到之處,紅色巨龍的羽翼顯出已經被腐蝕之后漆黑的骨頭。

    巨龍的無敵防御在這黑暗力量面前不堪一擊,難以忍受的痛苦之下,巨龍的凄厲嚎叫聲與亡靈的鬼哭、厲叫相融合。

    路西法已經徹底失去先前的傲意了,大聲的呼喚‘日’賢者:

    “我們聯手!將他封印住!”

    宋青小看到他驚恐逃生的這一幕,心中不由閃過一絲疑惑。

    路西法進來的時候,一臉志得意滿之色,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對于斬殺‘日、月’,重組神廷表現出志在必得。

    照理來說,路西法參與了當年封印‘月’賢者的行動,他對于‘月’賢者的實力,應該是有一定認知的。

    所以他對于‘日、月’的修為十分清楚,對自己的魔法能量也很有把握,才會表現得如此自負。

    可此時從他的表現看來,他好像是低估了‘月’賢者的實力,因此在情況發生異變的關頭,臨時改變自己最初的決定,竟然開始呼喚起‘日’賢者,想要與這個自己一開始便交手的老對頭聯手。

    也就是說,黑暗的力量遠超出路西法的預期,此時的他已經發現自己并非‘月’賢者的對手。

    為什么?

    這個疑問從宋青小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很快的,路西法的情況已經十分急迫。

    情急之下,他再次開口:

    “如果我們不聯手,我們都會死在此處!”

    ‘嗷嗷嗚——’

    黑氣已經將巨龍的一側羽翼全部吞噬,它那扇巨大的翅膀上的血肉如同融化的雪糕,露出漆黑的骨頭。

    失去一側羽翼之后,已經無法撐起它肥碩的身軀。

    但那些細如絲發的黑線卻將它與‘巨樹’相融合,好似無數蛛網,將它的身體吊在了半空。

    巨龍撲騰著另一側翅膀,卷起狂風,那雙短肥的雙爪也蹬踹著,口腔里不住噴射出的火焰在天空之中亂舞。

    聽到了路西法的喊話,‘日’賢者并沒有動。

    這里濃郁的魔煞之氣并沒有傷害他的意圖,反倒在經過他身旁之時,與他的氣息相融。

    他身上的那件法袍上的黑漬已經從袍擺涌至腰腹,領口已經全黑,正攻占往他的心臟處。

    可是越是往近,

    那黑漬浸染的速度便慢下來了。

    以心臟為中心處,一大團的白影被包圍在黑袍之間,顯得份外醒目。

    火光映照之下,他的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我們怎么辦?”

    火焰系巨龍臨死之前的反撲非同小可,哪怕是火系靈力的四號,在這頭巨龍瘋狂的吐息之下,都不得不退躲至宋青小的身側。

    四周靈力已經徹底失控,道士看了看‘巨樹’之底的方向,又看了看宋青小,露出幾分躊躇。

    ‘嗖嗖嗖——’

    ‘巨樹’的根須鉆出更多粗細不一的藤蔓,似是不急不緩結網的巨蛛,等著網成之后將獵物一并罩入其中。

    黑氣肆意蔓延,惡臭滔天。

    頭頂粗大的黑色根須宛如章魚大大的觸手,在卷曲之后,‘轟’的往‘月’賢者的方向搭落。

    “我們也過去!”

    躲閃了數次之后,道士終于下了決心,咬牙沖著一號開口。

    他已經做出了決擇,哪怕是在‘黑暗’派系的六圣徒重現之后,他還是選擇了相信宋青小的話,決定與她合作。

    此時的道士一面急著與宋青小會合,一面躲閃著那些索命的黑藤,他沒有注意到此時的一號在聽了他說的話后,微微皺了下眉頭。

    “對不起了。”

    回應道士的,是一號冷冷的聲音。

    他感到不妙轉頭之時,眼角余光捕捉到一抹綠光閃過。

    道士內心暗自叫糟,他試圖施展防身手段,同時想要躲離一號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數根細長的碧綠長針破開他防身的靈力,從他的后背刺入。

    道士掌心一扣,七枚被他扣在手里的銅錢靈光一閃之中化為一柄銅錢劍,往一號的方向斬落。

    只是一號對他實力極為了解,在暗算了他后,已經閃身避躲。

    銅錢劍劃出的青光將綠芒斬斷,但在斬落到一號的身體時,卻撲了個空。

    一號的身影從黑霧之中消失,出現在距離道士十來丈開外,冷冷的望著他,眼中一片冷漠。

    那長針之上淬了毒,道士的臉色一下變成慘綠色,他另一只手指一夾,數張符紙出現在他的手中,被他按壓在自己胸膛數處。

    符紙化為金芒,隱入他的肺腑,將他的傷勢止住。

    做完這一切后,道士強忍傷痛,也跟著身形一閃,出現在了距離宋青小、四號約摸十米處。

    “宋二,你之前說的話,還作不作數?”

    一號出手陰毒,是存了想要殺他的念頭。

    那毒針穿透了他的肺腑,甚至影響了他的筋脈與靈力的流動,遠比道士外表展現出來的平靜嚴重得多。

    他強忍住涌上喉間的血沫,沉聲問著宋青小,一雙眼睛牢牢將她盯住。

    “道士……”四號歪了歪嘴角,他眼里露出譏諷。

    先前一號暗算道士的一幕被他看在眼中,此時見到道士佯裝沒事人的模樣,四號冷笑道:“你現在自身都難保了,還有什么……”

    “當然算數。”

    四號話音未落,就已經被宋青小的話打斷了。

    她的話出乎了幾人的意料,不止是道士、四號怔愣了一下,就連一號、紫發女都愣住了。

    “還和他合作干什么?”四號有些著急,甚至已經不用傳音:

    “這會兒的道士只是個廢物,與他合作只是拖累罷了——”

    他的話令道士的目光一沉,眼中怒色一閃而過。

    宋青小卻看了四號一眼:

    “你也是個廢物。”

    “……”四號一下焉了,撐起的上半身重新趴回火鳳的背上,不敢再開口。

    道士緊繃的神色微微一松,臉上露出一絲緩和。

    “帶一個拖累是帶,兩個也是帶。”宋青小平靜的道,“只要不影響我的任務。”

    這話重傷了兩人,道士嘴唇動了動,似是想要掙扎反駁,但隨即體內的傷勢令他默默的捂住胸口,默認了宋青小的說法。

    四號臉皮厚,初時的尷尬褪去之后,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止十分坦然,還同時生出美滋滋的安心感覺。

    紫發女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而這會兒的另一邊,路西法的求救并沒有將‘日’賢者說得心動,他的情況越發危急了。

    黑色的絲縷吸納了巨龍的血肉,越變越粗,將巨龍高高吊了起來。

    黑氣從羽翼的一側爬上了巨龍的胸腹鱗甲,這些厚厚的鱗甲擋不住這股黑氣的侵蝕,使得巨龍的慘叫聲更加高亢了。

    “‘日’!”

    迫不得已之下,路西法再次開口求助:

    “我發誓,封印了‘月’后,我會驅趕巨龍,加固亡靈峽谷的封印。”

    他的話顯然沒有戳中‘日’賢者的內心深處,因為他這話說完之后,‘日’賢者依舊并沒有動。

    而黑氣已經蔓延至巨龍的后背,逼得路西法滑縮到了巨龍長長的頸脖。

    黑氣之中的亡靈伸探出長長的手,大張的嘴中淌出黑色的血液,沖著他厲聲嘶吼。

    “只要我們聯手,事成之后,我會取代‘月’的位置,吸納黑暗的力量,令神廷重新穩固!”

    這一句話終于將掙扎的‘日’賢者打動,他緩緩的轉過了頭。

    一只手掌從黑氣之中穿出,沖著路西法的方向微微勾了勾手。

    那爬滿了巨龍大半身體的黑色觸手如同受到召喚般,‘嗖’的瘋狂往回縮。

    ‘嗷——’

    黑氣好似潮水,卷著不甘放棄美味的亡靈,從巨龍的身上褪走,留下僅剩一半的黑色骨翼。

    巨龍一脫困,隨即發出一聲咆哮,扇動翅膀,險之又險的從深淵的底部擦過,再重新飛往半空。

    有了‘日’賢者的示意,這些黑藤不再主動攻擊這個龐然大物,令得路西法重新滑回巨龍的背部。

    “羅德諾!愛德華!亞瑟!……”

    已經有了決斷的‘日’賢者,此時高聲的開始呼喚圣徒們的名字。

    每被他點到名的圣徒,都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頭。

    “我們即將遵循大預言術的指示,再次封印‘月’,令黑暗的力量再次得到安息,我需要你們幫助我!”

    他喊完這話,不等修士等人回應,又低頭去看‘巨樹’的底部。

    ‘黑暗’派系的六圣徒已經與‘巨樹’的六條粗大的根須相結合,如同那些被困鎖的萬千幽靈一樣,難以解脫。

    “哈亞斯、塞繆爾——”

    “我現在以圣賢的名義,召喚你們幫助我。”

    他俯視著被粗大黑藤捆縛的六人,眼中暗芒閃動:

    “我知道你們想要喚醒信仰,可是你們也看到了,信仰已經失控——”

    ‘月’賢者背負的力量已經超出他自身的控制力了,‘巨樹’之中的黑暗力量,將哈亞斯等人當成同類困鎖在樹藤之中。

    “如果不將他封印,你們會被永遠的留在此處,與這里的黑暗力量同化,成為他的傀儡、木偶!”

    “我向你們保證,封印了‘月’后,路西法會成為新的信仰之主,仍能給予你們力量,讓我們回到三百多年前的時候。”

    ‘日’賢者說完這番話后,接著舉起了自己的雙手:

    “如果你們仍愿意接受我的召喚,便讓我看到你們的回應。”

    他話音一落,UU看書 .uukanshu.com 樹底的根須之中,魔力開始涌動。

    ‘吱嘎’的聲響里,牢固交纏的樹藤被撼動,有什么東西從那藤蔓之中鉆出。

    血霧從黑藤的縫隙之中鉆出,殷紅的血液涌入黑色的汪洋,露出哈亞斯的面容。

    ‘黑暗’派系的圣徒相繼出現,這表明了他們的態度。

    路西法的話不但說動了‘日’賢者,同時也令‘黑暗’派系的六圣徒心動。

    他們費盡一切來到這里,為的就是喚醒信仰之主,恢復力量罷了。

    可是誰都沒有料到,黑暗的力量徹底失控,并且將他們綁在了此處。

    ‘日’賢者這會兒的提議恰是時候,若是封印失控的‘月’賢者,能救他們脫離此地,又可以出現新的信仰之主,對他們來說自然是再好不過。

    魔力的光陣接二連三從‘巨樹’的根須處出現,相繼往‘日’賢者的方向聚攏。

    至于‘光明’派系的六圣徒,原本就是為了封印‘月’賢者而來的,此時隨著‘日’賢者的召喚,修士等人都大聲應和。

    劍士握起了那柄冰劍,愛德華則將法杖高高舉過頭。

    精靈捧出生命之種,拉斐爾則是振翅飛在半空。

    圣女低聲吟唱著法咒,那暗淡的藍蝶化為點點光霧,灑落在她的頭頂處。

    她的身后逐漸出現兩對巨大的藍色半透明的漂亮光翼,將圣女的身體托往天空。

    紫發女閃身出現在巨龍的后背上,站在路西法的身側。

    “我們呢?”道士握著銅錢劍,轉頭看著宋青小,聲音沙啞的開口。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