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8章 艱難

前方高能
     宋青小的目光透過黑霧,落向了遠處的‘巨樹’之巔。

    ‘月’賢者已經半低下了頭,先前與宋青小的交談,使得他陷入了自責、內疚之中。

    他的嘴角垂落了下來,下半片嘴唇上蠢蠢欲動的肉須看準了時機,悄無聲息的再次粘住他的上唇。

    無數細密的觸手鉆入他的上唇之中,黑氣在他上半張白凈的臉蔓延,很快鉆入他的眼瞳。

    那雙略帶哀傷的眼眸出現數道黑血絲,映得蔚藍的眼睛泛起紫光。

    他很快警醒了過來,又仰頭開始掙扎了。

    黑線再一次被崩斷,皮肉被撕裂,血液涌出。

    連接的嘴唇被強行分開,他賣力的一掙扎間,整個腦袋完全從‘巨樹’的包裹中掙脫。

    下巴處的血液流淌而下,落入下方的亡靈們貪婪張著的一張張大口中。

    金色的光芒照耀而下,滋潤著他下巴處的創口,令傷口快速愈合。

    光暈所到之處,那些張揚的黑色觸須像是受到腐蝕,碰之便畏懼的回縮。

    這無疑給了‘月’賢者極大的便利,令他掙扎得更加激烈了。

    ‘巨樹’瘋狂的晃動,數十條粗大的根須重重拍地,將沉重的樹身高高托了起來,在深淵領地之中緩緩往前移動。

    ‘嗖!嗖嗖!’

    高揚在頭頂的藤條抽落了下來,在靠近‘月’賢者頭顱的剎那,那藤條上懸掛的亡靈、骷髏似是被那金色的光芒所腐灼,化為黑氣消融。

    藤條的邊沿落到‘巨樹’的樹桿之上,抽中了上面匍匐的亡靈,令它們發出撕心裂肺的痛呼。

    黑氣從它們的嘴中噴吐出來,受到疼痛刺激的藤條更加兇猛。

    高高抽落的樹藤小心的避開‘月’賢者的腦袋,彎拱交錯,形成一個巨大的牢籠,欲將‘月’賢者困鎖其中。

    空中黑氣飛舞,高懸頭頂的藤條‘嗖嗖’涌動,密密交織著,將深淵領地包成一個奇大無比的黑球。

    這種情況與奧格村中的領主級黑暗生物施展的黑暗紀元相似,可是‘巨樹’的力量無疑要比一個區區領主強悍了不知多少倍了。

    藤條越集越密,幾乎要將天空的光芒全部蔽鎖。

    四號曾經歷過被黑暗紀元困鎖的時期,見到這樣的情況,不由著急的喚了一聲:

    “宋——”

    “不能再讓它長生下去了。”

    黑暗的力量無窮盡,深淵之底不知儲存了多少黑暗的力量,這會全部都被激活,源源不絕的涌出。

    ‘巨樹’的枝桿越來越粗壯,那藤條也更加密集了。

    一旦藤條將天空封住,便相當于變相的把所有的人都吞進了黑暗的包圍圈中。

    就算是擁有強大修為的試煉者,在這樣強大的黑暗力量面前,也束手無策。

    若是被吞噬,大家都要死在此處。

    完成任務的先決條件是要將性命保住,在生存危機面前,四號也終于不能淡定了,撐起上半身:

    “不如我們也……”

    他話音未落,宋青小就說道:

    “我們幫助‘月’賢者!”

    “啊?”她的回答與四號料想之中的大不相同,極度的吃驚之下,四號甚至遺忘了她強大的修為,將內心的話脫口而出:

    “你是不是瘋了?”

    道士也轉過了頭,一臉吃驚之色。

    宋青小淡淡看了四號一眼,她此時的模樣給人極大壓迫,哪怕殺氣并沒有外露,可被那雙危險至極的金黃色雙瞳一看,四號仍感覺汗毛直豎。

    “幫助‘月’賢者,你們將六號拖住。”

    她這樣一說,顯然已經下定決心了。

    道士嘴唇動了動,似是想要說什么,

    但最終只是一咽血沫,狠狠的一點頭。

    宋青小將長劍一握,看準那纏住‘月’賢者的藤條,用力揮出!

    劍氣化為白虹,疾斬而至。

    ‘嗚嗚嗚——’

    那黑色的粗藤之上鬼氣大作,一只只亡靈從粗大的藤條之中鉆出,尖聲厲吼。

    劍光斬落,靈力長驅直入,頃刻之間將那些試圖攔路的幽靈絞碎,從那數條粗大的根藤之上穿過!

    ‘啊嗚——’

    此起彼伏的痛苦厲呼聲齊齊響起,仿佛有萬千亡靈受到重創之后發出的痛吼。

    數條包圍住‘月’賢者的粗藤從中斷被切開,黑色的汁液伴隨著一股惡臭流溢而出,‘滴滴答答’的順著樹梢往下落。

    樹桿頂部被束縛的亡靈受到這些黑氣的玷污,發出憤怒至極的嘶吼。

    斷裂的藤條墜落,化為黑霧被樹桿所吸收。

    ‘月’賢者被封印的頭重新出現,他看了宋青小一眼,臉上露出感激之色。

    黑藤所形成的牢籠一破,此舉像是激怒了‘巨樹’。

    樹桿、藤條上的幽靈更加憤怒,那些被束縛的魔獸、骨龍齊齊怒吼。

    幽靈張開雙臂,往宋青小撕抓而來,藤須如同長足般高高提起,‘咚’的重響聲中落入黑色的汪洋之中,迅速往宋青小的方向靠攏。

    同時無數的藤條開始往她的方向抽打而來,伴隨著尖厲入耳的鬼哭。

    她像是捅開了馬蜂窩,深淵底部的黑氣涌得更快更急了。

    如此一來,不止是靠近她的四號、道士兩人忙不迭的閃躲,就連路西法、六號以及圣徒們也遭受了連累,都紛紛狼狽閃躲。

    “二號,你是不是瘋了?”

    紫發女深知這些黑藤的厲害之處,她之前親眼見到了路西法在這些黑藤面前毫無還手之力的那一幕,壓根兒不敢讓這些黑藤沾身。

    此時躲了數回,臉黑如鍋底,咬牙切齒的說:

    “不管怎么樣,我們先將這些樹藤解決,離開這里再說。你要這樣搞法,大家都要死在此處!”

    宋青小對她的話充耳不聞,只是又‘嗖嗖’斬出兩劍。

    劍氣將纏困住‘月’賢者的大部分藤條砍伐一空,為他暫時清理出一片凈土。

    “你……”紫發女見她對自己的話不理不睬,還一意孤行,眼中閃過一絲陰鷙,正欲出手阻她,道士卻已經提著銅錢劍,將她的去路攔住。

    “滾開!”

    紫發女一見道士攔路,毫不客氣的斥責。

    她的實力原本就勝出道士許多,更別提如今道士受了一號暗算,實力大打折扣。

    道士聽到她的喝斥,臉上露出一絲不虞,將手里銅錢劍一抖,那銅錢劍碎了開來,化為七枚銅錢布列在半空。

    北斗七星陣形成,里面存儲的七名天一道門的抱劍道士生魂再次出現,將怒火中燒的六號攔住。

    道士咬破指尖,以血液虛空畫符,咒語一成后,那血符被打入北斗七星大陣之內,陣法內的七名抱劍的道士生魂的氣息當即又更猛了許多。

    做完這一切后,道士的臉色煞白,身體在半空虛晃了兩下,還險些被一條黑色的藤條抽中。

    千鈞一發之際,四號化出的火焰鎖鏈將那條險些抽中道士的藤條纏住。

    只是四號受傷之后實力褪化得十分厲害,那火焰弱小得可憐,纏住藤條之后,那焰息不止沒能將亡靈重創,反而很快被那兇猛無比的黑氣反吞了。

    若非四號反應及時,將靈力切斷,那黑暗之力所化的觸手已經反噬進他身體之中。

    不過就算如此,也足以給道士爭取出逃生的時機了。

    趁著藤條被火焰所阻的剎那,道士不惜代價施展秘術,在藤條卷過來的瞬間身影原地消失了。

    他一出現之后,再也無法忍耐,吐出一大口血沫,氣息一下萎靡了許多。

    道士抬頭看了四號一眼,四號趴在火鳳的背上,仿佛一個無法行走的廢物。

    最關鍵的是,他臉上還帶著一副嫌棄之色,那目光似是在指責道士沒用。

    這一眼對望之下,道士心中那未說出的‘謝’字也同樣化為了嫌棄。

    二人兩看兩相厭,都對對方極為不滿,同時‘哼’了一聲,各自一臉厭惡的別開了頭。

    宋青小僅要求道士與四號將紫發女攔住,北斗七星陣的存在足以擋住紫發女片刻了。

    只是最危險的,來自于這里失控的黑暗力量所化的‘巨樹’。

    如果宋青小沒有辦法將這‘巨樹’擺平,就算能攔紫發女一時片刻,可最終的結果卻仍充滿了不定數。

    道士的眼中閃過一絲隱憂,但做了決定之后,他已經沒有了回頭路。

    一號已經對他下手,紫發女更不可靠,唯今便只有相信宋青小之前所說的承諾——雖然那對道士來說同樣也是虛無飄渺的。

    ‘月’賢者的頭顱一脫困后,便開始瘋狂的掙扎著想從‘巨樹’之中鉆脫。

    絲絲黑氣斷裂,露出他的下顎、頸脖、肩頭。

    隨著他身體越露越多,他的力量明顯比之前更強大了許多。

    他掙脫的越多,那‘巨樹’便越憤怒。

    枝條上咆哮的亡靈更加失控,地底的黑色汪洋開始動蕩,一條條黑色的水柱從汪洋之中逆流而出,沖往半空。

    頭頂已經被交織的藤條封住,巨大的觸手包裹著尖叫的亡靈在空間之中來回穿梭。

    整個深淵開始震蕩,劇烈的轟鳴聲響下,眾人如同被裝在一個巨球之中的人偶,隨著空間的顫鳴而翻騰,一時之間竟然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了。

    “道士!”紫發女尖聲怒吼:

    “你別瘋了!”

    她的境界遠比道士高出兩層之多,可此時一面受黑藤所阻,要避躲無處不在的亡靈,以及穿梭在空中的骨龍,一時之間便難免束手束腳。

    再加上道士像是鐵了心要與宋青小合作,他已經受了重傷,活命的機會已經十分微弱,所以此時孤注一擲之下,攻勢格外的兇猛,哪怕紫發女一時之間也難以奈他何。

    “我們聯手,先鎮壓‘月’賢者,破開這黑暗封鎖!”

    紫發女躲開道靈的攻擊,召喚出一只纏繞著雷電的金鈴,鈴聲大作之間,將數個圍繞而來的黑暗之靈擊潰,化為黑霧。

    她沖著道士大喝,但道士不為所動。

    趁此時機,宋青小避開汪洋深處逆流而出的黑色水柱,閃身出現在‘月’賢者的身側。

    手起劍落之間,劍影交錯,幫助‘月’賢者將纏繞在他一側肩頭的黑藤斬落。

    一只血跡斑駁的手臂從那黑藤之中抽了出來,‘月’賢者的臉上露出一絲痛苦夾雜著松快的笑容。

    “謝——”

    他的話音未落,那‘巨樹’更加的憤怒。

    汪洋之中逆流而出的水柱頃刻之間化為一頭頭昂揚著腦袋的巨蛇,一分為二,一面撕咬向宋青小的方向,一面開始纏繞‘巨樹’

    ‘呯呯呯’的撞擊聲響下,那樹桿劇烈搖動。

    這些黑色的通天巨蟒,要比先前汪洋之中大魚召喚出來的蟒蛇氣息還要可怖得多。

    它們的身體纏住樹桿,便張大巨口,露出兩顆尖利的獠牙,吐著猩紅分叉的舌頭,貼著樹身飛快往上涌。

    無數紅色的觸須飄揚在它們的頭顱之上,所到之處鬼靈都避之唯恐不及,將黑霧橫掃一空。

    數頭黑色的巨蟒從汪洋之中飛躥而起,‘哈咝’的吐信聲里,往她包圍而來。

    它們首尾相連,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環,吐出的黑霧將蛇群與宋青小一并包住。

    ‘咝咝’的響聲里,眼前最后一絲光亮也完全消失了,黑霧形成一個巨大的圓,飄浮在半空之中。

    四周皆是魔煞之氣,負面力量所形成的深淵異常的恐怖。

    宋青小的眼前是一片漆黑,這種黑好像永遠都望不到盡頭。

    巨蟒已經消失,‘巨樹’移動的聲響以及魔力的波動統統都感應不到了。

    宋青小好像被放逐,現身于無盡的黑暗之中。

    這樣的困鎖遠比紫發女的遁龍幡還要恐怖,它一成形之后,好似一片看不見盡頭的深淵,除了絕望、死亡的籠罩之外,再也聽不到其他的響動。

    好像世界只剩了她一個人在戰斗,孤寂、惶恐,瞬間將她牢牢攫住。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握在手中的長劍之上發出微弱的光芒,將這片黑暗的時空照亮了。

    金龍的影子在半透明的誅天劍體之內遨游,緊接著化為一尾龍影,從她手中長吟著躥出。

    “滅神術!”

    劍氣的霸道之意隨著龍魂的飛騰而散布于這空間之內,宋青小的話一出口,靈力便如開閘的洪流,隨著滅神術的運轉而充盈了整個黑暗時空!

    一朵朵淡藍的光蓮相繼盛開,將整個黑暗照亮了!

    光芒所到之處,黑暗的力量迅速被瓦解。

    那些滋生在黑暗之中的見不得光的生物,在這幽幽的藍光照耀下,如同冰雪遇上陽光,開始消融、瓦解。

    “修士說得沒錯。”宋青小置身于藍色光蓮的包圍之下,看著形成的黑暗空間一寸寸坍塌,露出微微的笑容:

    “絕望之中,需要一點光亮引路。”

    黑暗之力最為恐怖之處,是吞噬人的信仰、希望,令人陷入絕境、瘋魔。

    但這種力量在光亮面前,卻是不堪一擊的。

    ‘暗’與‘光’的力量相互克制,絕望是輾壓希望的利刃,可同時,希望也是消滅絕望的最佳方法了。

    這一次任務的關鍵線索,終于被她抓到了。

    宋青小的手掌之中出現了一盞小燈。

    混沌青燈一出現后,四周的黑暗之力便更加被壓制得嚴重了。

    這來自于天劫之火所形成的燈芯,哪怕如今僅只得碗口大一朵,可也足以帶來光明了。

    它曾在暗河之森的石窟內為絕望的信徒帶來希望與光明,此時同樣也可以將這些黑暗驅退,打破這片禁制。

    退避的黑暗力量再度卷土重來,可在這象征著死亡,卻又帶著盎然生機的青燈面前,這些黑暗的力量還未沖撞上燈焰,便已經尖叫著敗退了。

    無盡的黑暗虛空開始消融,一只只陰魂、亡靈的身體顯出。

    黑霧褪去之后,數頭張開大口的巨蟒齊齊撕咬往宋青小的身體處。

    但下一瞬,滅神術所形成的藍色蓮荷卻同時盛放——

    絲絲劍氣四溢,剎時之間將所有巨蟒的身體穿透而過!

    一大團刺目的幽藍光從飄浮在空中的黑色巨巢之內穿透而出,化為萬千光束!

    光束所到的地方,一切黑暗生物被絞殺,剩余的藤條瘋狂避逸,不敢靠入。

    眾人怔愣之間,只見那巨大的黑巢開始瘋狂顫動,接著‘轟’的脆響聲下,藍光將黑巢沖破。

    沉悶的爆裂聲響中,黑色的血肉殘渣四濺飛出。

    風暴之中,手挽著一盞混沌青燈的宋青小再次出現在眾人眼竄之中。

    “攔住她!”

    這一場劍氣的風暴沖擊極大,甚至將那‘巨樹’的藤條都撼動。

    雖然不知道她怎么能從這樣的包圍圈里逃了出來,但事到如今,無論是試煉者,還是路西法、‘日’賢者,都不能再將她視若無睹。

    她堅定的站在‘月’賢者的那邊,執意要為‘月’賢者出頭。

    強大的實力成為了眾人欲封印‘月’賢者的最大阻礙,這會兒不能容許她繼續活著。

    作為與她交過手的老對頭,路西法對于宋青小的力量是有極大了解的。

    除了那詭異的術法之外,她的肉身之強橫,如同一頭極為可怕的暴龍,顛覆了路西法以往對于法師身體孱弱的認知。

    見到連這幾股黑暗力量都沒有辦法困住她后,路西法當機立斷的大吼:

    “不能讓她繼續搞破壞了!”

    他的話沒有指名道姓,好像是希望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聯手。

    ‘黑暗’派系的圣徒毫不猶豫,塞繆爾終于揭下了蓋在他頭上的黑布,露出一顆扁長的烏黑色頭顱。

    強壯的半獸人一拍匍匐在自己身側的那頭在黑暗力量的滋養下,已經變異的可怕巨獸。

    哈亞斯的身上探出無數血色的觸手,血液化為一條條殷紅的緞帶,纏住宋青小處……

    ‘黑暗’派系的人都相繼動手了,‘日’賢者也同時雙手一扣。

    一個暗紫色的魔法陣在他掌中成形,迅速化為一個巨大的紫盤,接著如同盛開的牽牛,紫盤相繼往四周分裂,頃刻之間分出七個相同的魔法陣。

    每個魔法陣中寒冰、烈焰、雷電等不同的自然元素力量相匯聚,顯然是存了要將宋青小一次擊滅的心思的。

    “道士……”四號見到這樣的陣仗,不由頭都大了。

    作為與宋青小同一陣營的隊友,雖說宋青小吸納了眾人大部分的仇恨值,可這些人同樣也沒有準備放過四號跟道士的。

    任四號之前飛揚跋扈,可此時一惹了眾怒之后,被十三圣徒、‘日’賢者同時殺氣騰騰的盯上之后,他卻感覺自己的心肝都在顫抖。

    在這樣強大的對手面前,四號的力量不堪一擊,不由心生退意。

    相反,本該與圣徒、‘日’賢者聯合的‘光明’派系的六圣徒,在聽到路西法的吩咐的時候,所有人的面上都露出一絲遲疑之色。

    劍士握出的長劍無法向宋青小的方向斬出;精靈猶豫著,握著一粒淡綠的種子沒動。

    修士翻著書頁的手指一頓;愛德華舉著的魔杖上,纏繞的雷電并沒有擊出。

    ……

    “你們在干什么!”

    ‘光明’派系的六圣徒的遲疑,對于‘日’賢者來說,如同一個天大的侮辱。

    這個從出現之后便一直像是盡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并沒有露出明顯的喜怒哀樂表情的大圣賢,此時臉色扭曲:

    “羅德諾!殺了她!”

    他的喊話聲里,長發飛揚,一股股黑氣在他臉上顯現,隨即又很快隱沒。

    被他叫到名字的修士身體重重一抖,那翻書的手指顫了顫,卻始終沒有動。

    他們的信仰其實早就已經傾斜,宋青小對他們來說,UU看書 .uukanshu.com 絕不只是同路而來的隊友。

    她曾救他們于危險之中,在黑暗的征途上給他們帶來希望。

    所以哪怕是曾經他們的信仰之主‘日’賢者的呼喊,都沒能令這六位‘光明’派系的圣徒動手。

    “她是封印‘月’的阻礙!”

    幾人猶豫之下,‘日’賢者聲音陰沉的怒喝:

    “若是事情失敗,后果你們也都清楚。”

    被背叛之后的憤怒從‘日’賢者的眼中閃過,六位曾經堅貞的信徒的叛離,對這位大圣賢來說是個極大的刺激。

    他衣袍上的黑氣浸染的速度更快了,幾乎要包攏他的肋骨處。

    “大預言術失敗,黑暗的力量失控,我們所有人都會被黑暗吞噬,淪為亡靈生物。”

    后果不僅僅是如此,沒有了兩位大圣賢、十三圣徒的鎮壓,黑暗的力量會從深淵領地彌漫而出,肆虐全大陸。

    “你想看到那樣的后果嗎?災難、死亡、絕望重新籠罩大陸!”

    這一番話所觸動的,不僅僅是‘光明’派系的六圣徒,還有極力掙扎的‘月’賢者。

    修士的身體重重一振,臉上露出哀慟,他顫巍著伸手,去翻動書頁,還未念咒,宋青小清冷的聲音就響起來了:

    “別聽他的。”

    修士翻書的手剎時一頓,抬起了仰垂的頭。

    興許是極為吃驚,他微微瞪大了雙目,盯著宋青小,眼里閃過一絲光亮,像是希望著她能說些什么。

    只是她在說完這話之后,已經轉開了臉,盯住了遠處‘巨樹’之巔的‘月’賢者。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