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六章,王見王

從1994開始
     安靜的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當時間來到八點整的時候,門外的林義感覺里面沒什么大的動靜。

    心里松弛了。

    說句實在話,他有點怕老人,尤其是蠻不講理又喋喋不休的老人家。那是真的沒辦法。

    雖說孔教授年輕時也是一大美人,而且還是學者型的大學教授。但有些人一旦走進遲暮之年,就感覺變了個人似的,年少時的謙恭和賢惠有可能消失不見,反而變得整天“瘋言瘋語”,冥頑不靈。

    他就怕這類人。

    走到一個樓梯拐角,林義偷偷摸摸給屋里的蘇溫掛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

    林義輕輕問,“怎么樣?搞定了沒?”

    洗漱間的蘇溫盯著玻璃門的方向,溫軟的笑著,“怎么說呢,算是搞定了,可麻煩還在。”

    “什么麻煩?”

    “不知道,但我感覺她老人家還沒死心。”

    “啊?”

    “別啊了,你以后見到她,自己機靈點。”

    “這個必須會。”

    “行吧,今天就到這,你趕緊休息去吧。”

    “好。”

    ...

    摸夜趕到書店三樓,燈是熄的,大長腿她們不在。

    林義轉悠一圈,洗漱一番,拾掇拾掇也是回了學校宿舍。

    寢室除了李杰不在外,趙志奇、馬平彥和晃停三人正圍著一起談天說地。

    林義坐下加入聊天沒多久,就聽幾人說李杰被曠藝林甩了后,徹底放飛自我了。

    李杰憑借不錯的外表和一些小錢,在即將畢業的學姐和新來的學妹里,混的風生水起。

    ...

    時不經年,算算日子還有三天就元旦了。

    時間過得真快,馬上就是1998。

    這些日子,北風一天更甚一天,吹的衣衫獵獵作響,讓人生冷,又生疼。

    中午。

    林義和宿舍眾人回到了久違的食堂憶苦思甜。

    菜的味道還是一樣,沒變。就是感覺時間像同房花燭夜,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物是人非。

    原先無憂無慮苦著光陰的眾人都開始謀劃著為畢業做打算。

    李杰和趙志奇的目標是考編,當公務員,已經開始提前啃書本了。

    而晃停的想法,大家都知道,一個禮拜前也盤了一家荷蘭飯館,只等穆佳佳的胳膊痊愈了,能甩大鍋了就開業。

    因為林義有車有書店的緣故,幾人都知道他不差錢,是個大財主,很是羨慕他不用為生計發愁。

    就像李杰說的,離大四越近一天,就感覺口袋殷實的義哥越牛逼。內心油然升起的崇敬感更厚實了一分。

    隨著青澀慢慢的褪去,開始學著事故的幾人確確實實感受到了錢的重要性。

    錢的存在也感是越來越強。

    后來還聊到了韓小偉,根據晃停最近一次探監說,韓小偉目前在監獄里表現好,已經減刑一年了。要是按照目前這個進度下去,明年有望出來。

    一頓飯下來,馬平彥不同往常的活躍,吶在一邊不怎么說話。

    趙志奇就問,“老馬,你呢?打算干點啥?”

    馬平彥嘆口氣說,“畢業后我想回蘇省老家。”

    剛吃完一塊魚的林義有點不解,“你和左曼不是準備開糕點店嗎?前些日子我都看你們在裝修的,怎么變想法了?”

    馬平彥低頭頓了頓,有點悲傷地說,“我爸爸開了個小型采石場,由于常年和石灰渣打交道,前陣子身體有恙,查出得病了。”

    晃停關心問,“什么病,嚴不嚴重?”

    “矽肺病,家里不和我講具體病情,只是說不嚴重,不讓我擔心。更不許我請假回去看望,說以學業為重。

    ”

    但馬平彥這些日子通過在圖書館查資料、以及問醫學院的校友了解到,這病難治,而且治療起來非常費錢。

    所以為了家里的爺爺奶奶和讀小學的妹妹著想,他打算畢業回蘇南老家那邊工作,好照顧家里。

    幾人沉默了。

    好一會兒,趙志奇說,“那你們的糕點店還經營嗎?”

    “離畢業還有一年半,要經營的。左曼說等我畢業了就把店鋪賣了跟我回蘇南。”談到女朋友,剛才還比較沉重的馬平彥,臉上的陰霾也是消散了幾分。

    ...

    下午3點左右,王欣來電話說,北極光微電子的企業文化學習暫告一段落,整體效果良好。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開除了23人,其中包括上次向諾基亞代表透露工作時間太長的2人。

    林義沉吟一陣就問,“目前和諾基亞方面處的怎么樣?”

    王欣回答道,“林總你的辦法挺有效果,目前進展超過預期,有希望在年底能達成一致共識。”

    “那就好,目前諾基亞的代工單子對北極光微電子至關重要,你要多費點心。”

    “好。”王欣講完代工單后,又匯報了電池的進展,說在鎳鎘電池領域站穩腳跟后,鎳氫電池最近取得了關鍵性的技術突破,有望在兩個月內生產出第一批樣品。

    這個消息著實令人高興,稱贊一番,林義又囑咐不要放松對鋰電池的研發,催促他們盡快把鋰電池投入市場。

    ...

    12月30號中午,步步高電腦的單月成績初步統計出來了。

    林義接過蔣華地過來的臨時統計報表,低頭一看。

    步步高電腦12月份的出貨量為5.27萬臺。其中萬元高端機1.2萬臺,中端機28593臺,剩下的是低端機。

    成績不錯,竟然比上個月的銷售量還多,這是林義有點沒想到的。

    尤其是中高端市場的穩步前進,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表明國內消費者認可步步高電子這個大品牌。在買貴重的電子產品時,更趨向選擇步步高電子這個高端品牌。

    略過表現優異的中高端機,林義盯著低端機細細分析一會就問,“聯想這月情況怎么樣?”

    蔣華回答,“具體的統計數據還得等幾天。但我心里有個大概估算,這個月由于聯想在香江股市造就的奇跡,估計出貨量要超過8.5萬臺。其中百分之七十的銷量是低端機貢獻的。”

    聯想還是那個聯想,厲害的緊。對這個備受壓力的成績,林義也沒意外。

    只是問,“他們新推出的中端機情況怎么樣?”

    談到中端機,蔣華臉上露出了笑容,“相比我們來說,聯想在中端機的表現乏善可陳。

    我們花大價錢鋪就的魔性“購物廣告”效果非常好。

    同時請一些專家和傳媒機構出具的性能比對書也起作用了。

    在中端市場,我們完勝聯想。”

    聽到完勝聯想,林義的心落地了,同時也慎重說,“雖然中高端市場我們暫時立穩了腳跟。

    但低端機市場我們也是完敗,這個市場很大,也是普通消費者最扎根、最集中的地方,你要多下點功夫。

    前面幾個月的巨大差距我能理解,也能容忍。

    不過我只給你一年時間。明年的元旦,步步高電腦在業績上不說趕超聯想,至少也不能拉的這么開。能做到嗎。”

    “能。”蔣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許諾。

    “能就好。給我爭口氣,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得水,不允許給別人看笑話的機會。”

    ...

    下午兩點左右,羊城白云機場。

    林義帶著大長腿、冷秀和金妍登上了飛機。

    剛找到自己座位,準備吁口氣的時候,他愣住了。

    同時愣住的還有金妍,以及對面的劉薈。

    竟然在同一班飛機。

    金妍悄悄摸摸看一眼林義,又看一眼劉薈,就挨著冷秀坐好。

    劉薈細細打量了大長腿一番,就問林義,“你也去日本?”

    “嗯,去旅游。”林義應一聲,就以暈機為由閉上眼睛開始假寐。實在是受不了一個知根知底的金妍在旁邊虎視眈眈。

    臉皮再厚也心虛。

    劉薈見林義這個樣子,也是心知肚明,甜甜一笑不點破,反而伸個手對鄒艷霞說,“你好,認識一下,我叫劉薈。”

    聽到這話,林義頓時腦殼疼,一下子就明白劉薈打得什么主意了。想當初在圖書館,自己也是這么和她認識的,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大長腿有點暈圈,她以前根本不知道劉薈這號人。但本能的直覺告訴她,對面這個很有書香氣息的女人是沖著林義來的。

    “你好。”大長腿心里雖然有了猜測,但表現的很穩。

    ...

    一路沒有太多言語,飛機在升空的時候,林義暈頭了,后面就直接睡著了。

    東京。

    出了機場,目送劉薈被一輛本田接走,大長腿偷偷地說,“林義,你越來越像你爸了。以后你不在家,我都不擔心在外面沒人照顧你了。”

    “不是你想的這樣。”

    “你看我像傻子?”

    “你是我女人。”

    “德性。”

    ......

    ......

    正當林義一行人登上飛機趕往東京的時候。羊城白云機場迎來了一批新的客人。

    “那禎,你男朋友沒來接你嗎?”顧師姐往出口處的人群看了看,沒發現林義。

    那禎說,“我沒通知他。”

    顧師姐不解,和她老公面面相覷一下就開口道,“聽說這邊的車站和機場都不太平,你去哪?我們先送你。”

    幾人關系很鐵了,那禎也沒客氣,攔了一輛看起來很正規的的士,就直接跟司機說去中大。

    出租車上,那禎對羊城這個城市比較好奇,或者說想知道小義所在的城市是個什么樣子的。

    帶著這種獵奇心理,時間感覺過得挺快,好像一個恍惚就到了中大。

    顧師姐一家三口并沒有下車,而是坐著同一輛的士走了,去深城羅湖口岸,準備今天直接在香江過夜。

    立在原地看著出租車消失在路的盡頭,那禎遂把視線放到了馬路對面的書店上,這書店和邵市的書店名字一模一樣,很好找。

    踩著晚餐的飯點,那禎穿過馬路,來到了書店樓道口,對著樓道鐵門怔了下,她又把視線對向了書店一樓。

    “你好,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禹芳老早就注意到這位在樓道口站立了一會的女士。

    剛在一樓二樓逛了一圈的那禎有點累,于是問收銀臺里的禹芳,“這是林義開的書店嗎?”

    “是的,你是?”

    “我是林義的姐姐,借你電話一用。”那禎現在有點后悔當初沒聽小義的了,應該買部手機的。

    聽到是老板的姐姐,禹芳雖然疑惑,但還是趕緊擠出一個桃花般的笑臉,把紅色座機往那禎跟前移了移。

    “謝謝。”

    道了聲謝,那禎把電話打到了林義手機上。只是可惜林義習慣了后世一上飛機就把手機關了的生活習性。

    沒打通。

    聽到語音提示關機,那禎愣了一天下,有點意外。于是掛斷又打了一次,還是關機,放棄了。

    見狀,旁邊的禹芳就試探著說,“我們老板去日本了。”

    “日本?什么時候去的?”

    “今天走的。”

    那禎靜了靜,就問,“你有書店三樓的鑰匙嗎?”

    “我沒有,但桂嫂有。”

    禹芳心說我就算有,你沒證明身份之前也不敢給你開啊。不過畢竟涉及到大老板的親戚,禹芳也不敢打馬虎眼。

    “桂嫂人在哪?”那禎對刀疤老婆不太熟,但在邵市的時候見過兩次,加上聽小義曾經聊天時無意中提過,所以還是有點印象。

    “在家做晚餐呢,我這就給你叫來。UU看書 .uukanshu.com ”說著,禹芳招呼一個店員過來收銀臺收賬結賬,就一溜煙兒去了后排的弄子里。

    沒過多久,陽桂娥火急火燎的跟著禹芳下了樓。聽說小義的姐姐來了,那肯定是不能怠慢的。

    只是...

    只是剛來到書店門口,見到所謂的親戚是那禎時,陽桂娥呆了,這不是小義在北京的另一個女朋友么。一瞬間,她下意識的把拿著鑰匙的右手往后背移了移。

    那禎笑瞇瞇地把所有動作看在了眼里,走過去就熱情招呼,“桂嫂子,好久不見,還記得我么?”

    “記得,記得,肯定記得。”笑口常開的陽桂娥想死的心都有了,暗罵自己大意了,怎么把鑰匙擱手心就拿下來了呢?這讓那禎全看到了。

    心里想是這么想,但陽桂娥還是連忙笑著邀請,“那禎,你還沒吃飯的吧,我剛好在做飯,先去我家里吃個粗茶淡飯先。”

    “謝了嫂子。我奔波了一路,有點累,想先上樓洗個熱水澡。麻煩你幫我開下門。”那禎笑意盈盈的說著這話,眼睛卻盯著陽桂娥拿鑰匙的右手。

    聽到要開門,陽桂娥急了:這,這怎么辦?開門?三樓可是小義和艷霞同居的地方,雖然自己不知道里面具體是什么情況。但想來蛛絲馬跡肯定是一堆一堆的留在那做證據的吧?

    按照家里那口子的說法,小義這北京的女朋友和艷霞,最終誰嫁給小義還不一定呢。自己可不敢得罪。

    陽桂娥急了,后悔死了,為什么不留個心眼,為什么顯擺顯擺拿著鑰匙就下來了!!!

    ps:抱歉,老病復發了,昨天在醫院。

    可惜,全勤沒了,可惜。